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以沫唐少荆小说_缉娶亿万小逃妻默桑桑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43 ℃
秦以沫唐少荆小说_缉娶亿万小逃妻默桑桑

缉娶亿万小逃妻

默桑桑 著

连载中免费

《缉娶亿万小逃妻》是默桑桑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那秦家二小姐秦以沫不要脸的爬上了准姐夫唐少荆的床,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唐太太,可只有秦以沫自己知道,她只想要个唐少荆的孩子而已,怀孕之后她企图一走了之,却不料被男人一把拥住:“有了我的孩子还想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缉娶亿万小逃妻》是默桑桑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那秦家二小姐秦以沫不要脸的爬上了准姐夫唐少荆的床,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唐太太,可只有秦以沫自己知道,她只想要个唐少荆的孩子而已,怀孕之后她企图一走了之,却不料被男人一把拥住:“有了我的孩子还想跑?”

免费阅读

  眼看着车开得越来越偏僻了,秦以沫发狠地撞向了唐靳臣。

  被她这么一撞,唐靳臣手上握着的方向盘一动,两人差点就撞上了对面来车。

  “你疯了吗?你不想活了?”唐靳臣红着眼怒骂。

  秦以沫面色惨白,她刚才那一撞,只是想逼停他。

  没成想差点就酿成了车祸,惊吓未定的她,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她扶着车门,尽量离唐靳臣远一些。

  开了很长一段时间,车里面一片死寂,仿佛都能清晰听见车轮从地面上碾压过去的滚动声。

  唐靳臣有些心烦意乱,之前的怒气也渐渐地没了。

  她怎么突然这么安静?他心里疑惑。

  副驾驶上,秦以沫脸色惨败,脸上更是青白交加。

  她的肚子忽然疼得很厉害,就像是肠子不断在搅动一样。

  “你怎么了?”唐靳臣侧目一看,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秦以沫听到他关心自己的死活,硬是从自己的贝齿之间挤出了几个字,“送我去医院。”

  医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鬼知道医院在哪里?

  唐靳臣靠边把车停了下来,下了车,打开了车后备箱。

  从后面取了一瓶纯净水给她,看她喝了以后,又问她,“你好点了没?”

  秦以沫苦涩一笑,他当这水是仙水吗?喝上一口,就能治病了?

  这个时候,她也没力气开口说话。

  此时她的沉默,倒是没有让唐靳臣不爽了。

  “你该不会是被我吓坏了吧?”唐靳臣的脑回路很大,哪有人受了惊吓,是肚子痛的?

  或许还真会有,不过绝不会是她。

  肚子的痛意,一阵强过一阵,秦以沫心想,要是唐靳臣再不送她医院,她可能就要活生生痛死了。

  强烈的求生欲提醒她,必须要自救。

  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唐少荆的面孔。

  他?如果她打电话过去求救,他会愿意为了她放下手头的一切,千山万水奔赴而来吗?

  答案很明确。不。

  她可笑地笑了笑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唐靳臣的眉心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她明明已经痛得死去活来,又是想到了什么,才会让她这样苦笑。

  难不成他以为他是想要的命,想要她去死?

  他就算做过很多混账事,这种杀人害命的,可绝不碰。

  他这个人吧,总归也还是有底线的。

  在他的注视下,秦以沫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浑身痛到开始发冷。

  她想到了小豪,想到了子桑,她还有要保护的人,不能让自己病倒了。

  有了强烈的求生欲,她郑重地恳求唐靳臣,“送我去医院。”

  “我不知道怎么去医院。”唐靳臣是真的不知道。

  秦以沫捂着自己的肚子,强忍着剧痛,“你打电话叫120。”

  唐靳臣下意识地摸向裤腿的地方,这一摸,他回过神来了。

  刚才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都还在拍戏,身上穿的是戏服,他的手机在小河的手里。

  “你先忍忍。”唐靳臣带着她开回了剧组。

  看到他们的车回来,小河立即迎了上去,“我的祖宗啊,你这又是跑哪去了?”

  剧组里面已经很多闲言碎语了,大家都在议论是不是秦以沫为了博上位,正在勾 引唐靳臣。

  上一条绯闻,小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决掉,他可不想没完没了地一直处理这些破事。

  “别逼逼,给你涨工资。”唐靳臣说完从车后面绕了过去,把秦以沫给抱了出来。

  此时的秦以沫,已经痛到晕厥过去了。

  这一幕,被躲在暗处的狗仔队给拍了下来。

  短短的两个小时,此条报道已经火遍了整个娱乐圈。

  唐靳臣的粉丝把秦以沫的底都拉了出来。

  这个秦以沫,是唐家的大小姐。后来因为做了妹妹未婚夫的小三,被唐家赶了出去。

  到现在,都还在继续做小三。年纪轻轻,还有一个私生子。孩子的父亲不详。

  这样不堪的背景,也敢来勾搭他们的唐靳臣?

  不少粉丝已经开始自发对秦以沫进行了人身攻击。

  而此时的韩沉,唐少荆的助理,在总裁室外踌躇了半天。

  秦以沫和唐靳臣的这一条劲爆消息,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纠结了许久,韩沉心一沉,眼一闭,就进去送死了。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一点,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唐少荆难得没有动怒,一双肃杀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他让韩沉订了机票,赶了过去。

  医院的长廊上,唐靳臣一人在守着。

  唐少荆一眼就看到了,他眼底闪过一丝阴冷,“你还不走?”

  言下之意很明确,这是要赶人走了。

  唐靳臣也不示弱,“我送她来的医院。”

  “你要是不想走,我不介意打断你的狗腿,叫韩沉把你丢出去。”对付他,只能比谁更狠。

  唐少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一定会做到。

  唐靳臣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又望了一眼手术室,这才迈开了腿,吹了一声口哨,一身痞气地离开了。

  手术了一个小时后,秦以沫被推了出来。

  “是急性阑尾炎,已经割掉了。”主刀医生说道,“休息两天就能出院。”

  唐少荆忽地松了一口气,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得知她被送进医院时心底的那一丝慌张是什么。

  其实,他早就深深爱上了秦以沫,不过并不自知罢了。

  秦以沫昏睡中,他一直守着她。

  半夜的时候,她醒过一次,他低声问她,“渴不渴?”

  她点了点头,他亲自喂她喝了水。

  喝了水,她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是梦吗?梦里面的他,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在他还失明的时候,他待她是极其温柔的。

  她的嘴角甜蜜地扬了起来,呼吸也变得越加平稳。

  天快亮的时候,韩沉敲门进来,“总裁,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

  他看了一眼秦以沫,居然让韩沉独自回去处理,自己却留了下来。

  “总裁你……”韩沉不可思议地望向他。

  “这点事,我相信你能办好。”一句生冷的话,让韩沉背后一冷。

  韩沉不敢耽搁,掉头立马离开了病房。

  看着韩沉仓促离去的身影,唐少荆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轻轻一皱。

  韩沉的能力极强,行事果断,但对方势力不容小觑,唐少荆多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只是,他将视线移到了秦以沫的身上。

  她睡得很不安稳,动完手术的地方,应该是痛的吧,要不然也不会在睡梦中依旧眉头紧蹙。

  他的眼神忽地变得深沉起来,他最近对她的关注似乎多了一些。

  唐少荆有几分懊恼地站了起来,这种情绪不应该存在。

  他刚要拉开门离开,就看到了拎着保温杯前来的唐靳臣。

  两人对视,空气中都似乎有火光在碰触。

  唐靳臣这个人,一向狂妄,这些年看似在娱乐圈发展,对家族事业毫不关心。

  但唐家的子孙,没有一个是善茬,更何况他还是三爷最为器重的小儿子。

  当年唐家三爷被迫抛弃了自己的初恋,为了唐氏和赢家的孙小姐联姻。

  夫妻二十几年,倒是相敬如宾,但也没有过爱情。

  最后赢家的这位孙小姐死于了不治之症,唐家三爷隐忍这些年,在发妻死后,派人去寻了初恋。

  他的初恋也是个痴情的,和他分手后终身未嫁,为他守身如玉。

  他自然而然地娶了她回来,老来得子,又是爱情的结晶,唐靳臣无论想要什么,哪怕是他天上的星星,三爷都能去想方设法摘回来。

  三爷呢,一向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成为唐氏的当家人,运筹帷幄多年,背地里布下了很多势力。

  唐少荆已经用他丰厚的羽翼削减了三爷不少的势力,但想在短时间内彻底连根拔起还是有难度的。

  “怎么?我们是一个剧组的,我不能来看?”唐靳臣不耐烦地收回了与他对峙的目光,很是吊儿郎当地说着。

  他更是错过身,想从一边挤进病房去。

  唐少荆哪里会让他得逞,他抬手一推,将唐靳臣给推了出去。

  “现在我和你情 人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唐靳臣现在过来,就是为了“坐实”绯闻,迷惑所有人,让他们都以为他和秦以沫因戏生情了。

  唐少荆的脸上万分冷漠,只要唐靳臣再多说一句,他可能就会叫人把他从窗户外丢出去了。

  唐靳臣熟悉他的神情,猜到自己已经将他惹怒,更是不怕死地起哄道:“把你的女人变成我的女人,这感觉够爽!”

  他们的对话,被唐靳臣特意叫来的狗仔队给拍了下来。

  唐少荆的眼角余光扫过狗仔队的身影,看到那道身影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点头示意,他的人就出来架着唐靳臣出去了。

  而唐靳臣不知道的是,那个狗仔队刚离开医院,手里的摄像机就被唐少荆的人给没收了。

  网上所有关于他和秦以沫的报道,也都被唐少荆找人压了下来。

  唐少荆的媒体团队办事效率极高,短时间内不仅把消息处理干净了,还爆出了好几条劲爆新闻。

  唐靳臣从小河那里得知消息的时候,他即便想要炒作一二,也于事无补了。

  看来秦以沫在唐少荆心中的地位,并不低,是他低估了。

  病房里。

  秦以沫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自己动过手术的部位,疼得厉害。

  这种疼痛,太过熟悉了。

  她仿佛想起来被迫打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又被强制进行手术换了肾的那段时光。

  是啊,再难忍的痛楚,都熬过了,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她在这里举足无亲,更是无人可依靠,此时怕是没人会照顾她。

  她想起梦到唐少荆喂她喝水,随意扯唇冷笑了一声。

  事到如今,她对他难道还有什么依赖吗?

  她的嘴巴很干,秦以沫强自撑着半个身子坐了起来,恰好对上了唐少荆望过来的视线。

  他怎么会在这里?秦以沫很意外。

  唐少荆见她醒来,不自查地松了一口气。

  他面色阴沉,眸色更是暗沉,周身亦是带有一种逼人的气压。

  他缓步走上来,坐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女人,长得就容易蛊惑人,还要出来抛头露面。

  她是他的女人,就该有自知之明,和别的异性保持一定的距离。

  偏她没有这样的觉悟,唐少荆突然心底怒气滋生,他的手指在病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秦以沫收回了之前的疑惑,一脸冷淡地看着他。

  “唐总这是忽然大发慈悲,还愿意来探看我这个病号?”

  “你当年逼我拿掉我们的孩子时,可没见你来探过病。”

  秦以沫讥讽着,将他的手腕紧紧地扼住,她难得从眼中流露出了浓浓的恨意,“怎么,这次不过取掉了身体里多余的阑尾,你却小题大做来看我了?”

  她在手术中醒过,也从医生的谈话中,知道了自己是急性阑尾炎发作。

  她嘴角噙着嘲弄的笑意,死死地盯着他。

  唐少荆许久没有说话,他不想和她在这件事上掰扯。

  他和她,是不可能有孩子的,要不然怎么对得起笙歌。

  秦以沫从他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他最终在意的,只是秦笙歌。

  她忽而又很是想笑,如果到了那天,他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看穿了秦笙歌的真面目,他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秦以沫近乎是带着看好戏的眼神看着他,看得唐少荆更是心中怒火翻滚。

  唐少荆的脸色铁青,他冷眼瞪她,“你不跟我解释一下,你和唐靳臣是怎么回事?”

  网上的事,她还不知道,误会他是问她和唐靳臣离开剧组的事。

  “你的堂弟看上我了。”轻淡一句,却彻底点燃了唐靳臣的怒火。

  他猛地上前,一把扣住了秦以沫的后脑勺,怒气冲冲地吻上了她干涩的唇瓣上。

  他哪里是在吻她,分明就是在啃咬。

  秦以沫也不躲开,两人就像是刺猬一样,每一次见面,都竖起各自身上的刺,互相刺着对方,也误伤了自己。

  许久之后,他们的喉头都充满了恶心的血腥味。

  她眉头一皱,将自己的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她受不了这股难闻的腥味。

  她……他在不放开他,她就要吐了。


标 签总裁 缉娶亿万小逃妻 秦以沫 默桑桑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