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闻羽谷梓小说by雪地冬菇_同桌吻我别说话雪地冬菇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0 ℃
闻羽谷梓小说by雪地冬菇_同桌吻我别说话雪地冬菇

同桌吻我别说话

雪地冬菇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闻羽谷梓的小说名是《同桌吻我别说话》是由雪地冬菇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校园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闻羽重生了三次,从普通人成为了校园男神,简直是爽文剧本,直到他遇到了谷梓,他万万没想到会栽到这个小破孩身上,还被对方给攻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闻羽谷梓的小说名是《同桌吻我别说话》是由雪地冬菇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校园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闻羽重生了三次,从普通人成为了校园男神,简直是爽文剧本,直到他遇到了谷梓,他万万没想到会栽到这个小破孩身上,还被对方给攻了……

免费阅读

  其实闻羽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病,可能是时间回溯的次数太多,搞得他有时候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所以经常话说出口了,才反应过来现实中这么说话是有点欠抽。

  吃完晚饭正闲得无聊,他暂时还不想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家里去,于是便转身跟上谷梓,想看看这小孩还有什么举动。

  他觉得这小孩挺好玩的,尤其是瞪圆眼睛的时候,像是小猫炸毛一样,让人忍不住想逗他。

  “哎,你叫谷梓,是谁给起的名字?”闻羽跟在他身后歪头问。

  “我爷爷,干嘛?”

  “那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你想干嘛?”谷梓开始不耐烦了。

  “那你将来有了弟弟或者妹妹,干脆叫麦子怎么样?谷子和麦子挺搭的。”

  谷梓猛地扭头,再次瞪圆眼睛,吼道:“姓谷关你屁事!你有完没完?滚!”

  “哎哎哎别推我,这边货架要倒了!”闻羽连蹦带跳地从一筐大米上跃过,单脚站在原地,身体晃晃悠悠,顺手还扶住倾斜的米袋,“差点倒了,真悬。”

  “你到底想干什么?”谷梓攥紧拳头,忍耐地问。

  闻羽笑眯眯地问:“我想知道,你为啥想拿刀捅那对情侣。他们做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啦?”

  谷梓深吸一口气,憋得胸口疼,哑声道:“就为这事儿?”

  “对,就为这事儿。”

  “我说完了你就滚?”

  闻羽想了想,应道:“行,你说完我就滚。”

  “那你给我听好了……因为,我看他们不顺眼!”谷梓咬牙切齿道,“现在我看你也不顺眼,你再不滚我他妈也要捅你了信不信?”

  “唉。”闻羽长叹一口气,一脸可惜的咏叹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说完,他见谷梓不为所动,猜到小孩可能没听懂,于是解释道:“就是说,你长得这么好看,为啥老想动刀动枪的呢?不如你跟我学直播吧,我教你怎么勾.引小姐姐,还有零花钱赚,怎么样?”

  谷梓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就算是娃娃脸,被逼到这种程度,说出的话也相当具有威慑力了。

  闻羽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他还没打算英年早逝。

  不过这样一想,如果自己挂掉之后,还会再次时间回溯吗?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谷梓买了一包榨菜、一瓶酱油和一条大前门香烟。

  榨菜和酱油是妈妈要的,烟是爷爷要的,结完账找的零钱连同毛票都被他小心的放回兜里。出门时路过捐款箱,他还往里望了望,想看看那十块钱有没有可能重新掏出来。

  红色的捐款箱估计几年都没收到过钱了,上面满是灰尘和锈迹,就算闻羽把钱扔进去,也不会有人来把钱取出送到贫困的人手里。

  谷梓在捐款箱旁边站了一会儿,莫名觉得有点烦躁,暗自骂了一声神经病,然后大步往家走去。

  走到半路,在胡同里遇见了毛子哥领着一帮小弟坐在栏杆上抽烟,地上一堆烟屁股。

  毛子哥是这片区混的老大,染了一头金毛,手下有十几个小混混,每天惹是生非,靠收附近商店的保护费为生。

  他在栏杆上按灭烟头,跳下来,走向谷梓,阴阳怪气道:“等了半天,终于等到大少爷回家了啊?够慢的。”

  谷梓脸黑下来,拎着塑料袋的手攥紧。

  “毛子哥,我前天刚交了保护费。”

  “没办法,听说你吓着大钊哥的女人了,大钊哥开口,要给你点颜色瞧瞧!”毛子哥往地上啐了一口。8

  谷梓开口道:“我不认识什么大钊哥,更不知道他女人是谁!”

  毛子哥瞪眼道:“薛雨你他妈不认识?你不认识还拿刀准备捅她?妈的你以为装傻就没事了?”

  谷梓愣了一下,随后咬牙道:“是那个薛雨先骗人的,脚踏两条船,还说怀上我哥的孩子,要了我家三千块钱打胎费!”

  毛子哥斜眼看向谷梓,“就你哥那痴呆样儿,蒙谁呢?难不成这年头傻子也懂得搞女人?”

  一群小弟夸张的哈哈大笑。

  谷梓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讨不了好,干脆一咬牙,从塑料袋里拎出酱油瓶子,倒握在手。

  “怎么?你还想动手?”

  毛子哥目光凶狠起来,从衣兜里掏出折叠刀。

  一群小弟也配合地一起掏出刀子来。

  六七把明晃晃的刀子呈包围状对准谷梓,带着慑人的寒意,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仅有的两个路人看到这个架势,吓得纷纷绕路走开,生怕被卷进什么麻烦里。

  路边小卖部的老板探头看了一眼,大声喊了一嗓子,但被毛子哥一瞪眼,立刻缩回脖子,不敢再出头。

  不过老板还是从柜台上拿起电话,立刻报了个警。

  他可不想自己店门口回头出一宗命案。

  多亏他及时报了警。

  警察赶到的时候,谷梓已经被人推倒在地,拳打脚踢了好一会儿。小孩被警察拉起来的时候,几乎站都站不住,身上满是淤青,只有脸被胳膊护着没有受伤。

  警察轰跑了混混之后,低头问谷梓要不要送他回家。

  谷梓摇了摇头,拒绝。

  他弯腰捡起地上被踩脏的榨菜和香烟,又看了一眼已经碎成渣的酱油瓶,没再说什么,眼里似乎也不带任何情绪,只孤身一人一瘸一拐地向家走去。

  仿佛这种伤害他已经习惯,习惯到麻木,再也不能在他心里翻起任何波澜了。

  他家在梧桐巷的巷尾,最偏僻阴暗的一间房子,门口种了一棵大槐树,树荫罩着整个院子,屋里常年不见天日,更添阴森。

  人们都说家门口种槐树对人不好,招鬼。

  谷梓他妈为这事一天要骂好几回,总嚷嚷着要砍了这棵树,但却也总不见动静。

  谷梓瘸着腿推开院门的时候,受伤的那条腿被门槛绊了一下,痛的他闷吭一声,扶着墙半天没敢动。

  屋里传来妈妈的怒叱声。

  “谷子你去打个酱油咋这慢,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一个两个都随你爸,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谷梓没吭声,扶着墙进了屋子,把塑料袋放在木桌上,零钱掏也从兜里掏出来扔在木桌上,转身想回屋。

  身后传来妈妈的叫嚷声。

  “酱油呢?!叫你买个东西还能丢三落四?这钱剩的数也不对,你是不是偷我钱了?!”

  谷梓咬住嘴唇,只觉得自己气的浑身都在哆嗦,但还是强忍下去,哑声回道:“摔了一跤,酱油碎了。”

  “你是猪啊,打个酱油都能打碎了,我看你智商也没比你哥高到哪儿去!”

  谷梓深吸一口气,没理身后还在咒骂的妇人,直接走进屋,关上门,顿时骂声被门板挡在外面。

  破旧的屋里,空间不大,摆了两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更显狭小,只剩下一条过道勉强迈脚。

  一张床上胡乱堆着被子和脱下来的衣物,另一张床上坐着一个圆滚滚的胖子,捧着一个老旧的格罗斯方块游戏机玩的不亦乐乎。

  谷梓没搭理他,自己把书包扔到地上之后,就一头扎进堆满被子的床上,把脸埋进去,像是要逃避自己周围发生的这一切。

  不一会儿,他沉重地呼吸声从被子里闷闷传出,像是在发怒,又像是在呜咽。

  那胖子放下游戏机,咬着手指头看了谷梓一会儿,开口问道:“弟弟,你在干什么?”

  谷梓身体一震,猛地把脑袋从被窝里拔出来,瞪着眼睛看向胖子,仿佛与对方有深仇大恨。

  胖子被吓了一跳,缩了缩肥硕的脖子,又忍不住问:“薛、薛雨姐姐呢?你见着她了吗?”

  谷梓咬牙切齿道:“你还敢提薛雨!你知不知道她是个骗子,她骗你钱呢!”

  胖子猛摇头道:“不可能,薛雨姐姐可好了,她还说要带我去游乐场玩,叫、叫约会!”

  “约你个头!”谷梓怒不可遏,跳起来戳着胖子的脑门,“你能不能长点心眼,别谁说话你都听!你知不知道为了你这事儿我摊上了多大的麻烦!”

  “对、对不起,弟弟,你别生气……”胖子瑟瑟缩缩的说道,一脸委屈,“那我不跟薛雨姐姐玩了,我就跟你一个人玩。”

  “……”谷梓被这句话噎住,半晌,才丧气道,“随你吧,你开心就好。”

  胖子眼尖,刚才瞄到了谷梓衣袖滑过露出的胳膊,青青紫紫。他一脸担忧的问,“弟弟,你跟人打架了?”

  “我没事!”

  “我帮你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胖子说完,便真的捧起谷梓的胳膊,轻轻吹起气来。

  谷梓木着脸,看着谷禾傻乎乎的动作,不知为何,心里快要爆炸的怒气仿佛气球被扎了个洞,瞬间漏光了,只剩下一层名为怅然的空皮。

  这个家,家里的人,就这样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身体上的疲惫和酸痛一瞬间涌来,他躺倒在谷禾的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哥,你别吹了。”他抬起另一只手捂住双眼,掌心的黑暗降临,“我好累,让我安静的躺会儿。”

  “哦。”胖子老实地应了一声,便真的坐在一旁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妈妈扯着嗓子的叫喊声:“吃饭了!你们都是大爷,还等老娘一个一个去请啊?”

  胖子推了推谷梓的肩膀,小心翼翼道:“弟弟,妈喊吃饭了。”

  谷梓长呼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

  眼前看到的屋子昏暗阴森,耳边不断传来尖酸的咒骂声,空气里散发着旧衣服发霉的酸味,一切的环境都这么让人厌烦。

  但他别无选择,只能默默承受。

  这个家太拥挤,挤满了每个人散发出来的各种负面味道,恶意满满,身在其中,宛如窒息。

  ****

  这个家空荡荡的,少了点人气。

  天色渐晚,客厅没有开灯,一片黑暗。闻羽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翘着腿玩着手机,手机屏幕的荧光照到他的脸上,将他的脸色映的苍白。

  家里的空间太大,三室二厅的房间有大半都是空着的。

  一些零碎的东西还装在纸箱子里,没有拆封,胡乱堆在客厅一角。

  空气里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到。

  他修长的手指戳在屏幕上发出磕嗒磕嗒的声音。

  他觉得有点困意,但却又睡不着。

  总觉得自己一闭上眼睛,说不定就再也无法睁开了。

  又或者,再睁眼时,自己又身处某个未知的地方,又要重活一遍。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害怕。

  一个人住在大屋子里,更显寂寞。

  尤其是老爸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无法带给他安全感。

  每次他需要人陪的时候,家里都是这副空荡荡的德行,就好像他闻羽是个无父无母天生天养的孩子。

  有这样的父母,明明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闻羽拇指轻轻一按,磕嗒一声关闭手机屏幕,唯一光源消失。他闭上眼睛,黯然沉沦在静谧的黑暗里,与夜色融为一体。

  突然,手机震动,屏幕亮起。妈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宝贝儿,转学第一天怎么样?有没有跟新同学友好相处?抱歉妈妈没能陪你一起去,等我忙完这次的夏季时装发布会,一定从巴黎飞回来看你!】

  他看完,眼神逐渐冷漠。

  手指轻敲屏幕回复。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一个人挺好的,反正也习惯了。】

  手机屏幕的亮光渐渐熄灭,忽然又闪烁起来。

  妈妈:【对不起,宝贝儿。这样吧,钱还够不够用?妈妈再给你转五万,随便花,多请你们老师同学吃几顿饭,打好关系。】

  闻羽咬紧嘴唇,忽然情绪起伏,恨得手指猛地攥紧,手掌把手机握的咯吱作响。

  手机屏幕仍在顽强地弹出新信息。

  妈妈:【宝贝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闻羽猛地松开嘴唇,大喘一口气,如快要溺死在水似的,艰难地用手指一字一句敲出回复的话。

  他道:【没什么,钱够花,你忙你的去吧。我很好。】

  回复完这一条信息,他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手掌捂上了眼睛。

  心脏憋得难受,脑仁也疼。

  憋得想哭怎么办。

  妈妈:【宝贝儿,妈妈爱你。】

  闻羽在沙发里挣扎了一会儿,平息了自己胸口翻涌的情绪,终究没有哭出来。他拿过手机看到妈妈的最后一条信息,嘴唇抿紧,通红的眼眶里,眼神冷漠。

  半晌,他的清冷嗓音才在黑暗的屋内轻轻响起。

  “不,你不爱我,你只爱你的事业,你只爱你自己。”

  路灯亮起,昏黄的光线照亮了街道边角。

  屋门被打开,闻羽穿着兜帽罩衫,塞着耳机线,举着自拍杆,溜达着出了门。

  手机开着直播间。

  湿热的夜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他对着手机屏幕轻轻叹了口气,道:“空气有点潮湿,不知道一会儿要不要下雨。”

  ~为什么不打伞?

  他看了一眼弹幕,顿了顿,笑道:“还没买,旧伞的铁骨架都戳出来了,再打伞怕误伤行人。没事,就算下雨也不怕,毕竟我是个银河美少年啊,还怕这点小雨丝吗?”

  ~阿银还是去买把伞吧,淋雨容易感冒。

  他垂下眼睫,半晌,轻轻笑道:“好,那我们这就向超市走。”

  其实他开直播,并不在乎有没有人气,赚不赚钱。

  他只是想有人陪着自己而已。


标 签校园 同桌吻我别说话 闻羽 谷梓 雪地冬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