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张雾敛云祭火小说_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黍宁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47 ℃
张雾敛云祭火小说_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黍宁

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

黍宁 著

连载中免费

热推小说《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的主角是张雾敛云祭火,作者黍宁才藻富赡,摛藻绘句。《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张雾敛穿越书里,被系统告知只要完成任务便能拿到超级大奖,可是张雾敛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该死的系统没有告诉她,所谓攻略对象竟然是书中最后黑化的最大反派云祭火!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热推小说《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的主角是张雾敛云祭火,作者黍宁才藻富赡,摛藻绘句。《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张雾敛穿越书里,被系统告知只要完成任务便能拿到超级大奖,可是张雾敛后知后觉的发现,这该死的系统没有告诉她,所谓攻略对象竟然是书中最后黑化的最大反派云祭火!

免费阅读

  酹月?

  张雾敛愣了一秒之后,突然智商UP,福至心灵地明白了过来。

  哦哦哦这个就是那个帮助了龙傲天兄弟的【马赛克小姐】吧!

  真好看呐,张雾敛发自内心地感叹道,胸也好大,她最喜欢大胸姐姐了!

  可能是察觉到了张雾敛这炯炯有神的目光,超级美少女酹月小姐姐美眸一瞥,笑吟吟道:“这位可爱的道友为什么一直盯着在下看呢。”

  张雾敛理直气壮地挺直了胸回答:“因为仙子姐姐好看!!”

  她这话一说出口,仙子姐姐好像更高兴了,笑着就一把搂过了她,把张雾敛埋在了波涛汹涌的胸里。

  憋……憋死了……

  一瞬间,张雾敛的脸羞得通红。

  呜呜这也太大了,太犯规了,而且好香啊。

  “仙子姐姐你好香啊,你用的什么熏香?”

  “我?”酹月笑咪咪地帮她捋了捋耳际的发丝,亲昵地蹭了蹭张雾敛的脸,轻声细语:“我没用熏香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体香吗?!果然不愧是龙傲天文里面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一定会成为白月光之类的存在吧。

  真的好香啊,埋在仙子姐姐软绵绵的胸部间,张雾敛悄悄地换上了酹月纤细的腰身。

  心神荡漾间,突然胳膊被一股大力往外一带,张雾敛一个踉跄,差点儿没摔倒在地,回头一看,却是脸色阴晴不定的季青林。

  “出来。”

  搞什么?

  张雾敛愣了愣,目光落在了季青林脸上。

  少年身上的脏东西已经用除尘诀清理过了,看着她的眼神很难看,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季青林他在生什么气?张雾敛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没等她琢磨出个所以然,季青林看着仙子姐姐看了一会儿,突然抿紧了唇,走了上去。

  “酹月道友。”

  白月光仙子姐姐这才好像看见了身旁苍白的少年,惊讶地睁大了杏眼:“季道友,你怎么会在这儿?”

  季青林冷静行礼:“当日道友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

  酹月笑吟吟的:“这本来就是举手之劳罢了,我们修士修炼就是为了行侠仗义,除恶扬善呀,季道友无需说谢。”

  说着说着,季青林突然笑了。

  少年一笑,身上那股阴沉的气息顿时一扫而空,倒显得格外清秀俊美。

  这还是她……她第一次看到季青林笑呢,他都没对她这么笑过。

  张雾敛微怔,情不自禁地摸上了刚刚被季青林拽了一下的那条胳膊。

  季青林刚刚明显用了很大力气,摸上去还隐隐地泛着疼。

  眼看季青林和酹月越说越开心,少年眼里的笑意也越来越浓,被孤立在一边的张雾敛突然略微有点儿不安。

  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轻声道:“木木?”

  少年没有搭理她,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分给她一点儿。

  “木木?”张雾敛加重了语气。

  少年还是没有搭理她。

  “木木!!”张雾敛大叫。

  她要生气了!他们聊得这么开心,都不搭理她的。

  这回季青林和酹月好像终于意识到了身边还有个张雾敛。

  酹月微微一笑,似乎是察觉到了气氛有些紧张,适时地退开:“两位道友,我还有点儿事,就先走一步了。”

  “张雾敛!!”

  白月光仙子姐姐婷婷袅袅地离开之后,被打断了和酹月的谈话,季青林终于有点儿怒了。

  从始至终,她就会给他找麻烦,他堂堂天晏魔君凭什么要和这么个智障女人捆绑在一起。

  憋着一股暗火,少年气急败坏地上前几步,冷冷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一怒,倒显露出了点儿上位者的自傲和威严出来。

  毕竟只是个刚毕业的社畜而已,哪里经过这种手握权柄,生杀随性的气势和阵仗。

  被这气势震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张雾敛鼻子一酸,眼眶一红,看着这样的季青林突然觉得有点儿害怕,又冒出了排山倒海般的委屈。

  干……干嘛凶她啦。

  “你为什么……为什么凶我。”

  或许真的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季青林想都没想,直接阴沉着脸脱口而出:“张雾敛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从一开始唧唧歪歪的吵死人了,软弱无能又贪生怕死。

  她……她很烦吗?

  张雾敛睁大了眼,眼里顿时蹿出了水雾。

  “我……我不是故意的。”

  穿越到这个异世界来,她是真的把季青林当成好朋友的。如今看到季青林真的动怒了,张雾敛反倒有些不安了,手足无措地解释:“因为你一直和那个仙子姐姐聊天,不理我,我才打断……”

  越说越委屈,张雾敛颓然地垂下了头,没忍住哭了出来。

  怎么哭了。

  好丢脸。

  四面八方的视线都汇聚到了这儿。

  擦着眼泪,张雾敛又羞耻又生气又委屈地想。

  真是的,明明不是她的错!都是季青林的错,都是因为他见色忘友,见色忘友就算了还无缘无故的凶她。

  那个酹月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胸……胸大了点儿吗?她胸也很大啊!

  讨厌死了!她再也不要和季青林做基友了!!

  话一说出口,季青林脸色就变了,看着少女委屈巴巴的表情,内心突然涌出了股懊悔。

  是不是……太过分了?

  袖中的手指微微一动,竟然有些想上前道歉和安慰。

  但转念一想,他天晏魔君,整个修真界奉承他的如过江之鲫,什么时候这么被人糟践过。凭什么要他跟她道歉。

  少年脸色一黑,硬生生地扼制住了这股冲动,眼睁睁看着张雾敛突然一跺脚,大吼了一声,“季青林你给我滚!”

  “白眼狼!渣男!滚啊!!”

  转身跑了个没影。

  张雾敛很少生气,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再也不要搭理季青林这个白眼狼渣男了!!

  气呼呼中,就迎来了第二场考试,这场考试到场人数和第一场相比,明显削减了大半。

  酹月在场中笑眯眯地介绍着第二场考试的规则。

  “这一场考的是神识,诸位道友面前的桌子上都有一本手册和一只纸鹤。只要大家翻开手册,照着上面的步骤,在半个时辰的时间内,利用神识成功使纸鹤动起来,飞向前面那道白线,就算是过关了。”

  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时间已经很充裕了,渡霄宗的考核考虑到弟子的综合水平,还是很人性化的嘛。

  计时开始,众人纷纷聚精会神地盯紧了面前的纸鹤。

  酹月一边监考,一边温声细语地提醒:“诸位师弟师妹们切记,凝聚神识一定要摒弃杂念,专心致志,不要胡思乱想。”

  半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大多数都已经成功指挥着纸鹤飞向了对面那道白线,就剩下张雾敛还在跟面前的纸鹤死磕。

  不要乱想,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可恶!怎么做到不要乱想嘛!刚刚和季青林闹掰,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季青林那个混蛋白眼狼渣男,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对付面前这只纸鹤。

  至于季青林,也算不上好受。

  眼睁睁看着面前这只纸鹤,摆动着翅膀,摇摇晃晃地飞了一段路,突然又头朝下掉了下去,季青林面色一黑。

  天眼魔君重生之后竟然连个纸鹤都运使不起来,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柄。

  但是……

  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张雾敛那傻逼红着脸吼他的画面。

  季青林郁结地捡起了地上的纸鹤,拍了拍纸鹤上面的泥,忍不住又朝着张雾敛的方向看了一眼。

  正在怒瞪季青林的张雾敛迅速扭头。

  她才没看这个渣男嘞!!

  活了几百年从来就是女人奉承他,没讨好过女人的天晏魔君难得纠结了两秒,最后一抿唇,一不做二不休,闭上眼,再次凝聚神识。

  手心上的纸鹤摇摇晃晃地扇动着翅膀朝张雾敛的方向飞了过去。

  但天晏魔君忘了,女人是很不好哄的,尤其是生气中的女人。

  看着面前摇摇摆摆的纸鹤,张雾敛怒瞪了不远处的少年一眼。

  他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她了吗?!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子吗?

  随即,愤怒地一巴掌拍扁了面前的纸鹤。

  下一秒就看见季青林鼻子都气歪了,阴沉着脸一把将自己被拍扁了的纸鹤给抢了回去,重新叠好。

  收回巴掌,张雾敛得意洋洋,开开心心地不再看季青林的反应,继续专心对付自己面前这只。

  但是……心里总有点儿不安。

  她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明明季青林都在向她求和好了?她是不是太拿乔了?

  越想越煎熬,张雾敛又忍不住偷偷看了季青林一眼。

  没想到少年根本没往她这儿看,又在和酹月说话了!眼里笑意盈盈的。

  啊啊啊啊!这个可恶的大渣男,明明说好的好基友的,都不带她玩凭什么!还有这个酹月,不就是胸大了点儿吗?胸大就能抢人的朋友吗?

  张雾敛气得抓狂,脸色涨红,殊不知少年眼角余光一直下意识地往这个方向瞥。

  “季道友有心事吗?”酹月微讶看了一眼季青林的面色,探究性地问。

  季青林猛然回神:“没有。”

  “那季道友怎么一直往敛敛姑娘那儿看呢?”

  他才没看那个麻烦!!

  等等——

  季青林一愣:“敛敛姑娘?”

  “是啊。”少女眼波潋滟地看着张雾敛,越看,眼里的波光也越荡漾,垂下了眼,脸颊泛着点儿酡红,笑起来又甜又腻,“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酹月这眼神莫名让季青林觉得有点儿不爽,但也不知道这不满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下意识地皱紧了眉,冷冷道:“明明就是个麻烦。”

  “到现在连个神识运使纸鹤都做不到,除了会抱人大腿还会干什么。”

  这话特地用了公放的音量,确保不远处的张雾敛也能清楚地听到。

  张雾敛的脸忍不住涨红了,愤怒地睁大了眼。

  她是因为谁才集中不了精神啊!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气死她了!

  话虽这么说,眼看香越烧越短,他这儿都已经通过了,张雾敛那儿还没通过,季青林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走上前,阴沉着脸一把抢过了张雾敛手上的纸鹤:“让我来。”

  他才不是为了帮她,不过是为了还第一场考试的人情罢了。

  更何况第一场考试如果没她,他也能上去。

  “滚!”张雾敛气得吹胡子瞪眼地蹦起来,一把又抢过了季青林手上的纸鹤。

  “不是说我只会抱大腿吗?!呸!我今天就要做给你看!”

  季青林也火大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行啊!张雾敛那你就慢慢磨吧!淘汰了最好!”

  刚刚通过,目睹这一切的叶羲和,忍不住冲上前哐哐给了两人一人一脑壳。

  “你们是三岁小孩吗?!吵死了!”

  季青林冷眼往后倒退了一步,看着面前这富贵逼人,金光闪闪的娇俏少女。

  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垂下眼,冷笑:“不让我帮,原来早就找到别的废物当靠山了吗?”

  目光扫过身后的杜香兰和曹月茹。

  而且还不止一个废物。

  天晏魔君季青林反倒被逼出了点儿杀气和狂傲的煞气出来。

  不让我帮,我偏要帮,这天底下谁能拦得了他!!

  酷炫狂霸拽的发言之后,一把抢走了十五岁小姑娘手里的纸鹤。

  叶羲和怒喷:“你有病吧!”

  抢回去。

  抢回来。

  抢回去。

  张雾敛气得脸色更红了,拼命摆手:“你们不要打啦!!我的纸鹤!”

  她纸鹤都要撕破了!!

  终于,柔弱不堪的纸鹤不堪蹂|躏,“擦”一声,惨遭分尸。

  手里各握着半截纸鹤,季青林和叶羲和同时懵了,下意识地看向了张雾敛。

  张雾敛:“……”

  少女脸色通红,眼里水汽迅速弥漫。

  俏里奶奶!!!

  她的纸鹤呜呜呜qaq

  一向生杀予夺的天晏魔君,季青林额头上默默地流下了一滴冷汗,颇有点儿无措地避开了张雾敛的视线,竟然有点儿不敢直视面前“哇”地一声哭出来的张雾敛。

  叶羲和也默默地流了一身冷汗。

  当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是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伸手一指,趾高气扬地叉腰怒吼:“都是你的错!”

  总而言之,先甩锅就对了。

  冷不防被摔来一口天外飞锅,季青林微微一怔,脸色黑得堪比锅底,一脚把这口锅给踹出去二丈远:“明明是你。”

  叶羲和冷笑:“我哪有这么大的力气。”

  季青林气得苍白的脸一阵一阵地泛着“羞怯”的红。她没这么大力气,他就有这么力气吗?就他现在这身板,风一吹就倒的玩意儿。

  但这话说出去有伤男人的自尊,是说不出口的。

  互相反手丢了一阵子锅,叶羲和突然察觉出来了点儿不对劲了,张雾敛那个傻缺呢?怎么没看她哭了?

  抬眼一看,那叫酹月的女修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张雾敛身边,将张雾敛搂在怀里好言安慰。

  “别哭了别哭了。”伸出纤纤玉手抬起张雾敛下巴,指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酹月轻笑着点点少女的鼻子,“再哭就不好看了。师姐再给你个新的纸鹤就是了。”

  这么一说,张雾敛顿时羞愧到脸都红了。

  白月光仙子姐姐真的太好了,她……她之前还凑不要脸地迁怒了仙子姐姐。

  “对不起。”将脸埋在仙子姐姐软绵绵的大胸上,张雾敛小心翼翼地说:“我错怪师姐了。”

  目睹这一幕,季青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突然觉得手里这半截纸鹤怎么看怎么碍眼,冷着脸甩开手里的纸鹤,一脚把这纸鹤踩在泥里,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模样凶残得好像在踩张雾敛。

  说什么最好的朋友,少年眼里翻滚着一阵幽深的黑。

  朝秦暮楚,朝三暮四。

  堂堂天晏魔君并不知道的是这种微妙的不平衡,叫被截胡的不爽。

  还有内心这宛如冒泡一样翻滚着的咕嘟嘟的感受,叫占有欲和嫉妒。

  “这……”一边的渡霄宗弟子远远地看着酹月,忍不住窃窃私语,“月师姐是又……又发|情了吗?”

  发|情这话可不是有意侮辱,这是真的。

  酹月师姐是个媚妖,媚妖这一族,都是阴阳雌雄同体,容貌惊人美丽,堪比异世界某著名儿童文学作品中“媚娃”这一种族。

  不过这媚妖这种族,有个问题在于他们会发|情,碰上自己喜欢的种族就会忍不住发|情。比如酹月师姐,这一发|情,笑容就像现在一样又甜又腻,眼神也泛着点儿莹莹的妖异魅惑的紫色水光,像是诱人坠落的女妖精。

  虽然酹月给张雾敛她拿了个新的纸鹤,但这么一耽搁,时间又过去了一大半。

  越心急就越集中不了精神,最终,这两炷香都烧完了,张雾敛也没能成功让这纸鹤扇动翅膀。

  而直到第三场考试结束,季青林都没再和她说过一句话。

  不说就不说,张雾敛有点儿担忧又有点儿下不来台,她还没怪他弄坏了他的纸鹤呢。

  第三场考试,考的就是灵力了。

  有渡霄宗的师兄带着,大家陆陆续续走进了一场大教室。

  刚一坐下,立刻就有渡霄宗的弟子开始分发试卷。

  薄梵好笑道:“在测验灵力之前,请诸位道友先回答这一份试卷。”

  考试开始。

  拿开卷子一看,张雾敛顿时头都大了,大脑中一片空白。

  修士必备基础常识?基本修真法?御剑科目一?

  这……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左右扭头看了一眼,早偷偷上过补习班的叶羲和,手中运笔如飞,曹月茹虽然有点儿茫然,但毕竟出生书香,还是能写个几道,而唯一和她一样,一个头两个大的也只有腹黑坏妹妹杜香兰了。

  至于季青林……

  张雾敛一惊。

  少年竟然早就写完了!等着交卷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少年冷冷地抬眼又扫了过来。

  哼╭(╯^╰)╮

  张雾敛“刷”地扭过了头,嘴角挂着个自信的笑容,笃定在试卷上——

  乱涂乱画。

  没关系,张雾敛自信满满,跃跃欲试地想,系统可是告诉她,她有超强的灵力感知能力这种金手指呢,下一场灵力测验她还能翻身!

  等交完了卷子,薄梵好师兄让他们稍等片刻,抱着试卷就走出了大教室。

  “怎么样?”

  阅卷室里,几个长老模样的老头儿相对而坐,面前还摆着块庞大的足足占据了整个墙面的留影像,一个个争执得面红耳赤。

  “这个!这个季青林我要了。虽然体格弱了点儿,”天行长老许攸海梗着脖子,脸色涨红,据理力争,“但又不是体修,要这么壮干嘛?他这神识天赋就合该跟着我这专攻神识的学。”

  “你要了?这小子骨骼清奇,神识强劲,又用得一手好毒,许攸海你这老东西,你想得倒美。”念机长老金宣威伸手一指面前这留影像中定格的画面。

  就这神识考试的纸鹤里面,唯独季青林这纸鹤稳稳地踩在了白线上,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和那些“滑翔过去的”、“头朝下摔过去的”、“狗吃屎”的一干清新脱俗的纸鹤相比,可谓是骚得一批。

  “哼。”白胡子老头无欲陶长老,“芳名”丹丹,冷冷地瞥眼,冷哼一声,“这个,这个叶羲和,我定下了。”

  薄梵好恭恭敬敬地将面前这一叠试卷放下,出声行礼道:“梵好见过诸位长老。”

  无欲长老陶丹丹整理袍袖,文绉绉地站起身,“试卷都送来了?麻烦你了。”

  薄梵好立刻知趣地,旋风一般神速地退到一边,气定神闲地眼看着面前这堆老头翻开了试卷之后,又嗡地一声炸开了锅,桌案上各种东西乱飞。

  “这个季青林!!”天行长老许攸海气势汹汹地拍桌,“老夫要定了╭(╯^╰)ツ┏━┓”

  “呸!”念机长老金宣威怒吼:“你想得倒美!”

  季青林的归属吵不出个所以然,许攸海吹胡子瞪眼地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随手翻开了一张试卷,随即一愣。

  这试卷上面写了三个大字“张雾敛”。

  “张雾敛。”念机长老金宣威探出一个头,“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这不是和季青林一块儿的那个小姑娘嘛。”

  “我看看答得怎么样?”

  展开一看,顿时僵硬。

  这从哪里跑出来的智障?脑子里装的都是糨糊吗?这答得都是个什么玩意儿?

  镇定地把手上这一张试卷往许攸海怀里一塞,念机长老金宣威飞一般地正襟危坐坐好,一本正经地捋了捋胡子:“这个张雾敛骨骼清奇,天纵奇才啊,天行长老就收了吧。”

  许攸海倒也没多加争辩,默默地扫了一眼这“张雾敛”三个大字,内心微微一沉。

  这张雾敛是和季青林一块儿来的,神识考了个0,笔试也考了个0,体力算不上多好,如果灵力测验再成绩平平,恐怕就进不了渡霄宗的大门了啊。

标 签穿越 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 张雾敛云祭火 黍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