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大清皇孙日常弘晟_大清皇孙日常七年玉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60 ℃
大清皇孙日常弘晟_大清皇孙日常七年玉

大清皇孙日常

七年玉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者七年玉创作的穿越古言题材小说《大清皇孙日常》,内容辞趣翩翩,摛文掞藻。主角是弘晟,故事精彩节选:穿越大清朝,他以为自己是那个弘历,没想到是弘历的弟弟弘晟,夺嫡没他的事,争宠也不需要他有什么作为,既然如此,他倒是想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作为大清皇孙,混吃等死它不香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作者七年玉创作的穿越古言题材小说《大清皇孙日常》,内容辞趣翩翩,摛文掞藻。主角是弘晟,故事精彩节选:穿越大清朝,他以为自己是那个弘历,没想到是弘历的弟弟弘晟,夺嫡没他的事,争宠也不需要他有什么作为,既然如此,他倒是想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作为大清皇孙,混吃等死它不香吗?

免费阅读

  远秀见四爷给弘晟买了五艘船舶模型,每一艘船舶模型不仅十分宏伟大气,还十分精巧复杂。

  “这些都是什么船?”

  弘晟看着四爷给他买来的五艘船舶模型,一双眼闪闪发光,一一向远秀介绍这五艘船是什么船。

  “船头有点绿色的是鸟船,这鸟船应该是明朝的,当年郑和下西洋的船队里就有鸟船。”弘晟手里拿着这艘鸟船的模型长有四十厘米、高有三十厘米、宽宥二十厘米的样子。这艘鸟船的模型有三层,有三张船帆,十分的大气。

  “这一艘是宝船、那一艘是战船……”弘晟继续介绍道,“这是海风船、这是海运船。”

  远秀听了后,受教地点了点头:“原来船舶还有这么多分类啊。”

  “阿玛买来的这五艘船舶的模型都是明朝时期的,也都是郑和下西洋时期的船。”因为郑和下西洋的缘故,明朝的造船术非常厉害。清朝前中期的战船,基本上还是保留明朝时期的战船的技术和模型。

  “儿砸,你对船还挺了解的啊。”

  “我上辈子是游艇俱乐部的成员,对古今中外的船舶都有些了解。”弘晟口中的游艇俱乐部是富豪游艇的俱乐部,俱乐部的成员最低要求都要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豪华游艇。弘晟前世,大大小小的游艇有好几艘。

  远秀前世在娱乐圈听过这个游艇俱乐部,现在得知她儿砸上辈子是游艇俱乐部的成员,心里除了咂舌还是咂舌。

  “儿砸,你要是喜欢组装东西,我们可以把乐高苏出来。”

  “乐高?”弘晟倒是没有想到这个。

  “这个时候没有塑料,但是可以用木头做。以古代工匠们的精湛技艺,一定能制造出轻薄好用的乐高出来。”远秀来到这个世界六年多,每次都会被这个时候的工匠们的手艺给震撼到。“儿砸,你不会没玩过乐高吧?”

  想到乐高,弘晟眼底不觉流露出一抹怀念伤感,“玩过,前世小时候玩过。”

  远秀看出弘晟提到乐高,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地伤感气息,猜到儿子上辈子恐怕和乐高有一段故事,这让她不禁有些后悔,提到儿子的伤心事。

  弘晟很快就把上辈子的事情从脑子里甩出去,抬眸看向远秀:“额娘,我会把乐高的模型画下来,到时候让府里的工匠做出来。”有乐高的话,他每天就有事情做了。

  “这个主意好,那你画吧。”乐高每一块积木的模型很好画,也很好制作。等有了乐高,她也可以玩了。

  说做就做,弘晟拿着笔就把乐高积木的模型画了出来。乐高的积木很多,他不可能把每一块积木画下来,到时候让工匠们自己发挥想象力做出其他的积木。相信以古代工匠们的技术,一定能做出各种各样的乐高积木来。

  画好乐高积木的模型图后,弘晟就开始捣鼓鸟船。

  远秀坐在一旁,一边给四爷做衣服,一边观看儿子拆鸟船。至于四爷去侧福晋李氏那做什么,这对母子俩没有一个人关心。

  四爷到了李氏那后,就先关心地询问茉雅奇这几天做了什么。对于这唯一一个女儿,四爷是非常疼爱和关心的。其实,茉雅奇并不是四爷第一个女儿,宋格格曾经为四爷生下两个女儿,但是都夭折了,只有茉雅奇活了下来。

  茉雅奇如今十二岁了,再过三年就要及笄了,算是大姑娘了。她现在每天除了读书,还要学习女红、管家之术。

  四爷就茉雅奇这一个女儿,自然希望茉雅奇能嫁在京城,而不是去抚蒙。他已经暗中留意京城的年轻公子,有几家的公子和茉雅奇差不多大,家世、品性、资质都不错。

  茉雅奇告诉四爷,她这几天读了什么书,做了什么事情。

  四爷听了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要是觉得呆在府里闷,可以出门去找几位姐姐玩。”四爷对茉雅奇一向很宽容,再加上茉雅奇听话乖巧,他对她十分放心。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茉雅奇太安静了,不太喜欢出门,不像大哥家的女儿活泼好动。

  “等天气暖和了,我就去大伯家找姐姐们玩。”茉雅奇知道四爷是想让她多出去走走,她虽然不太愿意,但是也不会拒绝。

  四爷问完茉雅奇的话后,就开始问弘时的情况。结果,弘时看到他就一副害怕的模样,死死地躲在李氏的怀里不出来。

  无论李氏怎么哄弘时,弘时就是不愿意去四爷的面前。

  四爷一见弘时这副胆小害怕的模样,就不满地皱起眉头。他本来就长了一张冷脸,眉头一皱,就显得更加高冷吓人。

  别说弘时被吓到,就连茉雅奇和李氏都被四爷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吓到。

  弘时被四爷吓得红了眼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想哭但是又不敢哭。四爷一看他这副娇气地模样,心里头就升起一股无名火。弘时比弘晟大三岁,但是却没有弘晟半点的大胆,也没有弘晟半点聪明。

  “不许靠在你额娘怀里。”弘时已经六岁了,不能再这样娇气胆小,四爷板下脸,“不许哭,过来站好。”

  李氏见四爷生气了,不敢再让弘时靠在她的怀里,伸手把弘时推到四爷的面前。

  弘时吓得一张小脸苍白,一双眼中布满了恐惧的泪水,紧紧咬着唇,不敢哭出来。

  “弘时,你是男孩子,不能这么娇气地爱哭。”四爷说完,不满地看了一眼李氏,“你看你把弘时惯成什么样子了。”

  李氏被训,连忙跪下来请罪:“贝勒爷恕罪,是妾身没有教好弘时。”

  人最怕被比较,四爷拿弘时这个哥哥跟弘晟相比,就显得弘时更加一无是处。

  “弘时已经六岁了,明天就把他送到前院去。”四爷原本想等天气变暖和了,再让弘时去前院,但是今天看到弘时这副娇弱的模样,觉得不能再耽搁了,不然弘时这孩子真的要被李氏惯坏了。

  李氏一听这话,吓得脸色大变,但是她不敢说什么。她这个做额娘的,自然舍不得儿子离开身边,但是这是规矩。等到儿子六岁的时候,都必须要送到前院,弘昀当年六岁的时候也被送到了前院,如今弘时六岁自然也不例外。

  “一切都听贝勒爷的安排。”好在弘昀在前院,能帮忙照顾弘时。

  四爷僵硬地放柔声音,问道:“弘时,你告诉阿玛,你这几天做了什么?”

  弘时战战兢兢地站在四爷面前,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睛害怕无助地看着四爷,他撇过头求助地看向李氏。

  李氏朝弘时温柔地笑了笑:“弘时,你告诉阿玛你跟姐姐学了背诗,你把姐姐教你的诗背给阿玛听一听。”

  茉雅奇抬手拍了拍弘时的后背,鼓励他说道:“弘时,你把姐姐昨天教你的唐诗背给阿玛听听。”

  弘时惊惶无措地看着茉雅奇,想要伸手去抓住姐姐的衣服。

  四爷耐着性子,语气温声道:“弘时,你把姐姐昨天教你的唐诗背给阿玛听一听。”

  弘时拼命地摇头,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恐慌乱。

  茉雅奇蹲在弘时的身边,温柔地鼓舞他:“弘时,姐姐昨天不是夸你背的很好么,你再背一遍给阿玛听。”

  弘时眼中打转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落了下来。

  “不许哭!”

  四爷这话一说,吓得弘时张开嘴大声地哭了出来。

  “弘时……”李氏要去把弘时抱在怀里安抚,却被四爷阻止了。

  “让他哭。”

  李氏心疼死了,但是却不敢再做什么。茉雅奇原本想说什么,但是见四爷沉着一张脸,吓得也不敢说什么了。

  弘时还在哭,但是哭了一会儿,发现额娘和姐姐都没有来哄他,这让他感到疑惑了,以为自己哭的不够大声,接下来哭的越来越大声了。

  四爷坐在榻上,冷眼看着嚎头大哭的三儿子。

  弘时因为哭的太大声,嗓子就哭哑了。见自己哭的这么惨,额娘和姐姐还不来哄他,心里非常委屈。

  李氏听到弘时把嗓子哭哑了,快要心疼死了,她想要说什么,但是见四爷冰冷着一张脸,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四爷任由弘时哭,看看三儿子能哭多久。

  弘时大概哭了两刻钟就停下来了,小脸上满是泪水,一双泛红的眼睛可怜又无助地看着李氏,委屈巴巴地叫了一声:“额娘……”

  这一声“额娘”叫的李氏的心都碎了,她连忙伸手把弘时抱进怀里疼爱。

  四爷一看到李氏这个动作,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一下子窜了起来。

  “弘时现在就跟着我去前院。”说完,对候在门外的苏培盛吩咐道,“苏培盛把三阿哥抱去前院。”

  “贝勒爷……”李氏心里慌了,“不是说明天抱去前院吗?”

  四爷站起身,冷冷地看着李氏:“弘时再在你身边会被你毁掉。”

  这句话说的有些重了,李氏被这话吓得一张脸血色褪尽。

  苏培盛进来抱弘时,但是弘时紧紧抱着李氏不放手,嘴里哭喊着:“我要额娘……”苏培盛不敢硬去抱弘时。

  四爷直接伸手拎着弘时的后衣领,拎起来后抱在他怀里,对李氏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见弘时。”

  李氏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四爷,随后连忙哀求地叫道:“贝勒爷,妾身错了,求您不要让妾身不见弘时……”

  四爷没有理睬李氏,抱着弘时离开了。

  “贝勒爷……”

  四爷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氏:“弘时什么时候改掉娇气爱哭的毛病,什么时候就让你见他。”弘时被李氏宠的太不像样了。“前院有嬷嬷和丫鬟会照顾好弘时,不用你操心。”

  “额娘……”弘时在四爷怀里大哭了起来。

  “不许哭!”

  弘时最怕四爷,被四爷这么一狠,吓得不敢再哭了。

  很快,四爷抱着哭哭啼啼地弘时回了前院一事,在整个府里传开了。福晋得知这件事情后,心情非常好,用午膳的时候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远秀得知后,心情也是十分的好。对于弘时这个熊孩子,她到现在还记恨那件事情。去年,她带着儿砸去给福晋请安,那个时候侧福晋李氏也带着弘时去给福晋请安。

  弘时那个熊孩子见到弘晟,就打了弘晟一巴掌。当时,李氏还假惺惺地向她道歉,说这是弘时亲近弘晟的表现,把她气得不轻。好在弘晟聪明,当场打了回去。她也假惺惺地向李氏表示,这也是弘晟喜欢三哥的表现。

  用完午膳后,原本有些阴沉的天空却放晴了。

  远秀拉着弘晟在院子里散步,母子俩一边散步消食,一边商量万寿节送给康熙老爷子的寿礼。

  “老爷子指名点姓地要见你,虽然你是个小孩子,但是总不能空手去吧。”远秀捏着下巴,神色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是你第一次见老爷子,得给老爷子留下一个好印象。”

  “送礼的话,送什么好?”弘晟也觉得万寿节那天,他不能双手空空去见康熙老爷子。他是个小孩子,不送礼也不会说什么。不过,他要是有心地准备了寿礼,想必康熙老爷子会很高兴的。

  “太贵重的话,老爷子一看就能看出来是四爷准备的,这就没有什么新意了。”远秀刚说完这话,脑子里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你现在是个小孩子,那就送小孩子能送的东西。”

  这句话让弘晟想到一个好主意:“那就送一幅画给老爷子吧。”

  “送花这个主意好,可以再制作一张生日卡片。”上辈子,小时候没钱,他们送不了什么贵重的礼物给同学,就买生日卡片送给过生日的同学。弘晟现在是个小孩子,送不了什么贵重礼物给康熙老爷子,送一副画和一张卡片给康熙老爷子,不仅最为合适,而且还十分有新意和心意。

  弘晟连连点头:“这个好。”

  说到小孩子的画,远秀第一反应就是小孩子用蜡笔画的简单却又可爱的画。

  “儿砸,我帮你把蜡笔苏出来吧。”

  “蜡笔吗?”弘晟双眼顿时一亮,“蜡笔好。”

  远秀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骄傲地说道:“我不仅会做蜡笔,还会做蜡烛哦。”前世,她没有戏演的时候,就喜欢在网上搜一些DIY视频看,然后自己动手做起来。

  弘晟立马朝自家额娘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额娘真厉害!”

  “对了,你第一次进宫,宫里的那些贵人们肯定会赏赐东西给你的,我得给你做一个漂亮的小包包。到时候你背着它进宫,把那些赏赐宝贝装在包包里带回来。”远秀相信以她儿子精致可爱的长相,一定会俘获宫里那些娘娘的“芳心”,到时候那些娘娘肯定会十分大方地赏赐不少好东西给她儿子。

  远秀说风就是雨,立马吩咐月白和青白找出好的段子和皮毛,她要给她儿子做漂亮可爱的背包。

  说到背包,那她顺便再给儿子做几顶可爱的帽子。对了对了,还有背带裤。嗷嗷嗷嗷嗷,穿背带裤的小孩子简直就是萌物,杀伤力巨大。

  远秀叫青白他们把椅子搬出来,她一边晒太阳,一边给儿子做背包。

  弘晟坐在远秀的身边,把四爷送给他的鸟船模型一点点地拆开了。

  “姐姐在做什么?”一个温柔的女声忽然响起。

  弘晟和远秀抬眸看了过去,就见耿格格抱着五阿哥弘昼出现在他们的院子里。

  “耿妹妹,你来了啊。”远秀放下手中的针线,连忙起身去迎接耿格格。

  弘晟朝耿格格行了一个礼:“弘晟见过耿额娘。”

  耿格格把怀里的儿子弘昼放了下来,蹲下神摸了摸弘晟的小脑袋,满脸的温柔:“弘晟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说完,她看向远秀,故意装作羡慕地说道,“姐姐,你是怎么生出弘晟这么漂亮可爱的儿子?”

  远秀听了这话,心里自然是十分得意,不过她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夸赞耿格格的儿子:“弘昼也生的可爱啊。”

  弘昼呆呆萌萌地向远秀行了个礼,口齿不清地叫道:“钮……饿娘。”

  “弘昼好啊。”弘昼虽然没有弘晟长得漂亮,但是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一段时间不见,弘昼长大了不少啊。”

  “小孩子就是长得快,弘晟好像长高了些。”

  两位额娘坐下来后,一边喝茶,一边商业互吹彼此的儿子。

  弘昼坐在耿格格的怀里,一双眼却直直地看着弘晟这个小哥哥。

  弘晟跟耿格格打过招呼后,就继续拆他的鸟船模型。

  “姐姐,弘晟在做什么?”耿格格注意到弘晟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很多小零件,这些零件中有几张很小的船帆。

  远秀简单地说了一句:“他在拆船舶的模型。”其他的并没有详说。

  耿格格听了后,面露惊讶:“没关系吗?”

  “没关系,他喜欢拆就让他拆好了。”远秀轻描淡写地说道,“小孩子就喜欢四处拆东西,你不给他拆这个东西,他会偷偷摸摸地拆别的东西。”远秀并没有打算让其他人知道她儿子不仅会拆船舶模型,还会重新组装好这件事情。她儿子的聪明,让四爷一个人知道就足够了。

  “姐姐,你就不怕弘晟一不小心把这些小零件吃了?”弘昼看到什么时候就往嘴里塞,她稍微不注意点,弘昼就吃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不担心这点,弘晟知道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远秀一边说,一边继续给她儿子做被背包。对了,她再给儿子做几个可爱的玩偶和抱枕。

  耿格格见远秀手中的动作没有停,好奇地问道:“姐姐,你在做什么?”

  “我在给弘晟做一个小布包,让他背着玩。”

  “姐姐,你的手真巧。”

  远秀抬头看向耿格格,笑着说道:“说的好像你不会女红一样,我记得你的女红并不差,你要是想做,一定不会比我差。再说,我也是闲着无事,想找点事情做做打发时间。”说完,她看向耿格格怀里的弘昼,关心地问了一句,“这天还是有些冷,你抱着弘昼出来,没关系吗?”

  “今天没风。”耿格格微微地笑了笑,“我见下午出太阳了,就想抱着弘昼出来走走透透气。”

  远秀点头:“让孩子出来晒晒太阳透透气也好。”

  耿格格怀里的弘昼一直盯着弘晟这个小哥哥看,见弘晟一个人玩的好像很有趣,忍不住想要加入,朝弘晟伸了伸手,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玩……个个……”

  “弘昼是想跟哥哥玩吗?”耿格格见儿子在她怀里扭来扭去,想要从她怀里跳下去。

  弘昼抬头看向耿格格,一张小脸上满是着急,伸出小胖手指了指弘晟,“个个……玩……”

  “好好好,额娘这就放你下来,让你去找四哥玩。”

  耿格格刚放下弘昼,就见她胖乎乎的儿子迫不及待地朝弘晟跑了过去。

  远秀见弘昼朝弘晟跑了过去后,一头扑进弘晟的怀里,趴在弘晟的腿上,奶声奶气地叫道:“个个……”

  “弘昼很喜欢弘晟。”耿格格很乐意看到儿子和弘晟亲近。

  远秀被胖乎乎的弘昼萌到了:“小孩子见到小孩子亲。”说完,她对弘晟说道,“弘晟你把零件收起来,陪弟弟玩一会儿。”远秀担心弘昼会去抓桌子上的船舶零件,到时候吃了下去,那就糟糕了。

  “好。”弘晟让青翠把桌子上的零件收好,送回他的房间里。

  弘昼抱着弘晟的腿,仰着小脑袋看着弘晟傻笑。

  弘晟被弘昼这副傻乎乎笑容地可爱到了,伸手摸了摸弘昼的小脑袋:“额娘,耿额娘,我带弘昼去坐秋千。”

  “去吧。”

  弘晟伸手牵住弘昼软乎乎的小手,“哥哥带你去玩。”

  弘昼一听“玩”这个字,小脸笑的更加开心了,紧紧地握着弘晟的手,嘴里甜甜地叫着:“个个……”弘昼长得比较像他额娘耿格格,五官并不精致漂亮,但是因为长得胖,显得非常可爱。再加上,他不好哭,总是一副傻乐乐地小模样,十分的讨人喜欢。

  “我还是第一次见弘昼笑的这么开心。”耿格格笑道,“看来,弘昼真的很喜欢弘晟。”

  远秀自然听出来耿格格这句话的意思,顺着她的话说道:“弘晟也很喜欢弘昼这个弟弟。”对于耿格格的示好,远秀并不打算拒绝。“妹妹以后没事的话,可以经常带弘昼过来玩。”

  “姐姐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一定经常带弘昼来找弘晟玩。”虽然她和钮祜禄氏一样都是格格,也都生下一个儿子,但是她是汉人,而钮祜禄氏是满人。就这一点,她和弘昼以后不会如钮祜禄氏母子。

  这府里福晋和侧福晋李氏都有儿子。如果去投靠福晋,并不会从福晋那里得到什么好处,毕竟福晋有嫡长子大阿哥,不需要其他格格的儿子帮忙。至于侧福晋,她有两个儿子。她的两个儿子会互相扶持帮助,根本不需要其他格格的儿子相助。

  不管是福晋,还是侧福晋都会瞧不上她们母子。她也不乐意去做福晋或者侧福晋的一条狗。钮祜禄氏就不同了,她们身份一样,但是钮祜禄氏是满人,而且钮祜禄氏是个大姓,最重要的是四阿哥很受贝勒爷喜欢,和钮祜禄氏联盟是最好的选择。还有一点,钮祜禄氏的性子很好,不像福晋和侧福晋那样盛气凌人。

  跟钮祜禄氏母子走得近,她们母子不仅不会有什么危险,相反还能从中得到一些好处。她不指望弘昼以后能有什么大出息,只希望弘昼这辈子能平安富贵。

  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秋千处传来弘昼咯咯的笑声。

  耿格格见儿子笑的这么开心,心里越发觉得投靠钮祜禄氏是正确的选择。

  远秀让月白去厨房端一些点心,拿回来给弘晟和弘昼吃。

  厨房的人知道四阿哥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吃点心,早就准备好点心,等着四阿哥身边的人过来拿。

  小石子是弘晟身边伺候的太监,他经常去厨房给弘晟拿点心,早就和厨房的人混熟了。

  等小石子拿回点心后,远秀就叫弘晟和弘昼过来吃点心。

  弘昼和弘晟一样喜欢吃点心,每天点心不断。一看到有点心,就甩开弘晟这个哥哥的手,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抓起一块点心就往嘴里塞。

  耿格格很是不好意思向远秀道歉:“姐姐,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弘昼这个孩子最好吃,一看到点心,连我这个额娘都不要了。”对于儿子好吃这一点,耿格格很是无奈。

  “哈哈哈哈哈,看出来弘昼是个小吃货,不然不会长得这么胖乎乎。”远秀说着拿一块点心喂弘昼吃,“弘昼慢点吃,哥哥不会跟你抢。吃完了,钮额娘再去给你拿。”

  弘昼眨巴着眼瞅着远秀,随后朝远秀灿烂一笑:“谢……谢……饿娘……”

  远秀这个老阿姨的心被呆萌的弘昼萌的不要不要的,“妹妹,弘昼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她的话还没有落音,就见弘昼拿着一块糕点递到弘晟的面前,软软地笑道:“个个……吃……”

  对于儿子这一举动,耿格格惊得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地吃惊模样,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弘昼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一个超级护食的崽崽。耿格格这个做额娘的,想要吃弘昼一块点心,还要哄半天。可是,现在弘昼这个护食的崽子,竟然主动拿一块点心给弘晟吃,这怎么不叫耿格格震惊?

标 签穿越 大清皇孙日常 弘晟 七年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