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元稷阴玲珑小说_一生一世空欢喜烟火漫天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6 ℃
元稷阴玲珑小说_一生一世空欢喜烟火漫天

一生一世空欢喜

烟火漫天 著

连载中免费

《一生一世空欢喜》是烟火漫天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玲珑一直以为,元稷是爱她的,她助他夺权,助他登上皇位,他会一直宠着她护着她,可后来的阴家灭门,也全拜元稷所赐,他将刀插入了她最深的心口,她才幡然醒悟,元稷的心早已随着栀娘的死一起没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生一世空欢喜》是烟火漫天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玲珑一直以为,元稷是爱她的,她助他夺权,助他登上皇位,他会一直宠着她护着她,可后来的阴家灭门,也全拜元稷所赐,他将刀插 入了她最深的心口,她才幡然醒悟,元稷的心早已随着栀娘的死一起没了....

免费阅读

  娴妃反手给了他一耳光,目光凌厉,“胡说八道,贵妃姐姐染了风寒,在宫中养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做出这等对神明不敬扰乱祭天的事情?”

  “皇上赎罪,是属下的失误。”

  我听见娴妃软腻的声音:“皇上,祭天若是误了时辰可是对神明的大不敬呀。”我拼命的挣扎喊叫,企图引起元稷的注意,却被堵住嘴巴跟孩子们一起送上神坛。

  元稷明明看了我一眼却仍旧举起手,做了杀令,我的心寒了个透彻,缓缓闭上眼睛。

  -

  醒来的时候,我已回到了宫里,阿茗哭得眼睛红肿,借着烛光,我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守候在一旁,很像元稷,我又不争气了,眼泪顺着眼角浸湿枕巾,我太没用竟一下哭晕了过去。

  元稷依旧夜夜宿在我这边,他好像并不记得祭天大典的事情,待我温柔如初,甚至比以前更好,这算是补偿么?我不解。

  后来我问过阿茗祭天大典的事情,阿茗跪在我面前,哭着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明明已经易容好,却不知道为何突然没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就听说我受伤的事情。

  阿茗在我身边五年,对我忠心耿耿,我对她的说辞自然是坚信不疑,也没再计较这件事。况且也不是什么坏事,元稷问过我的伤势,被我四两拨千斤的糊弄过去,等到伤势好的差不多,元稷来得便越发勤快了些。

  当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次受伤换来元稷对我的如胶似漆,这笔买卖着实不亏,还让我兴奋到甜蜜。

  某日清晨,元稷忽然环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说,“怎么努力了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等开春了,我带你去求观音菩萨。”

  因他这句话,我傻乎乎的笑了一天,弄得阿茗和其他宫女百思不得其解。

  这日傍晚风很大,我去关窗,不想突然一个黑影直冲我门面而来,我敏锐的闪到一边,看清了他的脸。

  “元听哥哥?”

  元听有些异样,他说,“你瘦了,憔悴了。”我偏头躲过他的轻抚,“你怎么会来?”

  他反问我,“祭天大典的伤可好了?”

  元听怎么会知道?我心中一凛,“是你救了我?”元听点头,“那天真是吓死我了,守了你一夜,还好你没事。”

  我顿时鼻子发酸。我还以为那天是元稷一时心软,原来是元听救了我,原来我迷糊中看到的身影都是别人的,原来又是我痴心妄想了?

  我按了下眼角将委屈的泪水憋回去:“阴家的事情可是有眉目了?”

  元听哥哥脸色微变,凝重的摇头,“还没有,我们在明,对手在暗且手法高明,而且很了解我们,这件事太过棘手,不过你放心,早晚我会逼他露出马脚!”

  我还想问什么,忽然听见有人喊:“有刺客!”御林军稳健整齐的脚步声冲着锦绣宫这边过来。我和元听对视一眼,神色各异,我慌张的将他推出窗口。元稷一直都对元听的存在很忌讳,我已经对不起元听,不能再害他于不义。

  “元听哥哥你快走,以后不要冒险进宫来找我,如果有事我自会联系你。”

  “玲珑!你是在担心我么?”

  大难临头了,元听的脸上竟还有笑意。我无法面对他过分炙热的目光,急道:“元稷这人多疑,我不想他不开心。”然后我将他关到了窗外,我知道以他的本领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我没想到元稷会亲自来,当然跟在他身边的还有娴妃。

  娴妃仿佛吓坏了,一脸惊恐,“皇上,臣妾亲眼瞧见一个黑衣人进了锦绣宫。”

  我心里冷笑,原来又是娴妃的计谋。

  “皇上,娴妃,臣妾可并未没见过什么黑衣人。咳咳。”

  元稷见我如此虚弱,果然没再计较,“既然贵妃身体不适,便好好休息吧。”说着他瞪了一眼娴妃,甩手大步离开。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元稷帅得连背影都让我浑身舒爽!

  “皇上!”

  娴妃不甘心的跺脚,回头恶狠狠的看着我,“阴玲珑,你给我等着!”

  -

  草长莺飞二月天,我一时兴起,拉着元稷去郊外放风筝,元稷一向是最会玩的,我终于看到了他脸上久违的微笑,不是往日里的皮笑肉不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风筝飞的很高,不巧的是,飞着飞着忽然跟近旁小孩子的风筝缠到了一起。

  我急着跑去解救,元稷在后面喊我,平日里整天舞刀弄枪身手敏捷的男人愣是没拉住我。

  这个风筝是我亲手设计的,上面还有我软磨硬泡让元稷提笔的醉相思。我一身便装,轻巧地爬上树,可是有人比我更快,他如天神从空中落下,费力一挣,两个风筝四分五裂。

  他不会说话,手臂在空中胡乱比划着似乎在说对不起,身后还夹杂着小孩子的哭闹声。我只怔怔的沉浸自己的世界,元稷赶来的时候,那人早离开,而我抱着破碎的鸳鸯风筝慢慢红了眼,我的心撕裂一样的疼。

  我想扑到元稷怀里耍赖像个孩子般哭泣,却听见身后一阵惊慌失措的尖叫,原来娴妃就跟在他身后,被石头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元稷扶住她,眉头紧锁着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厌恶,这让我心中好受了许多。

  “夫君,我肚子饿了,阿茗已经点好菜在寻荟楼等我们了。”我用手臂夹着风筝,另一只手挽住元稷,元稷自然不会拒绝我,走了几步,我冲身后气急败坏的娴妃得意得挑了挑眉。

  野花再香都是野花,元稷只会短暂的沉迷一阵,等回过味来,心中真正爱着宠着的是我,也只会是我。

  只是我实在低估了娴妃的厚脸皮程度,她跟在我们身后一脸铁青的进了门,小二问她:“客官几位?”她将怨气一股脑撒在无辜的人身上:“哼,你是瞎了么?本宫……本姑娘跟他们一起的!”那炸药包一样的火气直将小二逼得退避三舍,胡乱应了几句就下去了,我无奈了,这是连说拒绝的机会也不给我啊!

  我拽了拽元稷的袖子,一会又踢了踢他的腿,可不管我怎么暗示,元稷始终不发一言,默默地为我布菜,亲手剥了虾仁放在小碟子里,直到放不下才小心放到我面前。

  元稷在人前向来都是高高在上什么时候这样温和体贴低眉顺眼过?

  娴妃的脸色从铁青变得乌黑,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碍于元稷在却强忍着不敢发作,最后只是安静的扒饭。

  我好像明白了元稷的意思,无视和漠然才是最凶狠的报复。

  午饭后,我顺从的任由元稷拉着我去楼上休息。娴妃居然还厚着脸皮在身后寸步不离的跟着,幸好元稷的脚步快,在她跟进来之前关上门。

  我心情大好,翻身上 床,元稷却制止了我。

  “干嘛?”

  “嘘,”他看了一眼房门,娴妃的影子若隐若现的晃动,看来还不死心。元稷一手拉着我,一手指了指窗户,我想起以前在扁鹊派,每次带着他偷溜出去,我也是这样,这是我们之间独有的小小默契。

  我没想过的是元稷不知给我买了喜欢的糖葫芦,还拉着我去看戏。

  戏台上的名伶唱着一曲《贵妃醉酒》,我偏过脑袋仔细的端详着元稷。心里有汩汩流淌的暖意,那种东西叫做感动,五年了,他宠我爱我,我却总不知足,总觉得我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什么。可没想到他还记得我喜欢的东西,以前在江城,我经常趁着义诊的时间,将他带到街市上玩,别的女孩子喜欢胭脂水粉,可我偏爱油炸糕、糖人、糖葫芦、糖炒栗子和好玩的东西,我喜欢去看姑娘跳舞,喜欢听曲,喜欢喝酒,喜欢鲁班锁,喜欢看大戏。

  我们逛到了天黑才恋恋不舍的回宫,其实这场临时起意的郊外之行还算满意,只除了那水蛭一样恶心粘人阴魂不散的娴妃。

  说实话,我打心眼里敬佩她,我从未见过如此执着的女人,后宫中也曾有人爱慕元稷,但元稷只专心我一人,别人便渐渐的没了心思,接受了自己孤独终老的命运。可娴妃,明显比所有的女人都更能忍,更有毅力。

  自从相识以来,元稷送我的所有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我都会小心珍藏到一处,而收纳盒也从妆奁变成柜子。

  我将风筝小心的补好,宝贝的放进柜子里,转身,尽量委婉的跟元稷提起娴妃,元稷只叹了口气,“她也是个可怜人,玲珑,我知你善良,能忍则忍,尽量无视……在这深宫,委屈你了。”

  我是善良,我向来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我爱元稷,无法拒绝元稷的任何要求。于是我说好。

  入夜,元稷压在我上方,小心的吻着我,他说没能让我尽兴玩耍觉得愧对我,他说有机会一定会再带我出去玩,不管这话他以后会不会忘记,这份心意足够让我高兴地找不到北。

  我抱着被子有些睡不着,翻身我沉默的望着窗棂,身后传来元稷绵长的呼吸声,我只有元稷了,我只求上天怜悯我孤苦伶仃,只求元稷一心一意待我,我所要求的仅此而已。


标 签古言 一生一世空欢喜 元稷 阴玲珑 烟火漫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