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简沫沈纪伦小说鱼宝宝_爱你是一场劫鱼宝宝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1 ℃
简沫沈纪伦小说鱼宝宝_爱你是一场劫鱼宝宝

爱你是一场劫

鱼宝宝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总裁小说《爱你是一场劫》中的主角是简沫,沈纪伦,这是金牌网络作家鱼宝宝目前正在连载中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沫爱沈纪伦爱的丢了青春,失去了理智,赔了自己。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换来的不过是来自沈纪伦新一轮的折磨,哪怕她已经一无所有,她的一切,他都想要夺走,给予她来自地狱的折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小说《爱你是一场劫》中的主角是简沫,沈纪伦,这是金牌网络作家鱼宝宝目前正在连载中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沫爱沈纪伦爱的丢了青春,失去了理智,赔了自己。三年暗无天日的生活,换来的不过是来自沈纪伦新一轮的折磨,哪怕她已经一无所有,她的一切,他都想要夺走,给予她来自地狱的折磨。

免费阅读

  叶潇从地上爬起来,嘴角隐隐有血迹渗出,叶潇轻舔了舔,毫不犹豫地也对着沈纪伦挥过去一拳。

  然而被沈纪伦有力臂膀接住了。

  叶潇火冒三丈地看着他:“你不是跟简沫解除婚约了么,你们既然都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叶潇挑衅地看着沈纪伦:“怎么,想吃回头草了?”

  简沫脸色全白了,沈纪伦他是不会……

  沈纪伦唇畔勾起凉薄笑意,轻轻丢出几个字:“我恶心。”

  “这个女人是若芸的妹妹,她自己不要脸跟野男人勾勾搭搭的,若芸还要脸!”

  简沫轻垂眼帘,沈纪伦果然是不会对她还有任何感情,意料之中的事。

  可,简沫的脸却更白了。

  “沈纪伦,你最好不要为你今天所说出的话后悔。”叶潇恶狠狠地瞪着她,带着简沫准备离开。

  “纪伦,我们也走吧。”简若芸见状笑着上前拦住沈纪伦的手臂。

  下一秒,却被沈纪伦倏地甩开。

  大步上前,握住简沫的手腕,不由分说地就将她扯到自己怀里。

  “我沈纪伦用过的女人,就算不要了,也轮不到别的男人来染指!”

  沈纪伦将简沫紧紧地禁锢在自己怀里,不容挣脱。

  简沫几乎缩成一团,瞳孔狠狠一颤,眸子里是说不出惊恐与慌张。

  “你……!”叶潇瞪大了眼睛看向沈纪伦,愤怒的像个狮子。

  沈纪伦神色冰冷地看了看叶潇,冷眸里寒光乍现,声线沾满凉意道:“叶潇,如果你想再被叶家送出国,大可以继续惹怒我!”

  音落,话语里的深意不言而喻。

  叶潇藏在衣袖里的拳头攥了又攥,最后还是无力地垂下来,放弃抵挡。

  沈纪伦冷冷挑唇,冷哼一声。

  叶潇订的包厢里面走出几个好友,走到他们所在地,不知道这一群人发生了什么,说说笑笑,搭着叶潇的肩回包厢。

  叶潇临走之前,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简沫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地想要怜惜这个看上去平凡到乏味的女人。

  但最终,还是跟着别人一起回了包厢。

  叶潇一走,沈纪伦对着简若芸丢下一句“让阿杜开车送你回去”,便拉着简沫疾步离去。

  简若芸立在后面,盯着简沫的背影妒火灼烧,似是要把她盯出个洞来!

  “沈……”沈纪伦紧紧握着简沫的手腕大步朝前走,简沫跟在后面磕磕绊绊,好几次还险些摔倒,刚想开口请沈纪伦慢一点。

  却,骤然想起,自己和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样了,话已经说出了,又生生咽下了。

  “砰!”

  沈纪伦粗暴地将简沫扔进车里,谈不上一点的怜惜之情,不顾自己喝了酒,一路上将车开的飞起,晃得简沫头晕眼花难受得要命。

  到了沈公馆,沈纪伦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将人从车里拖出来,拉着简沫就走。

  “啊——”简沫一个没有站稳,人还没进沈家的门,就被绊倒在地,整个人直接半趴在沈家的门前。

  场面一度非常的难看,沈家还有其他的仆人在工作,看到简沫这幅样子,都窃窃私语,低声地在嘲笑简沫。

  而沈纪伦,冷眼看着简沫出丑,深邃眼眸轻轻眯起,那如同上帝精心雕刻的薄唇,优雅好看,可吐出的话,却字字剜人心肠。

  “这么急着就下跪,简沫,你还能更下贱一点吗?”

  沈纪伦一把将简沫从地上拖起,拽住她的头发往后拉,逼迫她与自己对视,见简沫脸上有明显的痛楚,心中有几分解气,盯着她如同撒旦一般开口:“痛吗?痛就求我。”

  头皮被扯得剧痛,简沫眸中闪过清晰地隐忍,目光移到沈纪伦的脸上,像是抓住最后的稻草一样:“沈先生,求你,你就能放过我吗?”

  如果是,她简沫就求!

  沈纪伦像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一般,冷冷勾唇,露出撒旦般的笑意,一下子将她拦腰抱起。

  简沫惊呼一声,随即,沈纪伦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便抱着简沫上了二楼的房间。

  一脚踹开房门,沈纪伦将简沫扔在脚下,如同帝王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轻蔑出声:“求我,简沫,用最卑微下贱的方式求我!”

  简沫坐在地上,只觉寒意冰冷彻骨,沈纪伦,真的非要这样对她吗?

  她背着出卖沈氏的黑锅进了监狱三年,她已经不想洗刷冤屈,解释当年的事情了。

  他觉得她有错,她就认错;

  他觉得怒气横生,她就让他出气。

  她只求能守护好植物人母亲,只求简若芸别让医院停掉她妈妈的氧气瓶。

  就这样,沈纪伦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吗?

  一根修长有力的长指挑起了自己的下巴,简沫仰首,对上沈纪伦冰冷的视线。

  他眉梢微微向上一挑,终究,还是问了出来:“简沫,你落得现在这般下场,有没有后悔过当初背叛我?”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能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悔恨二字的。他竟渴望相信,这个女人,曾经,是忏悔过的。

  简沫的身子如同风中破败的落叶一般轻颤,眼眸深处难掩地涌上半丝晶莹……

  隔了三年,这是沈纪伦在沈氏出事后第一次想要听自己解释。

  可是隔了三年,再来听她的解释,还有意义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空气,安静得可怕。

  沈纪伦的目光在等待中,一分一秒地黯淡下去,终于,简沫轻轻笑了笑,这是她入狱到出狱,头一回笑。

  笑容清淡,像是秋日里无风的下午。

  “没有。”简沫回答的语调格外轻,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

  从未背叛过,何谈后悔?

  而沈纪伦眼中的亮光,在这一声回答之后,彻底暗了下去。

  果然。

  这个女人心里,从来就没有自己半分位置!

  瞬间,怒火如同风暴一般,迅速席卷了沈纪伦!

  沈纪伦眸子里似乎烧着炎炎怒火,一步步地向她逼过来,摄人的目光似是要将她拆骨入腹!

  简沫顿时一阵脚软,用手支撑在地上才不至于跌倒。

  看着沈纪伦缓缓凑近,步步紧逼,她一脸慌张,想逃,却无处可逃。

  一只冰冷彻骨的手抚上了锁骨,在脖颈之间游移不去,刺得皮肤一阵颤栗。

  蓦地,沈纪伦掐住了简沫的脖子,纤细的脖颈一掐就断,沈纪伦的眼神忽然变得像一个穷凶极恶的逃犯:“信不信我现在直接杀了你?”

  她不能死!

  至少现在不能死!

  简沫的求生欲变得无比强烈起来,妈妈还躺在医院里,还没有醒来听自己说一句抱歉,她绝对不能死!

  一双枯黄干瘦的手,攀住了沈纪伦的手,沈纪伦的瞳孔骤然一缩。

  破碎的声音从简沫的嘴里艰难发出:“求你……放过我!”

  沈纪伦的心似乎是被烫着了一下,看着简沫瞬间就下不去手了。

  皱眉,一挥手将简沫甩出去老远:“真恶心!”

  沈纪伦离开了房间,将门摔得震天响。

  简沫捂上脸,心痛到跪在地上,无声恸哭,沈纪伦现在想什么?

  想听她忏悔?想听她解释三年前自己是被冤枉的?

  可是三年牢狱她已经坐完了,还有那个没来及亲口告诉他的孩子,也早就没有了。

  再说,还有什么意义?

  脑袋昏昏沉沉,意识渐渐消失……

  简沫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上午了,昨晚没吃,饿了一夜,刚起来胃火辣辣的疼。

  简沫收拾一番后走下楼,发现堂姐早就来了,眼下正和沈纪伦坐在一起吃早饭呢。

  见她下来,简若芸的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

  简沫知道他们两人婚事将近,自己三年前做过沈纪伦的未婚妻,自己若是不走,他们肯定尴尬。

  念及此,简沫走到桌边,鞠了一躬,努力忽视掉痛到一抽一抽的胃,用尽量恭敬的语气道:“沈先生,堂姐,你们慢慢吃,魅色还有工作,我先回去了。”

  “那好,你……”简若芸刚要点头说好,便被一道凌冽的男声给打断了。

  “站住!”沈纪伦一双摄人的眸子直直盯着简沫,“我说过你能走了吗?”

  简沫面上一僵,顿时浑身僵硬,愣在原地。

  “坐下,吃饭。”沈纪伦一边说一边吩咐厨房再添一副碗筷上来。

  此时简若芸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简沫见了,不敢真坐下:“我就不吃了,我先回去了……”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沈纪伦冷冷地盯着她,那种不容反抗的气场逼压下来,简沫只得坐下。

  这一顿早餐吃得如同嚼蜡,但,胃痛的感觉倒是一点点的没了。

  吃完,沈纪伦出去工作,临走之前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也打算离开的简沫,忽然开口:“你,以后就在沈家做佣人。”

  简沫一听顿时震惊了,看向沈纪伦:“为什么?”

  沈纪伦轻蔑地看她一眼,不屑道:“因为你只配做佣人!”

  简沫将视线投向简若芸,果然,简若芸的脸色比之前还有阴沉几分。

  妈妈的命现在就握在简若芸手里,简沫一颗心被提了起来。

  “嗯?不乐意?”沈纪伦挑眉,拖长了鼻音,话是对着

  简沫说的,但是目光却随着简沫一起放在了简若芸身上。

  “既然纪伦都开口了,那你就答应吧。”简若芸被迫做出回应,声音有几分明显的不自然。

  沈纪伦见状微微皱眉,简若芸也连忙追了上去。

  等一起坐到了车里,沈纪伦忽然开口询问:“是你让简沫去魅色工作的?”

  简若芸顿时脸上一僵,沈纪伦如同利箭一般视线随即追了过来。

  “怎么会呢。”简若芸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是简沫自己说在魅色工作来钱快,主动要去的。”

  说着,简若芸的眼睛里闪着泪花点点,让她姣好的面容看上去更加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纪伦,你这是在怀疑我妈?”

  “简沫她不管怎么样也是我堂妹,我就算跟她

  不对付,也不会主动出手害她的……”

  简若芸说着低声啜泣起来,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沈纪伦听着简若芸的哭声只觉得心烦意乱,简沫那张脸没由来地又浮现在他面前。

  那张脸没有任何生机,充斥着绝望,受到侮辱只会呆滞地瞪大眼睛。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讨男人的欢心?居然会主动提出去魅色工作?

  ……


标 签言情 爱你是一场劫 鱼宝宝 简沫 沈纪伦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