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每天总想着换嫁林笙裴穆_每天总想着换嫁云上薰池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0 ℃
每天总想着换嫁林笙裴穆_每天总想着换嫁云上薰池

每天总想着换嫁

云上薰池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云上薰池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古言类著作《每天总想着换嫁》,主角是林笙裴穆,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花灯节上林笙和妹妹遇到危险,因为裴穆的出现而化解危机,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开始了一次次的深入了解,最终却因为圣上的赐婚,而将她和妹妹的婚事对了个调,于是,林笙和妹妹,每天都愁该如何换嫁。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云上薰池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古言类著作《每天总想着换嫁》,主角是林笙裴穆,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花灯节上林笙和妹妹遇到危险,因为裴穆的出现而化解危机,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开始了一次次的深入了解,最终却因为圣上的赐婚,而将她和妹妹的婚事对了个调,于是,林笙和妹妹,每天都愁该如何换嫁。

免费阅读

  林玄摆了摆手,安抚道。

  “放心,不会的。”

  “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即便是到时候真的查不出冷宫失火案到底是贤妃做的,还是韩婕妤做的,皇上也不会过于苛责我们的。”

  “有了这些证据,皇上自然有自己的手段逼问出幕后真凶。”

  “再说了,现在不是还没有到第十日吗,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不要轻易放弃。”

  “若是第九日我们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端倪,那就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了。”

  “不过,这些事情就不需要你去操心了,你还是待在家里好好休息几日,等身体大好了,就回军营去。”

  “过段时间军营里会来很多新兵,到时候,有你忙的时候。”

  见林玄有了自己的计划,林笙也放心了许多。

  不过,不能继续跟裴穆和沈尧一起查案了,倒是挺遗憾的。

  “爹,那你先忙吧,我回房了。”

  “行,去吧,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爹会处理好的。”

  奔波劳累了大半天,林笙一回到房间,就倒头睡在床上,连衣服都没有换,鞋子也没有脱,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外面已经全黑了,房间里烛光摇曳,软榻上坐着一个藕粉色衣衫的女子,正在翻看她矮桌上的书册。

  “阿念,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醒我?”

  林蔓闻声转身朝林笙温柔一笑,“我已经来了一个时辰了,见你衣服没换,鞋子没脱,就那样躺在床上,实在是不雅。”

  “所以我就帮你摘了外套,去了鞋子,让你可以舒舒服服地睡着。”

  “原来如此,难怪我后来睡得更香了,原来是你的功劳。”

  林笙弯了弯唇,下床穿鞋子,换了一身衣服,然后走过去,坐在林蔓对面。

  “又在看话本子啊!”

  “对啊,谁叫我喜欢这个呢!”

  “好吧,你喜欢就好。”

  林笙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

  “对了,你觉得我最近写的话本子怎么样,能不能赚一波眼泪?”

  “当然可以啊!”

  林蔓使劲点了点头,“姐姐,你刚刚睡觉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最近那些话本子,觉得这几篇故事比较好,你再修改修改,润色一下,就可以拿去给安敏郡主看了。”

  林笙凑过去看了一下她指的那几篇故事,默默地记在心里。

  “好的,我知道了,等明天用过早膳以后,我再回来修改,拿去给安敏郡主看看。”

  翌日清晨,用过早膳以后,林笙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修改话本子,青萝进来说有人找她,林玄让她去书房见客。

  “我爹没说来的是什么人吗?”

  “听传话的侍卫说,是两个年轻俊美的男子,一个风骨清傲,一个芝兰玉树,堪称良配,若是日后姑娘的夫君就像那两位公子一样,老爷和夫人怕是做梦都会笑醒的。”

  两个,年轻俊美的,男子?

  难道,是裴穆和沈尧?

  他们两个人不好好去查案,跑到光禄大夫府来做什么?

  林笙微微皱了皱眉,“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把手头上的话本子改完了以后再去。”

  “是,姑娘。”

  半个时辰以后,林笙出现在书房。

  “给父亲大人请安。”

  “见过世子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见过裴大人,裴大人安好。”

  林笙微微福身,给他们三个人见礼。

  沈尧赶紧起身扶起林笙,“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林笙缓缓起身,浅笑一声。

  “多谢世子殿下,不过,礼不可废。”

  “行了,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用讲究那些繁文缛节,怎么自在怎么来!”

  “行了,阿思,你就听殿下的。”

  怕他们两个人继续说下去,耽误了正事,林玄赶紧出声阻止。

  “是,爹。”

  林笙挑了裴穆和沈尧对面的位置坐下去,将目光落在林玄身上,开口问道。

  “对了,爹,你派人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林玄看向裴穆,笑着说道。

  “不是我找你有事,是裴穆找你有事。”

  “裴穆?”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笙闻声将目光落在裴穆身上,微微挑了挑眉。

  “昨天晚上我和沈尧进宫分别盯着贤妃和韩婕妤两处的动静,然后就发现子时一刻,贤妃和韩婕妤在冷宫相会。”

  “她们两个人大吵了一架,我们隐隐约约听到一些话,足以证明冷宫失火案和花灯节晚上长安街上黑衣刺客杀人案有关系。”

  “韩婕妤跟贤妃分开以后回到承光殿,摔碎了半屋子的瓷器,就在我们以为韩婕妤会跟身边的侍女商量如何让贤妃受挫的时候,却发现承光殿里没有动静了。”

  “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韩婕妤已经不在寝殿了,我们两个人在她的寝殿里翻找了一会儿,才发现一条密道,进去以后听到了韩婕妤和一个男人的谈话。”

  “他们两个人知道我们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了,所以商量好要一起离开长安,返回他们的故地。”

  “我准备跟沈尧一起去他们两个人约定的地点,将他们两个人抓捕归案,早点结束这个案子,但是,沈尧的武功不行,我就想请你帮我一起将韩婕妤和那个男人抓捕归案。”

  “不知,你意下如何?”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之前说好了要跟阿念一起去流云阁给安敏郡主送话本子,顺便在那里听听评书,看看戏。”

  “要是跟你一起去做这件事情的话,我就没有办法陪阿念一起去流云阁了,小丫头知道以后一定会跟我闹的。”

  “没事,阿思,办正事要紧,你先随裴穆一起去捉拿韩婕妤和她背后的那个男人,阿思这边我来解释。”

  “要是她闹的话,我就让你娘给她安排一些事情去做,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

  “可是,爹,若你真的这么做了,回头那个丫头跟我闹得更凶了。”

  林笙无奈地看了一眼林玄,叹了一口气。

  “林笙,要不然这样吧,你跟裴穆一起去,你妹妹就交给我好了,我带着她去给安敏送话本子,然后带着她去看戏听评书。”

  “这个办法可以。”

  林玄当场就同意了,可林笙却皱紧眉头,满脸戒备地看着沈尧,似乎不同意沈尧带着林蔓一起去玩。

  “我觉得不行。”

  “这是为何?”

  “你的风评不好,我担心你会教坏阿念的。”

  “再说了,我们家阿念长得那么好看,出门必须得带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保护她。”

  “你武功不行,关键时刻怕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保护我们家阿念呢?”

  林笙的话就好像是一支箭一样,稳稳当当地扎在沈尧心上,他差点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林笙,林大小姐,林大将军,合着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一个不堪重用的人啊!”

  沈尧都快要被林笙给气死了,要不是林笙是自己崇拜的人,这会儿他已经不知道在心中扎了她多少次小人了。

  “那当然了,你要是堪重用的话,裴穆也不会放弃你,来找我帮忙了,不是吗?”

  林笙本来就是象征性地问了一下,没想到裴穆居然点头回答道:“你说得很对,我就是这个想法。”

  沈尧都快给他们两个人跪了。

  我给你们两个人创造机会,让你们发展感情,你们两个人居然联起手来一起嫌弃我,这世间还有没有真情了,我们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好了,别闹了,既然世子殿下愿意陪阿念去流云阁,那就将阿念交给他照顾了。”

  “事不宜迟,你们两个人赶紧去,不要耽误了时间。”

  “好的,爹。”

  光禄大夫府府外,林笙轻轻地拍了拍林蔓的手,叮嘱了一句。

  “去了流云阁以后,一直跟着沈尧,不准乱跑,姐姐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准做让我担心的事情。”

  “不然,以后三个月之内,我都不会给你写话本子了。”

  林蔓偷偷地看了一眼还在因为刚才裴穆和林笙联起手来说他坏话的事情生气的沈尧,然后一把挽住林笙的手,在她身上蹭了蹭。

  “姐姐,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乖乖地跟着世子殿下,绝对不会惹是生非,让你担心的。”

  “最好是这样。”

  林笙弯指勾了勾林蔓的鼻尖,浅浅一笑。

  “行了,去吧,记得代我向安敏郡主问好。”

  “放心吧,姐姐,我一定将你的话给安敏郡主送到。”

  目送林蔓和沈尧离开以后,林笙才转身看向裴穆,微微侧首。

  “我们走吧。”

  跟韩婕妤相会的那个男人住在长安城外一处村庄里,林笙和裴穆出城之前去成衣店换了一身衣服,将自己的衣服寄存在那里,带好武器,出城潜入村庄去找那个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两个人的运气好,刚刚买好马,准备出城的时候,就看到韩婕妤一身乔装打扮,骑着马出城了。

  林笙和裴穆对视一眼,赶紧跟上去,和韩婕妤之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马上就到了,随时做好准备。”

  一路上跟林笙没有任何交流的人突然间开口说了一句,倒是把林笙给吓得不轻。

  不过林笙一向在不熟悉的人面前都保持一副表情,所以也没有显露出自己的情绪变化。

  “我知道了,多谢。”

  两人在村庄外下了马,将马拴好以后,徒步进了村庄,此时正是农忙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田里耕作,看到两个外来人进入村庄,赶紧跑过来拦住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老伯你好,这位是我夫人。”

  “我们夫妻二人是从金陵来长安寻亲的,但是在路上遇到了劫匪,我们身上的包袱和钱财全被劫匪给抢走了,全靠一路上行人的施舍才能走到长安。”

  “可是,长安城的守卫见我夫人貌美,想要霸占我夫人,我夫人不从,他就不让我们进城。”

  “我们在城外徘徊了好几日,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找找看附近有没有村庄。”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们找到了这里。”

  “老伯,你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收留我们,我力气大,能做很多事情。”

  “恳请你,一定要收留我们,不然,我担心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林笙还没有想好说辞,就看到裴穆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声泪俱下地诉说他们这一路上遇到的悲惨事情。

  若不是林笙是跟他一起来的,她都要相信裴穆说的都是真的。

  真没想到,这个人说故事的本事这么大。

  改日见到安敏郡主以后,一定要跟她提起这件事情,让她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从裴穆手中骗到一个话本子,然后让说书的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裴穆诉说的悲惨情况成功地获取了老伯的同情,老伯心疼他们的遭遇,带他们去了山脚下的一个茅草屋。

  “小穆,阿思,这里比较简陋,你们两个人就多多担待。”

  “待会儿我出去问一下村里还有谁家有多余的房子,尽快给你们安排一个新的住处。”

  “能有一个栖身之所,我们已经很开心了,谢谢老伯。”

  见他们面上没有挑剔之意,老伯也放松了许多。

  “行,那你们两个人先好好歇着,我去干活了,晚点带着东西过来看你们。”

  “哎,老伯,先等一下,我们刚刚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她也进了这个村,不知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见老伯要走了,林笙赶紧回过神来,问了一下韩婕妤的去处,免得他们待会儿还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找,暴露了身份。

  “哦,你说韩姑娘啊,她是韩显的妹妹。”

  “听说她是在宫里伺候一位得宠的娘娘,深得那位娘娘的信任,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来这里看望韩显,给他带来很多好东西。”

  每隔一段时间,这么说,韩婕妤和这位韩显相处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林笙看了一眼裴穆,随后又问道。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韩显大概是什么时候来的,四日前,那个韩姑娘有没有来过这里?”

  老伯想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

  “韩显好像是去年三月份来这里的,就住在村西头离山上最近的地方,比较偏远,但十分僻静。”

  “四日前,韩姑娘带着一大堆东西来看韩显,没过多长时间,宫里来人给她送了一封信,她看完信以后马上就起身回宫了。”

  “听说好像是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着急赶回去处理。”

标 签古言 每天总想着换嫁 林笙裴穆 云上薰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