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吴悠小说洗一次头_姜鸢钟境小说吴悠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222 ℃
吴悠小说洗一次头_姜鸢钟境小说吴悠

姜鸢钟境小说

吴悠 著

连载中免费

《洗一次头》小说女主角是姜鸢男主角是钟境,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吴悠”,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姜鸢有一头美丽如瀑布一样的长发,最近她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她每洗一次头,当天晚上就会在做一次梦。 梦做得太真实,梦里都会出现同一个陌生男子,以她男朋友身份自称。而钟境也在苦苦寻找姜鸢的存在,想知道梦中的女孩到底存不存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洗一次头》小说女主角是姜鸢男主角是钟境,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吴悠”,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姜鸢有一头美丽如瀑布一样的长发,最近她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她每洗一次头,当天晚上就会在做一次梦。 梦做得太真实,梦里都会出现同一个陌生男子,以她男朋友身份自称。而钟境也在苦苦寻找姜鸢的存在,想知道梦中的女孩到底存不存在。

免费阅读

  姜鸢其人,着实普通,长相勉强能有个及格分,学历本科,能力平平,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勉强糊口;背景出身更是拿不出手,她爸妈早年在一个富户家里做工,爸爸是司机,妈妈做保姆的,她五岁那年爸爸开车出了车祸,人没事,开的那辆百万豪车毁了,觉得对不起主家主动辞职不干了,妈妈也不好再待下去,一家人就离开那富户家,出来摆了个水果摊卖水果,一家人普普通通地过日子。

  唯一值得说道的是,姜鸢有一头特别秀美的头发。黑亮,柔顺,浓密,放下来真的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漂亮得不像话,从小到大她听到对她最多的夸奖就是:这姑娘头发长得真好!

  还别说,头发好的确给她不那么亮眼的长相添了不少分,勉勉强强算个好看的姑娘吧。

  不过这段日子她要把这头秀发好好收着护着。

  因为上星期公司接了个洗发水广告的合同,选定了代言的女明星之外,还要找两个长发美女当背景板,本来找好的美女其中有一个临时有事,池严便把她推了出去,配合女明星的档期月底拍摄广告。

  在这两个星期内,姜鸢被要求每日护养一次头发,而且因为冬天天气太干燥白天她还得把头发盘起来戴上帽子,以防干枯开叉受损。——这些都写在她签的合同里。

  为了那五千块的报酬,她很自觉地遵守条约。

  所以即使昨天晚上喝醉酒了她都没忘记洗头护发。

  此刻她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披散着头发,一脸呆滞地想着昨晚的事。

  她这人不信鬼神的。

  难道真是她自己捅的?

  她这人性欲其实很淡,本来年纪就小,二十三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正经谈过,平常也没有习惯,怎么就自己捅穿了自己?感觉好亏啊,将来的男朋友问她是不是,她到底是回答是还是不是呢?

  她烦闷地抓了抓头发,深深叹了口气,算了,别想这个了。

  她肚子饿了,抓起手机正要点外卖,刚拿起来手机就响了,是池严,她划开接听键。

  “喂?池哥。”

  “小姜,你去公司加个班吧,有个甲方要改方案。”池严声音带着很重的鼻音,听上去像是刚刚起床,“我问了一圈昨天都喝多了起不来,辛苦你一趟行吗?一会儿我也过去。”

  她天生不擅长拒绝别人,而且这人还是池严,是她的上司,“哦,好啊,行。”她道。

  换好衣服出门,她在路边随便买了个手抓饼当午饭,走到公交车站去乘车,公司离她的小公寓不远,六个站就到了。她到的时候池严还没来公司,她就先去跟甲方那边碰头,不能让人家久等。

  “小姜你快来快来,这是宣小姐,她是华世集团新上任的市场总监,关于之前定下来的方案她有点意见要修改。——”

  “姜鸢?”对方看到她,惊喜地笑了,“是你啊?”

  姜鸢看到对方,也是惊讶得很,宣璐,甲方居然是这位大小姐。

  以前她爸妈做事的那家富户就姓宣,宣璐是那家的独生女,她们一家离开宣家以后每年过年过节赶上宣家办宴会人手不够他爸妈偶尔会临时去帮帮忙,她也会跟着去,所以姜鸢跟宣璐从小便认识,只是身份一个上一个下,算不上熟络。

  只是认识罢了。

  “宣小姐,是啊,这么巧。”她笑着道。

  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吕笑着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太好了,那就更好沟通了!”

  “本来今天是周末,还把你拉过来加班,不好意思啊姜鸢,”宣璐笑着客气地道。

  姜鸢印象中,宣璐就是个很有教养很有礼貌的大小姐,待人和煦处事极温和极周到,姜鸢对她又欣赏又羡慕,再加上广告公司加班实属家常便饭,这时候哪有什么抵抗情绪,迎着她笑道:“是我应该做的,宣小姐,您想怎么改,尽管跟我说就行了。”

  宣璐捉住她手腕,“姜鸢,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么叫我太见外了,叫我姐姐吧。”

  姜鸢有一些受宠若惊,当着同事的面她给她这么大的面子,那边小吕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她乖巧地甜甜地叫了声:“宣姐姐。”

  “哎。”

  姜鸢正要带她去她们策划部改方案,宣璐转身去叫那边沙发上一直坐着的男人,“钟境,我很快出来,你再等我一下好吗?”

  “嗯。”

  姜鸢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应声的男人。剑眉星眸,挺鼻薄唇,坚毅的脸部轮廓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他双腿交叉微微仰着身子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在看,脸上表情淡淡的,虽然应着宣璐的话,但眼里没有温度,端的是一副高冷禁欲的样子。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单单他那双好看眼睛,就仿佛能把人的灵魂给吸进去一般。

  “噗——”看着姜鸢看呆了的模样,宣璐捂嘴“噗嗤”笑了,她其实是在笑她见识少犯花痴,还有笑她这样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跟钟境这样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笑了之后觉得自己这样不好,正了正色,道:“姜鸢,我们走吧。”

  姜鸢为自己失神犯傻的行为脸红了红,讪讪地道:“哦,好的,请跟我来。”

  钟境不是没看到姜鸢发呆的模样,但是他毫不在意。

  毕竟,对他犯花痴的女人太多。他现在已经连皱眉冷笑这些表情都懒得做了,他正眼都没再瞧姜鸢一眼。

  应了宣璐以后,他重新低头翻看杂志,等她出来。

  钟境跟宣璐,两人是在马场认识的,骑术精湛的宣璐又美又飒吸引了马场其他所有人的目光,但她偏偏看上了始终不看她一眼的钟境。

  也许是一点虚荣心作祟,也许是真的觉得宣璐不错,对宣璐的主动,倒是没拒绝,两人便来往了起来。

  今天是宣璐约了他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临时华世市场部急着要敲定广告方案,他就陪宣璐过来了。他向来不喜欢等人,但他今天对宣璐格外有耐心。

  也许是因为昨天那个梦。

  早上醒来的时候,床单上他射出的已经干涸成一片白色的斑块。

  没有什么女人,只是他喝多了做的一场梦而已。

  做这样一个梦,他把原因归结于他太久没有碰女人的缘故。所以他今天没有拒绝宣璐的邀约,且耐性十足地等着她。——当男人有了念头,对女人自然表现出足够的容忍度来。

  不过宣璐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很快就改好方案出来了。

  她们出来的时候,有个男人也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进来,一张清俊的脸颜色惨白,瘦削的身材病恹恹的样子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那个先前对他犯花痴的女人见到这个脸色不好的男人,立马迎了上去,扶住他担忧地问:“池哥,你脸色很不好,你不舒服吗?”

  在钟境的角度看过去,女人眼里的担忧和关切那么明显,那眼神是一种掩饰不住的灼热,那是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的。反而那个病男人急着跟宣璐寒暄略过了那女人关切的眼神。

  原来她有喜欢的人。

  刚才对他的出神也许只是纯粹的惊艳和欣赏,不是觊觎。

  钟境勾了勾唇角。

  他对欣赏他的颜但能认清自己位置的女人倒是不会生厌。

  “池哥,我送你去医院吧——”

  池严没有理会姜鸢,对宣璐露出歉意来,“这位肯定是宣总吧,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方案——”

  “没事,姜鸢已经帮我改好了。”宣璐表现出十分的大度和善良来,一点没计较他的怠慢,“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吧,你脸色挺不好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宣总。”

  “那行,我就先走了。”宣璐走到钟境面前,后者站起身扣着西服的扣子,宣璐挽住了他的胳膊,“钟境,我们走吧。”朝姜鸢挥挥手,“姜鸢,再见。”

  “宣姐姐,再见。”

  两人走了。

  池严捂住肚子,弯下了腰,一脸痛苦。

  姜鸢扶着他,到沙发上坐下,“池哥,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吧。”

  “方案——”池严甫一开口,胃里一阵绞痛袭来,嘴里嘶了一声,低头痛苦得不行。

  “方案真的搞定了,我跟宣总认识的,她只是有一点小建议,我都帮她改好了,池哥你就别操心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呀。”姜鸢忧心地道。

  池严刚要摇头,又一阵绞痛袭来,他眼前竟然阵阵发黑,便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姜鸢扶着他往公司外面走去。

  招了辆车,带他去医院。

标 签奇幻 姜鸢钟境 吴悠 洗一次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