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辛言宗景灏小说_总裁诱妻成瘾林辛言宗景灏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93 ℃
林辛言宗景灏小说_总裁诱妻成瘾林辛言宗景灏

总裁诱妻成瘾

林辛言宗景灏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名是《总裁诱妻成瘾》这是一篇总裁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林辛言被迫无奈怀着孕嫁给了宗景灏,本以为这只是一场交易,两人各取所需,只是后来她却在这段婚姻中纠缠出了不该有的深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名是《总裁诱妻成瘾》这是一篇总裁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林辛言被迫无奈怀着孕嫁给了宗景灏,本以为这只是一场交易,两人各取所需,只是后来她却在这段婚姻中纠缠出了不该有的深情……

免费阅读

  虽是问句,却是给人不可拒绝的语气。

  林辛言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是有话和她说。

  刚好她也想和他谈一谈。

  林国安警告的看了一眼林辛言,“有分寸些。”

  别还没嫁进去,就先把人得罪了,看宗景灏冷淡的样子,应该是对林辛言不满意,但是攀上宗家做亲戚,对林家来说总是好的,对公司里的业务,也有帮助。

  可不想林辛言把婚事搞黄了。

  林辛言装没看见,跟在关劲身后往外走。

  她太明白林国安打的什么注意,他那来的自信,她嫁入宗家以后会帮他?

  就因为他是她的父亲?

  可是他把自己当女儿了吗?知道她这八年是怎么过的吗?

  林辛言思绪飘忽间,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她思绪回笼,猛地抬起头,就发现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近在咫尺,正以俯视的模样看着她。

  果,果然,他是能站起来的。

  也就说,她的猜测是对的。

  林辛言被看的头皮发麻,她强装镇定的仰视着他,“你是故意装瘸的吧?”

  宗景灏的眼角一压,微微眯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悦,语气不高不低却足够震慑,“为什么不顾我是个瘸子,也要和我结婚?看上我什么?钱财,想做豪门阔太太?”

  林辛言只觉得被他看的,骨骼下的皮肉都渗着阵阵的寒意,整个心像是被无形的手紧紧握住,呼吸都是困难的,面上却装的气定神闲,“我两岁的时候和宗先生定的婚约,难道我两岁时就知道钱财,和做豪门太太的好处?硬着让两位母亲为我定下你?”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缓和语气,“我两岁的时候,宗先生已经十岁,大我整整八岁,我嫌弃你老了吗?”

  呵,宗景灏冷笑,这个女人何止是会说,分明就是伶牙俐齿!

  嘴巴厉害的很!

  他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谁都不肯退让。

  林辛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她嫁进宗家的目的,只是为了林国安承诺她归还妈妈的嫁妆。

  并不是要和这个男人为敌,她语气柔和下来,姿态放的低,“宗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实也未尝不可——”

  她故意停下来看宗景灏的脸色,他的表情波动很微小,但是她还是捕捉道了。

  “宗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吧。”林辛言开口,她也没真想嫁进宗家,她会答应,不过是想从国外回来,夺回属于妈妈和她的东西而已。

  “呵。”宗景灏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可笑,荒唐,和他谈交易?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脊背因为紧张出了一层冷汗,宗景灏很高,她看他要仰着头,“我知道,你装瘸是想让林家反悔这门亲事,我会答应,我有我的苦衷。”

  这倒让宗景灏有了兴趣。

  “你想要什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有条件。

  “一个月,结婚一个月,我就和你离婚。”一个月的时间够了,一拿到妈妈的嫁妆,她就和他离婚。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交易?”

  “是的,这婚我们必须结,这是两位母亲的约定,我们都不可以毁约,这是对她们的尊重,但是结婚后,我们性格不合,顺理成章离婚,这样也不存在毁约,刚好,你也可以不用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于你并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说到这里,林辛言的语气缓慢了些,“我想,宗先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千方百计的让林家毁约吧?”

  宗景灏的脸色倏的一沉,沉的快而狠,温怒,“没看出来,还挺聪明。”

  是的,他想给白竹微一个名分,她当时的青涩与隐忍,他有触动。

  宗景灏目光定格在她故作镇静的脸上,“你呢,结婚这一个月对你有什么好处?”

  宗景灏可不认为,她只为自己着想。

  林辛言的心一紧,总不能说是为了妈妈的嫁妆吧?

  但是如果不说个理由,他似乎又不会信。

  “我妈很重视这次的婚约,她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并不想让她失望。”说话时她的目光微微躲闪,因为她说了谎,妈妈根本不希望她嫁进宗家。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似是看穿她心思,“是吗?”

  林辛言犹如芒刺在背,他的眸光太过犀利,好似能够穿透人心,就在她不知所措,该如何是好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宗景灏睨了她一眼,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神色柔和了些,转身接电话,似乎又想到什么,回过头,“既然一个月,我们也没必要办婚礼。”

  林辛言没有选择,只有答应,“好。”

  八月十二,关劲来接林辛言。

  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只有一纸结婚证。

  林辛言没有太大的心情波动,因为她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如果不是定下娃娃亲,恐怕,他们不会有交集。

  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别墅前。

  阳光下,占地极广阔的石砌建筑,气势恢宏。

  “进去吧。”关劲摆了个请的姿势。

  对她既不热情,也不讨好,中规中矩,应该是知道她和宗景灏之间的婚姻,只是完成约定。

  并不是真正的宗家少奶奶。

  宅子虽大,但是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佣人,关劲也没多介绍,把她带到屋内人就走了。

  林辛言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

  “这是少爷的住处,我是照顾他生活的于妈,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于妈引着她去房间,“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

  一个月时间不是很长,林辛言自己带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虽然可能不会麻烦她,还是说道,“好。”

  于妈打开房门,转身看着她,本想和她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今晚少爷可能不回来,今天是白小姐生日。”

  虽然没办婚礼,好歹这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说都是他们新婚第一天,他却在外面陪伴别的女人,于妈觉着林辛言可怜,这才刚进门,就被宗景灏这般冷待,以后岂不是更惨?

  林辛言似乎猜到于妈为何,也没解释,对她笑笑。

  她和宗景灏不过是交易,他的私生活她无权过问。

  他不在,林辛言还觉得自在一点。

  林辛言进入房间,才看清楚整个卧室的陈设,装修风格独树一帆,黑白格调,简洁利落,既奢华却不庸俗,雅致别有味道。

  “这是少爷的房间。”于妈笑着,既然结婚了那就是夫妻,自然要睡在一起。

  林辛言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只能应承的点了点头。

  第一晚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很难入眠,她便靠在床头,在手机里浏览58同城,准备找个工作,有了工作才能安稳,照顾好妈妈,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未来。

  咦—

  林辛言竟然看到有招聘翻译的,招聘翻译不奇怪,稀奇的是要会A国语言。

  A国也就是她被林国安送去的那个国家,很是落后,地处热带,并没有多少人去学那个国家的语言,世界上流通的言语,都是比较发达有实力的国家的语言。

  工资待遇都不错。

  于是她留下个人信息。

  然后放下手机,躺下睡觉。

  月光倾泻在窗前,像滑落的丝一样,柔柔和和,夜深人静。

  床上的女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的睡去,一束白光从院外倾进院内,一辆迈巴赫从外面开进来停下。

  车门打开,一道伟岸的身形从车上迈下来,他迈步走进屋内,脚步并不如平时沉稳,有几分虚浮。

  他扯了扯领口,有些口干舌燥,进入房间内,他倒了一杯水,他坚硬的喉结接连不断的上下翻滚,漆黑的瞳孔蒙上一层猩红的醉意,灌完杯子里的水,缓解了不少的喉咙的灼烧感,他应酬喝了不少白酒,白竹微过生日,他又喝了几杯红酒。

  原本酒量不错的他,也出现了醉意。

  他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没有去浴室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他熟悉床的位置。

  直接躺了下去。

  沉睡中林辛言感觉到了动静,但是很快又归为平静,她卷了卷身子继续睡。

  清晨。

  丝丝缕缕的光,像是一束束光亮的金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床上,女人卷缩在男人的臂弯里,睡的香甜。

  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眼睛,宿醉一夜,他只觉得头脑发沉,需要冲凉清醒,他刚一抬手臂,想要起来时,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侧过头,便看见一个女人窝在他的怀里。

  女孩黑发如瀑布,丝丝滑滑撒在他的手臂,脸颊白皙,睫毛卷翘,像是蝴蝶的翅膀,粉色的唇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起伏的胸口,她侧着身子,透过睡衣的领口,依稀能够窥探到她若隐若现的圆润。

  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竟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哪怕是对着白竹微也没有过的冲动,此刻竟对着这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有了反应。

  他眉头紧皱,似乎很不悦这种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却又挪不开视线。

  睡梦中,林辛言梦见了自己在非洲大草原,被一头凶猛的狮子盯着她,直勾勾的,好似要把她吃了。

  她从梦中惊醒。

  然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深邃,却又在强装镇定的瞳孔。

  大脑空白片刻。

  她猛地睁大眼睛,捂住胸口,语无伦次道,“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男人淡定的收回视线,慢条斯理的掀开被子,“这是我的床。”

  林辛言想要张口反驳,触及到屋子里的环境,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你不是去给你女朋友过生日了吗?为什么会回来?”林辛言从床上下来,站在一旁。

  语气带了些许质问。

  昨天听于妈说,他晚上不回来了,后来就放松了警惕,睡的比较沉,竟然连他进房间都不知道。

  昨天她竟然和这个男人,同床而眠。

  一想到自己昨晚睡在他的怀里,脸颊就燥热的厉害。

  她耷拉着脑袋。

  “女朋友过生日,有洞房花烛夜重要吗?”

  林辛言,“……”

  这是交易,他们不是夫妻,哪门子的洞房花烛夜?

  宗景灏脱了上衣。

  林辛言连忙转过头,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她惊慌失措,“我,我先出去。”

  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

  宗景灏并未多做理会,解开皮带进了浴室。

  他需要洗个澡,清醒一下。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传出来,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带着沐浴露香气的烟雾腾空飘出,沐浴后的他,黝黑的短发微湿而散乱,白色的浴袍包裹着修长的身段,依襟微敞,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散发着不容小觑的男性魅力。

  他迈步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橱,准备拿出衣服时,却发现放着一个陌生的,印着向日葵的包。

  他的动作一顿,是那个女人的?还印着花,那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幼稚?

  而且倒是不客气,竟然把她的东西,放到他的衣橱里。

  他眉头微皱,拿出衣服穿上,放衣架时不小心碰掉她的包。

  拉链没有拉上,这样一摔,里面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简单的衣物,生活用品。

  他蹲下,刚想捡起时,却发现一张B超单——

  林辛言,女,18,早孕,六周。

  那个女人怀孕了?


标 签总裁 总裁诱妻成瘾 林辛言 宗景灏 林辛言宗景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