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有始有终小说蟹总_许岁陈准小说蟹总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56 ℃
有始有终小说蟹总_许岁陈准小说蟹总

许岁陈准小说

蟹总 著

连载中免费

热门小说《有始有终》的主角是许岁,陈准,是著名作者“蟹总”原创的又一力作,有始有终小说讲述了:十八岁的时候陈准献出第一次,后来回想过程,十分丢脸。即将毕业时,陈准终于遇到让他丢脸那个人,电梯里,她身边却站着另一个人。后来的很多次,许岁问陈准,又没钱赚,那为什么坚持做这件事。陈准说,做都做了,有始有终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有始有终》的主角是许岁,陈准,是著名作者“蟹总”原创的又一力作,有始有终小说讲述了:十八岁的时候陈准献出第一次,后来回想过程,十分丢脸。即将毕业时,陈准终于遇到让他丢脸那个人,电梯里,她身边却站着另一个人。后来的很多次,许岁问陈准,又没钱赚,那为什么坚持做这件事。陈准说,做都做了,有始有终吧。

免费阅读

  梁旭还举着碗:“盛啊,想什么呢?”

  他蓦地撂下汤匙,“我出去一趟。”

  马小也弯身捡起雨伞,搬开椅子,快速绕过餐桌。他弓腰从窗户往外看,刚想冲出去时,又飞快退回来。

  眯眼努力辨认,对街停着一辆摩托,旁边站两人,一男一女。

  男的褪下自己衣服,披到对方身上,那女孩穿青蓝色连衣裙,背上一个黑书包。

  他们不知说了什么,女生也坐上摩托。

  阵阵轰鸣声中,摩托飞一般驶了出去。

  速度的确很快。

  李久路本来是扶着座椅的,某个路口,前面的人突然提速,她身体后倾,险些随惯性甩出去。

  驰见感觉腰间衣服一紧,笑了笑,速度才稳下来。

  两人穿越无人的街道,百花路以外,夜色平添几分黑沉。

  风驰电掣的速度,和风雨同行,疯狂的、刺激的,几乎是一种新体验。李久路身体里每个细胞都苏醒,拽着他衣服的手搭到他肩上,帽子吹下来,头发湿哒哒黏在脸颊。

  “这是最快的速度吗?”她大声说。

  驰见偏头,脸上水洗一般:“还能更快,敢不敢?”

  “敢!”

  “想不想绕着小泉镇飚一圈儿?”

  “想!”

  “下次吧,快冻出人命了。”

  “……”

  抗风的衣服给了她,驰见里面只穿一件薄T恤,还是宽领的。

  冷雨铺面而来,衣服紧紧裹在身上。

  李久路:“要不外套还给你吧。”

  “穿着,反正都湿了。”

  摩托从壹方街驶出,转个弯儿,老人院沉闷的大门出现在眼前,两盏孤灯下,密雨如针。

  将摩托停墙边,李久路翻出钥匙,锁孔的一瞬,门从里侧忽然打开。

  江曼撑着一把黑伞,神色焦急,见外面站的两个孩子,先是愣了愣。

  “妈。”

  江曼反应过来,把李久路一把拽到伞下:“你这孩子,干什么去了,给你们老师打电话说晚自习取消,看看时间还早吗?”她表情明显带了愠怒。

  “我……”

  江曼看着她。

  “哦,是没晚自习。”

  她转向驰见。

  驰见不慌不忙的解释:“过几天有个老师过生日,所以班长组织我们偷着开班会,后来看雨下太大,就上了会儿自习。”

  李久路抬起眼偷瞄他,他镇定自若,表情变都未变。

  江曼问:“真的吗?”

  李久路使劲儿点头:“我应该事先打个电话,让您担心了。”

  江曼表情这才缓和下来,忍不住埋怨:“你们班长也是的,都快高考了,只会搞些没用的。”她看看两人,终于意识到驰见还站在雨里,连忙道:“快进来吧,这孩子怎么穿成这样啊。”

  久路:“妈,他来看外婆。”

  三人快速跑到廊下,江曼注意到女儿身上的衣服,目光不动声色在两人之间扫几个来回。

  “外婆应该还没睡,快去吧。”江曼笑着说:“路路,把衣服还给同学,你也赶紧进去洗个澡,不然会感冒。”

  “哦。”她脱下外套,递给驰见。

  两人在回廊里分开,一个进老宅,一个顺小路回了房。

  外婆在走廊,她手扶窗台,正努力往外张望。

  驰见脚步顿了顿:“外婆。”

  外婆回头,起先目光有些茫然,看他走近后,笑容立即堆满脸:“逢山啊,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来呢……我又糊涂了?昨天不是才来过?”

  “那是昨天,今天又想您了呗。”驰见搂住外婆肩膀,脸蹭了蹭她头发:“我们进去吧,小心着凉。”

  外婆动作迟疑了下,又望向雨幕:“等等,逢春还没回来呢。”

  驰见哄骗:“我妈在外地,今天雨太大赶不回来了。”

  外婆沉默一顺,跟着他转了个方向:“是吗……那逢山呢?”

  驰见脸色不由黑沉,绷紧唇线:“外婆,我不就是吗。”

  “……哦哦,你是逢山,你是……”

  驰见哄着外婆进去,房间没开大灯,一盏壁灯发出幽幽光芒,临床的马奶奶睡得并不安稳,许是老毛病犯了,不时传来压抑的低咳声。

  帮外婆洗完脚,逗着她说了会儿话,时间越来越晚。

  她快睡着的时候,江曼端一碗姜汤进来。

  两人低声交谈,江曼:“把汤喝了,驱驱寒,这衣服裤子是你周叔叔的,等下换上再走,要不这一身湿的,回去路上肯定会感冒。路路这孩子也真是,哪儿能穿你衣服,都是孩子,谁感冒了都不好。”

  驰见动作顿了下,衣服没接,只接了姜汤:“谢谢,江主任。”

  “叫阿姨就行,快喝。”

  她语气自带家长的威严,有几分强势,这一刻却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叫人不讨厌。

  驰见捧着海碗,热气铺面,微辣的液体冲入喉咙那刻,凉气瞬间被逼退出来。

  他一鼓作气,碗见底时,出一层薄汗。

  两人一同离开,悄悄关上房门。

  走廊仍旧灯火通明,此刻却极静。

  江曼看看窗外:“雨停了,趁这会儿赶紧回去。”

  驰见应声。

  她又转过头来,欲言又止的说:“今天也多亏你来看外婆,顺道送路路回来,要不我们还真是不放心。”

  驰见说:“顺道而已。”

  江曼笑了笑:“女孩子就是麻烦。”她顿几秒:“你们班那个马小也,你知道吧?”

  驰见不动声色。

  “他之前跟路路是初中同学,两人关系不错,他就经常送路路回家,高一没分班之前,你可能不知道,因为走得太近,被老师叫去提醒了两次,哎,现在这群孩子,性别界限太模糊,阿姨上学那会儿啊,跟男生说句话都脸红,更别提一起回家了。”

  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听不懂的是傻子。

  驰见:“今天真是顺路。”

  “阿姨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多想。”江曼状似恍然的解释:“不是不让你们交朋友,只是要注意分寸,千万不能越线。”

  驰见插着口袋:“我明白,学业为重,考大学是正经事儿。”

  这话取悦了江曼,他没父母疼爱,难得又懂事,她发现有点儿喜欢这孩子了。

  送走驰见,江曼回房去,甜汤已经温好,她朝楼上喊了声,叫久路赶紧下来喝。

  李久路应道:“就来。”

  她擦着头发,冲电话说:“我妈叫我,先不聊了。那人是老人院一个奶奶的外孙,顺路回来的。”

  马小也那头乱哄哄:“那我就放心了,你去吧,他们也叫我呢。”

  “你别玩儿太晚了。”久路问,“今天你们说打赌,输了真会去刺青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瞬,马小也说:“在身上刻字可不是小事,哪儿能轻易来,开玩笑的。”

  李久路没再多问,道了声晚安,挂掉电话下楼去。

  江曼煮甜汤是一绝,但几年前搬到周家,知道周克不喜甜食后就很少做。

  今天煮的红豆圆子汤,圆子软糯,汤汁清甜。

  母女俩难得安静坐在餐桌前,以往都忙忙碌碌,吃饭像打仗,每个人都争分夺秒,有自己的事要忙。

  江曼给久路盛了第二碗,快吃完的时候,周克从书房里出来。

  他端着杯子,鼻梁上架一副无框眼镜,白色家居服下,健朗的身材是长期运动保持的。

  他去厨房倒满水,走到久路旁边:“妈妈煮了甜汤?”

  “嗯。”

  “味道怎么样?”他喝一口水,无事闲聊。

  久路搅着碗里的圆子,稍稍抬头:“周叔叔,要不要给您盛一碗?”

  周克一耸肩:“太甜了,吃不惯。”

  之后忽然安静下来,他靠在桌角,若有所思的喝着水。

  江曼拎着垃圾要出门:“工作完成了?”

  周克动了动:“没有,喝口水歇一歇。”

  李久路勺子放到碗里,快速起身,接过江曼手里的垃圾袋,披了件衣服代替她出门。

  雨后空气清新,院子里水洗一样干净。

  门前是一条单行道,路面铺着粗粝不平的条石,路灯掩在梧桐树间,把叶子照昏黄。

  这里一百年前被沦为殖民地,很多建筑都是英式住宅。老人院对面也有一间,酒红色遮阳蓬下,开一扇小小的窗,贩卖烟酒汽水。

  李久路出了门,抬眼看见对面站的人。

  他倚在一旁路灯下,正吸烟。

  李久路原地站了片刻,扔掉手里垃圾,过马路。

  “你还没走?”

  “抽根烟,歇歇。”驰见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一直看着她走来:“洗完澡了?”

  她头发散下来,半干状态,乖顺的搭在肩膀上。

  久路没回他的话,问;“你家在哪儿住?”

  驰见说:“百花路。”

  “那为什么你外婆要住老人院?”

  驰见拨了拨有些潮湿的头发,瞥来一眼:“你不愿意?不是给你家送钱吗?”

  久路低声说:“关我什么事。”

  她拿脚尖点着面前的水坑,脚下如小鱼吐泡般,泛起圈圈涟漪。

  驰见从她脚上移回视线,说:“这儿的环境总比我那儿好。”

  久路动作顿了下,没再问。

  想想也是。

  老人院无论设备还是服务,在临近几个城镇当中屈指可数,用钱堆砌起来的,自然不会差。

  李久路陪着他站了会儿,大雨中走过一段相同的路,这人似乎不再那么陌生了。

  久路想起他对江曼说的话,笑了下:“你撒谎时候一点不心虚,好像真上了晚自习一样。撒谎是惯犯吧。”

  “你不也一样?”他淡淡挑着眉。

  “我也一样?”

  “你不是惯犯吗?”驰见轻弹烟身,烟尘扑簌簌往下落。

  好像是一样。她也经常撒谎,久路想。

  她抿唇笑笑。

  驰见也笑,垂眸一直看着她,看着看着,笑容慢慢收回来,风带着她颊边的发丝飞舞,他闻到一阵淡香。

  驰见转开目光,回手将烟蒂按熄在栏杆上,松散的身躯终于站直,情不自禁抻了个懒腰。

  “进去吧,我该走了。”

  “好。今天谢谢你。”久路冲他摆摆手,往回走。

  “路路。”

  李久路停在路中央,如此亲切的称呼,在雨后清新的夜晚里,怎么听都让她后颈泛麻。

  她回身:“我叫李久路,长久的久,路途的路。你以后可以直接喊我名字。”

  “哦。”驰见点点头,唇间慢慢吐出这几个字:“李久路、久路……很好听。”

  她笑笑,没问他名字,挥手告别。

  拉开老人院大门的时候,后面喊:“李久路。”

  她下意识应:“啊?”

  “明天加衣服,会降温。”

  久路没说话,想起一件事:“泳镜还没有还给你,你稍微等一下,我去拿来。”

  “改天吧。”

  他先一步离开。

  第二天果然降温,出门前,李久路在毛衣里面加一层保暖。

  到学校,发现同学都添了衣服。

  离上课还有段时间,马小也那一桌都还没有来。

  梁旭见久路出现,立即跳过去:“你昨晚几点走的,也不提前打声招呼,那么大雨,我送送你也好啊!”

  她随便敷衍一声。

  梁旭懊恼的说:“昨晚喝大了,要不然肯定知道你什么时候走的。”

  “没事儿,我自己行。”

  他见久路兴意阑珊,绞尽脑汁:“对了,”他敲着桌子:“之后打球你走了太可惜,马小也和莫可焱比得相当激烈,马小也那孙子一点都不让着女生……你猜最后谁输了?”

  久路擦桌子的动作停下来,听他口气已猜出大半:“谁?”

  梁旭挑挑眉,一脸看热闹的表情:“莫可焱。”


标 签言情 有始有终 蟹总 许岁陈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