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裴柠陆骞北小说_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半夏暖沙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50 ℃
裴柠陆骞北小说_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半夏暖沙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

半夏暖沙 著

完本免费

裴柠,陆骞北分别是热门言情小说《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的男女主人公,这部作品是作者“半夏暖沙”的著作,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当爱情与仇恨交织在一起,裴宁在陆骞北赐予的伤害中苦苦挣扎着,他的心中有着另一抹白月光,可她纵使受尽委屈也不愿选择放弃。为了嫁给深爱多年的陆骞北,裴宁不惜失去所有被赶出家门,可当她被确诊患上绝症生命所剩无几,他却将她绑上手术台为心上人捐献骨髓。那场婚姻终究令裴宁遍体鳞伤,终于她不愿再爱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裴柠,陆骞北分别是热门言情小说《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的男女主人公,这部作品是作者“半夏暖沙”的著作,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当爱情与仇恨交织在一起,裴宁在陆骞北赐予的伤害中苦苦挣扎着,他的心中有着另一抹白月光,可她纵使受尽委屈也不愿选择放弃。为了嫁给深爱多年的陆骞北,裴宁不惜失去所有被赶出家门,可当她被确诊患上绝症生命所剩无几,他却将她绑上手术台为心上人捐献骨髓。那场婚姻终究令裴宁遍体鳞伤,终于她不愿再爱了。

免费阅读

  陆骞北手里还拿着削了一半的苹果,脸上洋溢的笑容此刻已经浑然不见。

  他心疼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惹人怜爱地裴落,转头对裴柠冷漠地说道:“有什么事儿不能以后再说?”

  裴柠死咬着嘴唇,盯着他,不说话,泪水关不住闸一样蒙了双眼。

  陆骞北看到她这一幕,顿时心底一阵烦躁。

  裴落躺在床上,对身边陆骞北的表情看的很清楚,她心底一咯噔,深知陆骞北向来看不了裴柠哭的模样。

  虽然裴柠不自知,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陆骞北心底深处对裴柠已经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一次次的对她感到失望,却又一次次的原谅她。

  她赶在陆骞北开口前,抢先说道:“骞北哥哥,姐姐刚做完手术,应该也很疼吧,不然你去哄哄她吧?”

  裴落故意说成裴柠是来找安慰的样子,但是在众人眼里,加了多层滤镜的裴落却是大度温婉,一点儿都不像裴柠一样小气。

  众人瞬间更加怜爱裴落,陆骞北更甚,横眉冷对:“她有什么需要安慰的,你才是动了大手术伤元气的人,好好休息别胡想。”

  裴柠嘴唇剧烈颤抖着,难受到说不出话来。明明被抽骨髓伤元气的人是她啊,裴落的手术成功,元气修补,难道还比她更脆弱吗?

  “裴柠,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一声暴喝从耳边传出来。

  裴柠吓得一哆嗦,回神发现父亲裴耀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跟前。

  他气势汹汹地指着她鼻子大骂:“裴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竟然趁着你妹妹病重,逼迫骞北和你结婚,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妹妹和骞北才是真心相爱的,明天立刻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裴柠眼底蓄着泪水,面上却一脸冷傲,她坚定地扬着下巴,哪怕看不清世界,也骄傲地昂着头。

  “这段婚姻,是我裴柠拿命换来的,谁都干预不了。”她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

  沙哑强硬的声音,发红的眼眶还有发狠的表情,让病房内的人集体浑身一震,心悸地看着门口羸弱却寸步不让的瘦弱女人。

  他们第一次正视她,第一次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威胁。

  裴耀感觉自己的面子被裴柠打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亲戚还有准女婿的面儿。

  他抬起气的直哆嗦的手,指着裴柠的鼻子,恶狠狠地吼道:“早知道你长大了这么没良心,不知羞耻,我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掐死你!”

  裴柠抬着下巴冷冷地望着裴耀所在的方向,擦了一把眼睛,倏忽冷笑道:“掐死我?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吧?毕竟我就是你们这恩恩爱爱和和美美的新家庭里的一根眼中钉肉中刺。”

  “我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你,你还有一个亡妻,你曾经犯下大错,你欠一个傻女人一条命,你心里有愧吗?”

  她站在那里,睁着眼睛用冷静的声音讲话,明明没有嘶吼,也没有激烈的动作,却向所有人传达了一个情绪,她在濒临崩溃。

  “你这个孽子,我现在就宣布和你断绝父女关系!”裴耀气的嘴唇发抖,双手缓缓抬起,要去打裴柠。

  裴柠一歪脑袋,冷笑着看他:“你要打我吗?来啊,冲这里来,冲着这张和我妈一样的脸来!”

  “断绝关系就断,你以为我会在乎吗?”裴柠梗着脖子,将这么多年的委屈倾盆而出。

  “你是不是觉得我攀着你这个大树不愿意下来?那我图你什么?我图你公司濒临倒闭破产,还是图你对我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大概你觉得我图你偏疼裴落吧,好笑吗?”

  裴耀目中愠怒瞪她,想要开口说话,裴柠却抬手打断他,继续说道:“别说什么威胁我的话了,不管用。也别假装一个好父亲,你不配!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当年背着我妈搞小三,是你先对不起我妈的,你没资格管我现在做什么。”

  “二十多年没管过我死活,我结个婚找个男人过日子你来拆婚,你的父爱太伟大了我承受不起!”

  裴柠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哑着嗓子低吼了出来。

  她眼眶发红,看在一旁无动于衷的陆骞北眼里,终于还是泛起了一阵波澜,但很快那细小的涟漪就被裴落的一声惊呼击散了。

  裴耀气急败坏,挥手扇了裴柠一巴掌,喷涌而出的鲜血和裴落的惊呼声同时划破虚空,刺激着陆骞北的视网膜和耳膜。

  他看着裴柠一贯笔直的脊背突然弯折下去,她局促慌张地捂着下半张脸,眼底满是惊恐和害怕。

  在这个全是敌对立场的病房里,站在门口的她被针锋相对着,像狂风暴雨里被抛弃的雏鸟,惊慌失措,瑟瑟发抖。

  鲜血从她的指缝里不断地喷涌而出,她弯着腰猛烈地咳嗽着,撕裂的声音像是要把肺咳出来。

  陆骞北眼底闪过一抹不忍,心底荡起细小涟漪。正欲上前,裴落柔柔弱弱地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竟然忍着伤口的疼痛,在她妈妈乐容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轻皱着细眉,柔声关心道:“呀,姐姐你没事儿吧?你流了好多血啊,怎么办啊?”

  像是才想起旁边的陆骞北一般,她转过身,一双涟水眸波光潋滟柔柔望着陆骞北:“骞北哥哥,我好担心姐姐啊,你快带她去看看医生吧。”

  陆骞北定在原地,纹丝未动,她又转过身,蹲下去,柔柔地拍打着一旁咳得惊天动地的裴柠。

  “姐姐,你也是的,再生气也不能口不择言,冲撞父亲呀。父亲再不对,这么多年也没少你吃穿用度,衣食住行。做人要知感恩,图善报才行,我们作儿女的孝顺父母不就是听话吗?”

  裴柠猛地将喉头一口血咽下去,站直了身体,冷笑一声:“听话?听父亲的话,和陆骞北离婚,好给你腾位置吗?裴落,你算盘打的挺好啊,话讲的真漂亮,我这个刚救了你一条命的救命恩人,被你这几乎话讲的里外不是人呢。这就是你的知恩图报?领教了。”

  裴落被说中心思,脸色变得刷白。

  乐容在旁边看到自己女儿落了下风,立马接口道:“我们落落好心关心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三观不正,觉得人人都想害你了是吧?真是草木皆兵,闻风丧胆。”

  裴柠一把抹掉嘴角的鲜血,瞪了她一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哎呀,老爷,你看看,她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乐容瞬间哭喊着去找裴耀评理。

  病房里乱作一团,人人在指责裴柠。她千错万错,她罪该万死,她罪不可恕。

  裴柠知道自己身体已经支撑到了极限,无力再为自己辩驳下去。

  她靠在门框上,勉强支撑着身体,带着惨白的笑容看着一旁无动于衷到冷漠的陆骞北。

  她本来是打算告诉他,他们的婚姻只需要维持三个月就好,她只需要三个月和他相处的时间就足够成为温暖一生的回忆。

  三个月之后,她会独自背起行囊,趁着死亡来临之前,去周游世界。

  在合上眼之前,去看一眼这大千世界,穿山越水,用她艰难的脚步去丈量每一寸真实的土地。

  她把自己的后事安排的明明白白,绝对不会打扰到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标 签总裁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 半夏暖沙 裴柠陆骞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