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坏种by孤傲无碘盐_乔云杉段西元小说孤傲无碘盐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60 ℃
坏种by孤傲无碘盐_乔云杉段西元小说孤傲无碘盐

乔云杉段西元小说

孤傲无碘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乔云杉段西元小说《坏种》是作者孤傲无碘盐精心所著的狗血修罗场小说,小说讲述了:乔云杉衣冠楚楚却是个斯文败类,他坏得并不是全无理由,他的姨父裴丰年比他更坏,堪称无耻。裴丰年的坏导致了乔云杉的坏;乔云杉的坏又间接害死了女孩崔印恬;崔印恬的弟弟段西元找上乔云杉,乔云杉不知道这个小了他十几岁的男孩早在两年前就看上了他,如今借着“报仇”的名义肆意折磨他掠夺他;与此同时,裴丰年的儿子裴珏对乔云杉又动了心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乔云杉段西元小说《坏种》是作者孤傲无碘盐精心所著的狗血修罗场小说,小说讲述了:乔云杉衣冠楚楚却是个斯文败类,他坏得并不是全无理由,他的姨父裴丰年比他更坏,堪称无耻。裴丰年的坏导致了乔云杉的坏;乔云杉的坏又间接害死了女孩崔印恬;崔印恬的弟弟段西元找上乔云杉,乔云杉不知道这个小了他十几岁的男孩早在两年前就看上了他,如今借着“报仇”的名义肆意折磨他掠夺他;与此同时,裴丰年的儿子裴珏对乔云杉又动了心思。

免费阅读

  乔云杉和裴丰年一前一后从楼道里出来,上了乔云杉的车,期间他们还和一个邻居互相问好。邻居从不觉得一个外甥过于频繁地在姨父家过夜有什么不对劲,他们对裴丰年的八卦仅仅触到了他失败的婚姻。

  而段西元看到了一切,他能确定乔云杉和裴丰年之间的不正常,因为他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只有同类才能嗅到同类的气息。

  这时的段西元坐在离六角楼不远处的一个石凳上,树把他遮住大半,但他能看见六角楼的楼道口。段西元手上拿着一本书,他周围是三三两两正在晨读的学生,段西元混在里面,用晨读来做监视乔云杉的伪装。

  他几乎每天都会绕到六角楼附近看看停车场里是否有乔云杉的车。昨天他和陈青青吃完饭看完电影再回学校时已经十点多,段西元依旧去找乔云杉的车,如果他再早一些,就会看见乔云杉和裴丰年的那场激烈车震。

  乔云杉和裴丰年一左一右钻进车里,段西元知道乔云杉是要把裴丰年送到土木学院的大楼前,而土木学院的所有老师都不觉得奇怪——为什么裴老师他外甥和他如此亲近,近得像他亲儿子。

  乔云杉的确将裴丰年送到了土木学院大门口,裴丰年和往常一样捏捏乔云杉的手,他其实更想亲亲他的云杉。裴丰年说:“小珏要在我这儿住到元旦之后,你这段时间……”

  “我知道,”乔云杉打断裴丰年,他看着姨父的眼神又冷了,“我不会去找你的。”乔云杉说罢一笑,远离裴丰年他求之不得。

  裴丰年也笑了,他是因为乔云杉的自私无情而气笑,他凑到乔云杉耳边,说:“昨晚求我操你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云杉,你真的自私。”

  乔云杉推开裴丰年,顺手解开了他的安全带:“姨父,到站了,下车吧。”

  裴丰年骂他小混蛋,骂完便下了车。

  乔云杉想,他的姨父终于觉察出来昨晚是一场无情的利用了。

  说无情也不准确,两人都动了情,尤其是乔云杉,他当然记得当时的自己是如何求着裴丰年的;但同时又实实在在是无情的——互相利用,谈什么情呢。

  乔云杉身上带着裴丰年留下的痕迹,只是衣服穿得多而且厚,没人能看得出来。他进入办公室后心虚了一会儿,然而袁老师根本没有仔细瞧他,段西元则是压根没有出现。

  乔云杉松了口气,接着心上就空了一块。

  裴丰年这个陈年毒药没能解开乔云杉中的毒,这个事实乔云杉花了一天去消化和接受,夜晚降临时他又恢复成了冷静的无情乔老师。

  既然动了心,就没必要再刻意压制。乔云杉决定放任自己的喜欢,让它疯长,即便他想,他最多能做的也只是想想。因此乔云杉再次面对段西元时,他就是理直气壮的乔老师了——理直气壮地单恋自己的学生,同时与姨父保持着肉体关系。

  乔云杉知道自己贱、不讲什么道德。他这辈子早在见到裴丰年的第一眼就毁了,这么多年来乔云杉试图救过自己,然而每一次自救的失败都让他毁得更彻底一点。如今到了破罐破摔的地步,就更无道德可讲了。

  平安夜的下午,陈青青甩着马尾又到办公室找段西元。她似乎对段西元有意,想和他发展一点浪漫的关系,所以见到两位老师就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自己的少女心思会被看穿一样一直低着头不大敢看老师,话变少了,声音也更柔了。

  袁老师一如既往朝乔云杉挤眉弄眼,乔云杉心里不高兴,面上则回给了袁老师一个笑,他还没笑完,办公室就又叽叽喳喳涌入了几个学生。

  女孩们挤进了办公室,把背包里的“平安果”拿出来分给袁肃和乔云杉,然后明知故问地问乔老师还带不带他们的课。乔云杉如今被一群清纯可爱的女孩簇拥,流淌在血液里的虚荣心就又活了过来,他状似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段西元,发现男孩已经在收拾书包准备和陈青青离开了。乔云杉心下不爽,怄气般地对女生们越发和颜悦色——乔云杉想,你不看我,自然有别人看我,有别人爱我。

  段西元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乔云杉正和学生们聊得火热,段西元便深深看他一眼,内心翻来覆去骂他很多遍,骂完后依然不解恨,段西元觉得乔云杉是个彻彻底底由内到外的感情骗子,专骗少女的心,哪怕崔印恬的死都不能让他收敛。

  段西元为姐姐感到可惜,他的愚蠢姐姐白死了。

  学生们离开后,乔云杉的桌子上堆满了苹果,他不爱吃这个,于是拎着一袋苹果给裴丰年送去了。

  乔云杉在裴丰年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裴珏还在这里住着,便把钥匙收起来,在门上敲了三下。裴珏在里面问是谁,乔云杉就答:“是我,乔云杉。”

  裴珏给他开门,喊了一声哥就沉默下来。乔云杉问裴珏你爸爸怎么还没回家,裴珏就说他要忙工作,有个学生想考他的博士,这些天一直缠着他。

  乔云杉点点头,把一袋子苹果递给裴珏:“节日快乐。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写作业。”说完想伸手揉裴珏的脑袋,才发现他这个弟弟已经快和他一样高了。

  在乔云杉上大学后每年见到裴珏的次数也就两三次,他多数时候是从裴丰年的相册或者手机里见证裴珏的成长。照片里的裴珏在十岁之后就只会发出一种笑容,看起来很勉强,并非真的开心。乔云杉每次见到裴珏都有心和他多说几句话,但少年却只老实回答问题,绝不主动开口。如此几次后乔云杉便懒得再找话题。

  裴珏想留他,一声“哥”脱口而出,乔云杉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他,裴珏嘴巴动动,说出来的却是路上注意安全。乔云杉笑着点头,转身出门。

  而裴珏又叫住了他,这一声很急,乔云杉吓了一跳,裴珏手上拿着他的围巾追到了门口,乔云杉对他说谢谢后伸手去接围巾,裴珏说:“我帮你。”

  男孩把围巾往乔云杉脖子上套,用了狠劲一般扯得乔云杉向前趔趄,裴珏一下便红了脸,小声跟乔云杉道歉。乔云杉轻轻皱眉,嘴上说没关系。

  他说话时冒出的热气柔柔弱弱地扑在裴珏脸上,裴珏听见了他的呼吸声,均匀而安稳。乔云杉的围巾是裴丰年给他买的,他记得有一年裴丰年去爱丁堡开学术会议,回来后给他带了一条围巾,给裴珏带了一盒黄油饼干。

  裴珏笨手笨脚给乔云杉戴好围巾,小声说一句:“好了。”

  乔云杉向裴珏道谢,男孩害羞地笑笑,把乔云杉送到楼梯口才回家。

  然而乔云杉进了车后又把围巾给摘了,他本就没打算戴,只是裴珏的主动亲近让他不能拒绝。

  睡觉之前乔云杉习惯性地翻了一下朋友圈,他看见段西元发了一张美食照片,配文是几个圣诞树的表情符号。乔云杉点了赞之后突然发现照片中的美食之外还有一双女孩的手,五颜六色的指甲,一看便知它们属于陈青青。

  此时已经将近十一点,段西元和陈青青却还正在吃饭,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言而喻。乔云杉关了灯,眼睛却依旧睁着瞧天花板,然而天花板上什么都没有。他拿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乔云杉关掉了手机,因此他错过了裴珏发来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看到他的弟弟对他说节日快乐。乔云杉看过后便把手机揣口袋里了,他对于这种节日并不算特别热衷,圣诞节这样的节日带给他的直观感受只有人山人海和无边无际的堵车,都不是好的感受。

  因此裴珏一整天都没有得到乔云杉的回复。乔云杉却在晚上的时候回复了段西元迟来的节日祝福,同样的内容:乔老师,节日快乐!乔云杉带着些笑容回:节日快乐。

  段西元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往后的几天都没有去办公室。乔云杉想问又不想自讨没趣,他认为段西元已经和陈青青确定关系,这几天一定是沉浸在了甜蜜恋情里。

  时间久了乔云杉便越发觉得那天段西元的短暂触碰只是一个幻觉,段西元怎么可能会碰自己的嘴唇呢!


标 签都市 坏种by孤傲无碘盐 乔云杉段西元 孤傲无碘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