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萧御泽沈甜小说_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萧御泽沈甜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2 ℃
萧御泽沈甜小说_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萧御泽沈甜

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

萧御泽沈甜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御泽沈甜的小说《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是一篇正在火爆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交易,沈甜成了萧家大少萧御泽的妻子,表面风光亮丽,实际上却是萧御泽的贴身保姆,萧大少哪哪都好,就是腿不大好,整日里坐在轮椅上需要人在身边,为了生活,沈甜忍辱负重,在萧家扮猪吃老虎,殊不知这一切都看在了萧御泽的眼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御泽沈甜的小说《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是一篇正在火爆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交易,沈甜成了萧家大少萧御泽的妻子,表面风光亮丽,实际上却是萧御泽的贴身保姆,萧大少哪哪都好,就是腿不大好,整日里坐在轮椅上需要人在身边,为了生活,沈甜忍辱负重,在萧家扮猪吃老虎,殊不知这一切都看在了萧御泽的眼中...

免费阅读

  “这种好戏我怎么能错过。”宋梅起身就拍了拍裙子上的褶皱。

  扭着身子朝着楼上萧御泽的房间走去。

  上次萧御泽当众让她出丑的仇还没报,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可不想错过。

  楼上,宋梅没有通报,直接走进了萧御泽的房间。

  扫见床上的萧御泽,宋梅像模像样的叹息了一声,“哎,真是没想到啊。”

  “真是可惜,年纪轻轻的就动不了了。我说以后也别折腾了,医生都说了下半辈子可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别折腾出什么别的新毛病可就得不偿失了。”她站在萧御泽的床边,左一句右一句的讽刺着。

  声音里还夹杂着阵阵讽笑声。

  床上,萧御泽的拳心一点点捏紧,眼眶里的怒意滔天。

  他咬着牙瞪着宋梅的方向,一声厉斥:“你给我滚!”

  宋梅故意往后退了退,装做出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继续叨叨:“哎哟,你这是干什么?我也是一番好意来提醒你,你吼我干什么?到底是一家人,难道我还能害你?……”

  没等她说完,萧御泽的眸子里便像是要杀人,“宋梅,我让你滚!”

  他的手上捏着另一只茶杯,好似宋梅再不走,便直接咋上去。

  宋梅瞧见他脸上的痛苦和愤怒,目的也达到了。

  “行了行了,你凶什么,我走行了吗?”她挑了挑眉,莞尔一笑,出了门。

  身后,萧御泽将手能够够得着的东西全部都砸得粉碎。

  可心底的痛苦丝毫没有减缓。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做一个废人,更伤人自尊的。

  萧御泽的尊严就像是被人踩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一般,眸子里写满了痛苦。

  “滚,都给我滚!”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抱有什么希望。

  他就应该老老实实做个废人,苟延残喘地度过余生。

  楼下,沈甜刚去园子里转了转。

  一进门就听见了楼上的动静,她心头一紧,冲上楼,就朝着萧御泽的床边赶去。

  对上萧御泽红得像要滴血的眸子,沈甜的心狠狠地一颤,握住了他的双手,“御泽,没事的。”

  “滚,给我滚!”萧御泽冷笑着一把甩开沈甜的双手。

  医生都说了,下半辈子都是一个废人。

  他永远会受到别人的嘲笑,甚至他的存在会给沈甜蒙羞,他就是一个废人。

  “御泽,你别这样。”

  “我让你滚!”

  沈甜再次被推到了,她一个踉跄,整个人倒在了满地的玻璃渣子里,腿上被扎出了一道道红痕。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飘散,萧御泽停止了动作。

  他张了张嘴,准备喊沈甜的名字,可是长痛不如短痛,不如干脆不要有任何期待。

  “来人,把少奶奶拉出去。”萧御泽有些沙哑的声音朝着电话里吩咐。

  佣人们很快上楼拉住沈甜,“少奶奶,您先出去吧。”

  “松开我!”沈甜一个用力,甩开了上来搀扶她的佣人。

  她爬起身,继续走到了萧御泽的跟前,使劲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御泽,我给你按摩好吗?你相信我,会好的。”

  “……”萧御泽望着她,一言不发,唇角隐隐的抽痛着。

  “御泽,我不走,我哪都不去。”沈甜蹲在了萧御泽的床边,伸手将想要上前帮他按摩。

  她腿上的伤口还在往外不断地渗血。

  猩红的血色进入萧御泽的眼底,是那样的刺眼。

  他起身一把将沈甜抱在了怀里,狠狠地吻着她的唇瓣。

  萧御泽的吻格外的汹涌……

  他像是怕她跑掉一般,紧紧地将她抱住,吻着……

  沈甜的脸一阵发烫,腰身被扣得死死地,双手也顺势勾住了他的腰。

  直到沈甜最后的呼吸都像是要被掠夺了,萧御泽松开了她,将她抱在怀里,“对不起,刚才对不起,你疼吗?”

  “我不疼,只要你好好地,我就不疼。你相信我,你会好的,真的。”

  “好,我相信你。”萧御泽的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将沈甜抱到了床上,搂在怀里。

  门外,佣人们看着里面的一幕,不由地有眼眶有些发酸。

  当晚,沈甜亲自帮萧御泽将饭菜端到了楼上。

  两人吃完饭,便在楼上的阳台上练习走路。

  “御泽,慢慢来,我们慢慢来,不要急喔。”

  “我知道了。”萧御泽冷哼了一声,看着一旁手忙脚乱的傻女人,眼底浮起一抹笑。

  直到两人绕着阳台走了一圈,突然萧御泽停住了脚步:“等等!”

  “怎么了?”

  “我的腿刚才好像有知觉了。”萧御泽说完,沈甜的脸上咧开了笑容,将他一把抱住,“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

  “那说明你还是有希望恢复的。”沈甜兴高采烈地握住了萧御泽的双手,忍不住地挥舞了起来。

  可两人猛地一回头,客厅里的佣人全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们两。

  沈甜当即收回了目光,脸发烫,赶紧丢开了萧御泽的手,“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匆匆溜出了阳台。

  萧御泽跟了上去,沈甜刚准备关上房门,萧御泽抢先一步进了卧室。

  沈甜一个回身跌在了萧御泽的身上。

  宽敞的卧室里,空气骤然升温。

  沈甜的脸也开始发烫了,她的双手勾住了萧御泽的身子,四目相对,萧御泽朝着她不断靠近。

  “你,你,你干什么?”沈甜整个人往后退着,但萧御泽的大掌一把扣住了她的腰。

  “我要好好谢谢你,我的好老婆。”

  “你谢就谢,干嘛动手动脚的,你别过来……”

  “甜甜,我们现在都是夫妻了,你在怕什么?”

  话音一落,萧御泽将沈甜抱到了床上,沈甜整个人被他压在身下。

  她的手胡乱地在他的身上扑腾着,声音在卧室上空回荡:“萧御泽,你不准欺负我,你走开!”

  “唔……”

  萧御泽一手扣住了她的身子,吻上了她的唇瓣。

  沈甜的脸瞬间涨红了,双手被他举过头顶,萧御泽的大掌托住了她的后脑勺,手解开了她衣领的扣子……

  一夜云雨,沈甜早上醒来时甚至不敢睁眼,她一回想起昨晚便浑身发烫,结婚一年后迟来的甜蜜来的着实有点措手不及。

  不过,她闭着眼睛听了半晌,卧室里静悄悄的,她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睁开眼睛一看,害她此刻腰酸背痛的始作俑者已经不在屋里了。

  “怎么起这么早啊!”

  沈甜半是庆幸半是遗憾,庆幸萧御泽不在,她脸红也没人看见。萧御泽那一侧的床铺已经凉了,他大概走了很久了。

  此时才早上七点,沈甜原打算再睡会儿,反正她起来了也没事干,做豪门少奶奶的生活既享受又无聊,特别是像她这样没有自己的工作的就更百无聊赖了。

  但偏偏有人不如她的意——

  “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起啊?”

  宋梅那扭捏作态的声音在大清早吵吵的让人头痛。

  “还有没有规矩了!唉,现在的年轻人呐!”

  沈甜怀疑她是不是特意站在她房门外才开始扯开破锣嗓子。她深吸了一口气,大被蒙过头,然而宋梅就是铁了心跟她作对。

  “哎哟!平时我也不上楼来,没想到,你们这儿这么没规矩,这卫生有没有搞的?平时你们少奶奶也不说说你们?”

  要是萧御泽他妈褚艳芳、沈甜她婆婆在,那肯定是褚艳芳来管这个家,当然这样沈甜也捞不着什么好。但现在褚艳芳不在,家里大小事情自然是由沈甜来做主。

  宋梅平时也就在公用的一层找找沈甜的麻烦,没想到今天居然上楼来了。别墅一层是公用的,左右两侧上楼分别是两家,各自又与别的楼通过天桥连接,整个宅子十分阔气,但地处南方,阴雨天时也有些阴森,这也是沈甜一直忍着宋梅,没有搬到后面的楼去住的原因。

  “婶婶,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

  沈甜在宋梅的破锣嗓子下无奈的爬起来,披了一件外衣,打开门,就站在门口,朝她问道:

  “婶婶今天怎么有兴致来我们这边楼上了?要是有什么事情婶婶可以叫我过去,也省的婶婶亲来跑过来。”

  和萧御泽夫妻感情逐渐升温让沈甜在这个宅子里说话都有了底气。不过,宋梅肯定还不知道他们夫妻闺房里发生了什么,此刻还依旧带着几分神气,又有些不屑,可偏偏还要装出一幅长辈的样子,说:

  “这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太没规矩了吧,这是你婆婆不在,要你婆婆在,可又你好受的!”

  沈甜暗自叹了口气,说不定褚艳芳在,她就有勇气搬去后面那些阴森森的楼里住了,也就不用天天对着宋梅这张整容脸了。

  宋梅的嘴就没有停的时候,她继续道:

  “你可别怪我,我也是帮我大嫂说说话,家有家规,你看着家里脏的,下人一天天都是干什么吃的,连卫生都不知道打扫!”

  家里卫生一般是天天打扫,但沈甜受不了生活区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来来回回,也总是挡到萧御泽的轮椅,于是生活区的卫生就变成了两天打扫一次。

  沈甜没有跟宋梅解释,反正这女人针对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让她在这放屁吧。

  正当宋梅喋喋不休的口出狂言之时,萧御泽回来了,依旧坐在轮椅上,不过身上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和他重新燃起的斗志将他整个人衬托的都十分挺拔。

  “听说婶婶一大早就过来帮我们料理家事了?”

  萧御泽也不知道是听谁说了一嘴,一回来立即开怼。

  “婶婶还记得太奶奶吧?”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萧家老太太了,沈甜在宋梅身后也是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萧御泽没有看沈甜,朝宋梅说:

  “太奶奶活了一百多岁才驾鹤西去,秘诀就是她从不多管闲事。”

  沈甜听完差点喷出来,当然宋梅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抬手指着萧御泽就想骂,但咬牙切齿的就是没骂出一个字,估计是被气得失去了理智,最终愤怒的走了。

  等宋梅下楼了,沈甜才放开了笑,看宋梅吃瘪真是太解气了。

  “萧御泽,你真是个人才!哈哈哈哈哈!”

  萧御泽很是无语的瞥了她一眼,道:

  “别挡路,让我过去。”

  睡过就是不一样,萧御泽如今对沈甜说话都不像以前那样夹枪带棒了,语气温和,尽管还是挺冷淡。

  以前,萧御泽在他身体状况的影响下,说话做事都带有极大地情绪化,不高兴的时候对最亲近的人也能说出最刻薄的话、做出最伤人的举动,高兴的时候又能因为兴奋而说出完全不符合性格的话。

  但如今重新振作,精神面貌都焕然一新,他似乎又慢慢回到了原来意气风发的样子。

  沈甜给他让了路,然后关上门,接着跟着他进了房间,问道:

  “一大早,你去哪了呀?”

  她一边说,便放松下来,也不避讳,就在房间里换了衣服,萧御泽忽然停了下来,似笑非笑,道:

  “看来经过昨晚,你倒是什么都不介意了。”

  可不是嘛!反正都看过了,沈甜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萧御泽要她帮忙洗澡,她还脸红,要放在现在,她甚至能主动扒他衣服。

  她反客为主,说:

  “别害羞嘛!反正互相都看过了。”

  萧御泽见调戏不成反被调戏,轻哼了一声就进了衣帽间,沈甜也跟了进去,见他费力的从柜子里拿出行李箱,便上前帮忙,问道:

  “你要出差?”

  “不是。”

  萧御泽干脆两手一摊,指了指衣柜,吩咐道:

  “帮我收拾行李。”

  行吧,反正她就是个保姆。沈甜想着,认命的从衣柜里拿出需要的衣物。萧御泽难得话多,在一旁解释道:

  “我要去美国见一位专家,在那边进行复健。”

  “那我需要一起去吗?”

  沈甜一边叠着衣服,一边问,她真的是随口接了一句而已,萧御泽却笑着反问:

  “这么不想跟我分开?”

  “别让这种天马行空浪费你的脑容量。”

  沈甜吐槽着,将一条围巾蒙在了他脑门上。

  萧御泽前一天才恢复想要重新站起来的斗志,后一天便安排好了一切,到了美国之后的生活和复健都确定妥当,工作方面,沈甜不了解,但从萧御泽的话中听来,大概是安排了心腹在国内照料,另外他也会一边复健一边工作。

  这次出国治疗是秘密行程,开车送萧御泽去机场的是他的助理,坐的私人飞机,对外说法是病情加重,出国疗养去了。

  沈甜在他上飞机后便回了萧家,没曾想,刚到宅子门口就碰到了不速之客——褚艳芳。着实是稀客。褚艳芳和萧林海这对表面夫妻据说几年前也还住在这儿,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搬走了,今天褚艳芳不知是来做什么。

  总归是长辈,萧御泽也不在,沈甜觉得自己还是别跟褚艳芳硬碰硬的好,不然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婆婆。”

  褚艳芳对沈甜向来没有好脸色,如果说萧御泽态度差是因为腿的原因导致的心理问题,那么褚艳芳就是纯粹的利欲熏心和三观扭曲。

  “肚子有动静儿没?”

  褚艳芳对沈甜也从来就那几个话题——孙子、妇道。当然也没见她自己多有妇道。二十一世纪说妇道这个词,沈甜着实忍不住狠狠翻个白眼。

  但她又不好不回答,只能说:

  “还没有。”

  褚艳芳一天,原本就尖酸刻薄的脸上更加没有好脸色了,一把拽过沈甜的胳膊,粗鲁的将她塞进了自己的车里。褚艳芳的长相其实并不刻薄,反倒有些富态,又有几分妖艳。

  “跟我去医院检查,我倒要看看你这肚子到底怎么回事!”

  沈甜这下是知道褚艳芳今天回来的目的了,她猜是因为最近萧御泽动作太大,给了包括褚艳芳在内的某些人刺激。

  沈甜没有反抗,检查就检查吧,也不是要拉她来割肉,也差不多到每个季度一次的体检了。

  一路上,褚艳芳都在给沈甜灌输三从四德,要不是沈甜根本没有集中注意力,她可能要因为褚艳芳这张碎嘴而跳车逃亡了。

  “跟你说的,听到没有!”

  下车前,褚艳芳又凶巴巴的问道。沈甜都没听,怎么知道她说了什么,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估计她又在说什么生儿子的事情吧,便敷衍的嗯了几声。

  褚艳芳显然不想如此轻易的放过她,在她打开车门前就锁了车门,重复道:

  “给我长点儿记性!今年年底前,我要是再抱不上孙子,有你好看的!”

  沈甜深吸一口气,往后靠了靠,也不急着下车了,道:

  “婆婆,现在是三月,到春节,满打满算也就十个月了,怀胎十月,怀孩子也不一定就是一次中标的事情啊。”

  再不说备孕需要的时间,她甚至都没准备好要孩子呢!沈甜觉得这个中年老妇女简直就是疯了,想家产想疯了,也不知道褚艳芳当初是怀着怎样的想法生下自己儿子的,如今竟然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子。

  沈甜把自己想说的说了,也成功让褚艳芳的态度更糟糕了,她觉得要不是她在后座,褚艳芳可能下一秒就会一个巴掌甩过来。

  “敢跟我顶嘴是吧!哼!等着,要一会儿检查出来你是个不会生了,有你好看!”

  沈甜木着脸跟在褚艳芳身后进了医院,在排号的间隙给还在飞机上的萧御泽发了条微信——

  “您母亲病的不轻,给她找个精神病医院吧。”

  沈甜自从一年前蜜月旅行之后就没有再出过远门,连现在飞机上可以上网都忘了,萧御泽的立即回复让她吓了一跳,都有些受宠若惊了,平时萧御泽都懒得回复她,不过也是因为平时她都给萧御泽发一些没有营养的弱智段子,萧御泽能回复她才怪。

  “?”

  “估计是看你一不在家,就来找我麻烦咯。”

  不等沈甜发下一条,褚艳芳就把她推进了科室里,也不让她坐,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医生面前,甚至不让她说话,而是自己开口道:

  “大夫,我这儿媳妇就是个不会下蛋的,结婚都一年多了,肚子一点儿动静儿都没有,今天带她过来看看。”

  医生们都是身经百战,什么人都见过,处变不惊的问道:

  “有没有吃过药?”

  沈甜一一回复了医生的问题,问道夫妻闺房里的事情,褚艳芳也毫不避嫌,这就让沈甜很头疼,毕竟她和萧御泽就发生过昨晚那一次,好多问题她得现编,不然说实话,她自己没什么,萧御泽多尴尬。

  之后又做了一系列检查,事实证明,沈甜的身体健康到不能再健康,比她之前在国外念书的时候都健康,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有些贫血,实在太对得起她每天用那么多时间健身和瑜伽了。

  “既然能下蛋,那就给我生一个!”

  褚艳芳在结束今天的检查后朝沈甜说道。沈甜懒得跟她争,木着脸应声。之后,褚艳芳不甚满意的开车走了,也没有把沈甜送回宅子。

  夕阳西下,冷风嗖嗖,沈甜独自站在医院门口,望着车水马龙,一脸无语,恰好,萧御泽打了电话过来,大概是见她许久没有回复消息,便直接拨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

  沈甜一面在路边招手打车,一面回答道:

  “没事,您母亲把我拉到医院做检查了,看我到底能不能生。”

  萧御泽听了有片刻没说话,估计也是被他母亲的迷惑行为迷惑到了。

  沈甜也不怕萧御泽,反正他又没法立即回来把她怎么着,便吐槽道:

  “她这么想要孩子,干脆她自己生一个算了,我看她一天天整那么多事儿,挺有活力呀!”

  萧御泽忽然问道:

  “你不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沈甜噎了一下,磕磕绊绊的说:

  “这是两码事!”

  “都是孩子。”

  “自己选择和被人逼着决定能一样吗?”

  沈甜不想继续跟他争论,怕自己无意间说出什么又惹对方生气,萧御泽刚恢复,还是别太多的刺激他了。

  “哎呀,这个等你回来再说,你到了吗?”


标 签总裁 暖婚晚爱萧少请多指教 萧御泽 沈甜 萧御泽沈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