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学神制霸娱乐圈颜苏苏霍琅_颜苏苏霍琅小说樱笋时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38 ℃
学神制霸娱乐圈颜苏苏霍琅_颜苏苏霍琅小说樱笋时

颜苏苏霍琅小说

樱笋时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是颜苏苏霍琅小说名字叫做《学神制霸娱乐圈》正在全文连载中,这部人气小说是由新锐言情作者樱笋时独家创作的现言好书,故事环境发生在娱乐圈里面,相信会有很多精彩的情节哦~《学神制霸娱乐圈》全文讲述的是:颜苏苏太让人震撼,她表情专注,视线犀利,双手举在胸前,脸上再没有多余的神情。不得不说,长着这样一张脸就算是面对最苛刻的大银幕镜头,也丝毫不必露怯。这小姑娘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通,教起来一点也不费劲....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颜苏苏霍琅小说名字叫做《学神制霸娱乐圈》正在全文连载中,这部人气小说是由新锐言情作者樱笋时独家创作的现言好书,故事环境发生在娱乐圈里面,相信会有很多精彩的情节哦~《学神制霸娱乐圈》全文讲述的是:颜苏苏太让人震撼,她表情专注,视线犀利,双手举在胸前,脸上再没有多余的神情。不得不说,长着这样一张脸就算是面对最苛刻的大银幕镜头,也丝毫不必露怯。这小姑娘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通,教起来一点也不费劲....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霍琅本人却不在,把试镜的重任全托付给裴芳了。

  昨天一天下来,她对颜苏苏多了许多喜欢和信心,这小姑娘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通,教起来一点也不费劲,本身还有些对角色职业了解的底子在。

  但这一上午,裴芳却没再给任何一条建议,只是在旁边看着,裴芳经验多丰富啊,她心中清楚,对参与试镜的新人来说,保持水平、稳定发挥、减少干扰,就是最重要的。

  所以,哪怕距离很近,下午裴芳还是坚持让司机开车送她们过去,减少路上不必要的可能意外,给颜苏苏维持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

  裴芳这个人,外边儿看起来对自己这个顾问头衔不怎么在意,其实十分慎重,对这个角色没准心底比颜苏苏还在意些。

  上了车,颜苏苏开心地打招呼:“武哥!”

  最近公司的动荡张贵武看在眼里,他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能留下来没准就是托了眼前小姑娘的福,看到她这么快有了试镜的机会,比谁都高兴:“苏苏加油!”

  颜苏苏笑着点头:“恩!”

  裴芳瞥了他一眼,他立马闭嘴,老老实实开车。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刚到星寰大厦外的大街,隔着车子也能听到外面的人潮尖叫:

  “薇儿!我们爱你!!!”

  “薇薇,你是最美的!!!!”

  前方的奔驰上,安薇儿故意摇下车窗,露出一张精致美艳的面孔,挥了挥手,引得人潮又一阵汹涌不休,这大白天的,居然不少粉丝举着她的巨幅海报将街道塞了个满满当当,弄得跟女王出巡似的。

  安薇儿正是这次资方推荐的人选。

  裴芳面色一沉,现在这圈子真是什么人都来混了。这么多粉丝,没有工作室和后援会组织引导,怎么可能知道她到星寰大厦来,这摆明了就是在向制片方展示自己的流量号召力。争取角色不想着好好准备试镜,净整这些歪门邪道。

  裴芳本来想让张贵武换道后门,但一看颜苏苏好奇地看着窗外,又改了主意,换什么换,弄得好像苏苏怕她似的!

  她只不动声色地道:“苏苏,你们同学里有追星的吗?”

  颜苏苏摇头,然后她看着窗外感慨:“粉丝都是真爱啊……”

  像她,这两天练习面对镜头、学习台词、保证状态、准备试镜就不说了,就是原来选秀的时候,除了学习唱歌跳舞上台表演,剩下的时间恨不得争分夺秒看paper(论文),重新明确实验设计,路上耳机里都在播一线期刊的资讯,实在是时间不够用……

  她的同学,不像她这么凄惨还要出来自己赚钱买试剂,但也是一天天猫在实验室,轻易不见天日,大白天是绝对不可能出门的。

  以己度人,愿意这么大老远跑来的,一定是真爱了!

  看着小姑娘还能想这些,裴芳扑哧笑了,完全没被这阵势吓到,倒是心大。

  这什么歪门邪道的下马威到了颜苏苏这里,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他们车上挂着试镜的通行证,很快也跟着那辆奔驰直入了星寰大厦一楼大厅,粉丝们被挡在外面,只能听到汹涌的尖叫,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进来的。

  不像颜苏苏不放在心上,郑书云下车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看。本来嘛,方志国是导演,她本人也觉得契合角色,应该十拿九稳,没想到中途还出了这么多波折,尤其是安薇儿,仗着和资方的关系让方志国都无可奈何,现在不过是来试镜,还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简直欺人太甚。

  她倒要看看,待会儿要是没试中,这安薇儿要怎么下台!

  郑书云冷笑一声,然后她带着助理就直接先进去了,至于后面T恤牛仔、素颜而来的颜苏苏,她直接忽略了,这种一阵风热起来的新人,一年不知道多少,最后一个也剩不下,她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安薇儿看着她的背影,挑眉一笑,明媚动人,人气本来是女明星的第二件武器,不用的人都是没得用。

  对于颜苏苏,同为“流量”户,她倒是不排斥,反而露了个灿烂的笑容:“小朋友,加油哦~”

  然后就踩着闪亮的八公分高跟鞋踏进金碧辉煌的星寰大厦。

  星寰大厦一楼大厅有着高高的穹顶,灿烂的阳光自穹顶洒下,落在一张张夺人的面孔上,这整整一个大厅,摆放着历年星寰捧出的影片海报和家喻户晓的巨星影像,简直星河璀璨,熠熠生辉,不必任何宣传,自然声势夺人。

  郑书云也在抬头仰望这鼎鼎大名的“银河穹顶”,难掩眼神中的迷离惊羡,听到身后传来的高跟鞋声音,她才朝助理冷笑道:“你看,留名影史,终究是要靠作品,而不是什么昙花一现的粉丝人气。”

  然后,她大步朝电梯而去。

  “昙花一现”四个字让安薇儿不禁面色一变,下意识转头去看金色廊柱上自己的倒影,还好还好,妆容精致,无可挑剔,耳边听到粉丝隐约呼喊着她的名字,安薇儿微微一笑,再度抬起了精致的下颚,迈步朝电梯走去。

  现在,流量是她的,未来,作品也会是她的。

  颜苏苏他们走在最后面,她从来没来过这里,对这种建筑布局十分好奇,还小小声问:“芳姐你的电影是不是也挂在那里呀?”

  裴芳嫣然一笑,却心想,宋总当年说将来星寰要挂满一整个房间时,大家还笑他好高骛远,这些年过去,星寰却建了栋八十八层的大厦才放得下自己的作品……

  八层,选角导演让颜苏苏签了到:“既然人到齐了,咱们开始吧。公平起见,大家抽签决定顺序吧。”

  原来蔺丹却是经验丰富,早早就到了。她拿过国内一个电影节的影后,和星寰合作多年了,虽然这几年有些扑,但交情还是有的,干脆提前过来以逸待劳,这不,刚听说底下安薇儿的先声夺人。

  蔺丹利索地上前抽了签,心知这次局面复杂,所以才把流程弄得这么“公开透明”,不然什么时候试镜这么麻烦了。

  安薇儿也抽了一张,朝她甜甜笑道:“早知道丹姐你过来,我就不白跑这趟了。”

  蔺丹微微一笑,并没有和安薇儿多说什么。蔺丹连续几部票房不利,她从好友那里得知这部片子,剧本更是已经借机提前看过,这样兼顾商业性和艺术性的本子这两年并不多见,她是铁了心要打个翻身仗的,才懒得理会安薇儿这些言语。

  旁边郑书云也抽了一张,礼貌地道:“蔺老师好。”

  颜苏苏最后抽了一张,按照芳姐的指导,规规矩矩按顺序打招呼:“蔺老师好,安老师好,郑老师好。”

  几人不约而同,没怎么搭理她,她们这级数的较量已经开始,谁也没把颜苏苏太放在眼里。

  顺序一亮出来,安薇儿第一,郑书云第二,蔺丹第三,颜苏苏最后。

  选角导演递上试镜的台本,非常简单:请表演这个角色的寻常一天,限时十分钟。基本根本没有任何的剧情背景、角色设定之类的东西。

  安薇儿偶像剧、一些大制作也是拍过不少的,一看这题目,简直再简单不过,当即笑嘻嘻地道:“那我就当仁不让啦~”

  她现在名也有利也有,就差个过硬一点的作品再上个台阶,这个角色正好,既强调颜值又不是偶像剧那种无脑颜,制作团队也精良,正是她最需要的,当仁不让四个字,可不只是口头说说。

  一进试镜厅,裴芳的脸色却不免微微变了。

  所谓什么试镜厅就是一个摄影棚,三四台摄像机架着,横梁上挂着灯光板打着光,下边布置着一个实验台,一个铁皮柜连着桌子,还有一张长窄的手推车,其他什么也没有,十分简陋。

  另一头却摆了一溜长案,坐了七八个人,孙晓博坐在边上,正中间是方志国,他身前还放着几台监视器,后头还密密麻麻起码二十几号人站着。

  裴芳心中担忧,周围这么多的人,几乎百分百还原了摄影棚的环境,干扰很多;而那些道具看起来帮助构建起了剧中尸检的环境,但其实没有一样是能配合动作的,这几乎等同于无实物表演……

  短短两天的时间,她更多的是教颜苏苏怎么面对镜头,怎么说台词,找了两三个刑侦剧中的法医片段进行观摩,哪里来得及进行无实物表演训练。

  看来,这一次所谓的公平试镜,其实也并不公平。

  裴芳心中苦笑,算了,经历这么一场对苏苏来说也是一种锻炼,她正想转头告诉颜苏苏,不必紧张,自然发挥就行,却惊讶地发现这个小姑娘低头静静地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安薇儿就这么踩着高跟鞋走到了影棚中央,她麻利地好像抓起一件白大褂往身上一披,潇洒地走到那个手推车旁边,手中好像握着什么一样,开始在虚空中比比划划。

  她的站位无可挑剔,几台摄像机都打在她最好看的角度,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侧脸衬着长发一览无余。

  只见她切啊切,忽然好像看到了什么,皱起了精致的眉毛:“啊,这个人不是死于车祸!这是谋杀!”

  郑书云在台下直接笑出了声,孙晓博扶着额头,一脸不忍直视的神情,方志国面无表情坐在中.央,俞文乐神情也不是很美妙,倒是资方代表一脸莫名,实在不知道这棚子里这么多人脸上憋不住的笑是什么意思,他看安薇儿在台上依旧非常漂亮啊。

  安薇儿下来,狠狠瞪了郑书云一眼。

  郑书云却笑得一点也不遮掩:“不错不错,你还知道那小推车是运尸车,上面有尸体,没切错地方。”

  安薇儿哼了一声,她最近通告多,还有几场演唱会,是没来得及好好研究角色,但她之前在电视剧里也是大致看到过法医这个角色的,不也穿着白大褂,用手术刀切切切?有什么不同?

  郑书云走到棚中央,只是向所有试镜官鞠躬行了一礼,然后站到了大棚中央,不知道是不是要和安薇儿较劲,她的动作几乎与安薇儿一模一样,拿起并不存在的白大褂,不过相比于安薇儿帅气地风衣一样披在身上,她却是一脸庄严肃穆地穿起来。

  这才走到运尸车旁边,推着车子到实验台边上,做出拖动的动作,把并不存在的尸体拖到了实验台上,然后她才从旁边拿起一把并不存在的解剖刀,走到实验台边上。

  安薇儿咬了咬唇,这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那个推车只是用来推送尸体,解剖却是在实验台上进行的。

  郑书云好像生怕她不知道一般,一样一样做给她看,她在实验台上做了两个切割,才放下解剖刀,开始做打开的动作,她突然流露出惊讶:“死者内脏破裂并没有方向性……死前并没有遭受外力撞击!”

  后面围观的项目组里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郑老师也太促狭了,虽然安老师刚才不对,但她也没必要一定要比着一样一样做出来吧。

  安老师宣布了死者不是车祸,死于谋杀;她就把这个翻译成了法医的语言哈哈哈哈。

  不过安老师也实在太好笑,哪个法医会在解剖台旁边,尸检没全部做完,就给死因下结论的?傻不傻啊。

  郑书云对安薇儿的敌意其实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没有安薇儿架着资方一定要插足,角色早就是她的,哪儿会有后面这么多事!

  她电视剧演了许多年,刑侦剧也不少,早就想上大银幕。结识方志国、与对方相恋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不是说她对方志国完全没有好感,但互相成就,也是她心底的期盼,圈子里那么多对,既是事业搭档,也是恩爱夫妻,不就是证明了这条路吗?

  方志国突然出声道:“2号演员注意,1号镜头会打你特写,重新来一次。”

  郑书云停了下来,看了方志国一眼,又按照刚刚的思路重新来过,但这一次,她的动作刻意增多了,从穿上白大褂、推车、拉尸体、打开尸袋、清晰的划开动作,到最后的台词。

  方志国却始终没什么表情,倒是俞文乐还和旁边另外一个人交换了几句。

  蔺丹却忽然猫着腰挪了一下位置,坐到了裴芳身边低声笑道:“芳姐,刚刚真是失礼,我都没看到您。您回来了也不说一声。当年我可全亏你照应,怎么着也该请你吃个饭的。”

  当年裴芳就是三料影后,那可不是蔺丹什么国内小电影节这种水准,而是正儿八经的含金量十足。裴芳是主角,蔺丹在里面大概也就是个跑龙套的,什么照应不照应的,根本是没影儿的事。

  但蔺丹对这个角色势在必得,认出裴芳的时候,她心中怎么可能不意外不吃惊?这种大前辈,多少年不露面了,突然现身,让她对颜苏苏突然生出警惕。

  裴芳只暗叹一句,现在的演艺圈可真是“人才济济”,当即笑道:“我息影这么多年了,难得还能遇到认识我的人。”

  蔺丹好像压根儿不在意镜头前的郑书云表演得如何,只是在与裴芳试探:“芳姐不打算回来吗?以您的身份地位,那得多少名导捧着啊。”

  裴芳似笑非笑:“别别别,我这都是在沙滩上躺了多久的前浪了,就别出来碍眼了。”

  蔺丹看了一眼阖目好像在养神的颜苏苏,素净的侧颜也轮廓清丽,她向裴芳道:“这是您挖掘出来的苗子?能让您亲自带着,肯定是有真本事的。”

  裴芳打着哈哈,没有接茬儿,半点也没有介绍颜苏苏给她认识的意思:“她才学了两天,你也太看得起她小孩家家了。”

  这么来回打了几次太极,郑书云那边也结束了。

  蔺丹看了裴芳一眼,笑了笑,才走过去。

  随着人站到镜头面前,蔺丹整个人的精气神立刻截然不同,她脸上笑容淡了起来,脚步也带着种特别的节奏。

  一样是穿白大褂,她的动作行云流水,眉头却微微皱着,好像若有所思,叫人忍不住去探寻,她到底在疑惑什么。

  就这简单的一露面,俞文乐的眼睛也亮了一下,主演站在后边,朝蔺丹比了一个大拇指。

  这套露面在行话里就叫“有戏”。当一个演员站在镜头前,观众能从她的言行举止看得出来,她是个有故事的人,愿意追随她去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影后就是影后,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

  蔺丹静静地走到实验台前,虽然一样是打开尸袋、举起解剖刀这些动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做来,就是多了一种肃然与神圣,仿佛带着一种解开疑团的使命。

  裴芳看着,也不得不心中赞叹,果然是科班出身,无实物表演做起来,游刃有余。最微妙的是她的动作幅度与神情幅度其实都不大,并没有郑书云方才的大大咧咧,看起来却更加流畅。这是因为她的肢体、她的神情都浑然一体,在向观众传递着同一个信息:她要去找到那个答案。

  如果不是颜苏苏接下来还要试镜,裴芳都想让她睁开眼睛看看,郑书云和蔺丹这场表演的对比,实在太适合当教学案例。

  这个郑书云一看就是电视剧出身,拍电视剧,导演一般很少对演员动作提太多要求,按照剧情走完就行;但电影不同,方志国叫停她的动作,强调镜头特写,就是希望她的动作要精细化,可惜她完全没能领会。

  电视剧几十集,电影两个小时,可能拍摄时长一样,甚至信息含量也不相上下。不是说电影演员就一定比电视剧演员地位高,而是媒介不同,叙事方式不同,电影确实会要求演员的诠释更加精准,信息量更大,导演的要求就在那里。

  直到尸体打开,蔺丹手上的动作才彻底停了下来,握着解剖刀的手甚至微微的颤抖,她的神情从得到解答的释然、到难过、最后定格在悲悯。

  一层层的情绪清清楚楚。

  裴芳点头,蔺丹作为电影从业者,确实可以打及格分。不是说她只能及格,而是这个场景的难度就是及格线的难度。

  郑书云却不免脸色难看,她现在才明白过来方志国刚刚出声打断她,是想要什么表现。但为什么对方不可以直接说?看了看四周,郑书云忽然明白:作为她男朋友的方志国和作为导演的方志国是不同的。

  蔺丹才鞠了一躬下来,俞文乐、方志国、资方代表几个人低声交换了意见,人群也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讨论角色归属。

  裴芳轻轻推了推颜苏苏:“苏苏?到你了。”

  颜苏苏睁开眼睛,点头:“恩。”

  这一瞬间,就是裴芳也愣了一下,明明还是那个冰肌玉骨、雪肤花貌的小女孩,神情却也偏偏有了种不一样的气质。

  颜苏苏走到摄像头前,没有像前面三个人一样,直接走到道具旁,而是站定,不紧不慢地开始……扎头发。颜苏苏一头长发又乌又密,她手上动作却十分利索,将长发全部盘在头顶,皮筋扎得牢牢的,整张脸全无遮掩地露了出来。

  不得不说,长着这样一张脸就算是面对最苛刻的大银幕镜头,也丝毫不必露怯。资方代表内心深处也必须承认,这张面孔清水如芙蓉,天然去雕饰,各个角度都好看得让人无懈可击。

  然后颜苏苏走到铁皮柜前,打开。

  蔺丹都愣了,她们几个上去,都觉得法医这个角色只会和运尸车、实验台、解剖刀之类发生关系,谁会去打开那个无关的铁皮柜???

  但颜苏苏却没管这些,好像从铁皮柜里拿了一袋什么东西出来,走到柜子旁边,两手一撕,像是撕开包装:第一件先戴在头上,整理头发,边脚的碎发都细细地塞了进去;第二件往脸一罩,两边耳朵一挂,鼻子那里捏了捏;第三件穿在身上,两侧回身系带;第四件往额头上一戴拉了到眼睛处;最后一件东西她拿在手上抖了抖,两只手分别伸进去。

  这一套繁复的动作却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差错,就是安薇儿都清晰地看出来了颜苏苏是在做什么。

  裴芳也大感意外。她并没有让颜苏苏做过无实物动作的练习,可是颜苏苏的每个动作都那么精准,就像练习了千万次一样!

  蔺丹暗暗看了裴芳一眼,撇了撇嘴,动作这么扎实,还说什么只学了两天,不知道准备了多久呢,哼。

  穿戴完毕,颜苏苏举着双手转过身,三个镜头后的摄像师都几乎循着本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不同角度的特写。

  实在是这一刻站定的颜苏苏太让人震撼,她表情专注,视线犀利,双手举在胸前,脸上再没有多余的神情。所有人却好像看到了白帽、护目镜、口罩、防护服、手套一应俱全的法医就站在面前。

  监视器中,三个不同的角度,清楚刻画出这张美丽的面孔加这样几乎称得上犀利的神情在大银幕上会多么有冲击力!

  影视艺术,是视觉艺术,捕捉这种视觉冲击力,几乎是每个摄像师与生俱来的本能。

  原本窃窃私语的围观者,不论具体分工,都是这个行当里的,此刻全都不由自主静下来,看着灯下的颜苏苏。

  如果说蔺丹刚刚通过神情传递了故事,那这一刻的颜苏苏就用这一套动作清清楚楚向所有镜头传递了另外两个字——职业。

  蔺丹的故事可以说是角色一时的情绪,寻找答案的求解情绪,这个情绪你可以说是法医,可以说是个警察,谁都有可能。

  但颜苏苏的动作却传递出了更多的信息,那是专业人士日复一日训练出来的职业度,这个职业度只属于法医,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她走到实验台前,拿起解剖刀,划开尸体,动作不紧不慢,好像已经操作了很多次,然后,她取过旁边的另一样东西,好像是从尸体上取了样本,走到了桌子旁操作起来。

  资方代表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她在做什么?”

  孙晓博头也不回地不耐道:“显微镜!”

  资方代表恍然:“哦哦。”

  那个动作,不就是在调整显微镜焦距么?

  盯着颜苏苏的方志国却突然出声道:“4号演员,现在显微镜下的结果出乎你的预料。”

  原本专注看着显微镜的颜苏苏停了下来,但她并没有与导演有眼神交流。

  只是再看向显微镜时,颜苏苏的动作明显顿了一顿,然后她继续手上的工作,在案台边上低头刷刷记录了实验结果,然后回到实验台边上,缝合,关袋。

  走到铁皮柜旁边,脚踩着生物毒害垃圾桶的开关,手套、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白帽一一摘下,扔进去,然后,她这才伸了一个懒腰,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完成了这次试镜。

  围观者这才爆发出嗡嗡的议论,最后那个收工的动作简直也是神来之笔,太逼真了!

  裴芳脸上笑容惊喜灿烂,孙晓博也偷偷给她比了一个厉害,颜苏苏才开开心心鞠躬准备下去。

  方志国低头翻着简历,叫住她:“颜苏苏?叫颜苏苏是吧。”

  方志国问:“刚才我提示说显微镜下的结果出乎预料,你并没有表达出惊讶?”

  她刚刚的反应只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做手头的实验了,方志国不确定她是有意识这样做,还是没理解自己的意思。

  颜苏苏看着导演:“我有停下来,停顿了一下啊。”

  方志国这才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为什么你只是停顿了一下,没有表达惊讶?”

  颜苏苏:“我的理解里面,法医学也是建立在实验科学基础之上的学科。既然这样,就要尊重事实、讲究逻辑。对于实验学科来说,一场实验里面,最好不要带有主观情绪影响客观判断,实验过程中就算有意外,也应该专注实验本身,所有的结论最好等到整理结果的时候,再进行分析推断比较好。这样不会因为情绪影响实验结果。”

  反正她做实验是这样的。

  方志国笑了,没再多问,和旁边的俞文乐交换了一个意会的眼神。

  倒是他旁边另一个留着辫子的导演却笑眯眯地道:“小姑娘,我听说现在网友都管你叫‘超级花瓶’?刚刚那段表演可一点都不花瓶啊。”

  颜苏苏紧张起来:“不好看吗?”

  糟糕!刚刚她只顾着完成芳姐的交待,要呈现法医这个角色与颜苏苏之间的重合,她想了好久才决定把实验室操作复制过来,没有道具在手上,只有这个她最熟悉了!

  她居然把“好看”这件事情忘记了!她才答应粉丝的啊!

  颜苏苏整个人都凌乱了一秒,演角色是为了赚钱,那赚钱买材料和不辜负粉丝的喜欢……二选一的话,要选择哪一个?


标 签言情 颜苏苏霍琅小说 学神制霸娱乐圈 学神制霸娱乐圈颜苏苏霍琅 樱笋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