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楚星辰叶洛小说_借你一生渡我余生楚星辰叶洛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1 ℃
楚星辰叶洛小说_借你一生渡我余生楚星辰叶洛

借你一生渡我余生

楚星辰叶洛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叫楚星辰叶洛的小说《借你一生渡我余生》是一篇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洛被误会杀害了楚星辰的孩子,楚星辰恨她入骨,恨不得她去死,她却贪恋和楚星辰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可后来,她却意外得知,她从始至终都爱错了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楚星辰叶洛的小说《借你一生渡我余生》是一篇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洛被误会杀害了楚星辰的孩子,楚星辰恨她入骨,恨不得她去死,她却贪恋和楚星辰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可后来,她却意外得知,她从始至终都爱错了人....

免费阅读

  我缓了很久,脸色白的吓人,楚天霖走过来,捡起离婚协议书当着我的面撕的粉碎,他咬着牙冷漠道,“洛洛,身为我楚家人居然连一个林淼都对付不了,你让我太失望了。”

  楚天霖特别生气,看我的眼神也不似从前那般温和,我轻轻一笑,反问,“你希望我怎么做?跪下来求星辰回心转意还是继续没皮没脸的纠缠他?爸,我用了两年的时间都没让他爱上我,我累了。”

  何止两年,早在两年前我就爱上他了,那时候我失明了,看不到他的脸,可我坚信他一定是个俊美如斯的男人,恢复光明的第一时间,我去找他,确实被楚星辰惊艳到,他长得可真好看啊,是我见过所有男人当中最令我心醉的一个。

  楚天霖一瞬怔住,半晌,他低低叹了口气,惋惜问我,“真的决定就这么放弃?洛洛,当年你向我自荐时可不是这么说的,你骄傲扬着笑告诉我,星辰一定会爱上你的,他非你莫属……”

  我哑口说不出一句话,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别过头,自嘲道,“爸,当年是我太过自信,太看得起自己,你就当我是个笑话吧。”

  楚天霖没再说话,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开了,我看着碎成一地的离婚协议书,吩咐秦岫重新打印一份,签完字我摸到手机,给闺蜜姜言打了个电话。

  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对我好的人,没回国前,楚星辰也曾待我好过,只是那份温柔太过短暂,短到一眨眼他便轻而易举的忘了我。

  “言儿,我和楚星辰离婚了。”

  电话一接通,我故作轻松的开口。

  我能重新找到楚星辰,说到底还是多亏了姜言,现在我和他完全结束了,也应该通知她一声。

  那边沉默许久,久到我以为姜言不会开口说话。

  “洛洛,我和萧曳也结束了,他劈腿了,被我抓奸在床。”

  她语调低沉,听不出太多情绪,但我明白,此刻的她早已哭的声嘶力竭。

  肖曳是姜严的初恋,一毕业就出国打拼,姜严为爱走天涯无怨无悔陪伴三年,好不容易助他成就一番事业,最终却等来劈腿的消息。

  我的言儿啊,一片真心最后还是喂了狗。

  我握着手机,轻轻问,“那你怎么打算的?”

  “明天的飞机。”

  “好,我明天去机场接你。”

  挂断电话,我埋头处理公司事务,不知不觉天色黑了,七点的时候,楚天霖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回老宅一趟,我本想拒绝,可他又拿出楚老爷子来压我,我别无他法,合上笔记本,走出公司。

  秦岫恭恭敬敬的等在车旁,见我走来,连忙从包里拿出离婚证递到我面前,看到离婚两个赫然大字,我的情绪再次低落。

  原来,我真的失去了楚星辰,失去了我生命里最贪婪的时光,而放弃这一切的人是我,我不能去责怪第三者林淼,更不能责怪楚星辰,谁让我没办法让他爱上我呢?

  爱情这回事,谁先认真谁就输了,从他记不起我的那一刻,我就输的一败涂地。

  我颤着手接过,放回随身包,随口一问,“今晚他也会回老宅吗?”

  秦岫先是一愣,随即回我,“楚总会带着林淼一起回去,说是……商量他们婚礼的事,叶总,既然已经和楚家没关系,不然你就别去了,我怕……”

  “怕什么?怕林淼欺负我?”

  我坐上车,拿出粉底开始为自己补妆,看着镜子里美的惊心动魄的自己,忍不住自嘲笑了一声。

  我再美,再优秀那又如何?还不是被一个坐台女给挤下楚家少夫人的位置,叶洛,你何时活的如此狼狈不堪?

  摸向眼底那颗浅褐色泪痣,我拿出遮瑕膏拼命的遮住它,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拥有泪痣的人是不幸福的,都怪它,让我的眼泪总是猝不及防的溢出。

  秦岫发动引擎,偏头看了眼我,担忧道,“叶总,凭借楚家对你的宠爱没人能欺负的了你,可是你的病情已经经受不住刺激,我担心的是你的抑郁症复发。”

  提及抑郁症,我突然想起好久没有去医生那拿药了,这两年里我的病时而复发,每当夜晚来临,我就害怕的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低声哭泣,那些灰暗的日子,我特别希望我的丈夫能够回来陪陪我,安慰我,可日复一日的期盼换来的是无情漠视。

  我开始自残,药物已经控制不了我的病情,我的胳膊上经常会出现密密麻麻的刀疤,不过我会经常做医美,将自残隐藏的极好,不过藏了半年后,到底还是让助理发现了。

  秦岫将车开出停车场,汇入车流,哑着声劝道,“叶总,我让姜言帮忙找到国外有名的医生,明天他会和姜言一起回国,您的病情不能再拖了。”

  我掀开袖子,昏黄的车灯照在那些浅浅淡淡的伤疤上,像一条条丑陋的蚯蚓爬在白哲肌肤上,我低声嘱咐,“不要把我自残的事告诉姜言。”

  秦岫迟疑片刻,答,“好。”

  我缓慢闭上眼睛,躺在后车座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在梦里,我又看到继父拿着皮带抽打我,眼底泛着精光走近,“叶洛,你以为你能逃过我的手掌心?现在整个叶家都是我的,包括你,乖乖躺在我身下,免得遭受这些皮肉之苦。”

  我害怕的抱紧自己,不停朝后退,惊慌的看向母亲,用眼神哀求她,自始至终她冷眼看我,甚至在继父抽打我时,默默别过头。

  她待我的冷漠仿佛我不是她的孩子。

  “不要……不要碰我……”

  我忽而睁开眼,恐惧的望向四周,秦岫刚好停稳车,听到我的尖叫,回头看我,关切问,“叶总,您又做噩梦了?”

  我喘了好几口气,抹了把脸,都是冷汗,摇摇头,“我们下去吧。”

  秦岫打开车门,恭敬的跟在我身后,刚走到门口,身后响起一道娇媚的声音,“星辰,我的脚好像扭了。”

  我回头看去,林淼一瘸一拐追上楚星辰,委屈的扯着他的衣角,自责道,“都怪我不好,为了好看穿这么高的鞋子崴了脚,要不,我就不进去添乱了,毕竟爷爷也没邀请我……”

  黑暗中的楚星辰一袭黑色西服,面色冷峻如刀刃看向我,似乎很意外我的到来。

  也是,现在的我不再是他的妻子,也就和楚家没了关系,突然出现在这,自然会惹到他的反感,毕竟在我还是楚家少夫人的时候,他就拒绝带我来老宅,他毫不留情的当着楚家人的面给我难堪。

  他说,我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只要找到机会,他一定会和我离婚。

  楚星辰有多讨厌我呢,讨厌到恨不得新婚第二天就要同我离婚!

  想起过去的种种羞辱,我下意识的别开视线,不再看他们。

  已经不属于我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都是脏了他的眼。

  抬脚走进老宅时,我听到楚星辰淡淡的嗓音安慰林淼,“傻瓜,今天这就是你的主场,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爷爷接受你,用不了多久,我定会将你娶进门,风风光光的成为我楚星辰的妻子。”

  风风光光成为我楚星辰的妻子……

  这句承诺还真是感人呐,连我这个从未被认可的前妻都为之所动,楚星辰真的好爱秦宁啊,哪怕林淼与她只是神似,哪怕她是个不上台面的坐台女,他依然宠她入骨,许她一生。

  而我呢,这些年的默默追逐到头来只是自己的独角戏罢了。

  垂落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皮肉,刺的血肉模糊,疼的揪心,我要让自己永远记住这抹痛,唯有疼才能让我忘了爱。

  ……

  餐桌上,我坐在楚星辰的对面,林淼坐在他旁侧,两人低声聊着什么,逗得林淼掩嘴浅笑,我看着楚星辰宠溺的眼神,心像被针扎一样疼,我低着头,拿着筷子的手开始抖。

  我知道我不该对他还有心思的,可是我忍不住啊,他曾经就是我活下去的信念,没了他,我可能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楚天霖不悦蹙着眉瞪了眼楚星辰,看向我,郑重道,“洛洛,你不管你们之间怎么闹,星辰哪怕在外花钱养女人,你都必须是楚家少夫人,这个位置只有你能坐,任何人我都不会让她进门的。”

  言落,楚星辰冷漠的看着楚天霖,满满的不屑。

  他当然不惧怕他的父亲,因为我们连离婚证都领了,谁也不阻住不了他迎娶林淼。

  我放下筷子,笑了笑,“叔叔,我们离婚了。”

  听到这个称呼,楚天霖脸一黑,忙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签字了?谁让你擅自做主离婚的?叶洛,你怎么就这么傻,心甘情愿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一个坐台女,你是觉得你自己不如坐台女,还是觉得我楚家少夫人的位置是什么货色都能坐的?”

  楚天霖真的是气坏了,开始当众羞辱林淼。

  对面的楚星辰脸色阴沉,漠然的视线扫向我,仿佛林淼被欺负这事是我唆使楚天霖做的,我很讨厌他这种先入为主的怀疑,索性起身从随身包掏出离婚证,放在桌上。

  “叔叔,离婚是我提出来的,曾经的我的确爱星辰,可现在,我不爱了,既然他有了想要娶的女人,那么我愿意放手,若是林淼不得您心,那是你们楚家的事,与我没有关系,自今天起,我与楚家再无瓜葛。”

  “洛洛,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好歹我曾经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无情无义吗?”

  我避开楚天霖的视线,收回离婚证,拎起随身包,快步离开。

  这时,楼上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洛洛,来老宅不看看我吗?”

  我顿住,缓缓回头,楚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二楼,混浊的眸子看向我。

  我犹豫了,楚家两位长辈待我的确宠溺,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但他们对我的好是毋庸置疑的。

  我上了二楼,跟着老爷子一同进了书房,聊了没几句,他的血压升高,我急匆匆出门找药,却在走廊里碰上林淼。

  “叶洛,我们聊聊?”她站在我面前,高傲的扬着下巴,我不知道她想聊什么,只是单纯不想见到她,果断拒绝。

  走到楼梯口,她跟了上来,声音带着哭腔,“叶洛,我没想过拆散你和星辰,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不配,更没资格嫁进楚家,我只想陪在他身边守着他便好,可是你不该害死我肚子的孩子,那可是星辰的骨肉啊,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我冷笑,看着惺惺作态的林淼,嘲讽道,“楚星辰不在这,何必要装模作样卖惨呢?林淼,既然我已经选择退出,你就安心当你的楚太太即可,要是再敢来骚扰我,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一巴掌重重甩在我脸上,伴随着楚星辰森冷的声音,“叶洛,我是不是对你太放纵了?”

  我不知道楚星辰什么时候来的,但我敢肯定刚才那番威胁他一定听见了。

  他再次为了虚伪的林淼动手打了我,还是在楚家老宅,当着佣人们的面毫不顾及我的颜面。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咬着唇,不甘心的瞪着他们。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林淼没有怀孕,我没有害死她的孩子,甚至为此我让出楚家少夫人的位置,成全他们,为什么他们还不肯放过我?

  我就这么好欺负吗?

  是不是楚星辰笃定我爱惨了他,永远都不会奋起反抗,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仗着我对他的爱,肆意欺负我?

  我走过去,当着楚星辰的面,不客气甩了林淼一巴掌,放下狠话,“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是的,我不愿再当个委曲求全的受气包,我要反击,既然与楚星辰断了关系,何必要处处忍让他的女人三番五次欺负我?

  林淼被我的张牙舞爪吓坏了,缩在楚星辰的怀里满脸泪水,揪着他的衣襟,脸上迅速红肿起来。

  “星辰,叶小姐可能暂时接受不了我,心中不平,你别责怪她,都怪我擅自跑来安慰她,不懂分寸说话激怒到她。”

  楚星辰疼惜的抱着林淼,柔声安慰她,“淼淼,你怎么能这么善良?要不是我亲眼看到她动手打你,你是不是打算这一辈子都不告诉我,她私下找人欺负过你?”

  找人欺负她?我怎么记不得有这事,难道是助理没经过我的同意私下找人教训了她?

  我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秦岫替我出气,毕竟他是姜言的学长,两人关系极好,找人教训林淼这事确实符合姜言的暴脾气。

  我错愕,只见楚星辰掀开林淼的衣袖,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痕问我,“叶洛,我从没想过你的心思会恶毒到这种程度,林淼是我的女人,谁给你的底气欺负她的?”

  我想开口解释的,就在这时,林淼突然冲了过来,护在我身前,哭着求他,“星辰,我已经伤害过叶小姐一次,求你,别再伤害她,有什么冲我来。”

  她不停的朝后退,我被迫也朝后退,一个落空突然从楼梯口滚了下去。

  在我摔下去的时候,慌乱间扯住林淼,接着我们一前一后栽倒在一楼,我的脑袋撞到了桌角,很痛,混沌间,我看到楚星辰紧张不安的冲下来,抱着林淼匆匆朝外走去,自始至终都没能瞧上我一眼。


标 签言情 借你一生渡我余生 楚星辰 叶洛 楚星辰叶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