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舒窈厉沉溪小说_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砂糖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18 ℃
舒窈厉沉溪小说_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砂糖

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

砂糖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舒窈厉沉溪的小说名是《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是由砂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文。主要讲述的是:舒窈是一个哑女,她知道她与厉沉溪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罢了,可是她还是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然后不顾一切嫁给了一个丝毫不爱自己的人,等到受尽伤害,她又该如何抉择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舒窈厉沉溪的小说名是《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是由砂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文。主要讲述的是:舒窈是一个哑女,她知道她与厉沉溪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罢了,可是她还是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然后不顾一切嫁给了一个丝毫不爱自己的人,等到受尽伤害,她又该如何抉择呢?

免费阅读

  转天的上午十点左右。

  厉沉溪刚开完会,回办公室时,秘书就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几份文件,等待老板审阅签字。

  一一递送到办公桌上,厉沉溪翻阅着,却在看到最后一份时,漆黑如墨的眸子深邃了起来。

  黄毅垂手站在一侧,急忙解释了句,“按照惯例,每个季度给舒氏的红利,这是财务部的报表和支票,请厉董批阅。”

  给舒氏每个季度一笔红利,是这场婚姻初始时的应允。

  念及此,厉沉溪俊朗的眉宇间,折痕分明,直接将那份文件连同支票合上,推向了黄毅。

  “舒家的事情,让她自己送去!”

  低沉的嗓音,清冷,肃杀。

  漠然的俊脸上,也阴沉的如履薄冰,漠然的毫无半分葳蕤。

  黄毅瞬时明白了老板的意思,快速的拿起文件,点头道,“好,我知道了,厉董!”

  舒窈接到黄毅送过来的文件时,正在喝着保姆熬好的姜汤。

  可能是淋到了雨的缘故,有些感冒了,但孕妇的体质,也不能服药,只能靠姜汤勉强撑着。

  黄毅将文件送过来就走了,虽然身体不舒服,但还是让管家开车送自己回一趟舒家。

  一是送支票,二也是到了月底。

  每隔几个月,她都有一次看望自己亲生母亲的权利,这也是当初舒家逼迫她同意嫁入厉家的条件之一。

  到了舒家,莫名的,楼下保姆不知去了哪里,偌大的别墅,显得空荡荡的。

  如果舒窈早些预先知道会撞见那样让她进退维谷的一幕,这趟舒家,她绝对不会来。

  “妈,我们可说好了的,等舒窈那个小贱货把孩子一生下来,就马上把她除掉!”

  楼上卧房外,舒窈听到了里面传出的声音。

  “放心吧!都说好了的事,妈怎么会反悔呢?”

  “我不是怕你反悔,只是担心别的事情,我那么喜欢沉溪哥,怎么可能让舒窈嫁给他呢?”

  “哎呀,妈妈都知道的,如果不是你身体的缘故,我也不愿意啊!厉舒两家联姻,本来就没有舒窈一个私生女什么事儿的!”

  “不过是借腹生子的把戏罢了!等孩子一生出来,舒窈这个小贱货,和她那个疯子死妈,马上让他们彻底消失!”

  “是啊,都会按你要求来的,媛媛,你先别着急,等舒窈把孩子生下来的!”

  “不!我不放心啊!我担心再不把沉溪哥抢过来,我就没机会了!舒窈那个贱货,别看是个哑巴,那狐媚样!最会勾搭男人了……”

  舒窈就站在门外,搭在楼梯扶手上的手,早已湿透,她似乎听到了不该听的话。

  借腹生子。

  原来,所谓的婚姻,不过是大妈和姐姐合伙算计自己,以及腹中胎儿的一场把戏!

  她的头很沉,沉到了几乎有栽倒的可能!

  还有八十八天,孩子降生,等待着她的,就是娘家设计的滔天阴谋,要将自己和母亲,一并除去的恶毒伎俩!

  舒窈慢慢的转过身,心口传来钝生生的剧痛,疼到了难以呼吸,大脑极尽缺氧的地步。

  楼下的保姆购物归来,看到正下楼的舒窈,就说,“二小姐回来了!怎么不再坐坐呢?”

  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舒窈,没予理会,灌铅的双腿,踉跄的走出了舒宅。

  她心痛的,不是大妈和姐姐的阴狠,而是惋惜自己腹内的孩子,还没有降临在这个人世,就有一场巨大的阴谋,已经在等待了!

  楼上的人,听到声音,也纷纷下了楼。

  却只看到玄关处,舒窈径直离去的背影,薛彩丽不禁惊呼,“不好了!这丫头该不会是听到了什么吧?”

  一旁,舒媛只是意兴阑珊的扶着二楼平台的围栏,冷然的唇角勾起轻蔑的弧度,“听到了又能怎样?她一个哑巴,还能告密不成?”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要确保在孩子没有生下来之前,不能有任何闪失!”薛彩丽笃定的冷道。

  舒媛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心里有数!”

  旋即,她阴冷的目光撇着玄关那边,注视着舒窈早已消失不见的背影,杏眸愈加灿烂,也愈显毒辣。

  “我倒是有一场好戏,可以提前让她欣赏一下!”

  回到了厉宅,舒窈开始辗转反侧,大妈和舒媛的话语,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荡。

  她的孩子,她的亲生母亲。

  都成了对方要阴谋的中心。

  到底该怎么办?

  舒窈抚着自己高耸的小腹,为了这个孩子,也为了自己的母亲,她必须要做点什么的……

  快速的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打开微信,开始输入消息。

  片刻的功夫,手机炸响。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名字,舒窈快速的接起了电话,那边传来凛冽的女声——

  “窈窈,你确定要这么做?你可是会有危险的啊!你要想清楚了!”

  舒窈不会说话,但是很有默契的用手指敲了下手机屏幕。

  那边听到回复,不禁叹了口气。

  “好吧!都听你的,我先准备好,然后等你通知!”

  挂了电话,舒窈一刻紊乱的心,总算换来了略微的平静,看着手机里对方标注的名字,莫晚晚,不禁浅然的莞尔一笑。

  那是她唯一最好的朋友,这个时候,她能信的人,也只有莫晚晚了。

  晚上,一辆奢华的玛莎拉蒂以完美的弧线漂移,稳稳的停在了金豪大酒店的露天停车位。

  “是厉董的车!”

  “厉董来了!”

  一道声音过后,无数的媒体记者欢呼雀跃,众人兴奋的朝着豪车涌去,厉沉溪凭借一人之力养活整个S市媒体的传闻,果然不假。

  看着挺拔帅气的男人迈步下楼,记者们疯狂的拍照,丝毫不吝啬内存卡,闪光灯在男人清隽优雅的轮廓上,不断凝聚。

  就在记者们接踵争先恐后时,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驶来,舒媛在众人的瞩目下,推门下车。

  厉沉溪长腿大步,径直越过众人,绕了一圈,骨节修长的大手,打开了后车门。

  舒媛扶着男人的手背,慢慢的弯腰迈步下车。

  一身奢华的女子,精致的妆容,婀娜的堪比任一偶像明星,媚眼如丝的杏眸。

  舒媛快走几步,来到厉沉溪近前,眸光含情脉脉,“沉溪哥!”

  男人沉冷的俊颜毫无波澜,漆黑的深眸甚至都未有任何变化。

  但记者们不会错过这绝佳的镜头,此番晚宴,厉沉溪和舒媛同框,明日必掀起绯闻狂潮!

  记者们兴奋的难以形容,长枪短炮跃跃欲试的准备着采访内容,倏然,另一道银白色的车影,在众人眼前闪过。

  厉沉溪注视着后车座上的女人,星眸瞬时一沉,这种场合,她怎么来了?

  厉沉溪注视着后车座上的女人,星眸瞬时一沉,这种场合,她怎么来了?

  ---------------------------

  齐刷刷的视线,在银白色轿车上凝聚。

  注视着后车座上的女子,众人屏息凝神,这其中,也包括了舒媛。

  厉沉溪敏锐的目光撇着车里女人侧颜的轮廓,顿时,远山般的浓眉,折痕明显,心底的烦怒也像狂风暴雨,掀起了巨大的怒潮。

  舒媛注视着车内的女子,唇边微微的衍出皎洁的愉悦,她可算是来了!如果不来,怎么欣赏好戏呢?

  但心里如此想,而表面上却佯装出凄楚的样子,娇滴滴的挽着厉沉溪的手臂,有些撒娇般的娇嗲,“沉溪哥,她怎么也来了?”

  厉沉溪的面色一瞬间阴戾的骇人。

  舒媛微微的抿唇,还故意装出楚楚可怜的小样子,怯生生的,透着不安。

  女人越是这样,越容易勾起男人心中的怜香惜玉。

  厉沉溪身形不动,眼角余光,却狠戾的折射着缓缓从车上走下的舒窈。

  今天晚上,她穿着米色的及踝长裙,坡跟的高跟鞋,虽然身怀有孕,却也不失女性的阴柔和性感,一颦一笑间,将倾国的容颜,勾勒尽显。

  即便如此,也无法激起男人片刻的动心,厉沉溪快速的避开了目光,漠然的俊脸上,衍生的一股子前所未有的狠戾和绝情。

  四周的媒体记者却暗暗欢呼,这可是舒家两大小姐,全部聚齐了,不用想都知道是翌日头版的绝佳素材啊!

  记者们欢呼,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无数的话筒,争先恐后的朝着厉沉溪面前递送,问题也接踵而来。

  “传言厉董明明已有贤妻,还和小姨子有染,请问,是这样吗?”

  “据悉,厉董机缘巧合下才和舒窈小姐奉子成婚,请问具体的事情,是这样的吗?”

  记者们的嘴巴像安了马达,各种各样的问题,全部都是针对舒窈和舒媛姐妹的。

  “请问厉董,曾经的挚爱身份一直是个谜团,到底是什么人,可以透漏下吗?”

  “这会影响了您和舒窈小姐的婚姻吗?据悉,你们的夫妻感情一直不和,是这样的吗?”

  真可谓是长枪短炮,舒窈被记者们簇拥推挤着,她还要十分小心自己高耸的小腹,担心腹内的孩子出现任何闪失和意外。

  保安和助理也纷纷而至,将记者们尽量哄散,打开一条通路,让厉沉溪等人尽快通过。

  本以为这场闹剧就此戛然而止,记者们脸上也纷纷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男人的目光却停留在舒窈身上,注视着她隆起的小腹,睿眸中闪过璀璨的流光。

  舒窈被他灼灼的目光惊住,快速的移开了美眸,倏然,耳畔就传来了男人低醇犹如天籁的嗓音。

  “夫妻感情不和?请问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传言?”

  话落的同时,舒窈只觉得身体一怔,一道力道便袭上了她的纤腰,舒窈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俯下.身,薄唇快速的封上了她的。

  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只是浅尝辄止,并未深入。

  轻轻地,犹如一阵暖风,划过了舒窈的心底。

  还未等反应过来,男人早已直起身,长臂却未离开女人的纤腰,仍旧拥着她,星眸幽深的注视着她的容颜,唇角浅然的笑意,尤为暖人。

  缓缓道出的话语,却是对周围所有记者们的,厉沉溪说,“我和妻子,一直感情都很好!”

  众人一怔,接着,他睿眸又扫了一眼身侧的舒媛,话语平淡,感觉不出丝毫的深意。

  “那请问厉董,您还记得韩小姐吗?”

  某人的一句话,瞬间,周遭的空气冷却了下来。

  厉沉溪阴寒的眸刀,狠戾的扫向开口之人,阴暗不明的俊颜,透着难测的诡谲。

  鸦雀无声。

  记者们听得发傻,再反应过来时,厉沉溪已经搀扶着舒窈,转身进了酒店。

  高大挺拔的男人,帅气的背影,温柔的挽着爱妻的画面,深得人心。

  而只有舒窈清楚,男人的脸上,早已冰寒无数,阴冷的眸低,狠戾的光束让人心颤!

  众所周知,刚刚提及的那位韩小姐。

  是他心底的紧闭区域,也是根深蒂固的一根芒刺。

  念及此,舒窈的心,疼的狠抽了下!

  进了大厅,远离了记者们的视线,男人就快速抽身离开,鸷酷的俊脸上,冷沉的毫无表情。

  那一丝厌弃般的举动,像一根尖锐的钢针,狠戳着舒窈的心底。

  “你怎么来了?”

  头顶传来男人冰冷的嗓音,深邃的眸中划过凉薄的森寒。

  舒窈慢慢的抬起头,刚和男人的视线触及,就被他眼底的冰凉震慑,尴尬的抿着唇。

  “哎呀,沉溪哥,你和哑巴说话,她也不会回答你呀!”舒媛站在一旁,亲昵的挽上了厉沉溪的手臂,娇柔撒娇的模样,显得要多亲密,就有多亲密。

  舒窈只在一旁静默的看着,注视着男人孔武有力的臂膀,还有那修长如玉的大手,那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地带,却让舒媛如此肆意。

  “好了,我们不理她了,沉溪哥,快进去吧!人家都有些饿了呢!”舒媛卖萌撒娇,眼尾的余光,却尽数撇着舒窈。

  那种感觉仿佛在说,看啊,你的男人,他早就属于我了!

  舒窈纤细的手指,愤愤的紧攥,不甘的感觉,在心头凝聚。

  厉沉溪的脸色阴戾,不动声色的拨开了舒媛的手。

  而此时,一道女声由远及近,截断了几个人的思绪。

  “沉溪啊!”

  寻声转过身,舒窈诧然的看着从宴会大厅走出的婆婆蒋文怡,一身雍容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舒窈是我叫过来的,今晚是厉氏的新品发布会,作为厉氏的少夫人,她不来,成何体统啊!”

  蒋文怡说话时,犀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舒媛,让她有些不安。

  舒媛忙讪笑,立马讨好的上前,柔声道,“伯母您好!”

  蒋文怡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硬生生的拉起了舒窈的手,塞到了厉沉溪的手中,压低声,叮嘱了句,“身为厉氏的董事长,这种场合,孰轻孰重,你应该清楚吧?”

  男人好看的轮廓瞬间被蕴怒湮没,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舒窈的手,大步进了大厅。

  他的气力极大,生生扼杀着女人纤细的脉搏细腕,但和心上的剧痛相比,这又能算得了什么?


标 签总裁 旧爱晚成厉先生的溺宠哑妻 舒窈 厉沉溪 砂糖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