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霍穆擎宋凝小说_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霍穆擎宋凝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13 ℃
霍穆擎宋凝小说_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霍穆擎宋凝

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

霍穆擎宋凝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叫霍穆擎宋凝的小说《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是一篇正在火热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五年时间,宋凝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变成了底层蝼蚁,她终于尝到了爱上霍穆擎的苦果,容貌全毁,身份全无,往后余生,她只想放过自己,也放了霍穆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霍穆擎宋凝的小说《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是一篇正在火热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五年时间,宋凝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变成了底层蝼蚁,她终于尝到了爱上霍穆擎的苦果,容貌全毁,身份全无,往后余生,她只想放过自己,也放了霍穆擎....

免费阅读

  “当然,我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别客气,想吃多少就多少,不够还可以点。”

  霍蔚良坐在宋凝对面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她每做一件事,一个动作都会忐忑经过他的意见,就像如果她做错了就会遭到什么迫害。

  宋凝垂着头,头发遮住了大半边的脸,也不会抬头看霍蔚良,从来就没有和他对视过一眼。

  “谢谢,我会付钱。”宋凝小声说道。

  霍蔚良好笑的说道,“这一顿是八千多,你付得起吗?”

  刚入嘴里,宋凝就吓得吐出来,不敢吃了。

  “我请你,你别紧张。”霍蔚良赶紧说道,“我们接触了几次,也算是朋友了,你别那么见外。”

  宋凝抬眸望着霍蔚良,脸上的笑容无比的真诚,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只觉得他们是玩世不恭的子弟,早早远离就好了,如果不是遇到霍穆擎,估计也不会在这里。宋凝看着这一桌子的菜肴,看上去很有食欲。

  “谢谢。”

  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丰盛的食物了。

  过去,她吃东西是为了填饱肚子,不再挨饿,再难吃也得吃下去。

  霍蔚良撑着下巴慢慢欣赏,忽略宋凝那额头上的疤痕,其实她长得真的不错,虽然很瘦,像是营养不良,可胸挺有料的。他意识到自己目光过于轻浮,又赶紧移动目光。

  什么女人没见过,竟然会盯着她看。

  从未想过一个女人的饭量有这么大,霍蔚良惊呆了,一桌的食物一步步被宋凝消灭,他眼看着宋凝吃了又吃,但她并没有很享受,而是硬逼着自己吃下去,表情很痛苦。

  “你吃不下去就别勉强自己。”

  宋凝没有犹豫迟疑,继续吃。

  皱着眉,狼吞虎咽。

  “宋凝。”霍蔚良抓住她的手。

  宋凝含糊不清的道,“我不能浪费,可能吃了这顿,下顿就挨饿了。”

  霍蔚良面色难看,意识到自己做的并不是好事。

  下一秒,宋凝捂着唇赶紧去洗手间呕吐。

  门口的霍蔚良惊住了,宋凝确实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胆小,软弱,话又不多,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不像其他女人倒贴他,反正做什么都小心翼翼,担惊受怕,甚至想方设法避免和他过多接触。

  如果真的像朱倩雯说的那样,宋凝是宋家大小姐,娇生惯养,残忍冷漠,杀死了自己的亲妹妹,这样的个性,无欲无求,根本就找不到行凶的任何理由。

  宋凝趴在马桶边,胃里翻滚,苦胆都快吐出来,眼泪直流,她随意擦了擦嘴,只觉得可惜了,这么好的食物很浪费。她又机械似的坐回去继续吃。

  不过,霍蔚良看着她太难受了,抓住她不准再吃下去。

  “以后你要是想吃什么,可以告诉我,我都可以送过去。”霍蔚良不忍心的说道。

  只不过是善意的顾虑周全,在宋凝那却变成了压力,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变得小心翼翼,没有听他的,而是把剩下的食物一点点的吃完。

  宋凝安静乖巧的吃着东西,没有再呕吐,直到不剩下残留才停下筷子。

  送宋凝回去,霍蔚良一直没说话,可没有忘记还她背包,宋凝紧抓住背包的袋子松了一口气。霍蔚良注意到一个细节,询问道,“你背包里装的都是什么?”

  宋凝愣了会,紧紧的搂着,“没什么,贴身用品,我进去了。”

  就宋凝快进门时,霍蔚良又喊道,“宋凝,下次我来找你会带你最喜欢吃的李记灌汤包。”

  “不……”

  “就这样说定了。”

  霍蔚良嘿嘿笑了两声,钻进车里飞快的离开。

  宋凝看了许久,没有来得及拒绝,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可是,她真的能相信吗?真的能够信任这个男人吗?

  答案是未知数。

  霍蔚良哼着小曲回来,陆丰正在等着他,一脸坏笑,“嘿,就干完事了。”

  “你想什么呢?”霍蔚良一脚踢开他,坐在沙发上。

  “开房能做什么啊,虽然你的眼光差了点,但兄弟我又不会嘲笑你。”陆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脑残啊,懒得和你说。”

  霍蔚良懒得解释,刚好累了,打了个哈欠,直接上楼睡觉去了。

  隔天,霓裳曲舞的人看宋凝的眼神不太一样,她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反正比之前多了一些敌意。

  宋凝埋头骨干,打扫卫生,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反正日子一久也会习惯。

  忽然,本来放在不远处的水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身后,一不小心就被绊倒了,脏水全部倒出来,宋凝也因此跌坐在地上,裤子都湿透了。

  “你长没长眼睛,毛手毛脚的,你知道我这双鞋子多贵吗?”

  张曼是霓裳曲舞最近比较红的小姐,性子刁钻,新买的高跟鞋沾到水就一触即发,怒气使劲的指责宋凝,如此不起眼的人物也配和她们争,眼底写着不屑和鄙夷,更多的敌意和妒火。

  “对不起。”宋凝道歉。

  张曼环着手臂,冷嘲,“原来会说话,我还以为是个哑巴,来霓裳这么久,第一次开口说话,你就是靠着这个手段来魅惑别人吧,连我都不放在眼里。”

  平时,宋凝并不和这些小姐们打交道,她们在各种富豪官员中周璇,就算身份被人瞧不起,可是不得不说不管怎么混都是风生水起,也处在上流社会的边缘,自然也看不起宋凝这样的人。

  “曼姐,你不知道,人家宋凝攀上富二代了,哪里会把你放在眼里,她不知天高地厚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其他小姐们也跟着酸溜溜的说道。

  宋凝低头,死死的咬着嘴唇,自卑和恐慌都涌上心口,“刚才水桶并不在这个位置。”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放你身后溅自己一身咯?还是觉得霍少爷看上你这个丑八怪了,就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张曼火气上来了,表面上唯唯诺诺,就是靠着这张无辜的脸去吸引男人的目光,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我没有。”

  “就你这个德行,还想做霍少的女人,简直痴心妄想,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做个下贱的清洁工。”张曼高傲恶毒的说道,“赶紧给我擦干净,要是做不好手里的事,我分分钟钟让张经理把你开除,到时候沦落街头吧。”

  宋凝赶紧蹲下拿出干净的毛巾给她擦鞋子。

  “嘶。”宋凝倒吸一口凉气。

  张曼踩住了宋凝的手指,望着她一声不吭的模样气得好笑,踩得更加用力,还心狠的揉捏几下,宋凝疼得脸色发白,毛巾掉在地上,手臂的青筋隆起。十指连心,何况张曼穿的是硬邦邦的高跟鞋。

  花姐闻声过来,见着宋凝被人欺负,说道,“张曼,宋凝已经说了对不起了,你怎么还要这样对人家。”

  张曼回头,眼底都是鄙弃的目光,对年长自己,资历更丰富的花姐也不放在眼里,“花姐也来了,我知道你和宋凝关系好,但是做错了事不教训一下怎么能够长记性。”

  说着,更用力的踩了两下才松开。

  宋凝的食指和中指冒着血珠,一下子就肿了,皮也脱落了,斑斑血迹看上去十分狰狞。

  花姐把宋凝扶起来,“等下我帮你包扎。”

  “花姐啊。”张曼喊住,“你也是霓裳的老人了,何必为了一个臭丫头给自己找麻烦,像你这个年纪,真的该找个像样的人嫁了,也好过给你那个赌博的男朋友糟蹋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张曼捂着嘴嘲笑,其他人也跟着幸灾乐祸起来。

  “是啊,再过几年,花姐你人老珠黄了,霓裳曲舞不要你了,还指望你那个赌博男朋友养你不成?”

  其他人也跟着议论,开始埋汰花姐。

  花姐觉得很羞耻,脸色十分难看,拉着宋凝疾步离开。

  小杂房里,接着微弱的灯光,宋凝的伤口包扎好了,可血还是渗透纱布,花姐也觉得奇怪,宋凝怎么就流血不止,望着她那苍白的面容,就像是贫血似的,流一点血就变成这个样子。昨天看她回来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

  “流这么多血,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花姐叮嘱道。

  宋凝凝视着花姐的脸,她确实是霓裳曲舞最年长的老人,也有四十岁了,这个年纪在霓裳曲舞不吃香,而且看她愁容满面的似乎过得并不好。和那些年轻的女人相比,她并不快乐。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宋凝平静的询问。

  花姐那苍凉的眼睛里似乎装着许多的故事,有故事的人通常都是受过伤的人,而糊涂的人永远都是最开心的,宋凝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从糊涂中变得如此清醒,然后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因为你还醒着,还有希望。”

  这话宋凝听不明白。

  花姐又说道,“宋凝啊,你应该离开这里,好好找份工作,你是个另类,这里的人不会喜欢你的。”

  宋凝垂着头,没有什么地方会喜欢她,她卑微,软弱,本以为这是默默无闻的最好身份,可没想到却是被人嘲笑和欺凌的对象。

  透过那不大的窗口,一轮明月高挂在天上,看似光明的,可周围笼罩着黑暗。

  宋凝说道,“离开这,也没有地方容得下我。”

  花姐抓住宋凝的手,“我知道你受了许多委屈,命运就是如此不公,恶毒的人再恶毒也站在顶端,善良的人再怎么善良也是如此卑微,可是,这地方不适合你。”

  “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已经够小心翼翼,不去招惹任何人,也不做任何反抗,甚至于那么努力的工作。

  “因为你和霍少爷走得太近,霍少爷送你回来被大家都看见了。”花姐摸了摸宋凝的头发,“霓裳曲舞再怎么光鲜的人内心都是黑暗的,她们自然也看不得谁好。”

  原来是这样。

  宋凝垂着脑袋,没有人会去想霍蔚良为什么送她回来,而只是在想她用了什么方式去勾搭霍蔚良,才会被他送回来。

  她夹着尾巴做人,闷不啃声,不和任何人争吵,面对不公平处处忍让,也有许多人找茬。

  霓裳曲舞这么多的小姐,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够淹死她。

  就算她说和霍蔚良没有关系,也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的理由。

  为此,她又被张经理骂了一顿,连午饭都被没得吃了。

  不吃饭就没有力气干活,宋凝饿着肚子坐在楼梯角落,浑身乏力。

  “宋凝。”

  花姐在叫她。

  宋凝回头,花姐端着一个饭盒放在她手里。

  打开一看,白菜,豆角,一些素菜,还有一个卤鸡蛋。

  “吃吧。”花姐笑道。

  宋凝在犹豫,“你吃了吗?”

  花姐连忙说道,“吃了,我肯定吃了,你也不想想我每天伺候多少客人。”

  这话,听得宋凝有些苦涩,她们都不容易,特别是花姐,为了留住客人,没有年轻的美貌,只有靠那微薄的能力去讨好客人。

  “快吃,等下你又要干活了,还有个鸡蛋哦。”花姐指了指里面的菜色,“好歹也是个荤菜,补充营养,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吃了就有力气干活。”

  宋凝突然一下哽咽了,除了霍蔚良请她吃过一次大餐,确实很久没有吃过荤,也没有人真心的施舍一顿饭,她掩饰情绪,嘴角勾笑,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咳咳咳。”宋凝呛着了。

  “慢点吃。”花姐拍了拍她的后背。

  吃完后,宋凝又说道,“花姐,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鸡蛋。”

  半会。

  “宋凝,宋凝,赶紧过来,VIP客房需要你去收拾!”

  “花姐,我先去了。”

  “等等。”

  花姐把身上披着的还算新带点鸭绒的外套盖在宋凝身上,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也是最暖和的一件衣服,以前总是舍不得穿,如今发现有比她更需要的人,花姐莞尔,“天气凉,你的身体不好,穿上,保暖。”

  “这不用……”宋凝想拒绝,和花姐相处这么久,她比其他小姐都要过得节俭,以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懂了,都是被命运扼住喉咙的人,这件衣服如同花姐身边一件最重要的首饰。

  “快去吧,就当做我送你的礼物。”花姐给宋凝穿好,拉起拉链。

  如此,宋凝没有拒绝了。

  ……

  “霍先生,霍少爷回唐家去了。”卫风说道。

  坐在办公椅上的霍穆擎陷入沉思,满脑子都是疑惑不解,也没有心思听卫风说这些情况,他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还意味深长的思考宋凝那句话,她没有尊严,只想活着。

  在这五年的时间,他没有再见过宋凝,差点就忘记了这个人出现过生命里,但是她的出现,仿佛之前的记忆全部都涌现了,穷追不舍跟在身后的宋凝,还有那个不管做什么都要黏糊着他的宋凝。

  霍穆擎脑子混乱得很,究竟是真是假,还是她想要做戏?

  “而且霍少爷频繁出现在霓裳曲舞,和宋小姐的关系亲密。”

  这话令霍穆擎的脸色更难看,宋凝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不管怎样都不允许和霍家人联系在一块,特别是霍蔚良。

  “去霓裳曲舞。”

  霍穆擎放下重叠的双腿,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办公室。

  他并不经常出现在这种风月场所,偶尔去消遣一下,但是寻找霍蔚良的行踪这些日子总出现在这种场合中,上次他去KTV也是找霍蔚良,不过被宋凝打断,以至于他没有闲工夫去管霍蔚良的事。

  “九爷,您总算来了”

  迎上来的顾倩红笑眯着眼睛,亲密的靠在他肩上。

  霍穆擎搂着她的腰肢,冷漠的目光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那个身影又看向顾倩红,“最近霍蔚良经常来霓裳曲舞?”

  顾倩红笑着说道,“霍少爷是经常来,不过他并不在这消费,我也觉得奇怪了,每次过来也就看两眼就离开了。”

  顾倩红转眼一想,又讪笑,“哦,对了,霍少和我们这儿一个打杂的来往得还挺密切的。”

  “她在哪里?”霍穆擎阴沉道。

  “不清楚,我也得去问问。”

  嘈杂的声音,鱼龙混杂的人,宋凝刚打扫完就听到客人说钱被偷了,所有人都指着她,说最后的进来的人只有她,都确定她偷了钱,宋凝冤枉得很,解释自己什么都没做过,可没有人愿意相信。

  “宋凝,你就承认了吧,我们走之后,来过的人只有你,把钱拿出来。”张曼毫不客气的说道。

  周围的站着许多人,宋凝是当事人,紧皱着眉,不知道怎么解释,“我没有偷。”


标 签总裁 危险游戏霍少眷宠小甜妻 霍穆擎 宋凝 霍穆擎宋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