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许念安穆延霆小说_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许念安穆延霆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54 ℃
许念安穆延霆小说_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许念安穆延霆

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

许念安穆延霆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许念安穆延霆的小说名是《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这是一本豪门婚恋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初许念安风光嫁进季家,成为人人羡慕的季太太,她本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无尽的痛苦,后来许念安高傲的扬起头颅:“季丞钰,我们完了!”转身就走,没想到却意外招惹到了那个在帝都权势滔天的男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许念安穆延霆的小说名是《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这是一本豪门婚恋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初许念安风光嫁进季家,成为人人羡慕的季太太,她本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没想到得到的却是无尽的痛苦,后来许念安高傲的扬起头颅:“季丞钰,我们完了!”转身就走,没想到却意外招惹到了那个在帝都权势滔天的男人……

免费阅读

  室内一片黑暗,许念安不知道男人在哪个角落里,内心的惶恐和不安几乎堆积到顶点,她穿着拖鞋踩在绒毛毯上,一点点往里挪。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转身,打算不顾死活地夺门而逃。

  就在她的指尖快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金属声,打破了死寂,一簇深蓝的火苗在黑暗的房间内燃起,紧接着,许念安嗅到了烟草的味道。

  男人低沉慵懒,却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想逃?”

  许念安心尖一颤,随即一咬牙,用力握住了门把手。

  “出了这个门,可就不是我一个男人了。”

  许念安一愣,猛地回头。

  这一会儿,她已经渐渐适用了黑暗,就着洒进来的月光,许念安看到男人正躺在不远处的太师椅上,穿一件暗灰色的睡衣,腰间的带子松松垮垮的打了个结,结实的胸膛隐隐可见。

  他的整张脸都隐匿在阴暗中,许念安看不真切他脸上的神情,可那股子压迫感却充斥在这个房间的每个角落。

  许念安站在原地,鼓起勇气问:“先生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跟我一个结婚了的女人纠缠?”

  穆延霆咬着雪茄,并不看她,似乎早已经注定,她是他手中跑不了的猎物,“你不是要谢我吗?”

  “……是,可……我没说过用这种方式……”

  穆延霆的声音淡淡的:“除了这种方式,你还能用什么方式?”

  许念安一愣,他竟然说的这么直白,但又忍不住问:“既然如此,先生为什么要给我解药?”

  穆延霆咬着烟,轻笑了声,转头看着她,眸中带着稍许笑意:“我更喜欢看你清醒的样子。”

  许念安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她从没见过这种人,把那么无耻的话,却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如果,我不肯呢?”

  “从哪里来的,送你回哪里去。”

  许念安闭上眼:“穆先生是帝都权贵,竟然也要趁人之危吗?”

  “那要看我有没有兴趣了。”

  言外之意,他对她感兴趣。

  穆延霆勾了勾嘴角,黑眸盯着她,起身,迎着月光慢慢朝她走来,淡淡的吩咐,“自己动手。”

  “……”

  许念安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男人高大的身躯挡在许念安的眼前,他抬起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五根手指像钢铁一样,霸道的将许念安的脑袋固定住,周身的空气却又冷了几分,他重复了一遍,“自己动手。”

  许念安浑身都在颤抖,被他强迫着仰头看他,却咬紧牙关。

  穆延霆却觉得她的样子倔强又可爱,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他的眼中多了几丝笑意,另外一只手抚上她的领口,像是在鼓弄一个有趣的玩具,突然他用力一拉,“撕——”的一声,男人的眸色彻底的暗了下来……。

  许念安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矫情的女人,所以即使被自己的老公当着情.人的面羞辱,她都是挺直腰杆保持自己最后的尊严,不让自己流一滴泪。

  可是,当穆延霆这样对她的时候,她哭了。

  泪水顺着眼角,流进银灰色的床单上,很快,将床单洇湿了一片。

  穆延霆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只手撑在床上,低头看她:“哭什么?”

  许念安不说话,只将头别向一旁,也不看他,她明明知道这个男人没做错什么,他只是在索取救她的酬金,可是她却忍不住委屈。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侮辱?

  穆延霆捏着许念安下巴的手指上的力气加重了几分,许念安痛的叫了一声,转头,一双大眼睛,似嗔似怨的看着他,泪水连连,脸颊因为生气变得粉嫩娇红,像晨曦的玫瑰花瓣。

  穆延霆突然重重的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猛地放开她,起身下床。

  许念安疼的大叫一声,泪眼朦胧的仰头看着他,一股咸咸的血水味弥漫进口腔。

  穆延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咬牙切齿道:“闭上眼睛,别TM让我后悔,再看我一眼,我马上办了你。”

  他要放过自己了?大脑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动作就先一步完成了,许念安紧紧地闭上眼睛,一只手摸索着旁边的床单,盖住自己的身体。

  视觉没有了,听觉却异常的灵敏,她听到男人稳健的脚步声距离大床越来越远,最后她听到了开门声,关门声。

  许念安暂时放下心,深深地的吸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还会不会回来,但是既然她身上的药已经解了,她想尽快离开这里。

  从刚才的一番相处来看,这个穆延霆果然如传闻一般,不是正常人。

  嘴唇上传来丝丝痛疼,许念安抚了抚嘴上的伤口,暗骂了声bt,这个穆延霆非得让她出点血才肯罢休吗。

  她不敢开灯,裹着床单下床,摸到自己之前穿的那件吊带睡衣,却发现早已经被穆延霆撕碎。

  没有衣服,她还怎么走?

  许念安重新坐回床上,抱着床单,看着外面的月色,一晚上都在似睡似醒,又噩梦连连的状态中度过。

  晨风送来点点凉意,许念安一个机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时候有个女佣敲门进来,将一套衣服放到床头:“许小姐,这是您的衣服,先生已经帮您安排了车。”

  许念安琢磨着里面的字眼,问:“穆先生,他还在这里吗?”

  女佣摇摇头:“先生昨天晚上就离开了。”说完就退了出去。

  许念安没敢在这里多留,穿上衣服就坐着穆延霆安排的车离开了。

  坐在车里,许念安才发现,原来这是一片园林,距离帝都,起码要三个小时的车程。

  司机很快将她送到季家的别墅,许念安道了声谢,抬手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很快有佣人跑过来开门,看到许念安的时候,却欲言又止。

  许念安进入大门,远远地就看见别墅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她的脚步一顿,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许念安进入大门,远远地就看见别墅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她的脚步一顿,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

  许念安缓步走进别墅,一只脚还没迈进去,客厅里的等候多时的妇人突然疾步走上来,扬起手,“啪!”的一个耳光,抽在许念安白净的小脸上。

  这一巴掌,赵蓉打的又快又狠,许念安躲闪不及,只觉被打的脑袋“嗡”的一声,口腔内瞬间有血腥味溢出。

  不待许念安说话,婆婆赵蓉就已经开始尖酸刻薄的咒骂:“许念安你这个不知羞的,在外面鬼混了一夜,还有脸回季家,赶紧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

  许念安冷眼看着她,赵蓉被她盯的一惊,以前也不是没扇过她耳光,以往她都是默默受着,今天居然敢反抗了?

  但是许念安的眸中像是藏了刀子,赵蓉总觉得她今天早上与往日有些不一样,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身上的气焰顿时去了几分。

  许念安转身,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行李箱,绕过赵蓉想要上楼。

  身后突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紧接着,季丞钰开门下车,神态散漫的走到许念安的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番,凉凉的笑道:“哟,一晚上没见,这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一边说着,季丞钰抱着双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许念安用力握着行李箱的拉杆,手指渐渐泛白,结婚两年,季丞钰眼睁睁看着婆婆欺负她,却从来不管不问,甚至纵容。

  站在一旁的小姑子季倩倩见季丞钰来了,连忙跑上去跟季丞钰告状:“哥,你真该好好管教管教嫂子了,仗着有爸爸替她撑腰,完全不把你跟妈放在眼里,你看这是今天早上刚刚有人给我发的照片。”

  季倩倩说着,把手机献宝一样捧到季丞钰面前,“哥,这里面得多少个男人啊,啧啧,看她平时那副高冷的样子,原来啊,是个荡货!呸!嫁给我哥了还不知道收敛。”

  季丞钰本来就是不满父亲强逼着他娶许念安,看到手机上的画面后,周身的温度更是骤降了几分,他面色阴冷的质问许念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念安就那么拖着个行李箱直直的站在门口,冷眼看着他们的表演,这个她所谓的家,在她被流m劫持后,从头到尾,没有人关心她一句,而是早有准备的,在她踏进家门口的时候,指着她的鼻子让她滚。

  一股寒意,从脚底一寸寸涌上心头。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许念安冷笑着勾了勾嘴角,“好,我告诉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被人暗算,差点被一群糟流m蹋了,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就在你和你情.人翻云覆雨的时候。”

  许念安一股脑的吼出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你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吗?”

  大厅内有一瞬间的静默。

  许念安双眼赤红。

  季丞钰突然觉得,这样的许念安与往日有些不同,但是转念想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个女人,为了嫁进季家,什么手段没用过?说不定这又是她的新手段。

  赵蓉在一旁嚣张的嚷嚷:“丞钰你还听她说这么多干什么?不为家里开枝散叶,还跟野男人鬼混,赶紧让她滚,季家不要这种肮脏的女人。”

  “肮脏的人是你儿子,不是我。”许念安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居然有人说她的宝贝儿子肮脏,赵蓉差点气得吐血,“你这个女人,你敢再说一遍?”

  “说一百遍又如何?难道你的儿子不脏吗?说我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你儿子不是一样不知道在哪个野女人那里吗?你知道为什么结婚两年,我一直没有怀孕吗?因为你儿子喜好奇葩,放着家里的老婆不动,就喜欢出去偷吃。”

  “够了,许念安你给我闭嘴!”季丞钰突然暴怒。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哪一句说错了?你要真为袁诗柔守身如玉,我敬佩你,可你做到了吗?你哪一天不是醉生梦死在别的女人的温柔乡里?不要把自己的爱情说的那么伟大,我都替你害臊!”

  季丞钰怒吼:“你算什么东西,敢质疑我跟诗柔的感情,如果不是你,我跟诗柔也不会分开,你给我滚出季家!”

  许念安冷冷的回他:“季丞钰,你不止眼瞎,还心盲,哦,不对,你根本没有心!我对你的爱,你从来没有看见过,却反而对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念念不忘,你真以为袁诗柔是被我逼走的吗?。”

  许念安冷笑一声,继续道:“我会离开这里,但不是现在,等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我会堂堂正正离开这里,到时候婆婆也会知道,到底是我不干净,还是自己的儿子不干净!”

  许念安拖着行李箱上了楼,一进门,所有的伪装都卸了下来,整个人靠着门板,瘫软的滑落到地板上。

  她抱着自己的双膝,曲卷在墙角,用力咬着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哭出声。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许念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擦干眼泪,接起电话。

  电话一接通,袁诗英就劈头盖脸的质问:“许念安你怎么回事?昨天下午不是让你去给沈白薇送合同吗?你把合同送哪儿去了?”

  许念安握着手机冷笑,“我把合同送到哪里去了,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袁诗英,人在做天在看,我现在没有证据,并不代表我以后找不出证据,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日后,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昨天下午让她送合同虽然是季丞钰的主意,但是合同却是袁诗英给她的,也就是说,昨天知道她的行程的只有季丞钰跟袁诗英两个人。

  季丞钰再讨厌她,顶多是逼着她离婚,不可能找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标 签总裁 第一暖婚穆先生爱妻成瘾 许念安 穆延霆 许念安穆延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