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抖音热推裴铭薛庭藉小说_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裴铭薛庭藉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57 ℃
抖音热推裴铭薛庭藉小说_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裴铭薛庭藉

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

裴铭薛庭藉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裴铭薛庭藉的古言霸道言情小说《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是一部优质的宫廷权谋好书,里面的情节除了精彩就是高超迭起的剧情,《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全文讲述的是:裴铭前世受人所害临产惨死,不料这一世,他费尽心机步步紧逼,只为求她一个回眸。裴铭并不指望一蹴而就让薛庭藉对自己死心塌地,仅仅是借这么一次机会,让他记住自己罢了。那么一瞬,他有了种错觉,似乎在她的眼里望到了无尽苍凉和自己的余生...他们之间能够走到一起吗?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裴铭薛庭藉的古言霸道言情小说《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是一部优质的宫廷权谋好书,里面的情节除了精彩就是高超迭起的剧情,《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全文讲述的是:裴铭前世受人所害临产惨死,不料这一世,他费尽心机步步紧逼,只为求她一个回眸。裴铭并不指望一蹴而就让薛庭藉对自己死心塌地,仅仅是借这么一次机会,让他记住自己罢了。那么一瞬,他有了种错觉,似乎在她的眼里望到了无尽苍凉和自己的余生...他们之间能够走到一起吗?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裴铭的目光流转至眼前人的面孔上,看着这张已然陌生的脸,一时出神,又想起了上一世的种种。

  上辈子她病中烦躁,无心过问缘由,害得金盏受屈枉死。

  以致于让银盘对她怀恨在心,足足忍到她即将登上后位的时候,才放出流言挑起了薛庭藉的疑心,怂恿王氏母女加害于她。

  她还真是小瞧了银盘的心计和本事。

  越回忆,她的眸光就越冷,直把银盘盯得后背发凉,“小、小姐?”

  裴铭收回思绪,眼神也和煦许多,今天她救下了金盏,改变的是两个人的命数,若是好好调教,日后倒是能成为不错的助力。

  再想想明日的太傅寿宴,顷刻间便有了主意。

  “你们去给我弄些寒凉药来,药性越强越好。”

  她需得若无其事地参加太傅寿宴,先发制人,最好借着薛庭藉如今尚且单纯,把他牢牢掌握在手里!

  上辈子她明明可以有很多次选择,错只错在没有为自己打算,一心只为薛庭藉着想。眼下老天让她重来一次,可不就是为了重走这盘棋么。

  夜里未能阖眼,翌日一早,她收拾妥当,端起凉药一饮而尽,好苦!

  她的热毒来不及慢慢解,只能强行压制,尽管如此也难说能撑多久。

  再见到她的时候,王氏的牙根几乎要磨断,带着她的亲女儿裴钰上了马车,裴铭则单乘一辆。

  许太傅和辅国将军裴长远是忘年知交,见裴家的马车来,立马唤来了嫡孙许奕。

  刚下马车的裴铭一眼就看到了他,潦草屈膝行礼,借势避开了他的目光。一想到他日后的懦弱卑鄙,就连这点温润也显得恶心。

  丝毫不知她心中愤然的许奕颇有些报赫,目光流连于自己的鞋尖和裴铭的鬓角。

  刚与许太傅寒暄完,就远远见到了皇家马车,薛庭藉来了,她不动声色躲于人群中,眼下宾客众多,还不是与他见面的时候。

  身为二品大将军最疼爱的嫡长女,她本是走到哪都不缺人巴结的,偏偏像是不爱凑热闹般,直往偏僻的角落而去。

  她深谙薛庭藉不会喜欢这嘈杂场合,便赌一次时机。

  银盘不知她的打算,上拱桥时为她提着裙角,“小姐,您怎么不和许公子多说说话啊,你们——”

  话还没说完,就见裴铭浑身僵硬,神情复杂地遥望着远处那个少年郎。

  十九岁的薛庭藉,尊贵无忧的六皇子,本是飒然倜傥,可十年之后怎会变得那般叵测多疑。

  含泪收回目光,她迅速拉着银盘躲进了桥边的竹林里,“一会儿看到我上桥,你就跟上,在此之前别出声。”

  银盘愣愣点头,没一会儿便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裴铭算着时间,找准时机突然跑了出去。

  她算得很好,刚好和薛庭藉撞了个满怀,薛庭藉措手不及,本能得将她抱在了怀里。

  此番情境下的四目相对,都有些仓皇和窘迫,正是裴铭想要的,可她自己却先慌了,并非因为害羞,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境。

  他可恨,却也是她曾深爱过的人,不论日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至少现在的他是那个最初所见,令她倾心的模样。

  少年时的他,胸膛还不够宽厚,抱着她的力道也没那么霸道,多……让人怀念。

  可这样的感情也只一瞬而已,她推开他,却忘了正身处桥头,脚下一滑眼见着就要栽下河去,薛庭藉眼疾手快,堪堪揽住了她的后腰。

  此时的惊慌倒不是作假了。

  意料之外的小变故没有打乱裴铭的计划,匆匆屈膝行礼便逃上了拱桥,薛庭藉正要喊住她,银盘适时出现让他不好开口,只能眼看着她溜走。

  其实这只是个小把戏而已,裴铭并不指望一蹴而就让薛庭藉对自己死心塌地,仅仅是借这么一次机会,让他记住自己罢了。

  但让裴铭没有想到的是,薛庭藉还真就望着她的背影怔住了。眼前挥之不去的是她的那双眼,那么深,那么深的目光。

  在那么一瞬,他有了种错觉,似乎在她的眼里望到了无尽苍凉和自己的余生,如溺水般令人深陷。

  然而机缘不过一瞬,再去寻她也是寻不到的了,此时再去看那些飞廊秀石也不过如此,只能悻悻地拂袖而去。

  回到人群中,薛庭藉的目光状似无意地寻找着,顺带调侃许奕:“怎么样,今日这些闺秀中,可有你心仪的?”

  许太傅功高,许奕被特许从小就皇子们一起读书,尤其和薛庭藉关系最好。

  许奕脸一红,目光也在那些闺秀们中间巡视了一圈,可惜并没找到他想见的身影。

  “你知道的,我并不需要物色别人。祖父和裴将军早把这事儿定下了的。”

  他和裴铭之间虽然没有婚约,但以两家的关系,基本是板上钉钉的,只是两家大人觉得他们还小,所以想等过几年再订婚。

  薛庭藉虽知他亲事,可偏偏从没见过裴铭,只打趣道:“裴将军武勇,听说他那长女肖似其父。她若进门,你哪里镇得住她。”

  许奕却不甚在意,温声说了句:“她是个很好的女子。”

  不多时宴会开始,男女宾分席,席上话题无外乎各家儿女的择偶,宴后男女宾先汇合,下午在南院的雅集游戏才是今日的重头。

  薛庭藉在众人围簇下有些烦闷,正想再寻寻那名女子,突然听到东边一声沉闷异响,紧接着又是更骇人的轰鸣。

  裴钰因为和裴铭站得近,害怕地顺势抓住了她的袖子,裴铭心下一冷,想起上辈子她这个好妹妹理所当然让她去死的嘴脸,委实亲昵不起来。

  正出神,忽而从东边跑来几个小厮,高喊着救人,“小冬亭塌了,把三小姐给砸下面了!”

  裴铭的瞳孔骤缩,脑袋嗡一声炸响,三小姐就是许立雪,她平生唯一的好友,也是她……最痛的心伤。

  忍住腿软,她猛地挣脱了裴钰,提裙便朝东边奔去,速度之快竟把迎面而来的小厮唬住。

  “还愣着干什么?叫人去啊!”

  她脾性向来不若其他女子那般温软可人,这一嗓子可是让那些宾客们瞠目,薛庭藉也闻声望去,登时眼前一亮。

  可令众人吃惊的还不止这些,待他们赶去救人,所见情形竟十分意外。

  也许是抢工的缘故,这座新修的小亭台倒塌得十分彻底,有个婢女被砸中了腿,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裴铭却没有管她,而是攀爬到倒塌的废墟上面,弯着腰徒手搬开那些碎石。

  “立雪,立雪!”

  她喊得焦急,甚至带着颤音,不要啊,她不要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见立雪一眼,就只能再次眼睁睁看着她出事!

  无论如何也得救她!

  无论如何也得救她!

  ----------------

  不一会儿,太傅府的家丁都带着撬棍锹铲赶来,裴铭一把夺过,嫌广袖碍事,干脆拿帔子当攀膊,毫不顾体面地把袖子捆了上去,连头上的珠钗滑落都不顾。

  王氏尖着嗓子让裴铭可别在这丢人,裴铭没搭理,许奕也上前,“铭娘你小心伤着,让下人们来就行了。”

  却不想这句话,让裴铭想到了太多。

  上一世许家倒台之后,为了挽救门楣,把立雪嫁人做妾,害她死得那样凄惨,做哥哥的许奕却连为她讨一个公道都不曾,可见此人何等的无能无情!

  胸膛起伏好一会儿,裴铭才忍住泪意咬牙说道:“你若嫌丢脸,宁愿对妹妹见死不救的话,一边去就好。”

  听闻这话的薛庭藉勾起嘴角,原来她就是裴家大小姐,当即拨开人群上前来,“裴小姐仗义,在下也来帮忙吧。”

  谁知他的好意却没有讨好裴铭,只换来一句冷冰冰的:“你别上来,人太多砖石会被踩塌。”

  弄得堂堂六皇子很是没面子。

  就在薛庭藉沉下脸时,废墟之下传出了微弱的呼救声,“救……救命啊……”

  是立雪,她还活着!裴铭喜极而泣,怕伤着她索性扔开手里的铁锹,跪下来一点点搬动碎石。

  薛庭藉分明看到了她手上的累累血痕。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终于挖出了一个豁口,当看到许立雪那张被染脏的脸庞时,裴铭还是没能忍住鼻酸。

  万幸亭台倒塌时,许立雪正站在基座旁边,亭柱和基座正好压出了一个夹角,才让她死里逃生。

  饶是如此,她上方的瓦片梁木依然摇摇欲坠,豁口太小她没法钻出来,开大又怕继发坍塌。

  裴铭没有多犹豫,探进半边身子替她挡住,好容易让她脱了困,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却在起身时吃痛抽吸。

  右腿被划出了好长一个血口。

  许奕见状,犹豫一下后想来扶她,谁知薛庭藉却抢先一步,做出了一个让裴铭都惊诧的举动。

  当着众人的面,他竟然径直把裴铭打横抱起,令自己的侍从进宫请太医来。

  如此越矩,简直无耻!

  不等旁人说什么,裴铭首先就不肯了,“你放开我!”

  她手脚并用,挣扎着要下来,却在右脚落地时膝盖一软,显然是站不住的模样。

  薛庭藉蹙起眉让她老实些,“裴小姐刚才还不让须眉,怎的现在就矫情起来了?莫要闹腾,不然真就得摔着了。”又与她附耳道:“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这男人,果然天性霸道!

  但这样也好,正如她最初预想的那般计划。

  裴铭不再挣扎,任由他抱去内院,待太医来了,他倒也自觉离开,裴铭这才故作纳闷地问许家夫人:“刚才那位公子是……”

  许家夫人颇为意外,下巴指了指太医,“你觉得能喊来太医的,会是什么人?”

  出了内院,薛庭藉还没有回神,许奕正守在外头,脸色不大好看。

  “殿下,铭娘她……”

  薛庭藉挑眉,若是所思问道:“你说她……叫什么来着?”

  许奕心下一惊,喉头有些艰涩,“她便是在下常提的未婚妻,裴铭。”

  谁知薛庭藉却是意味深长的一声轻笑。

  “你们这不是还没成婚么。”

  裴大小姐救人的壮举成了众人间的话题,有人赞许她英勇舍己,堪比男儿的仗义无畏。

  也有人笑话她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更有人暗地咋舌,明明和许大公子是板上钉钉的婚约,怎么又勾搭上了六皇子?

  而所有的闲言碎语都在薛庭藉现身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六皇子本人倒毫无所谓。

  与其说是无所谓,不如说,看看有谁敢乱开口。

  一场好好的雅聚,生生变了味道。直到裴铭重新回来宴席,才让薛庭藉再次活络起来。

  她换了身衣服,因为受了伤而步伐轻缓,低着头,眼眶红极该是哭过的,比起救人时的彪悍果敢,现在这模样还真是让人心生怜爱。

  薛庭藉上前来,还未开口却被许奕抢了先,“怎么,是立雪有什么……”

  裴铭摇头,“许久未见她难掩激动,想来又后怕不已。”

  远处的王氏见着他们这一幕,生怕六皇子看上裴铭,抿着唇走了过来,“铭娘你也太莽撞了,受了一身伤也不好再逗留,走吧,咱们先回去。”

  未等裴铭说什么,薛庭藉首先沉下了脸,“太傅寿宴是想走就走的?”说完又换了副脸孔冲裴铭问道:“裴小姐应该不至如此娇弱吧?”

  裴铭暗笑,理所当然地回道她是女子,难道不该娇弱吗?

  “只是六殿下说的有理,总不好拂了老太傅的盛情,说来还没跟六殿下道歉,先前臣女不知,多有冒犯了。”

  薛庭藉没忍住笑意,俯身凑近,当着王氏和许奕的面就肆意逗弄起她,“你说的是哪次?”

  瞧出她的羞恼,他又朗声笑了起来,“大家都在玩投壶呢,裴小姐若真要道歉,就陪我玩上两局吧。”

  全然没看出来,她那看似含羞的眼波中,别有一番深意。


标 签古言 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 裴铭 薛庭藉 夫人朕爱你胜过全天下裴铭薛庭藉小说 裴铭薛庭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