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花晓芃陆谨言小说_余生予你长欢喜花晓芃陆谨言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27 ℃
花晓芃陆谨言小说_余生予你长欢喜花晓芃陆谨言

余生予你长欢喜

花晓芃陆谨言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花晓芃陆谨言的小说名是《余生予你长欢喜》,这是一篇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为了治疗弟弟,花晓芃代替失踪的堂姐嫁去了陆家,和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结了婚,婚后陆谨言对她百般折磨,还逼她堕胎,花晓芃心灰意冷想要逃走,陆谨言却纠缠不放……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花晓芃陆谨言的小说名是《余生予你长欢喜》,这是一篇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为了治疗弟弟,花晓芃代替失踪的堂姐嫁去了陆家,和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结了婚,婚后陆谨言对她百般折磨,还逼她堕胎,花晓芃心灰意冷想要逃走,陆谨言却纠缠不放……

免费阅读

  “花梦黎比你有自知之明得多,我会让你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的!”

  -----------------------------

  他身上散发的深寒之气,把花晓芃的血液几乎都要冻结。

  她可以想象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是为了弟弟,再煎熬,她也要忍受。

  下午,陆谨言并没有打算跟她一道去登记,把她扔在登记处就扬长而去,幸好陆夫人安排了一个助理在旁边,否则她一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家打过招呼,没有新郎,登记手续也一样畅通无阻,照片是PS的,她尴尬的时间最多只有几分钟。

  回去之后,她就正式被安排进了陆谨言的房间。

  陆谨言是在晚上回来的,他一进门,就被陆夫人叫住了。

  “谨言,我知道你不满意这桩婚事,但这是老爷子的遗愿,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最重要的是,老夫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医生说可能熬不过冬天了,她就盼着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重孙子出生。你要抓紧一点,早点让花晓芃怀孕,等孩子生了,满足了老人家的心愿,以后要怎么处理花晓芃都无所谓了。”

  她根本就没打算接受这个儿媳妇,等把老爷子遗嘱上的吩咐完成,她就可以滚蛋了。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母亲一眼,他同意结婚,只是为了奶奶,希望她一高兴,就能好起来。

  房间里,花晓芃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

  她困了,但是不敢睡,不想又被掀下床去,她得跟陆谨言划分好地盘才行。

  陆谨言推开门,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甩给她一叠文件。

  “这是财产协议,赶紧签了。”

  她打开来,看了一眼,里面的条款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

  简而言之,就是两年之后,她要无条件离婚,并且净身出户,一毛钱都拿不到。

  “我可以不要你的钱,但这份协议,我是不会签的。”

  一千万的聘礼足够还债和给小锋看病了,她不再需要额外的费用了。

  唯一要做的就是维持这段婚姻,以免陆家把聘礼收走。

  来的时候,她咨询过律师,如果离婚,男方有权要求女方归还聘礼,而且以陆家滔天的权势,没有哪个法官敢判他们不还。

  “娶你的是陆家,不是我,如果你想过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可以成全你!”他一个字一个字阴鸷的吐出威胁。

  花晓芃暗自握紧了拳头。

  来之前,她就做好了这个准备。

  虽然他减了肥,整了容,外表跟从前不同了,但一身怪癖,取向异常,跟传说中没有半点区别。

  “婚约就是承诺,既然遵从了,就不该违背。”她慢条斯理的回道,语气不卑不亢。

  一道嗜血的戾气从他眼底一闪而过,“好,那就履行你妻子的义务。”

  他抓起她的胳膊,把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猛力的一甩,她踉跄的扑倒在了大床上。

  “你……你要干什么?”

  她惊惶失措,想要爬起来,被他从后面按住了。

  “新婚之夜,你不该伺候你的丈夫吗?”

  他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把她死死的压在下面,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不要!”她惊恐不已。

  上次在酒店里,被那个男人强迫,疼痛让她差点死去,她不要再来一次。

  而且他是gay啊,只会跟男人做,怎么会碰女人呢?

  她的身材不差,凸凹有致,曲线优美。

  他对女人从来都没兴趣,二十六年来只碰过一个女人,就是那一晚在希尔顿大酒店里。

  那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好。

  花晓芃又羞又恼,她感到屈辱,感到恐惧,她想要挣扎,但是这个姿势,让她使不出一点力气来。

  “不要碰我,我不要!”泪水从她的眼里坠落下来,一滴一滴跌碎在床单上。

  陆谨言没有丝毫的怜惜。

  女人的皮肤细腻而光滑,一手刚好掌握的柔软感觉,让他想到了酒店里那个陌生的女子。

  漆黑的夜里,她也是这样在他的身-下瑟瑟发抖,在他的身下嘤嘤哭泣。

  忆起那个小人儿,一道从未有过的怜惜之色从他脸上飘了过去,动作下意识的轻柔下来。

  女人的身体很紧致,但没有预想中的阻碍。

  陆谨言两道浓眉狰狞的拧绞了起来,周身瞬间爆发骇人的怒火:“肮脏的女人,还这么矫情!”

  说着直接将花晓芃粗鲁地拎起来,转瞬将她压在了房间的落地窗上:“脏女人只配这样的姿势。”

  “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堪比折磨的惩罚才结束。

  看到摔门去浴室的人,花晓芃咬着牙,硬撑着抱起被子和枕头,把床单铺到了地毯上。

  她跟陆谨言已经结婚了,如果分房睡,陆夫人一定会询问,打地铺是最好的办法。

  陆谨言打算出来之后,一脚就把床上的脏女人踹下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愣了下。

  这算有自知之明吗?

  “以后我都睡这里,不会弄脏你的床。”花晓芃低低的说,带着几分逆来顺受的口气。

  “你的存在,污染我的空气。”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极幽深的嘲弄,还有厌恶,一双眼睛一直没有看她,像是怕视线也被污染。

  “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她咬住了下唇,泪水在眼眶里涌动,她扬扬头,再扬扬,努力的把它们逼退回去,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懦弱。

  但陆谨言并没有错过这一幕,她的眼泪不会让他产生丝毫的怜惜,只有讥讽,“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吗?”

  “知道,有你的地方就是地狱,我现在就在地狱里。”她转头看着他,倔强的眸子里带着不怕死的挑衅。

  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的跟他对抗。

  他的眼里燃烧起了暴怒的火焰,几乎要把她烧成灰烬,“这只是地狱的第一层,地狱有十八层,我会让你一一体验个够!”

  她拉起被子盖住了头,寒意不断从脚底冒出来。

  她怕这个男人,他就是地狱的修罗魔王,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可想而知。

  但她没有退路,这辈子注定是要毁了的。

  这个晚上,她一夜都没有合眼,一直望着窗外那颗最亮的星星。

  阿聪一定在天上看着她吧。

  如果没有那场该死的车祸,小锋就不会出事,阿聪也不会死。

  他们一定结婚了,很幸福、很快乐。

  阿聪……

  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第二天,她很早就起来了,收拾好地铺,去厨房做早餐。

  她不知道在这个家里,自己该做些什么,或许勤快一点,就能换来一丝尊严吧。

  她煮了瘦肉粥,做了生煎包和虾饺。

  可惜一顿丰盛的早餐并没有得到陆夫人的好感。

  “早餐有厨师做,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你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不符合身份的事,给陆家丢脸。”她的神情里带着惯有的嫌弃。

  “我知道了。”她顺从的点点头,藏在口袋里的手慢慢的收紧了。

  陆夫人不喜欢她,她看得出来。

  陆谨言对她厌恶至极,她不能再得罪陆夫人,否则这个家真就没法待了。

  当陆谨言进来的时候,空气就变得更加压抑,强烈的压迫感朝她袭来,让她感觉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陆夫人好歹尝了尝她做的早餐,而他压根没正眼瞧一下。

  其实,花晓芃的厨艺是相当好的,陆家的厨师虽然是米其林三星级,但在中餐上,未必比得过花晓芃。

  陆夫人尝出来了,但她不会赞许花晓芃,贫民家的女儿会下厨是很正常的事。

  “梅姨,吩咐厨房做少爷喜欢的早餐。”

  言下之意,花晓芃的早餐是陆谨言不喜欢的。

  沉默了一会之后,她的声音再次传来:“昨晚,你们相处的还好吧?”

  没待陆谨言回答,花晓芃就连忙道:“挺好的。”

  “那就好。”陆夫人幽幽的瞟了她一眼,“你的职责是给陆家开枝散叶,我希望你在三个月之内能怀上孩子。”

  花晓芃惊悚地瞪大眼:生孩子?她要给陆谨言生孩子吗?

  “三个月是不是太快了?”

  陆夫人微微蹙眉,“不要跟我顶嘴,这是你的义务,只要你是健康的,三个月足够了。”

  陆谨言在一旁沉默未语,似乎认同了母亲的话。

  花晓芃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他会强要她了?

  就算是gay,也有传宗接代的责任。

  她需要像其他同妻一样,维持形婚,相夫教子,守活寡。

  从餐厅出来之后,她忐忑不安,很害怕陆谨言还会像昨天一样sx大发,再这样,她会死掉的。

  要先发制人。

  她走到了陆谨言的面前,“那个……关于生孩子的事……”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谨言讥诮地打断:“你就这么想生下我的孩子?”


标 签都市 余生予你长欢喜 花晓芃 陆谨言 花晓芃陆谨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