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余依许越小说_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春燕南归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0 ℃
余依许越小说_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春燕南归

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

春燕南归 著

连载中免费

由作家春燕南归所写的总裁甜宠文《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主角叫余依和许越,小说讲的是余依曾是众人男人追求的校花女神,可看走眼的她才24岁便为老公放弃一切成了家庭主妇,可婚后却遭遇渣男出轨女儿病危的惨况,心灰意冷的她决定离婚,可她却发现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女儿不是她和丈夫的,此时腹黑狠戾霸总许越的出现又会牵扯出怎样的惊人秘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作家春燕南归所写的总裁甜宠文《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主角叫余依和许越,小说讲的是余依曾是众人男人追求的校花女神,可看走眼的她才24岁便为老公放弃一切成了家庭主妇,可婚后却遭遇渣男出轨女儿病危的惨况,心灰意冷的她决定离婚,可她却发现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女儿不是她和丈夫的,此时腹黑狠戾霸总许越的出现又会牵扯出怎样的惊人秘密.......

免费阅读

       这怎么可能!

  我很想说,这一定是伪造的。

  可我看着妮妮那张比沈梦辰漂亮太多的脸,我心里却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婆婆看着我说:“想要房子可以,现在就去做亲子鉴定!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么你不仅拿不到房子,还要把这个赔钱货送到孤儿院里去!”

  不……

  我紧紧的抱着妮妮。

  警察先生以为我是心虚了,叹了口气,对我说:“走吧,余小姐。”

  不要再自取其辱了……

  我吸了口酸溜溜的空气,抱着女儿,离开了。

  我没地方可去,更不敢回家,最后只能游荡着,敲开了闺蜜林姣姣的门。

  林姣姣打开门时,我只喊了声“姣姣”,抱着女儿朝她身上晕倒过去。

  我病了,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

  “余依,你有点出息好不好?被一个渣男弄成这样,值吗?”

  “余依,当初我说沈梦辰这人口腹蜜剑,功利心重,你不信,现在看清了吧。”

  “余依,给老娘起来,别半死不活的躺着,你TM给我活出点人样来。”

  ……

  我是被林姣姣骂醒的。

  眼开眼睛时,就看到林姣姣满脸憔悴,双手叉腰,站在床边骂我。

  我微扭过头,妮妮正坐在我身边玩耍着,满身干净,精神很好。

  我放了心,头一偏,满脸死灰地对着墙壁,眼泪仍旧不争气地流着,胸腔里的郁气堵塞得难受。

  “余依,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想不通呢,那一家人摆明了就是在算计你,那样的渣男早离早好啊,看看吧,你在这里痛苦得要死要活,那个渣男现正在与那个女人结婚呢。”林姣姣拿着一张报纸咬牙切齿地吼,“你以后要是活得不比那个渣男好,我饶不了你。”

  我咬紧牙关,不说话,眼泪仍是无法控制。

  “余依,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你的女儿,还有你的妈妈。”林姣姣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我忽的爬起来,“姣姣,我妈妈怎么了?”

  林姣姣避过我的眸,没有哼声。

  我意识到不妙,爬起来就跑。

  “依依,人民医院307病房。”林姣姣大概觉得瞒着我不太好,就在背后喊,我听得摔了一跤。

  赶到医院时,我的世界全部崩踏,那一刻的愤怒让我想要杀人。

  原来就在我离家出走的那一晚,我的婆婆竟跑到了我的娘家大吵大闹,我妈受刺激之下,当场脑溢血晕死过去,幸亏邻居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里。

  这几天都是林姣姣在照顾着她。

  就算这样了,意识稍清醒过来的妈妈也没让人通知我,怕影响到我的家庭。

  “妈,对不起。”站在病床边,我握着妈妈的手,泣不成声,内疚,痛苦让我直直跪了下去。

  这一刻,我满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报仇!

  无论怎样欺负我都能忍,可把我妈害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请问您是病人家属吗?”我跪在地上,心里的恨意疯狂蔓延,护士小姐走了进来,轻声问道。

  “是的。”直到她问了好几声后,我才反应过来,站起来机械的答道。

  “病人的住院费已经用完了,请准时去续费。”护士小姐递给了我一张续费单,交待道。

  “哦,好的,谢谢。”我忙接过来,转身就朝住院部收费处走去。

  排队续费时我满脑海里都是沈梦辰,赵蔓云和婆婆的丑恶嘴脸。

  “请交费。”收费员接过我手里的续费单在电脑前一阵操作后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伸手费力地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后,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我愣是忘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是被净身出户的,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啊。

  呆了会儿,在收费员责问的目光下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收费处。

  二年前,我爸患肝癌时,妈妈几乎倾家荡产,把所有的钱都拿来给爸治病了,这二年里,妈妈就靠点退休金生活着,可爸爸走后,妈妈身体大不如前,每天药不离身的,那点退休金也剩不了多少了,前一个星期,妮妮周岁时,她还掏出几千元给妮妮买了礼物呢!

  怎么办?我该要怎么办?

  我回到病房,妈妈朝我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我弯腰俯身下去,听到她让我回家去翻那个柜子,大意是那里还有些钱。

  我鼻子一涩,心酸不已,人都说养儿女防老,我不知爸妈养了我这个女儿有什么用。

  回到家,翻开那个柜子,果然找到了一个老旧的存折,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二万元,我的眼泪涮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这一刻,我发誓一定要让妈妈得到最好的治疗与照顾。

  正准备关掉柜子时,突然看到柜子里有个精致古老的长方形小木盒,我愣了下,犹豫着,还是拿起来打开了。

  里面躺着一块黑乎乎的墨研,我掂了起来仔细看着,只见上面刻着‘白清梅’三个字,‘白清梅’是我妈妈的名字,我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随手放了进去。

  来到医院交了住院费后我整个脑海都是空的,妈妈现在半身不能动弹,说话困难,这二万元只是杯水车薪,最多支持半个月,目前的我必须先放下仇恨尽快赚钱,女儿的奶粉也不多了。

  晚上我回到林姣姣住处时,妮妮已经睡了,我瘫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电视正在播报着今天的新闻,我无意中抬头一看,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电视上面,是一场豪华盛大的婚礼,高朋满座,极尽奢华,西装革履的沈梦辰正挽着一袭白纱的赵蔓云满脸幸福地出现在里面。

  大佬千金的婚礼,果然不同凡晌!

  我瞬间咽喉处涌起股腥甜之气,呼吸困难,胸闷窒痛,如果单是这样或许还能接受,毕竟早有心里准备了,可接下来记者在旁边的解说让我坠入万丈深渊。

  那名记者直接说沈梦辰的前妻不守妇道,在外面偷野男人,生下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沈辰梦不仅不计较,还原谅了她,可她不知悔改还在家中虐待婆婆,经常对婆婆恶言相向,甚至动手打她,沈梦辰在极其痛苦无奈之下才找了贤惠善良的赵蔓云,最后那名记者激动地说道:“善良的人终能得到好报,现在我们的好男人沈梦辰终于找到了真爱,与美丽善良的赵蔓云小姐喜结良缘,最后祝他们永远幸福。”

  我的手指握成了拳,指甲刺进了掌心也不觉得疼痛。

  那位记者所黑的沈梦辰前妻当然指的是我了!

  我直直盯着电视里面一身名牌,满脸喜气,笑得合不拢嘴的婆婆,怒气又焚烧了我的理智,

  我冲上去就要砸掉电视机,林姣姣从淋浴室里跑出来抱住了我。

  我知道沈梦辰所在的单位是有头有脸的,他是公家人员,名声非常重要,如果他在婚前就把赵蔓云肚子搞大了,还用阴谋逼迫我离婚,仅仅三天就娶了A市大佬的千金赵蔓云,只要我去他单位一闹把这丑事揭发出来,他沈梦辰哪怕有赵蔓云的爸在暗中撑腰,前途也会毁了,况且舆论的压力也要让他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他是精明人,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他先发制人,反咬一口,把屎盆子先扣到了我的头上!让我一身黑,百口莫辩!

  如此一来,我成了十恶不足的荡妇,恶女,全城皆知,而沈梦辰竟让人同情,变成了十足的好男人了,赵蔓云则直接由小三变成了善良的好女人!

  真没想到沈梦辰这个渣男竟会是如此的阴险,恶毒!他是吃定了软弱的我只能吞了这口恶气吧!

  “依依,给我冷静点。”林姣姣早就知道这一切了,早上她骂我时报纸上就刊登出来了,眼下的她倒是很冷静。

  “姣姣,这事情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是无法体会到我的愤怒与悲哀的。”我双手掩面,浑身筛糠似的。

  “切,光看着你的遭遇我都心惊胆寒了,怎么会体会不到呢?”林姣姣不屑地说道,“但愤怒能解决得了问题吗?”

  我沉默着。

  “知道你为什么会混得这么惨吗?就是因为太善良软弱了,人,有时候必须得强硬,要懂得替自己维权。”林姣姣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苦苦一笑:

  “可你要我怎么去维权?现在沈梦辰攀上了大佬的女儿,凭我的力量,别说报仇,就是想撼动他根寒毛都难。”

  林姣姣在房中踱着步,最后停在我的面前,郑重问道:

  “依依,你知道沈梦辰为什么要从单位里出来另成立新公司吗?”

  “为什么?”我抬头诧异地望着她。

  林姣姣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声名赫赫的许氏集团工作,已是职场金领,手腕与社会经验比我强多了。

  “哼。”她冷哼一声,蔑笑道:“你以为他是厌倦了官场吗?不,他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一个男人不当官出来自己开公司,当然是为了利益了,他抛妻弃女,攀上赵蔓云,都是为了这一步。”

  我目瞪口呆。

  “告诉你吧,他成立的设计所就是为了夺标A城的一项重大设计项目,那样的项目,随便夺标一个,一张小小设计图纸就能轻松赚个几千万,这样轻松的钱谁不想赚?”林姣姣继续说道。

  一时间,我恍然大悟。

  沈梦辰是典型的凤凰男,热衷于权势,不可能会舍弃官场的,但单位那点工资实在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傍上赵蔓云后必定会利用她爸的关系敛财,敛到钱财后,最终目的再去当大官,这样就能名利双收了。

  只是我和妮妮成了他的棋子!

  想清这一点,我为自己的幼稚感到悲哀。

  “这样的男人功利心重,也很看重自己的名声与前途,因此,要想整垮他也不难。”林姣姣笑了笑,眸里闪过丝狡黠的光。

  我滞了下后,沉吟着说道:

  “姣姣,不要想得太简单了,一个连自己女儿都不要,能伪造出亲子鉴定书的男人,你真认为我还能有机会赢得过如此胸有城俯的小人么?”

  “不见得。”林姣姣摇着头,眸中有亮光:“既然那份亲子鉴定书是他伪造的,那好办,只要我们再去做一张真的亲子鉴定书,就可以推翻一切了,然后你再凭着这张亲子鉴定书去单位里告他,很快就能还你一个清白的,这样的话,他婚内出轨在先,属于过错方,先且不说他的前途会怎么样,但至少,大部分财产都要划到你和妮妮的名下,这样你也可以拿回那套房子了。”

  我眼前一亮,认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我要怎样才能让妮妮与沈梦辰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呢?要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他是铁了心不要妮妮了,我又怎么叫得动他?现在的他每天与赵蔓云在一起,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换了,我根本无法找到他的。”想到那天门锁换了,连警察过来都无法进门,我有点泄气。

  谁知林姣姣一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亲子鉴定可并不一定要本人到场,只要一个手指甲,或者一根头发就行了,放心吧,有机会的。”

  我看着她。

  “告诉你吧,现在反贪污厉害,为了避嫌,上头把大部分项目招标了,我们许氏集团已经夺下了全部项目,想想我们的许总真是霸气有手腕啊,当时竞争的公司那么多,包括香港,台-湾公司都参与了,可最后全部败在了我们许总的手下。”林姣姣搂着我的肩膀,牛气冲天的样子。

  我看她的眼睛在说到‘许总’时黑亮有神,满脸的自豪,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林姣姣在说起一个男人时有这样的表情,看来这个许总确实很牛逼了。

  “所以,现在沈梦辰要想赚钱发财光靠着大佬的裙带关系还不行,还要看我们许总的脸色呢,说白了我家许总才是他的衣食父母。”林姣姣一口一声‘我家许总’弄得那个许越就像是她的什么人似的。

  我低头沉思着,亲子鉴定是整个事情的关健,非常有必要重做,只要坐实了沈梦辰的婚内出轨,我肯定能拿回大部分财产,让妈妈和妮妮过上好日子。

  沈梦辰负我欺我如此,我若不整得他声名狼籍决不会罢休!

  但经历了重重打击的我,再不会那么盲目自信了,沈梦城这人城腑极深,我们能想到的,他也一定能想到,这事不会那么容易的。

  目前来说,先找份工作赚钱是首要的,报仇只能放在其次!

  “依依,放心,这些天沈梦辰天天往我们公司里跑,巴结着许总呢,我会帮你想到办法的。”林姣姣看我低头不语,这样宽慰着我。

  我握紧拳头点头同意了。


标 签总裁 娇妻来迟腹黑爸比求抱抱 春燕南归 余依许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