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月晚南宫墨白小说_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画扇悲风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2 ℃
苏月晚南宫墨白小说_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画扇悲风

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

画扇悲风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是战神的小说歪嘴战神小说

由作家画扇悲风所写的古言甜宠文《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主角是苏月晚和南宫墨白,小说讲的是苏月晚是21世纪榜上第一的金牌杀手,可在做任务时被下属背叛以至惨死,她再次醒来发现穿越到一具棺材中,悲催的苏月晚本以为刚穿来就丧命与此,可没想到腹黑战神王爷南宫墨白带回了家,看强强联手的苏月晚和南宫墨白将如何打脸众人共同谱写绝美爱情篇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作家画扇悲风所写的古言甜宠文《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主角是苏月晚和南宫墨白,小说讲的是苏月晚是21世纪榜上第一的金牌杀手,可在做任务时被下属背叛以至惨死,她再次醒来发现穿越到一具棺材中,悲催的苏月晚本以为刚穿来就丧命与此,可没想到腹黑战神王爷南宫墨白带回了家,看强强联手的苏月晚和南宫墨白将如何打脸众人共同谱写绝美爱情篇章......

免费阅读

  南宫墨白一身风霜,一看就知道是快马赶回来的。

  他快步走到苏月晚的身边,轻轻的握住苏月晚的手,又道:“你怎么自己先回来了?不是说让你等为夫一起的吗?”

  苏月晚眨了眨眼睛,她看着眼前柔情似水的南宫墨白,只觉得有些害怕。

  这出一趟门,怎么回来就这么不正常了???

  直到南宫墨白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手。

  苏月晚回神,配合了一句:“夫君你有事出门,风霜劳碌,我想让你好好休息一番。”

  两人状若无人,一边的苏金宏等人却是吓破了胆子。

  他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抖如筛糠:“末将参见闲王!”

  南宫墨白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冷眼扫了一下周围的士兵,又把视线投到了冬蕊的身上。

  “回去领罚,本王让你保护王妃,你就是这么做的?”

  冬蕊丝毫没有怨言,跪着应下:“是。”

  难着这才把视线投到地上快被吓晕过去的众人,道:“本王方才听见,你叫王妃贱人?”

  被点名的方巧荷大骇,连声道:“是她回门日带了三具棺材,还有一大车纸钱来的,她如此大逆不道,我们可都是她的长辈,只是教训一句罢了!”

  方巧荷本就是小家小户出身,哪里知道什么礼仪?

  南宫墨白脸色更加冷厉。

  “冬蕊,你上去掌嘴,她即为本王的王妃,那就是你的主子,轮得到你一个奴才来教训?”

  冬蕊领命,上去左右开弓两个巴掌下去,打得方巧荷惨叫连连。

  苏笑颜连忙出来求情:“王爷!那刚才那个贱人还打了我一巴掌,您难道不该管管吗?”

  南宫墨白看着她肿的高高的脸庞,眉头微微一皱,厉声叫道:“晚儿!”

  苏笑颜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见南宫墨白握起苏月晚的手,道:“你以后若是要做这种事情,叫冬蕊就行,何苦自己去打那些腌渍东西?就算手不疼,脏了也是不好的。”

  说着,他又叫来身边的一个侍卫,“侮辱王妃,掌嘴。”

  那侍卫得令,揪起苏笑颜的衣领,面无表情十几个巴掌下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一时之间,将军府门口,充斥了清脆的巴掌声和方巧荷两人的惨叫声。

  而一旁深知南宫墨白脾性的苏金宏,听着往日宠爱的妻女的惨叫声,抖得更加厉害了,丝毫不敢求情。

  直到两人被打得奄奄一息,南宫墨白才叫冬蕊和那侍卫停下。

  “往后若是舌头不想要了,直接叫人割了便是。”

  苏月晚被南宫墨白牵着手,全程僵在了原地。

  这样的南宫墨白,她感觉有些微妙,明明在王府冷若冰霜,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这次出去经历了什么?

  “苏将军,你现在可以给本王解释一下,为何对王妃无礼了么?难不成是苏将军,看不起本王么?”

  被南宫墨白点名的苏金宏瞬间一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末将绝无此意!只是王妃回门,带着棺材和纸钱,怕是不妥的吧……”

  “有何不妥?”南宫墨白冷哼一声,“南越国有规定,回门礼需是嫁妆的三倍,你当日准备了一副棺材和一把纸钱,王妃送这些回来,有什么不对么?”

  苏金宏瞬间哑口无言,支支吾吾了半晌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他当日哪里知道,苏月晚那个贱人明明都死透了,还能活过来?!又哪里能知道,还会回门,甚至还把闲王这个杀神给招惹来了?

  “好了,夫君,我们先回去吧,虽说回门需在娘家吃午饭,但我从小在将军府长大,深知将军府的饭菜就是酒楼里的泔水,夫君还是不留为好。”苏月晚拉着南宫墨白,冷声说道。

  她已经 从刚才的鸡皮疙瘩的状态里恢复过来了,也知道南宫墨白这是故意在为她出头。

  既然有南宫墨白这条结实的大腿给她出头,今日也就省的她麻烦。

  南宫墨白听了她的话,眸光幽深:“是吗?那传本王命令,从明日起,本王派两个人每日三餐提着泔水来,看着苏将军和夫人,还有苏小姐吃下去,就当是感恩这些年来,你们养育王妃的苦劳了!”

  爽快!

  苏月晚在心中给南宫墨白大大的点了个赞,果然给她省了不少的麻烦事!

  丢下这些话,苏金宏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他知道不能和南宫墨白求饶,越是求饶就越是惨烈。

  南宫墨白也没管他们,带着苏月晚上了马车准备离开。

  马车缓缓驶出一段距离之后,苏月晚刚准备开口感谢南宫墨白,就听见外头传来了一阵骚动。

  “有刺客!保护王爷王妃!”

  “不出去看看?”

  苏月晚听着外面打斗的声音,看先南宫墨白说。

  “不用,那些人他们还是能够处理的。”南宫墨白面色平静的开口说。

  从马车的隔层里拿出了一碟点心,放在了桌面上。

  苏月晚没有想到这个马车里竟然有点心,她抬头看着南宫墨白手上的点心。

  “吃点点心,一会儿他们就处理完了。”南宫墨白把点心放在苏月晚的面前,轻声说。

  看着南宫墨白这个样子,看起来对他的手下十分的相信。

  想到这里,苏月晚也就不再担心了,拿起一块点心放进了嘴里。

  “嗯,真好吃,这个叫什么啊。”苏月晚转头看向南宫墨白,轻声的问。

  “合意饼。”

  南宫墨白也伸手拿了一块合意饼放进了自己的嘴里,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

  酥酥的外皮,甜而不腻內馅,咬上一口,外面的酥皮就会一点点掉,一看就是制作工艺十分的好。

  南宫墨白看到苏月晚已经吃了好多块点心,而且外面已经乱成这样了,她竟然一点都不慌乱。

  传言不是说苏府大小姐胆小懦弱,但是眼前这个人,明显与传言不符。

  苏月晚感觉到他疑惑的目光,她才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放下点心,装作慌乱的看了一眼南宫墨白,说:

  “外面什么时候结束啊,我似乎闻到了血腥味,外面是死人了么?”

  “既然不害怕,就不要装了。”南宫墨白看她的样子,轻声的说。

  “既然王爷不愿意看,我就不装了。”苏月晚白了一眼南宫墨白。

  亏得她刚才还差点挤出一点眼泪来,既然他知道了就继续吃点心吧。

  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个侍卫,掀开车帘,满脸焦急的对着南宫墨白说:“王爷,属下们顶不住了。”

  “你说什么?”南宫墨白听到侍卫的话,有些意外的开口说。

  “此次来的杀手武功高强,属下们不敌,还请王爷恕罪,现在属下就带王爷王妃离开。”侍卫放下车帘,打算驱车离开。

  南宫墨白听到这话,就掀开车帘,直接把刚刚的侍卫给杀掉了。

  侍卫是跟随南宫墨白多年的,这几个刺客根本就不可能打不过,这个侍卫一定是刺客假扮的。

  苏月晚看到南宫墨白的动作,就拉住了他的手。

  “我无碍,很快回来,呆在车里不要动。”南宫墨白转头看了一眼苏月晚,苏月晚抓住他了胳膊,他以为她害怕了,就安慰苏月晚开口说。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害怕了。”苏月晚心里想,她看着南宫墨白,说:“你要下去吗?”

  南宫墨白一直以为她会害怕,一般的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崩溃了,但是没有想到她看起来十分的淡定,他对她真的要刮目相看了。

  “是,为了我夫人能早些回府,只能我来解决了。”

  南宫墨白说完之后,就下车了,苏月晚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走到车门前,在车上掀开了车帘看着外面的情况。

  车前都是侍卫的尸体,看到这样的情况南宫墨白皱了皱眉头,南宫墨白转头对着侍卫,声音淡淡的开口说。

  “保护好王妃。”

  “属下明白。”侍卫对着南宫墨白恭敬的说。

  南宫墨白直接施展轻功到了刚刚说话的黑衣人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墨白直接出招。

  苏月晚一直看着外面的情况,在看到南宫墨白直接跑到了对方的地方,皱着眉,心里不爽的说:

  “他这样直接冲过去不是送死吗,真当自己是无敌的?”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到闲王府时,南宫墨白把四皇子给打出去的事情。

  “真是瞎担心,他的武功可是十分强大的,就算这些黑衣人武功高强,也不是他的对手。”苏月晚悄悄的松了口气。

  苏月晚刚想放下车帘,就看到一直守在车前的侍卫明显敌不过对方了,苏月晚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出手了。

  之前南宫墨白办事的时候,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苏月晚做了一个手镯。

  这个手镯里面是空心的,里面全是针,有一个机关,可以让里面的针发射,直取他人性命。

  苏月晚把手镯给亮了出来,然后对准了黑衣人,嘴角出现了一丝冷笑,然后直接按动了机关,把手镯里面的针发射了出去。

  黑衣人一直在和南宫墨白的侍卫对打,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苏月晚盯上了,就在他打算杀侍卫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动作,直接倒在了地上。

  侍卫看到黑衣人无缘无故的死了,很是诧异,但是并没有纠结这件事,再次投入了战斗。

  苏月晚连续发了几枚针之后,而且有一针竟然射偏了,射到了地上。

  “居然偏了。”苏月晚有些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

  南宫墨白处理完所有黑衣人之后,看着最后一个黑衣人,冷冷的问:“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看着他,没有回到他的话,而是直接咬破了嘴里的毒药,自尽了。

  南宫墨白直接把黑衣人扔在了地上,脸色十分的阴沉。

  转头看了一眼马车,发现马车完好无损,才放下了心。

  抬脚往往马车的方向走去,刚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一个东西,蹲下了身捡起。

  一根银针,如果不是因为白天太阳,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

  南宫墨白站起身,看了一眼周围的尸体,又看了一眼马车。

  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苏月晚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这个时候,南宫墨白掀开车帘走进了马车。

  “结束了?情况怎么样?”苏月晚虽然知道情况究竟如果,但是还是问了问南宫墨白。

  “一个不留。“”南宫墨白看着苏月晚,薄唇轻启,对着苏月晚说。“你没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苏月晚心里有些忐忑,“这次刺杀的事情,难道是苏家做的?我和苏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这件事是苏家做的,我刚才在苏家就不会那样做了。”

  “这个是不是你的?你的暗器从哪里学来的?”

  南宫墨白靠近苏月晚,两个人四目相对,都能闻见对方的呼吸,南宫墨白把自己手中的针举到她的眼前。

  看到自己刚刚射出的针,苏月晚吃惊了一下,心里想:“这个不是我射偏的那根吗?既然被他捡到了?”

  “这个手镯,我之前没有看到过,你是从哪里来的?”南宫墨白抬头看着苏月晚,一字一句的说。

  在苏月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墨白就把她的手镯从她的手腕上给褪了下来,坐直身子,然后轻而易举的就把手镯给打开了。

  看到里面的针和刚刚侍卫给自己的针一模一样,南宫墨白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坐着身子的苏月晚,一句话都不说。

  看到自己的事情被揭穿了,苏月晚镇定自若的看着南宫墨白说:“我是为了在苏家自保,所以才会暗器的,传闻的性格也是我装出来的。”

  想起今天到苏府时,苏府的人对待苏月晚的态度,南宫墨白一把把苏慕歌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温声的说:“以后有我保护你,自保能力不需要再用了。”

  被南宫墨白抱住的苏月晚,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她可是从来没有被男人抱过,虽然他们两个现在是夫妻,但是他们才不过认识几天是不是进展有点太快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苏月晚并不想从南宫墨白的怀里出来,这个怀抱很温暖,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标 签古言 王妃不好惹战神王爷霸道宠 画扇悲风 苏月晚南宫墨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