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冷夜沉梁以沫小说_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诺小颖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14 ℃
冷夜沉梁以沫小说_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诺小颖

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

诺小颖 著

连载中免费

《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的作者诺小颖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冷夜沉梁以沫,小说《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精彩试读:冷夜沉从没想到,生性冷漠的他,竟会被梁以沫吸引住全部心神,这女人倔强的很,宁可自己受着渣男贱女的欺负,也不来找他,自己宠着的人,还有什么办法呢?当然是帮她狠狠报复回去,再把人带回家继续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的作者诺小颖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冷夜沉梁以沫,小说《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精彩试读:冷夜沉从没想到,生性冷漠的他,竟会被梁以沫吸引住全部心神,这女人倔强的很,宁可自己受着渣男贱女的欺负,也不来找他,自己宠着的人,还有什么办法呢?当然是帮她狠狠报复回去,再把人带回家继续宠!

免费阅读

  另一边的装饰装修公司。

  小组长杨阳突然跑过来,问:“以沫,漫雪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漫雪没来上班吗?”

  梁以沫忙的昏天黑地,完全没注意到苏漫雪有没有来上班。

  杨阳指了指墙上的壁钟:“都这个点了还没来,你给她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好。”梁以沫听完,连忙担忧地掏出手机。

  她连续打了好几通,漫雪都没有接听,这时,一条短信跃入视线,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漫雪,在家等我。”——158xxxxxxx1。

  看完这条短信,梁以沫错愕地回复了过去。

  你是?

  过了许久,也没见对方回复。

  梁以沫不禁有些疑惑,给她发这条短信的人会是谁,为什么要管她叫“漫雪”,会不会是发错了?

  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复,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梁以沫的手机才响了起来。

  你的未婚夫。——158xxxxxxx1。

  未婚夫?!

  看到对方回过来的短信,梁以沫一脸懵,难道是漫雪家里那边的人?!

  于是,梁以沫好心地回复了一句过去。

  您好,您发错短信了,我是漫雪的闺蜜。漫雪的手机号码是139xxxxxxxx8,与我的手机号码最后一个尾数不同。——139xxxxxxx9。

  她和苏漫雪是在学校里一起办的校园卡,所以,手机号码是连号,只有最后一个尾数不同。

  苏漫雪的手机号码尾数是“8”,她的手机号码尾数是“9”。

  冷夜沉在收到梁以沫发过来的短信后,不由地怔了怔,然后下意识地去翻助理阿凯今早发给自己的短信内容核对了一下。

  是“139xxxxxxx9”没错!

  昨晚,他用那个女孩的手机给阿凯打的电话,阿凯手机有来电显示,难道是阿凯把手机号码的尾数输错了?

  此时,“139xxxxxxx9”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您若是能联系上漫雪,还麻烦您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她没来上班,我很担心。”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

  冷夜沉立马又回复了过去。

  梁以沫还没来得及看对方的信息,此时,苏漫雪终于给她回了个电话。

  “漫雪,你怎么没来上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梁以沫担忧地问。

  苏漫雪淡淡地回答道:“我没事,你帮我辞职吧!对了,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以沫,我们绝交吧!”

  “绝交?等等,漫雪,你到底怎么了?”梁以沫感到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嘟——”

  苏漫雪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梁以沫拿着手机,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漫雪这是在抽什么疯啊?

  此时,小组长杨阳又跑过来问:“以沫,漫雪她明天还来上班吗?”

  “我想,她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梁以沫微微耸了耸肩。

  小组长杨阳悻悻地转身离去。

  梁以沫这才点开刚刚那条短信看了看。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158xxxxxxx1。

  看样子,苏漫雪是真的回家了!

  难道是秘密结婚去了?

  梁以沫想想都觉得可笑,闺蜜这是为了“结婚”而跟她绝交吗?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忙了一天,梁以沫下班回到出租屋,只见苏漫雪的的东西都还在,却唯独不见苏漫雪的踪影。

  “漫雪?漫雪?”梁以沫喊了几声,见无人回应,于是掏出手机又给苏漫雪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苏漫雪才接听。

  “漫雪,你这一天都到哪里去了?”梁以沫非常担忧,倒是把绝交的那事给忘了。

  苏漫雪却没好气地回答:“我起初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漫雪,你到底是怎么了?”梁以沫顿时一头雾水。

  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我不会再回出租屋了,也不会再去那破公司上班。就这样,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烦,挂了!”

  “嘟——”

  被苏漫雪说了一通后,梁以沫这才恍然大悟。

  她真的是工作忙过头了,不记事就算了,居然还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苏漫雪的冷屁股。

  梁以沫苦笑,苏漫雪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

  冷家的依山别苑。

  苏漫雪看到别苑大厅挂着的那些勋章,顿时猜到冷大少爷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了。

  “大少爷是军ren?”苏漫雪不禁忧心忡忡地看着一旁的刘管家问道。

  刘管家微笑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自家大少爷不仅仅是特种兵少-将而且还是个缉-毒-警-察,他觉得能给大少爷当管家很光荣。

  但苏漫雪看着刘管家,却愁眉苦脸起来。

  嫁给junren,那岂不是相当于要“守活寡”?

  junren常年不是在部队,就是在外跟那些歹徒交战。

  命都不是自己的,再有钱顶个屁用?

  早知如此,她就不冒充梁以沫了!

  刘管家一眼便看穿了苏漫雪的心思,又补充道:“大少奶奶放心,大少爷今年会退役,转战商界,接手老太爷的冷氏集团!”

  “真的?”苏漫雪顿时眼前一亮。

  刘管家干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底却在纳闷,大少爷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如此“现实”的女人?!

  “大少奶奶,您是真心想要跟着我家大少爷的吗?倘若现在您后悔,还来得及。”刘管家微笑着提醒。

  苏漫雪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好!既然大少奶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我家大少爷。您有任何要求尽管提便是,我都会尽量为您办妥。”刘管家接着毕恭毕敬地说。

  “是不是,我想要什么,你家大少爷就能给我什么?”苏漫雪眨巴着双眼,弱弱地问。

  刘管家非常认真地回答:“是!”

  “哈哈哈——哈哈哈——”

  苏漫雪听着刘管家那话,差点笑到得意忘形。

  这正是她想要的豪门阔太的奢华生活!

  但这一切,原本是属于梁以沫的。

  这一点,永远都是苏漫雪心中的一根刺。

  而另一边,晚饭过后,梁以沫提起包包出了门。

  超市里,梁以沫挑了水果,准备付款的时候,一只修长的大手,早已拿着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收银员。

  “找您五十,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女收银员笑盈盈地说,将找好的余钱,递给了这个付了款买了单的人。

  梁以沫怔愣地顺着这只手,抬眸看了过去。

  “美女,你男朋友好帅啊!”女收银员惊艳地夸赞。

  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帅!

  男人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穿着军装、靴子,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透着十足的禁欲感。

  “你……”

  “跟我来!”

  不等梁以沫把话说完,男人便抓住了梁以沫的小手,牵着她离开了超市。

  “你是谁啊?快放开我!”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梁以沫没法体会到男人的这种心情,她甚至有些抱怨,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啊!

  男人停下脚步,一个转身,梁以沫一头撞入了他的怀中。

  她刚一抬头,他便低头吻了下来。

  男人霸道又强势地抵开她的牙关,恣意索取。

  他的心跳猛烈,呼吸急促,让梁以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熟悉的味道……

  和昨晚的那个男人好像……

  男人紧紧地抱着她,用尽自己的温度、自己的气息、自己的热情,去拥吻她。

  梁以沫使出浑身解数,双手乱捶,想要推开面前这个无礼的男人。

  “嘶——”

  男人忽然放开了她,吃痛地捂住了腹部。

  梁以沫怔愣了一下,猛然发现,他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受了伤爬进她屋内的男人!

  “你……”

  梁以沫有些不知所措,“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看看你的伤口……”

  他没事干嘛突然吻她啊!

  梁以沫本来挺恼火的,但又念及是她不小心弄疼这男人腹部上的伤口,结果想发火又没火可发了,索性不跟他计较了。

  “我没事,只是,我逗留的时间不多,刚去医院换了药,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你。所以,我们之间,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宝贝,等我忙完这段日子,我天天陪着你。”

  冷夜沉抬起手来,揉了揉梁以沫的头顶,深情款款地说。

  该怎么办是好?

  他好像,真的已经爱上这个救了他的女人了。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冷夜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夜沉沦,陷入到这爱情的俗套之中,无法自拔。

  梁以沫却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冷夜沉,完全听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宝贝,我该走了。晚安,要司机早点送你回家,不要让我担心。”冷夜沉随之俯身,温柔地吻了吻梁以沫的眉心。

  梁以沫一脸茫然,刚想问这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这男人敏捷地转过身去,利索地跳上了一辆军绿色越野车内。

  梁以沫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会痛,所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上来就强吻她,还对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刚刚看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是白色的车牌,也就是说,是军用车。

  难道,他是部队里的人?!

  梁以沫也只是胡乱地猜了猜,并未放心上。

  冷夜沉回到车上后,指腹摩挲着自己的唇瓣,像是在为某件事情回味无穷。

  韩剑锋打趣着问:“我说,四少。别以为,刚刚我在车里就什么都没看到啊!怎么样?那女孩的唇,甜不甜?”

  “……”

  顿时,冷夜沉犀利的黑眸瞪了韩剑锋一眼。

  韩剑锋“嘶溜”一声,抬起手来,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闭嘴就是。

  没过多久,冷夜沉给依山别苑的刘管家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苏漫雪有没有回家。

  刘管家很快回复,告知他,大少奶奶已经安全到家,并买了很多很多的昂贵的限量版的衣服。

  “嗯,只要她喜欢就好。”

  冷夜沉发完这句话,便将手机给关机了。

  闺蜜跟自己绝交,已经是梁以沫的一件伤心事了,没想到第二件令她伤心的事情,在苏漫雪离开一个星期后,接踵而来。

  自己居然被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给开除了。

  而且,是莫名其妙地“被”开除!

  梁以沫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

  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

  “以沫,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

  梁以沫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这一刻,算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与此同时,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扎营的冷夜沉,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仍旧在跟敌人周旋。

  大少奶奶只喜欢一切高消费的东西,比如:高档化妆品、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名牌香包、名牌高跟鞋!——刘管家。

  冷夜沉看完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后,不由地冷笑了笑。

  经过那晚,冷夜沉以为苏漫雪会有比较独特的地方,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世俗的女人罢了!

  算了,世俗就世俗吧!这是他自己挑的女人,他自己心甘情愿爱上的女人。

  冷夜沉收好手机,单指点了点地图上的一条河,果断道:“秃鹰一定会选择这条河水运!但是,他还会选择这条旱路作为掩护运输。”

  他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失误过。

  唯独失误在对一个女人的判断上!

  因为有了钱,苏漫雪很快就在临海城的名流圈里混出了头,还结交了不少千金名媛和贵族公子。

  这人脉一广,苏漫雪挥金如土,做什么事都非常顺心。

  但,梁以沫这根心头刺,苏漫雪变着法子都想要把梁以沫给剔除!

  对!不能让梁以沫留在临海城!

  她得踩碎这颗绊脚石,让她成为她脚下一条平稳的石子路。

  梁以沫感觉自己好像被某人封杀了一样,因为所有面试官一听到她的名字就直接拒绝她。

  她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没有得罪什么人,所以,怎么可能会被人封杀呢?!

  接下来的这几天,梁以沫处处碰壁,不但工作找不到,回到出租屋里,就连房东都拿涨房租来逼迫她。

  银行卡里的存款所剩无几,压根就没有多余的钱来垫付房租费。

  无奈之下,梁以沫决定退了出租房,先去男友何明旭的大学附近找房子住下。

  当梁以沫拖着行李箱,站在何明旭寝室门口时,宿舍里的三个男生立即都凑过来。

  章海昌主动走过来帮梁以沫提起了行李箱。

  方浩博搬来凳子,让梁以沫坐下歇一歇。

  文质彬彬的马智杰则给梁以沫倒来了一杯凉开水:“以沫,你喝口水。”

  “谢谢啊!”梁以沫端过水,微笑着坐下,目光却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见阿旭?”

  一提起何明旭,三个人相互交换了眼神。

  梁以沫总觉得他们三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于是掏出手机,准备给何明旭打电话。

  这时,马智杰突然走过来,将她的手机给夺走:“电话就不用打了,我直接带你去找明旭吧!”

  他说完,便只身走出了寝室门。

  梁以沫连忙跟随马智杰而去。

  “待会见了何明旭后,答应我,不要哭。”马智杰一边往前走,一边深沉地说道。

标 签总裁 诱妻入怀帝少心尖宠 冷夜沉梁以沫 诺小颖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