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神级农民张小龙_神级农民小说一剑飘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7 ℃
神级农民张小龙_神级农民小说一剑飘

神级农民小说

一剑飘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一剑飘才华横溢,妙语连珠,主角叫张小龙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神级农民》主要讲的是:农民怎么了?张小龙被看不起农民的城里人欺负之后十分不服气,不要小看农民,他面朝黄土背朝天,踏实肯干还手握系统,张小龙不说别的,就这世界上,还真没有人能让他弯腰,比钱比权还是比美人,美人比得过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一剑飘才华横溢,妙语连珠,主角叫张小龙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神级农民》主要讲的是:农民怎么了?张小龙被看不起农民的城里人欺负之后十分不服气,不要小看农民,他面朝黄土背朝天,踏实肯干还手握系统,张小龙不说别的,就这世界上,还真没有人能让他弯腰,比钱比权还是比美人,美人比得过他!

免费阅读

  第二天,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路小雅假期结束,冒着雨去县城赶车回了燕京。

  与此同时,立志做种地状元的张小龙,被他爹张大牛拿着笤帚疙瘩,追着满院子跑。

  “行啦,你们爷儿俩都淋湿了,要是再感冒怎么办?都让我省点儿心吧!”刘梅看着一对父子,无奈地端着两碗热汤在屋里喊。

  “臭小子,喝碗汤再揍你!”张大牛也觉着身上冷了,生怕儿子更冷,一边嘟囔着一边儿先回到屋里。

  “你敢,儿子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别动不动就揍成不?真要把小龙打出好歹来,看我跟你拼命!”刘梅气得把汤碗往回夺过来,“打我儿子还想让我给你做汤喝,有本事你自己做去。”

  “反了你了吧?”张大牛气不打一处来,拍桌子喝道。

  “就反了,咋着?”刘梅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硬着脖梗子道。

  张大牛看这招儿也不好使,当即软下去,嘟囔着:“反就反吧,又不是没反过,你们都是爷行了吧?”

  刘梅噗嗤一下笑出来,又赶紧把汤碗推过去,一边儿又招呼着儿子:“小龙,快回屋里来,你爹不敢咋着你,不然看我收拾他!”

  张大牛想急眼,可一看刘梅的板起的脸色,干咳一声把头埋到汤碗里。

  这几天两口子很高兴,儿子醒过来了,路小雅那丫头也让他们相当满意,唯一欠缺点儿的,就是张小龙不肯回学校报道,非说要当什么种地状元,这可把张大牛给气坏了,也才有刚才那一幕。

  张小龙看父亲没动静了,也才怏怏地回到屋里来,接过娘递过来的热汤碗喝了两口。

  “小龙啊,你为啥不肯回学校呢?是身体还有哪儿不舒服?”刘梅一边儿宠爱地看着儿子喝汤,一边儿小心翼翼地询问着,“真要有哪儿不舒服,咱就再去大医院里检查一下,别怕花钱,家里钱多着呢。”

  “我……”张小龙想,老是这样也不是回事儿,总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才行。

  心思电转之下,他很快就想到了主意:“其实是有点儿不舒服,那天我去问过医生,说是因为用脑过度,导致的神气两伤,脑神经虚弱,要休息一阵脑子,不然的话很可能会造成神经损坏……”

  “啥?脑神经都要坏了,这还不严重?”张大牛老两口没有文化,但是听到脑神经损坏这种似乎很厉害词语,都不禁紧张起来。

  刘梅更是直抹眼泪:“这孩子,你咋不早说,要知道这样,别说是个破大学,就算是金銮殿请咱去,咱也不去。”

  说完还狠狠剜了张大牛一眼,好像恨他刚刚还要打儿子似的。

  张大牛也慌神了:“先不说这个,那该咋治啊?明天一早咱去县城医院再看看,不行,今天就去,要县城看不了,咱就去燕京!”

  张小龙一听倒惭愧起来,他随便弄个名称,没想到把二老吓成这样,连忙往回圆:“你们别担心,医生说了,其实这病没那么严重,只要休息脑子就行了,也没有别的药可以吃,其它的身体方面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我是怕你们担心,所以才说先在家里休息一年,等明年再看要不要回学校上课。”

  “不着急,不着急,”刘梅连忙道,“只要身子没事儿,你就是在家里待一辈子,爹娘养你都成。”

  “娘,看你说的,我身强力壮的,哪能真在家里天天躺着,”张小龙笑起来,“而且医生还说了,多干活儿,少动脑,比什么灵药都强,所以我想着,咱在家里干上一年农活儿,兴许啥病都好了,到时候我再到燕京上大学去,那不就成了么?”

  “真的?”爹娘同声问。

  “当然是真的,从小到大,你们看我啥时候说过谎?”张小龙还真是没有说过谎,所以这时候心里虚得厉害,还得硬着头皮顶着。

  轰隆……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外面的雨点变得更大更急起来。

  而张小龙的心口处,在沉寂了两天之后,突然再一次变得灼热起来。

  “我先去休息会儿!”一察觉到变化,他立刻就把碗一搁,扭头儿朝屋里溜了。

  看着有些古怪的儿子,张大牛犹豫着小声问:“你说小龙说的是真是假啊?我总觉得有那么点儿怪。”

  “儿子说是就是呗,”刘梅有些不悦地说道,隔了好大会儿,才又喃喃着,“虽然吧……我也觉着有点儿怪……”

  “那你说咋弄?”张大牛一听忙道。

  “还能咋弄,由着他呗,”刘梅再次白了男人一眼,“小龙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就算他真是撒谎,那肯定也是有原因的,他不想去上大学,那就先不去吧,儿子跟大学,你说你选哪个?”

  “那还用说,当然是大学……呸,”张大牛看到老婆要吃人的样子,急忙啐了自己一口,“当然是要儿子了,只要小龙没事儿,缺啥咱都不怕……不过能去上的话,那当然更好了。”

  “小龙不是说了,要是过了这一年,他好点儿了还会去,我们就给这孩子点儿时间,说不定到时候,比现在个什么状元还好一百倍呢。”刘梅这么说着。

  “你说得怎么那么邪乎呢?还有啥能比状元好?多风光的事儿,偏偏被个雷给搅和了,真背劲。”张大牛不由抱怨着。

  ……

  躲到了屋里的张小龙,顺手把门从里面插上,顿时看到了那道黑色小鼎的虚影,再次从胸口处浮现出来,而且这一次比起从前还要更加清晰。

  之前张小龙刚刚清醒过来的时候,这小鼎一天要冒出来了三次,第二天之后,每天都会冒出来一次,而这回是连续两天都没出现,张小龙还以为好了,谁想虚影比从前还要更加凝实了。

  轰隆……

  天空中雷声大作,而张小龙胸口的小鼎虚影似乎很兴奋一般,氤氲的黄光更盛,竟缓缓地向屋顶飘去。

  张小龙张大了嘴,正眼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一道雷电霹下来,将屋顶都霹了个大洞,径直朝着他的头顶霹过来,瞬间就被强大的雷电力量麻遍了全身。

  老天啊,我张小龙没记得做过什么亏心事,你上次霹一回也就算了,这还没完没了了吗?

  雷电可丝毫都没有顾忌张小龙在想什么,头顶像是万炮齐鸣一般,把天都震破的雷声一阵接着一阵。

  若是有人现在外面,就会看到一道道雷电光芒,全都汇聚到了张小龙家的屋顶上。

  张小龙惊讶地发现,他这次被连珠炮一样的雷电霹了个透心麻,可竟然没有像上次那样晕倒过去,虽然过程也有些痛苦,但却不至于无法忍受。

  初时的紧张过后,他更是进一步发现,那些雷光电芒,在霹到他身上之后,大部分都被氤氲土黄光里的小黑鼎虚影吸收掉,大概正是这样,他才没有受到过多的伤害。

  雷声足足响了一刻钟,才算是消停下来,雷住的同时,雨也跟着停了,就连密布在天空的乌云,也都迅速消散无踪。

  张小龙的屋顶出现一个大洞,此刻还冒着黑烟,但他却丝毫都没有察觉似的,沉浸在涌进脑子里那庞大而复杂的信息里面。

  足足又用了一刻钟,张小龙才总算是稍稍理出了一个头绪来,同时也被自己的际遇深深地震憾着。

  正像他之前猜测的那样,那天他去县城被雷霹,接着昏倒了一个多月,的确不只是雷击的原因,伴随着那一记神雷砸进张小龙身体的,就是那只在经常在胸口浮现出来的黑色小鼎。

  这小鼎来历非凡,是上古神农所用的宝物。神农教人择天时,种五谷,更曾经遍尝百草炼药,不但是农业之神,同时也是医药之神,而这小鼎就是当时神农炼化百草成药的仙鼎。

  神农升天之际,担心下界子民无法应付天灾病难,将自己一身所知所学,以及部分法力封印在了神鼎中,偷偷抛下凡界,以待有缘人得到。但不知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神鼎一下消失了数千年,才在那天突然打破虚空,“砸”到了张小龙这个有缘人。

  据张小龙的研究,之所以在那么多人中,神农鼎只选择了他一个,大概也跟心性和智慧有关。也就是说,神农利用无上法力设下种种限制,使神鼎只能被心地纯善,同时又有不俗智慧的人得到。

  如果心性不善,神鼎被恶人得到,不但不能帮助别人解脱苦难,反而会利用神鼎作恶;而若是智慧不足,也无法传承神农所留的一切,最终还是没有用处。

  张小龙一点点仔细消化着这些记忆,里面关于农业和医药的东西最多,而除此之外,还有一套听起来很是霸气的修炼功法——《御龙真诀》。

  “小龙,你没事吧?”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拍门声,张小龙这才从刚才的恍惚中反应过来,再朝身上一看,急忙收拾起来。

  张大牛两口子,在门外急得团团转,就差要撞门了。

  刚刚那阵好像天炸口子一样的雷声响起来时,他们也吓了一跳,但也只以为是天气有古怪,直到刚刚雨停了,出去才看到他们家房顶被雷给霹得冒烟了,这才着急起来。

  房子没了不要紧,可是儿子可还在房间里呢啊。

  正当张大牛打定主意,攒着劲儿要把门撞开的瞬间,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拉开了。

  张小龙揉着眼睛从里面迷迷糊糊地走出来,打了个哈欠:“怎么啦爹,我才刚睡着一下,怎么就把我叫醒了?”

  “睡着?”张大牛两口子都有些愣眼,刚刚那雷打得跟炮轰一样,竟然还能睡着?

  “雷把房子都霹冒烟了,我们是怕你在里面伤着了。”刘梅忙说道。

  “啊?”张小龙回头一看,假装吓了一跳,“真的霹了啊,还好我是在睡觉,不然说不定又要霹着我了,这雷不是我招来的吧?”

  “别瞎说,人没事儿就行。”张大牛训斥道,“记住了,咱家房顶本来就坏了,不是雷打的。”

  前段儿村里传言张小龙是被妖怪附体了,现在刚刚消停几天,要是房顶被雷霹的事情再传出去,指不定又会怎么说呢。

  想着这些,张大牛急忙找了些东西,先把房顶的窟窿补上,再盖上雨布,一方面是防止再下雨,再者也可以避免被人看到那些霹出来的痕迹。

  没想到他这一盖还真是盖着了,这场雨过了没多大会儿就又下了起来,一下就是三天三夜。

  这回张大牛不再发愁房子的事儿,反而惦记起地里的庄稼来,每天从地里回来,都是唉声叹气。

  “爹,你这是咋了?地里庄稼又跑不掉,下点儿雨就下点儿雨呗,再种麦子的时候,连水都省得浇了。”张小龙看父亲这么发愁,就劝慰道。

  “你懂啥?”不说还好,这一说张大牛更愁了,“咱家的玉米本来就收得晚了,这雨已经连着下了三天,就算是雨停下来,地里面就是个泥潭,连脚都下不进去,等能收的时候,怕是玉米都在株上长芽子了。”

  张小龙一听立刻明白了,因为他前些日子昏迷的事情,家里一直都是忙前忙后,连地里的玉米到了收的时候,都没有顾得上收回来,这一下雨,对别人家都是好事儿,省了浇地功夫,但对自己家里可就麻烦了。

  按照父亲的说法,这一地的玉米真可能就都长了芽,那这一季的收成可就都打了水漂了。

  “你别着急,我去地里看看。”张小龙说着,打把伞就出去了。

  “下这么大的雨,你去看什么,都已经淹了,还能咋着?”张大牛担心儿子的身体,在后面喊着阻止。

  “没事儿,您在家等我,一会儿就回来,不会有事儿的。”张小龙头也没回,大踏步就跑出去了。

  这两天张小龙的身体再也没有出现过异样,而且他也明白了之前是怎么回事。

  神农鼎是神物,虽然选择了他做主人,但彼此之间融合需要一个过程,再者就是融合过程需要足够的能量能行,所以一直等到前几天,吸收了足够的雷霆之力,这才算是勉强融合成功了。

  这一融合之后,张小龙就发现了很多神奇的地方,小鼎里有一股奇妙的气息,时刻都在温润着他的身体,两天下来,皮肤变得细腻了很多,还隐隐透着温润如玉的光泽。

  尤其是在修炼了那套御龙真诀之后,他整个人的气质都跟着改变,从前是十分的质朴,而现在却在质朴中更多了几分飘渺的仙气。

  现在的他,别说是淋点小雨,就算是整个人放在冰块里冻上两小时,也不会生病的。

  没多大会儿,张小龙已经到了地头,两边其他人家的地都已经变成空的,只等着雨停了,再过几天正可以播种。

  而自己家的玉米地,就这么孤零零地淋在雨里,张小龙试了一下,地面果然软得跟泥沼一样,脚踏进去都要拔不出来。

  照这个样子看来,就算是现在雨立刻就停了,也至少要两三天之后才能进地掰玉米,这么一耽搁,本来就已经成熟干透的玉米,被包在玉米皮里一直水泡着,就算是不长芽子,怕是也要发霉了。

  张小龙蹲下摸着烂泥地面,心想要是能把这地里的水吸走一部分就好了。

标 签都市 神级农民 张小龙 一剑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