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墨先生不爱请早说阮默墨湛小说_阮默墨湛小说火狐狸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1 ℃
墨先生不爱请早说阮默墨湛小说_阮默墨湛小说火狐狸

阮默墨湛小说

火狐狸 著

连载中免费

热门小说《墨先生不爱请早说》由作者火狐狸所创,他才华出众、辞采华美,这是一本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叫阮默墨湛,主要内容概述:阮默暗暗喜欢了墨湛十年,喜欢到纵使这场婚姻里可能是绝望,她也义无反顾的踏了进去,可她却没想到,成婚的第二天,墨湛心上的白月光回来了,她再怎么哀求,也抵不过那个人掉一滴泪。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墨先生不爱请早说》由作者火狐狸所创,他才华出众、辞采华美,这是一本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叫阮默墨湛,主要内容概述:阮默暗暗喜欢了墨湛十年,喜欢到纵使这场婚姻里可能是绝望,她也义无反顾的踏了进去,可她却没想到,成婚的第二天,墨湛心上的白月光回来了,她再怎么哀求,也抵不过那个人掉一滴泪。

免费阅读

  医院的病床上,阮默躺在那里,无声的看着窗外,再过三个小时,她就把自己的一颗肾捐给关美洋了。

  其实这样挺好,等她死了,至少她的肾还能活着陪他,这样也就等于她换了个方式继续爱他陪他。

  是的,她爱他,从十三岁那年遇到他,便爱上了他。

  大概是因为想起了过往,阮默的手痒了,她问护士找来画笔和纸开始涂画,画的就是当年墨湛骑着单车带她骑行的画面。

  这样的画,她画了十年,她自己都不知道画了多少幅,可就是想画,似乎这是她爱的一种方式。

  她想他的时候会画,她开心的时候会画,难过的时候也会画......

  而每次画这幅画时,阮默都有种自己又仿若回到十三岁那年,她他被抱在怀里的感觉......

  每每这时,她的唇角便会不自觉的上扬,她正沉浸在回忆的幸福之时,忽的手中的笔被猛的抽走,她抬头,却对上墨湛一张阴沉的脸。

  大概是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冰冷,阮默并没有在意,而是把手伸向他,“老公,把笔给我,马上就画完了,画完我送给你好不好?”

  啪——

  下一秒,阮默看到墨湛用力一折,笔顿时断成了两截。

  她终感觉到了不对,“老公,你怎么了?”

  “为什么骗我?阮默,你怎么这么恶毒?”墨湛质问她时,手也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完全愣了,眨了下眼睛,甚至顾不得疼,问道:“我,我骗你什么了?”

  砰!

  他将她放在被子上的画板拿起砸到墙上,然后猛的掀开了被子,扯开她的病号服,指着她小腹上那块疤,“你不说要给美洋一颗肾吗?你的那颗肾呢?”

  阮默小腹上的疤有些难看,像条僵死的蜈蚣趴在那里,而这疤自打她有记忆时就有,母亲曾告诉过她,那是她小时得过一次阑尾炎动手术留下的。

  阮默不想墨湛看自己难看的疤,去扯衣服,甚至忽略了墨湛的质问,可他却阻止了她,“阮默,你怎么能这么骗她?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绝望?”

  阮默这才反应过来,“墨湛,我骗她什么了?你把话说清楚。”

  下一秒,墨湛将一张B超单甩到了阮默的脸上,“你自己看。”

  阮默拿起B超单,只见上面写着单肾,功能良好。

  哪怕如此,阮默还没感觉到什么,而是看向墨湛,“上面写着良好啊,我能捐的。”

  “一颗肾怎么捐?还是你想借机让她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墨湛低吼。

  阮默愣了一下,一颗肾?

  她再次看向B超单,终于看出了不对,可是她却呆了,每个人都有两颗肾,为什么她的B超单上显示是单肾?

  阮默愕然的时候,墨湛再次掐住她,“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阮默怔怔的看着他,“我的那颗肾呢?”

  听到她的话,墨湛更加怒火中烧,因为在他看来她就是故意狡辩,掐着她的手用力......

  “墨湛,你在做什么?”

  随着一声音低呵,墨湛被一把推开,阮默又重获了呼吸。

  “你疯了吗?他是你的妻子!”说话的是墨老太太,墨湛的奶奶。

  她今天才知道阮默要给关美洋那个女人捐肾,所以赶来阻止,却没想到却看到这样一幕。

  墨湛没有理会老太太的话,仍死盯着阮默,只是他掐过阮默和那只手正在微不可察的抖,心底有个声音在问他自己,如果老太太不来,他真的会掐死她吗?

  墨湛不知道,他只知道恨她,恨她的高高在上,恨她当年不顾他的意愿,让老太太以死相逼威胁他娶了她,更恨如今她仍喜欢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墨湛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默默一下,我,我就没有你这个孙子!”老太太再次发狠话。

  墨湛终于收回目光看向了老太太,眼底却是不畏一切的淡然,老太太清楚如今的墨湛再也不似五年前,可以任由她摆布了。

  “还有,那个姓关的女人,只要我活着,她就永远别想进我们墨家的门,”老太太在与墨湛的对视中又摞下狠话。

  墨湛始终没有出声回应,片刻后,直接转身离开。

  老太太看着就这样离去的墨湛,气的拐杖在地上捣了好几下才看向阮默,只见她脸色惨白,脖子上一大片淤紫,她抬手就要按呼叫器叫医生,阮默却制止了,“奶奶,我没事。”

  五年前,阮默十八岁,她漂亮,有钱,追她的人都排着队,可她从来都不屑一顾,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在她十三岁那年,她得知父母去世,从学校里跑回家,结果在路上又被人抢了钱包,失去一切的她痛苦大哭,后来有个骑单车的男孩出现,陪了她一夜,还给她捏了一晚上的泥人。

  第二天,男孩将她送到了家,当时极度伤心的她甚至都忘了问他的名字,可他就那样驻扎在她的心里,一直忘不了,也一直在寻找。

  直到五年前,阮默应墨家老夫人邀请参加墨氏公司的庆典,其实她原本只是卖个面子才去,却不曾想她一直寻找的人竟然是老夫人的孙子——墨湛。

  老夫人是个精明人,看出了阮默对墨湛的爱意,便竭力撮合了他们,而阮默那时并知道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直到结婚前夕,墨湛醉酒说出来实情,阮默才知道自己插足了他的爱情,虽然她很爱他,可她不愿做个第三者,更不想他痛苦难过,她去找了关美洋想解释清楚,结果却撞见她正跟一个外国男孩在一起。

  “阮默,你怎么能做这样的傻事,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肾给那个女人?”老夫人的话拉回了阮默飘飞的思绪。

  “她这次回来是要跟你抢墨湛的,你不想办法捍卫自己的婚姻和老公,反而要救那个女人,你这是在喂狼,你以为她会感激吗?她好了会狠狠的反咬你一口,你在商场这么多年,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不会还要我老太太来教你吧?”

  老太太对着阮默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话,阮默不怪她,她知道老太太是为了她好,虽然当初老太太力撮她与墨湛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墨家利益,可这五年来,老太太也给了阮默很多关爱。

  “阮默,我今天郑重的告诉你,你绝对不能救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女人这次回来别看表面病怏怏的,她不过是借着生病的名义来抢夺你男人的,你要做的就是尽快和墨湛生个孩子,拴劳你们的关系!”

  生个孩子?

  阮默也想啊,甚至她也怀过墨湛孩子,可是却被墨湛给给强行吃了堕胎药流掉了。

  还有现在她一个将死之人,如何能生孩子?

  “阮默,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老太太说了一大通,见阮默不说话,有些生气了。

  “奶奶,我想离婚!”阮默的回复让老太太一下子愣了。

  阮默虽然早就跟墨湛说过会和他离婚,但她一直想的是等自己快不行的时候,可就在刚才,在他要掐死她,在他眼底对她全是恨时,她忽的就做了这个决定。

  如果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她不想他还恨她。

  如果与她离婚了,能让他对自己的恨少一些,能让他对她友好一点,那她就遂了他的心愿便是。

  “阮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老太太半天才出声问她。

  “奶奶,墨湛他不爱我,我以为这五年的时间,我能让他爱上我的,可我失败了,所以没必要再将这份痛苦一直延续下去了。”

  “阮默,你这是真的下了决心?”老太太问这话时声音颤抖。

  “是!”阮默吐出这一个字时,胸口那闷闷一痛。

  “可我不会同意!“老太太说的十分果绝。

  阮默轻轻一笑,“奶奶,如果离婚我把阮家也给他呢?“

  老太太怔住,尔后不敢置信问:”你这丫头是被他气晕头了吧?”

  “奶奶我没有,我很清醒,”阮默说着看向了窗外,”我爱墨湛,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他。“

  “你这孩子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奇怪啊?“老太太也发现了她的异样。

  阮默摇头,“奶奶很抱歉,您一直想要我生个孩子,我一直也没有……“

  “这不怪你,我知道的!”老太太也是无声的叹息。

  她怎么会不知道阮默没有孩子,是墨湛一直不给机会?

  ”奶奶,其实我怀过一次孩子,可惜掉了,是墨湛弄掉的,他讨厌我,也不想要我生的孩子,“阮默说到这里,泪水开始在眼圈打转。

  墨湛给了她那么多痛,但孩子是她心头最不能抹去的那个痛。

  老太太愕然,“这个混帐,这个混帐……“

  骂完以后,老太太似乎也坐不住了,起身走了。

  阮默发了会呆,叫来了医生,医生告诉她,通过调了她的病历发现她的肾是她刚出生两年的时候就切掉了,而且她现在体内的一个肾,还是别人移植的。

  原来,她从一出生就注定了命不长久,如果不是别人的肾,她早就死了。

  医生走了以后,阮默也离开了,现在她不需要捐肾了,也不能捐肾了,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

  可是有句话叫冤家路窄,她与墨湛和关美洋竟然在病房走廊遇了个正着,一看到她,关美洋便尖叫起来,指着阮默嚷道:“我早就说过你根本就没想救我,你就是想把阿湛从我身边骗走.....”

  她歇斯底里痛苦指责阮默的样子,好像她是正室,阮默才是不要脸的第三者。

  阮默已经不想与她再争执什么,因为她已经决定放手了,可是关美洋似乎并不愿这样,在阮默经过她时,她一把抓住阮默,然后将她往后推去。

  阮默的头直直的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一股闷痛之后,她就感觉鼻子有热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

  是血!阮默不用摸也知道。

  这些天她没少流鼻血,更何况现在还有外力帮忙,她不流血才怪。

  “阮默......”

  她听到了墨湛的一声低呼,可是还没等墨湛做出其他举动,关美洋已经趴在他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好像受伤流血的人是她似的。

  阮默已经不想看她虚伪又拙劣的演技,只是看着墨湛:“有空回家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阮默不知怎么走出墨湛的视线,更不知怎么走出的医院,只知道自己上车的时候,腿都是软的,而且身下还有热液一汩一汩的渗出,而她的脸上早已一片沁湿。

  除了眼泪,还有血!

  她拿过纸巾在脸上胡乱擦了几把,便匆匆开车回了家,进了浴室,褪下衣衫,身下的长裤早已被血水浸透。

  宫颈癌的晚期就是出血,只是阮默没想到会是这么厉害。

  她把自己丢进浴缸里,现在她需要温暖,而唯一能给她温暖的就只有浴缸里洗澡水了。

  不知是身体太疲惫,还是她太累了,阮默在浴缸里睡着了,而且还做梦了。

  她梦到一个孩子,是个女孩,穿着粉色的莲蓬裙,扎着一个丸子头,那模样特别好看。

  “宝宝,你叫什么名字?你好可爱啊,我抱抱你可以吗??”梦里的阮默抱住了孩子。

  可是怀里的孩子身体好冷,冷的她都跟着发抖,阮默连忙松开她,“宝宝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冰?”

  孩子看着她,突然眼睛一瞪,有血流了出来,小小的手指着她,“你是坏妈妈,你不要我,你把我杀死了。”

  阮默吓的一下子跌倒,尔后醒来......

  她从浴缸里爬出来,全身都在哆嗦,因为浴缸里的水早已冷透,怪不得她会觉得冰......

  可是梦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她说是她不要她,是她杀死了她!

  阮默站在沐浴上用清水冲洗自己,脑中反复闪过的都是梦里孩子的指责,她突的想到四年前,她被墨湛强行灌了药流掉的孩子。

  是那个孩子吗?

  一定是的,除了那个孩子,阮默没有再怀过孕,不过那次流产几乎要了她的命。

  因为吃药流的并不彻底,她事后也没有检查,直到她身下一直出血,她才去了医院,大夫说没流掉的东西还在子宫内,引起发炎,并损害了子宫。

  她后来又做了清宫术,那过程几乎像是凌迟一般的疼,也是从那以后,她例假便不再准时,与墨湛床第之欢还会出血。

  她一直当作是他对自己太野蛮,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她的出血变得严重才去检查,却已经是宫颈癌,而且还是晚期。

  现在想想,她失去的孩子,她的宫颈癌,都是墨湛一手造成的。

  他除了一次次捅伤她的心,还把她的身体也弄成这样,最可恨的是害了她的孩子。

  如果那孩子留着,现在已经有三岁了,就算她要死了,这世上也有个血脉能继承她的一切。

  可是,墨湛都没有给她留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阮默啪的一巴掌拍到墙上,怒吼出声:“墨湛,我恨你。”

  她一直以为自己爱他,爱到可以以爱化恨,所以不论他如何待她,哪怕今天在医院里她要掐死他,她都没觉得怎么样,可是梦里的孩子唤醒了她的恨意。

  她恨他,恨他对自己的残忍。

  砰——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从外面推开,墨湛站在了门口,透过水雾看过来......

  阮默也看着他,片刻后,她关掉水龙头,带着一身的水珠,一丝不着的冲着他走了过去——

标 签言情 墨先生不爱请早说 阮默墨湛 火狐狸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