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田欢顾长水小说_腹黑侯爷来种田小半半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4 ℃
田欢顾长水小说_腹黑侯爷来种田小半半

腹黑侯爷来种田

小半半 著

连载中免费 经商种田文的小说

网络大神作者小半半,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腹黑侯爷来种田》主人公是田欢顾长水,主要讲述:田欢穿越过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说顾长水长得丑的人顶了回去,她自己选择的夫婿,绝对不能由别人来说,这个世界饭都吃不饱,还想着家长里短啥,看她空间妙用,让人眼红不已,等等,丑夫突然变侯爷是几个意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络大神作者小半半,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腹黑侯爷来种田》主人公是田欢顾长水,主要讲述:田欢穿越过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说顾长水长得丑的人顶了回去,她自己选择的夫婿,绝对不能由别人来说,这个世界饭都吃不饱,还想着家长里短啥,看她空间妙用,让人眼红不已,等等,丑夫突然变侯爷是几个意思?

免费阅读

  呃……

  坐在田埂上,田欢看着顾长水捡来一堆枯枝,在田埂上生了一堆火,再把麻雀拔了毛在小水沟里洗干净,然后架在上头烤熟。

  最后,当他把其中一只烤得金黄酥脆的麻雀分给她的时候,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你平时也是这么过的吗?”拿着烤好的麻雀,田欢小声问。

  “嗯。”顾长水点头,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麻雀,“家里吃不饱,我就经常出来找吃的。有时候打鸟,有时候去树上掏鸟蛋,或者捉兔子。那些都捉不到的话,就去河里抓鱼。反正只要好好找,肯定饿不着!”

  田欢莞尔。

  原来他这副壮实的身板就是这么吃出来的!

  这个男人还挺知道变通的嘛!那她就放心了。

  一只麻雀吃下肚,顾长水把火堆给灭了,然后就拿着刚才宰杀麻雀的小刀去河边洗了洗。洗干净了,他却没有把刀子收起来,而是拿出怀里的皂角,把河水当镜子,开始刮胡子了!

  等胡子刮完,他再把头发仔仔细细的梳理一下。等再回头的时候,田欢都被眼前所见给惊呆了。

  眼前这个眉目疏朗,俊挺有型的男人,竟然就是昨天那个粗糙不堪的村汉吗?

  虽然眼角肉粉色的疤痕依然十分明显,但这却更给他增添了几分威猛的男子汉气概。

  “怎么样,是不是比昨天好看点了?”马上,这个男人轻声问她。

  田欢点头:“你昨天要是这副模样去唐家,表姐或许就不会拒绝得那么强烈了。”

  “我要的妻子,不会是那种只看脸面的肤浅女子。”顾长水却回答。

  田欢一愣,她马上想到了。“你是故意的!”

  故意以那副尊荣去试探唐如意,让唐如意毫不犹豫的选择退婚。

  所以说,他根本不是随便有个媳妇就行的人。不合他心意的姑娘,他才不会娶进家门!

  顾长水点头。“是。”

  这么说的话,那她不是……

  想到这里,田欢脸上有些发烧。

  看着她白嫩的脸颊上飞上两朵红云,整个人就仿佛一朵含苞待放的山桃花,粉粉嫩嫩的,娇羞动人得很。顾长水喉结上下移动一下,他就别开头:“对了,爹今天交代给你的事情你先别忙着做。”

  “啊?为什么?”

  “再等两天看看。”顾长水只道。

  “哦。”田欢连忙点头。

  虽然才认识短短两天时间,可是这个夫婿就已经一再的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现在,她心里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他绝对值得依靠!

  交代完了这个,顾长水就站起身,这才带着她将顾家的田地都巡视一圈,把看到的草都给锄了,再将地里的麻雀都给赶到一边去,然后两个人才回去家里。

  这么出来转上一圈,半天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随着相处的时间渐渐变长,两个人之间的了解慢慢加深,一开始萦绕在小夫妻中间尴尬的氛围不知不觉消失不见,两个人的话也越说越多,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进展吧!田欢心里渐渐开始雀跃。

  只是,这份雀跃在她跨进顾家大门的时候被敲击得烟消云散。

  “娘,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不过枝姐儿,你从哪弄到的这身衣裳?我记得你没这条裙子啊!”

  “我从大哥房里翻出来的!”

  “还有这支银簪子,也是我们翻出来的!”

  ……

  听到院子里姜氏母女几个的对话,田欢心头就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加快脚步走进们,她定睛一看,就见顾花枝身上披着她昨天穿的那件大红的嫁衣,顾花月头发上插戴的赫然就是她娘给她的陪嫁——她娘唯一留在身边的一支银簪子!

  轰!

  田欢顿时心头火起。

  她大步走过去,一把将银簪子从顾花月头上拔下来,也把顾花枝按住,胡乱的把衣服给扒了下来。

  “哎哎哎,你干什么呀?”

  顾花枝姐妹俩被她一通折腾,全都不高兴的叫唤起来。

  姜氏更是板起脸:“水哥儿媳妇,你干什么呢?才刚进门第二天就对小姑子动手动脚,你就是这么做嫂子的?你赶紧给枝姐儿月姐儿赔礼认错!”

  “她们偷跑进我的房间,翻我的东西,还穿我的衣裳偷我的簪子,难道不该她们向我赔礼认错吗?”田欢沉声问。

  “我去你们房间怎么了?顾长水的房间我们什么时候不能去?他房里有多少东西我一清二楚!他这条命都是我爷爷捡回来的,这些年他的吃喝也都是我们家供的,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你是他媳妇,那你的也都是我们的!我们拿来那还是瞧得起你!”顾花枝大叫。

  顾花月用力点头。“就是!实话告诉你,我们今天就是专门去找你的嫁妆的!结果没想到你娘家那么小气,什么好东西都没陪,也就这一件衣裳还有这支簪子还能看。既然这样,那这两样就都是我们的了!”

  说完,她就把手朝田欢跟前一伸。“给我。”

  田欢气得身体开始微微发抖。

  “不给。”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如果不是这是一个低沉的男音,她都要以为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田欢还没来得及回头,婆婆姜氏就气得大骂:“顾长水,你那两只眼睛长着干什么的,充窟窿眼出气的吗?你媳妇欺负你妹妹,你没看到啊?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你就该赶紧给我抽她两巴掌,让她涨涨教训!”

  “娘,这是她的嫁妆,那就是她的东西。咱们连聘礼都没给,就没资格要求她把嫁妆交出来。”顾长水一字一顿的说。

  “好啊你小子,你反了是不是?”姜氏立马眼睛都瞪圆了,“新媳妇才刚进门呢,你就娶了媳妇忘了娘了?我倒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厉害,才刚进门就开始挑拨离间!”

  “娘,这种女人咱们家可不能要。不然她迟早要把咱们好好的家给搅散了!顾长水,你赶紧把她给休了,赶回去!”顾花枝大喊。

  “对,人赶回去,衣裳和簪子得留下!”顾花月也跟着喊。

  田欢双手抱紧了衣裳和簪子。

  这两样东西不仅仅只是她的陪嫁,更是她身份地位的象征。要是刚来这里,她的一切就都被这些人给剥夺了,那必定会留给这些人她好欺负的印象,以后他们欺负起她来就更肆无忌惮了!

  她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刺啦——

  突然间,一声裂帛声响起。

  正骂得起劲的姜氏母女三个齐刷刷瞪圆了眼睛。

  “田氏,你干什么?”

  刺啦刺啦,田欢又用力将裙子撕了几道,才把一手的碎布条扔到地上:“说了不给你们就是不给。我情愿把它给毁了,也不给你们!”

  “小贱人,我打死你!”

  姜氏气得冲到她跟前扬起手。

  但马上,顾长水一把将田欢给拽到身后。

  “顾长水,你给我滚一边去!”

  “娘,她没错。”

  “哈,她没错,那就是我错了?你妹妹也都错了?”姜氏拔尖了嗓音大喊。

  顾花枝姐妹俩也都帮腔。“顾长水,你给我们说清楚!到底是她一个人错了,还是我们所有人都错了?今天不说清楚,你们俩都给我滚出去!”

  “没错,滚出去!以后你们都别指望进我家大门!我们顾家以后也就当没你们这两个人!”

  姐妹俩说着,还真个上前来动手把他们往外推。

  眼看她们俩都把手伸向田欢那边,顾长水连忙把她们拽开。

  扑通一声,顾花枝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立马扯着嗓子尖叫。“娘,顾长水他推我!就为了这个女人,他连亲妹妹都不认了!”

  “大中午的,你们吵什么吵?外头都能听到你们大嗓门,你们丢人不丢人?”正当三个女人扯着嗓子叫唤的时候,顾长杰大步走进来。

  一看到宝贝儿子来了,姜氏立马一改方才咄咄逼人的架势,只是脸色依然不大好看:“儿啊,你是不知道,你大哥娶的这个媳妇厉害着呢!这才一天功夫,你大哥就被她给迷得五迷三道的,都不听我们的话了,一味的偏帮她欺负我们!”

  顾花枝顾花月姐妹俩也你一言我一语的,添油加醋把刚才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可不管她们怎么添油加醋,她们趁着田欢和顾长水出门,把田欢的嫁衣和簪子偷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她们怎么花言巧语的掩饰都没用。

  顾长杰听完,他就冷冷一笑:“瞧瞧你们这没出息的样!不就是一件衣裳和一支簪子吗?咱们家就穷到连衣裳簪子都给你们置办不起了?娘,你还是赶紧带她们去镇上走走,开开眼界吧!不然等我以后考中秀才,邀请朋友们来家里玩的时候,给人看到我的姐姐就是这幅德行,那丢的可是我的脸!”

  “儿啊,话不是这么说的!”姜氏连忙摇头。

  她们要的是这两样东西吗?她们要的是她们的脸面,以及对田欢这个新媳妇的全面压制好吗?

  才刚进门,今天一早她就已经胜过一次了。要是这次还让她获胜,她们的脸面往哪搁?这个女人还不越来越嚣张,都不把她们给放在眼里?

  可顾长杰没好气的低哼:“这种事情我不管。不过我今天请了同窗过来一起写文章,你们不许瞎闹腾。”

  原来是这样!

  姜氏立马扬起笑脸。

  “这样啊,那我们不吵了!”

  但她还是白了田欢一眼。“看在我儿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计较你教唆水哥儿推我家枝姐儿的事了。你拿着你那两样破烂货滚吧!”

  “就是。这小气吧啦的德行,搞得谁真看上了她的东西似的。簪子和衣裳嘛,我每年都要添置好几件,谁稀罕?”顾花月又阴阳怪气的说着。

  如果是当初在田家,听到别人这么刺她,田欢肯定已经和她吵起来了。

  只是这三年寄人篱下的生活已经教导给了她许多道理。如今人在屋檐下,她不能不低头。

  于是她只低下头低头,转身回房去了。

  “我呸!一个村姑,都落魄成这样了,还敢在我跟前摆大小姐的款,不要脸!”顾花枝爬起来,又朝着她的方向唾了一口。

  姜氏对女儿的表现不置可否。只是瞥见顾长水也要走,她赶紧把他给叫住。“你给我站住!”

  顾长水转回头。“娘您有什么吩咐?”

  “今天家里有客人,那油就不能榨了,不然油腻腻的,熏到你弟弟和他同窗就不好了。你赶紧出去,打几只野兔什么的回来,一会给你弟弟他们加菜。”

  “好。”

  顾长水点头,就大步回房去了。

  顾花月见状,她又撇嘴。“娘你干嘛还这么好声好气的和他说话?这种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小王八,你就该把他们给赶出去!等他们在外头过几天苦日子,他就知道爹娘你们对他有多好了。到时候,他肯定自己先休了那个小妖精,接下来一辈子都给咱们家当牛做马!”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他好歹是你哥!”姜氏拉下脸呵斥。

  顾花月冷哼:“我没哥,更没有一个帮着外人欺负我的哥。我只有一个亲弟弟,现在我就等着我弟弟考中功名,也好叫我也嫁个秀才公,当秀才娘子呢!”

  “你这孩子!才多大的人,说起亲事还不脸红!”姜氏好气又好笑的教训女儿。

  顾花月一脸得意。“难道我说错了?娘你不希望我嫁个秀才公?”

  “是是是,这个娘当然希望了。不止是你,还有你姐姐,娘巴不得你们俩都嫁个好人家。还有你弟,我以后也一定要给他娶个好媳妇,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懂事听话,孝敬公婆,怎么也得是镇上大户人家的闺女才行,绝对不能委屈了他!”说起对儿女们的安排,姜氏一脸向往。

  “那是肯定的。咱们的弟媳妇,肯定不能和姓田的那个贱人一样。那种人不是好东西,以后绝对克夫!”顾花枝也捏着嗓子叫。

  她的声音可不小,至少已经回到房间里的田欢听得一清二楚。

  但昨晚上就已经见识到了这一家子的真面目,所以不管这母女几个把话说得有多难听,田欢的脸色都平静无波。

  她只是坐在那里,双手紧紧握着那支簪子,双眼幽幽的不知道盯着哪个地方。

  当顾长水进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他顿时心口一紧,低声开口:“对不起。”

标 签古言 腹黑侯爷来种田 田欢顾长水 小半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