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凉秦昭小说_兄长你走开瑾瑜先生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80 ℃
夏凉秦昭小说_兄长你走开瑾瑜先生

兄长你走开

瑾瑜先生 著

连载中免费

《兄长你走开》是瑾瑜先生所著的一篇古代眼前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凉住在了秦昭的玉佩里,以玉佩的形式陪了秦昭整整二十年,一步步陪着他从一无所有到万人之上,某日,玉佩忽然碎了,夏凉心想,她终于能化身成人了,眼一闭一睁,谁知她竟回到了秦昭年少之时,还成了他继母带来的拖油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兄长你走开》是瑾瑜先生所著的一篇古代眼前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凉住在了秦昭的玉佩里,以玉佩的形式陪了秦昭整整二十年,一步步陪着他从一无所有到万人之上,某日,玉佩忽然碎了,夏凉心想,她终于能化身成人了,眼一闭一睁,谁知她竟回到了秦昭年少之时,还成了他继母带来的拖油瓶....

免费阅读

  松鹤堂这边,卫瑾刚表示了告辞之意,老太太还想挽留呢,就见朱妈妈从屋外快步走了进来,面有难色,似乎想说什么。

  老太太眉头一挑,后对着卫瑾道:“那就回吧,想必长公主也在家里等你呢。”

  卫瑾行一礼就退出来了,秦昭出来送他,就看到院子里夏凉和秦瀚都在呢,两个人互不理睬,中间还隔了老远的距离,见着两人招呼了一声,便随着朱妈妈进屋去了。

  卫瑾看秦昭一眼,满眼的八卦之光,而后猫着身子偷偷走到窗户边蹲下,秦昭无奈,也跟了上去。

  屋子里,老太太单手托腮倚在榻上,看看夏凉,再看看秦昭,意味不明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秦瀚再次践行了恶人先告状的原则,把刚刚那一通话又说了一遍,重点强调了自己是亲眼看到的,夏凉正要说明情况,就见帘子一掀,邹氏急急走进来了,她明显已知道了事情经过,一进屋就抢先发难,责备夏凉道:“四姑娘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就算你对老太太不满,也不能这样对待胭脂啊,老太太平时疼孩子一样地疼它,如今它受了伤,老太太该多难过啊。”

  夏凉慢慢地看向邹氏,挑眉一笑:“我怎么就对老太太不满了?”

  邹氏看老太太一眼,拿着帕子轻咳一声道:“我也是刚刚听溪姐儿说的,老太太不过就说了那样一句话,也不是故意针对谁的,你小孩家家的那么较真干嘛,还非要踢一条狗出气,这哪是大家闺秀啊,倒跟乡间没人管教的野孩子一样。”

  夏凉明白了,这邹氏还真是会联想啊,硬是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了,她望向上首的老太太,亦是一脸沉思,可能真有些信了呢。

  夏凉不慌不忙,一双眼睛格外沉静:“如果你们非要认为这事是我做的,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听说这狗一向柔顺,谁没事踢它啊,所以我觉得这狗可能是咬了人了。”

  夏凉用余光重点看一眼秦瀚,稚嫩的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我以前听人说了,人要是被狗咬了的话会得一种病,叫狂犬症,若是一开始不处理的话,先是被咬的部位溃烂,接着就是全身溃烂,身上全都是那种脓水,碰都不敢碰,最后都要活活疼死呢!”

  秦瀚的脸色已见苍白,邹氏柳眉倒竖满眼怒火,指着夏凉囔囔道:“你胡说什么呢?”

  夏凉在原地轻踱几步,意态悠闲:“当然也有人被咬以后没有症状的,那是毒在身体里藏着呢,少则一两月,多则七八年,这毒就要发出来了,你可能正吃饭呢,突然之间就狂心大发,对着旁边人的脖子就是一口,那满嘴的血呦......”夏凉讲的声情并茂的,然后突然指着秦瀚道:“二哥哥,你的袖口怎么破了啊?”

  秦瀚赶紧捂住袖口,一脸的做贼心虚,又惊又怕之下,他已是受不了了,拉着邹氏的衣服就嚎开了:“娘,你赶紧找大夫给我看看啊,刚刚那狗咬到我手腕上了,我现在觉得可疼了”。

  事情到此已经很明白了,邹氏拉过秦瀚的手来回看着,结果袖口好好的呢,手腕上看了半天也才找到了一个浅浅的牙印儿,邹氏恨铁不成钢地看看秦瀚,搪塞了几句后就灰溜溜地走了,这边老太太用手拄着头,带着几分疲态,对夏凉道:“你也去吧。”

  夏凉行一礼后转身就走了,只是走到门口之后又折了回来,她看着老太太,语气认真:“祖母,我年纪还小,却也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二叔母娇惯二哥是人之常情,却也应该有度,须知溺子如杀子,今日二哥诬陷我,咱们是一家人,自不会有什么,可若是哪天二哥又用这样的招数对待外人呢,侯府的声誉如何?招惹来了灾祸又该如何?”

  夏凉语速平稳,不疾不徐,却带着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老太太坐正身子,神色慢慢认真起来,夏凉接着道:“二哥本性并不坏,若能狠下心来认真教导,以后就算不能成为家中栋梁,也起码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那时对二叔二婶也好,不是吗?”

  ......

  夏凉离开了,留下老太太一脸沉思,其实她一直都知道邹氏把秦瀚养的很不成样子,只是到底隔了一层,不好下狠手去管教,再加上老二不成器,她对邹氏就有一份亏欠,久而久之就拖到今天这个样子了。

  可是刚刚这小丫头的话也很有道理,若是以后秦瀚好了,对老二夫妻俩也是好事啊......

  这边秦昭已经和卫瑾离开了,卫瑾一脸赞叹:“你这新来的妹妹可是厉害得很啊,想必这下子秦瀚那小子要吃苦头了,只是这小丫头刚刚那一番话,到底是心底无私呢,还是变相的打击报复啊?“

  秦昭送卫瑾到门口,远处天际的晚霞灿若烟火绚烂之极,将整个天空都映照的瑰丽无比,秦昭望向远方,目光真切又带着一份感慨:“不管什么目的,祖母对她们母女都会有所改观的。”

  夏凉是不会弹琴,画也画不好,可是这又有什么呢?对于大户人家的姑娘来说,琴棋书画本就是锦上添花之物,她们从小练习日日不缀,很多人都可以做的很好,可是像夏凉这样的眼界、机变、顺势而为的能力,却很少有人有了......

  关键是,她还这么小,她还有大把的时光去成长……

  老太太是一个很决断的人,没过多久秦昭就听到了老侯爷要亲自管教秦瀚的消息,别看老爷子平日里挺和气的一个人,这回也不知和老太太商议了什么,直接就把秦瀚挪到自己院子里,天天督促他习武,背书,练字……做的不好也不打,就是得天天吃萝卜白菜,管饱,可就是没肉,连点心都没有,秦瀚刚开始死活受不了,多少次要往外跑,直接被院子门口护卫给扛回去了,邹氏心疼的不行,怎么给老太太说好话都不行,没过几天,母子俩都瘦了一圈,夏凉看见邹氏那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只有一个字:该。

  ……

  这天夏凉放学一进屋,就看到一只乖宝宝正双手托腮,乖乖地坐在桌子后面,目光悠远地看着门口,仿佛一块望夫石,这就是最近常常来串门的秦瑞小朋友了。

  秦瑞见夏凉回来了,一骨碌儿从椅子上爬下来,拉着夏凉的手就问开了:“姐姐你回来了,饿不饿?要吃糕点吗?渴不渴?要喝蜜水吗?”

  夏凉很无语:不要用你奶娘对你的那一套来对我好不好~

  夏凉把秦瑞抱到椅子上坐下,问道:“今天怎么这个点儿过来了?不用和祖母一起吃饭吗?”

  瑞哥儿晃着两只小短腿,一脸兴奋:“今天咱们吃饭。”

  “咱们,你和我吗?”夏凉顺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开始喝。

  瑞哥儿摇摇夏凉的衣摆,仰着一张笑脸:“你和我,爹爹和娘亲,还有大哥。”

  夏凉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被水卡死,她死命的咽下水,顾不上嗓子疼就问道:“还有你大哥?”

  瑞哥儿小小的眉头皱起来:“是咱们大哥。”

  夏凉愁眉苦脸的重复道:“对,是咱们大哥~”

  夏凉到吃饭前都没想明白,秦昭怎么会答应来主院吃饭呢?上辈子好像根本没有来过啊,或许是来过了,她又给忘了?

  主院的上房内,五个人围在一张圆桌上吃饭,秦侯爷坐在主位,从右往左分别是苏拂、夏凉、秦瑞、秦昭,秦侯爷满眼欣慰地看着一桌人,很是感慨:“前几天我事忙,咱们一家人也没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今后若是可以,也该多这样聚聚才是。”

  秦瑞小朋友很捧场,点着头道:“对啊对啊”,苏拂有些紧张,夏凉则是一脸假笑,秦昭就淡定多了,不显得生疏,但也不亲密,夏凉觉得秦昭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可以了。

  可能秦侯爷也了解自己儿子的性子,席上并不多说话,偶尔会给秦昭夹个菜,带着份小心翼翼,可是在夏凉看来太客气了就不像家人了,秦昭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吧,那他多难受吧。

  这时丫鬟为夏凉盛了一碗火腿鲜笋汤,夏凉刚喝了一口,就听见旁边瑞哥儿的声音:“姐姐,吃丸子。”

  夏凉抬头,就见瑞哥儿正颤颤巍巍的举着一个木勺,而勺子里是一个足有核桃那么大的肉丸子,木勺那么小,丸子那么大,瑞哥儿还试图把丸子往她的嘴里塞,夏凉不错眼地盯着,只觉得下一刻丸子就会掉下来!

  果不其然......

  丸子在木勺上摇摇晃晃几经挣扎,夏凉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与她无缘的丸子垂直而下,带着惊人的力量落入那碗鲜美的火腿鲜笋汤中,直接溅了她一头一脸,还有一个娇嫩的小虾米挂在她紧紧皱着的眉上,将落不落,随风飘扬......

  屋内安静了,瑞哥儿先是张大了嘴巴,而后揉捏着自己的小手,一脸无措道:“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夏凉慢慢地转过头来,像一个没有表情的木偶人,悠悠道:“姐姐知道,姐姐谢谢你哦~”

  苏拂赶紧拿了帕子来给夏凉擦脸,对面却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循声望去,只见秦昭侧身望着屋外,似在远眺,一边的嘴角却高高扬起,此时白日即将结束,最后一丝霞光刚好照在他的眼中,那里似有流光璀璨,他整个人突然就生动了起来。

  秦昭开了头,瑞哥儿也不憋着了,看着夏凉就大笑起来,连秦侯爷苏拂的脸上都是忍不住的笑意,整个屋子摆脱了刚刚的微妙与尴尬,开始变得有温情起来,似乎这真是......和谐的一家。

  夏凉嘟嘟嘴:好吧,牺牲小我,成全大家,我就是这么的无私与伟大......

  秦侯爷主导的重组家庭第一次聚餐进行的还算愉悦,比预想中的还要好一些,他对此非常满意,看向夏凉的目光也越发慈爱,还送了好几件精致玩意儿到西厢房,潜台词就是做得不错,再接再厉。

  接着说这天晚宴,秦昭饭后就走了,瑞哥儿却磨磨蹭蹭地赖在夏凉身上,脸对着她,眼睛却瞟向自己老子,扯着嗓子糯糯道:“姐姐,我晚上想跟你睡。”

  秦侯爷见自己的儿子与继女感情这么好,老怀安慰,大手一挥道:“去吧,你祖母那里我去说。”

  瑞哥儿欢呼一声抱住夏凉脖子,夏凉的内心却在流泪:完了,今天晚上别想睡了。

  夜间两人睡在一起,大大的架子床上,帷帐一放,就形成一个小小的世界,清辉般的月光透过窗纸宣泄而下,屋子里并不很黑。

  瑞哥儿的奶娘见两位小主子都安置妥当了,便走到外间把门轻轻地关上,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原先乖乖躺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瑞哥儿忽的扑在夏凉身上,两只眼睛眨呀眨的:“姐姐,我要听故事。”

  夏凉上辈子就知道这小子有多难缠,因此很是淡定,打了一个哈欠慢悠悠道:“想听什么故事啊?”

  瑞哥儿认真回答:“鬼故事。”

  我去,知道你难缠,不知道你这么难缠。

  夏凉侧过身子,轻轻拍着瑞哥儿的背,像个幼儿园的老师一样耐心教导:“小孩子怎么能听鬼故事呢,要是吓坏了怎么办?要是做噩梦了怎么办?到时候你睡都不敢睡,可痛苦了,乖,闭上眼睛,姐姐哄你睡哦。”

  “姐姐你放心”,瑞哥儿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我胆子可大了,不会怕的,大哥以前都给我讲过的,我一点儿不怕,不行你去问他。”

  瑞哥儿说着就要起身,被夏凉一把按下:“我信我信,好了吧,可是”,她摆出一张格外纯真无邪的脸:“可是我不会讲鬼故事啊。”

  “姐姐骗人”,瑞哥儿摆明了不信:“那天你讲的那个就可有意思了。”

  夏凉很疑惑:“我什么时候讲过了?”

  瑞哥儿直接坐起来,夏凉拿被子给他包住,就听到瑞哥儿故意放缓的声音:“……一开始不处理的话,先是被咬的部位溃烂,然后就开始全身溃烂,身上全都是那种脓水,碰都不敢碰......正吃饭呢,突然之间狂性大发,对着旁边人的脖子就是一口,那满嘴的血呦......”

  “停停停”,夏凉当时吓秦瀚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如今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瑞哥儿这种小孩儿的声音讲出来,她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揉胳膊一边说道:“这不是鬼故事啊,就是为了吓人的,当时你不是不在嘛,怎么会知道这话的呀?”夏凉顿时觉得好愧疚,她这是不是影响了儿童心理健康发展呀......

  瑞哥儿才不会说自己当初是偷偷躲在后面听的,此时他拉着夏凉的手摇晃个不停:“姐姐,姐姐,你给我讲嘛,我真的不怕的。”

  夏凉被缠的不行,横下心来一想,上辈子他哥都那么变 态了,亲弟弟估计也弱不到哪儿去,于是就应了,她把瑞哥儿塞进被窝,掖好被角,先讲一些小儿科的:“从前啊,有一个男人,他出门好几天,回家后发现妻子消失了,别人告诉他妻子上山捡柴被狼叼走了,估计死了,男人也就信了,可是有一天晚上这个妻子突然又出现了,男人吓得半死,一问,原来是妻子在山上迷路了。”

  “没意思”,瑞哥儿撇撇嘴。

  “从前啊,有一个男人,他出门好几天,回家后发现儿子消失了......”

  “和上一个故事差不多嘛”,瑞哥儿开始不高兴了。

  “从前啊,有一个男人,他出门好几天,回家后发现自家的牛消失了......”

  瑞哥儿生气了,小身子一翻蜷成一个大虾米,气哼哼道:“你就是不想给我讲,你就是不喜欢我,哼。”

  夏凉傻眼了,什么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给人家讲鬼故事啊,她突然想起一句话:爱他,就给他最好的。

  引申到此时此地:爱他,就给他讲鬼故事。

  夏凉为了证明自己有多喜欢瑞哥儿,决定给他讲一个经典的,先把瑞哥儿的小身子扳过来,然后直视着他的双眼,十分郑重:“那我给你讲一个可怕的,你要是做噩梦不能怪我哦,也不能告诉祖母,知道吗?”

  瑞哥儿乖巧地点点头。

  夏凉故意压着嗓子,营造出一种可怕的氛围:“从前有一个人睡觉时总是觉得屋子里面有声音,他找啊找,找啊找,总是找不到,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他突然听到屋子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那声音很低,很冷,很诡异,这个人吓坏了,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住,哆哆嗦嗦问道:‘谁啊?谁在哪里?’

  屋子里突然吹来一阵阴风,凉飕飕的,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响起了:‘我好冷啊,我好孤单啊,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这个人害怕极了,嘴唇抖了半天问道:‘你在哪里啊?’

  ‘我就在......你的床下!!!’”

  夏凉自认为讲的十分逼真,足以吓坏小孩了,可没想到瑞哥儿眼睛一闪一闪的,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夏凉很是挫败:“你不害怕啊,或许现在就有一个鬼在床底下想要吃你呢。”

  瑞哥儿挪挪身子,趴在夏凉耳朵上轻轻说道:“姐姐,这是你的床呦......”

  哎呦我去~

  夏凉顿时意识到自己把自己坑了呀,这小屁孩睡一晚上就走了,她可是一直住在这里的呀......

  而且,她已经开始害怕了呀~

  第二天一大早,夏凉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对苏拂说道:“娘,我上学去了,瑞哥儿还睡着呢,马上你把她送到老太太那里哦。”

  苏拂看着自家姑娘这像是被鬼吸了精气的样子,关切道:“你这是怎么了?昨晚上没睡好吗?”

  夏凉回想起昨天晚上不断勾住自己脖子的瑞哥儿的脚,时不时往她脸上来一下子的瑞哥儿的手,心里就是一把辛酸泪啊,还睡,睡个毛,不断被人家攻击,还得时不时醒来给人家盖被子,能睡踏实才怪呢。

  夏凉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学去了,稍晚一会儿苏拂去西厢房给瑞哥儿穿衣服,瑞哥儿很配合,让抬腿抬腿,让伸胳膊伸胳膊,就是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苏拂,苏拂对着他柔和一笑:“怎么了?”

  瑞哥儿搂住苏拂脖子:“娘亲香。”

  瑞哥儿如今年纪尚小,做事不问缘由只凭感觉,他知道苏拂不是亲娘,但他却是真的喜欢眼前的这个人,喜欢让她抱着,于是一早上瑞哥儿都窝在苏拂怀里,等苏拂把他送到松鹤堂时,他看着苏拂还是依依不舍的,老太太见了没说话,前来请安的邹氏见了却是眼睛一闪,暗暗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汀兰居内,邹氏回来之后便躺在软榻上,一双细眉蹙起,双眼阖闭,丰润洁白的手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看着略有几分疲态。

  从秦瀚被关进老侯爷院子那天起她就是这样了,天天愁眉不展,生怕自家儿子受罪,这时葛妈妈走了进来,她坐在榻边的矮凳上,拿一支美人锤轻轻敲击着邹氏的小腿,邹氏眼睛半睁,叹一口气道:“还是你心疼我,秦元丰那个死人还是当爹的呢,什么事情也不管,我让他去把瀚哥儿接回来他都不肯,真真是个棒槌,叫我一个人在这抓心挠肝的急着。”

  葛妈妈一笑:“要我说夫人倒不必担心瀚哥儿,老侯爷毕竟是亲祖父,可能会严厉些,但也不会让瀚哥儿受苦的,如今我们该担心的是别人。”

  邹氏冷哼一声:“你是说大房那位吗?看着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倒是个最会笼络人心的,昨天才同昭哥儿吃了饭,今儿又哄的瑞哥儿把她当亲娘,她生的那个丫头更是厉害,也不知跟老太太说了什么,直接就把我儿关起来了,我看过不了多长时间啊,咱这老太太也该没斗志了。”

  葛妈妈神色一重,身子前倾道:“那怎么办啊?也不能就让她们这么得意下去吧,要是真让大夫人当了家,咱们账目上的那些事......”

  邹氏眼睛一睁,眉眼间带出几分厉色,生生止住了葛妈妈的话,她轻笑一声:“别担心,收拾她的法子多着呢,现成就有一个。”

  ……

  侯府松鹤堂内,这天傍晚苏拂带着夏凉来给老太太请安,就见邹氏已经到了,正与老太太亲亲热热地说些什么,见苏拂母女进来了,她忙起身迎了一迎,满脸笑容道:“正说着大嫂呢,大嫂就来了,可见咱们心有灵犀。”

  夏凉奇怪地看了邹氏一眼,今天这位略有些热情啊。

  苏拂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给老太太行过一礼后道:“不知弟妹说我什么呢?”

  邹氏看老太太一眼,后对苏拂道:“是这样,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承恩公老夫人的生辰了,老夫人地位尊崇,又是昭哥儿和瑞哥儿的外祖母,到时候咱府上都去的,如今就得开始准备做赴宴的衣服啦。”

  “咱们府库里也存有一些布料,只是积压的时间长了,平时穿穿还可,却是不好赴宴时穿的,这就需要大嫂你去外面铺子买料子新做啦。”

  邹氏坐在苏拂下首,看着格外和气:“这些事前几年都是我做,只是如今大嫂进门了,我再兜着也不是个事,不过大嫂毕竟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母亲和我就想着先让大嫂你做这个事练练手,做得好呢,以后这管家的事就要都交给你了。”

  此时的邹氏笑意盈盈,轻轻松松地就说出要交管家权的事情,脸上一丝不舍都没有,看着完全就是一个心底坦荡大公无私的人啊,只是夏凉细细地品最后一句话,什么叫做“做得好呢,以后这管家的事就交给你了”,那换一句话说是不是就是“做得不好的话,这管家之事就沾不上边了?”

  苏拂听完此话后,脸上并没有什么欣喜之色,站起身推辞道:“家中有事需要我帮忙,本不应辞,只是我刚到京城,对于城中哪里开有布料铺子都不知晓,对府上的情况更是不甚了解,若是因此出了差错该如何是好?儿媳实在不敢接手。”

  老太太闻言考虑起来,邹氏忙说道:“此事其实并不难做,京城的布料铺子也不多,大嫂细细打听就是,至于对府中情况不了解,我身边的郑妈妈倒是可以借给大嫂,她在这府上待了一辈子了,对府中情况最是熟悉,且以前也帮着我处理过不少事情,大嫂哪里不清楚的问她就是。”

  “再说了”,邹氏双手交叠,笑意盈盈:“大嫂此时对府上不了解,这事做完之后不就了解了?我这也是想偷个懒,最近我这身体也不太好,理的事多了就头昏脑涨的,求大嫂心疼心疼我,就帮帮我吧。”

  邹氏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拂若是再不答应就不合适了,老太太也发话了:“让你做你就做吧,这些事情都是有例可循,哪里不懂的问老二媳妇就好。”

  苏拂只得应了。

  苏拂带着夏凉离开的时候,邹氏也出来了,她整一整腰间的玉佩,语调斯文:“听说今年最流行一种叫“流光锦”的纱,质地柔软不说,颜色也是好看的很,宫里的娘娘都穿呢,大嫂若是能买来,不光姑娘们高兴,老太太也得夸你能干呢。”

  邹氏说完就款款离开了,夏凉在原地一脸思考:邹氏这是打什么算盘啊?


标 签古言 兄长你走开 夏凉 秦昭 瑾瑜先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