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季半夏傅斯年小说_爱你一错到底鄀宁宁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60 ℃
季半夏傅斯年小说_爱你一错到底鄀宁宁

爱你一错到底

鄀宁宁 著

连载中免费

大家都在追更的小说叫《爱你一错到底》,故事奇文瑰句,文从字顺。这本书是作者鄀宁宁创作的,主角是季半夏傅斯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爱你一错到底》的精彩章节阅读:季半夏被男友送上了傅斯年的床,一夜之间,她失去了爱情,又得到了第三者的称号,成了傅斯年的未婚妻,踏进了这场只有利益的婚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大家都在追更的小说叫《爱你一错到底》,故事奇文瑰句,文从字顺。这本书是作者鄀宁宁创作的,主角是季半夏傅斯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爱你一错到底》的精彩章节阅读:季半夏被男友送上了傅斯年的床,一夜之间,她失去了爱情,又得到了第三者的称号,成了傅斯年的未婚妻,踏进了这场只有利益的婚姻。

免费阅读

  二人说了会儿话,迟晚晚看着季半夏心事重重的样子,宽慰她道:“半夏,不如今天我们翘课吧,南门那边新开了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我请你吃你最爱的草莓蛋糕好不好?”

  “好吧,不过不用你请,我请你吧!”怕好友担心,季半夏收拾心情,朝迟晚晚挤挤眼:“很快我就是总裁夫人了,请朋友吃块蛋糕还是请的起的!”

  “哈哈,那我就沾沾总裁夫人的光吧!”

  年轻女孩的笑声,在空气中传得很远,很远……

  吃了蛋糕,季半夏和迟晚晚便准备回学校上自习。绿灯亮了,二人跟着斑马线上的人流一起过马路。

  “哇,那就是宾利吧?看上去果然不一般!车轮子都比别人的有质感!”

  迟晚晚一边走,一边用眼神示意季半夏看斑马线后停的一辆车。

  “宾利很高级吗?跟法拉利哪个更厉害?”季半夏顺着迟晚晚的眼神朝车子看过去,眼神一扫,一下子愣住了。

  车窗半开,车里坐着的男人,不是傅斯年是谁?

  深邃的双眼,利落的短发,腮帮子刮得铁青,下颌的线条虽然英挺,却显出几分隐藏得极深的冷酷。

  “喂!看帅哥看呆啦!”迟晚晚发现了季半夏的异样,嗤笑着碰碰季半夏的胳膊。

  傅斯年显然也看到了季半夏和迟晚晚,眼神交错了一秒钟,季半夏正迟疑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宾利的车窗缓缓关上了。

  “啊!快红灯了!”人流都快走完了,马路上就剩迟晚晚和季半夏了。迟晚晚慌得拖着季半夏就往前跑。

  还好,终于赶在红灯前安全过了马路。

  迟晚晚拍拍胸口,开始邀功:“季半夏你个花痴,看到帅哥就走不动了。幸好我机灵,不然咱俩肯定会被司机骂死!”

  季半夏也说不上为什么,心口有点堵,听迟晚晚这么说,好半晌才低低道:“刚才那辆宾利里做的男人你看清了吗?”

  “看清了,极品帅哥啊!太有男人味了!我将来要是能找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做梦都要笑醒了!”迟晚晚快流口水了。

  季半夏皱皱眉:“他就是傅斯年。”

  停顿了两秒钟,迟晚晚尖叫起来:“季半夏!你刚才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是他,我就去要签名了!”

  “别做梦了,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凭什么搭理你个小丫头片子?”季半夏闷闷的回了一句,埋头往前赶路。

  “等等!等等!傅斯年不搭理我不奇怪,可是,刚才他分明也看见你了啊!他怎么都没跟你打个招呼啊!”迟晚晚满脸的疑惑不解。

  “人家高贵冷艳呗!”季半夏说着,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

  忽然又想起那件被扔掉的爱马仕大衣。她真是太可笑了,刚才还犹豫要不要跟傅斯年打招呼,其实人家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哪怕她已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哪怕他和她即将公证结婚,成为合法夫妻。在他心里,她仍卑微低贱如尘土,不,也许还不如尘土,他大概觉得,她连被他踩踏的资格都没有。

  他的优越感深深的藏在骨子里,表面上,他还是那个疏离却有礼的绅士。风度翩翩,无懈可击。

  自习上到一半,季半夏的手机响了。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名,季半夏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电话竟然是傅斯年打过来的!

  刚才不是还装不认识吗?

  “喂?”

  “季半夏,明天中午12点,我们的订婚宴,在圣罗兰大酒店举行。别忘了出席。”傅斯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语气平缓,没有丝毫的波动。

  仿佛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而不是他自己的婚宴。

  季半夏愣了愣,也学着他的语气道:“我们是不是先签了合同比较好?”

  清冷的语气,比傅斯年还淡漠,还漫不经心。只可惜,学不来他那种隐藏在骨子里的优越感。季半夏有点遗憾的想道。

  “好。我在办公室等你。记得带上你的证件。”傅斯年回答的很干脆。

  没过一会儿,季半夏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傅斯年的办公室地址。

  傅斯年的办公室在寸土寸金的CBD正中心。银色的玻璃幕墙闪耀着奢华的光泽,摩登男女进进出出,每个人都光鲜而自信。

  季半夏有点窘迫的拉拉自己的衣服,想让这件洗得发白的旧外套显得稍微体面一点。

  平时在学校里呆着还不觉得,来到这种时髦的地方,她才深深发现自己是多么渺小,多么寒酸。

  前台小姐拦住了她:“请问你找谁?”

  季半夏友好的微笑:“我找傅斯年。”

  一听是找傅斯年,前台小姐开始上下打量季半夏了,眼神从她的旧外套掠到她的旧皮鞋上,最后,妆容精致的脸带上点不可说的微妙:“你找傅总,有什么事?有预约吗?”

  季半夏语塞。她找傅斯年有什么事?签合同,假装是他的未婚妻,和他联手演一场欺骗舆论的大戏?

  见季半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前台脸上浮出一个轻蔑的笑容,对着桌上的小镜子检查自己的妆容,故意大声嘀咕:“现在的骗子真是太拙劣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混江湖了!”

  骗子!阿猫阿狗!季半夏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顿时气得满脸通红。

  对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只能比她摆出更高傲的架势!

  季半夏将背挺得直直的,提高了声调:“小姐,请抬起你的头,好好给我看清楚!我是傅斯年的未婚妻!我找他,是来讨论我们明天的订婚宴!”

  前台瞪大了眼睛,惊得手中的镜子都掉了。

  这个寒酸得要命的小丫头片子,就是新闻图片中那个穿着清凉,身材火爆的季半夏?

  天哪!这真人跟照片差别也太大了吧?脸确实是同一张脸,长的确实算漂亮,可这穷酸的打扮,究竟是怎么入了总裁的眼的?

  这样也能第三者上位,真的太让人膜拜了!

  季半夏高昂着头,欣赏着前台红白交错的脸:“小姐,现在我能进去了吗?”

  说完,看也不看前台一眼,挺直腰板,踩着旧皮鞋轻快的朝电梯走去。

  前台看着季半夏的背影,双手噼里啪啦地飞速打字,在公司内部的八卦小群里发布了重磅新闻:“童靴们!!傅总的第三者来了!现在正准备上电梯!”

  八卦群沸腾了:“是去找傅总吗?一会儿我去给傅总倒咖啡!”

  “我去找傅总给预算表签字!”

  “我去找傅总确认一下公司海外游的地点!”

  季半夏被秘书引进傅斯年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

  见到季半夏,他眼神闪了一下,便打了个手势,叫秘书带上门出去。

  季半夏站在门边,看着他继续打电话。

  “这件事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不过一个名分而已,你不要想太多,半年之后,我就会和她离婚。这点,我可以保证。”他的声音很温柔,很亲切。

  但他当转过脸来时,季半夏惊讶的发现,他眼中并无半点温情。

  电话另一端,是他的未婚妻顾浅秋吧?这么私密的电话,为什么不避开自己呢?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纯粹是为了敲打自己吗?还是因为压根不在乎顾浅秋?季半夏想来想去想不出头绪,对傅斯年的印象更差了几分。

  虚伪,冷漠,心机深得让人害怕。

  电话终于打完了。傅斯年递给季半夏一份合同:“季小姐,你先看看,如果没异议,我们现在就把合同签了。”

  季半夏刚拿起合同看了几页,秘书进来送咖啡了。没过几分钟,财务过来送报表了……

  财务刚走,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傅斯年直接给助理打内线电话:“从现在开始直到下班,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来我办公室,如果发现有人在办公室附近逗留,一律开除。”

  季半夏偷偷吐吐舌头:好厉害啊!总裁威风耍得虎虎生风啊!

  合同上有一条是:在外二人必须以恩爱夫妻的身份出现,不排除牵手、拥抱、亲吻面颊等礼貌性肢体接触。

  季半夏指着这个条款皱皱眉:“傅先生,之前我们的口头约定里没有这一条。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

  傅斯年看她一眼:“这些要求只是为了应付舆论而已。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季半夏固执的摇头:“不。我没有那么高的演技,能将傅太太演得惟妙惟肖。”

  “哦,是吗?”傅斯年调转眼神,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刚才在一楼前台,傅斯年未婚妻的角色,你演得很好嘛!”

  季半夏无语凝噎,脸慢慢红了。

  “傅斯年,我真为你的员工悲哀!随时随地,都处在你的监控之下!”

  “当然。这是工作场合。摄像头并不违法。”傅斯年回答得理直气壮,走到她身边,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连翘的手术的医生,我已经预约好了。你签完字,明天我们就可以送连翘上飞机。”

  连翘,他说的多么亲切,好像是他自己的亲妹妹。

  季半夏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冰冷幽深,让她心惊悸动,却无力抗拒。

  走出傅斯年办公室的时候,季半夏整个人都如同虚脱了一般,仿佛刚跟千军万马搏斗过,她所有的精力都被耗尽了。

  该死!外面居然下雨了。

  寒风夹着雨丝扑打在她身上,季半夏抱紧手臂,轻轻打了个寒颤。

  傅斯年的声音突然冷冷淡淡地从身后飘来:“没带伞?我送你一程吧。”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就好。”季半夏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傅斯年也不多说,转身走了。

  季半夏等了一会儿,雨还是一点变小的趋势都没有。正准备咬咬牙冲进雨幕,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副驾的车门打开,傅斯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上车。”

  风太大,车门一开,雨水全部灌进车中,傅斯年却一点要关上车门的意思都没有。

  固执的男人!季半夏无奈的嘀咕一句,只好上了车。

  “长宁区XX街XX号,对吧?”傅斯年加一脚油门,上了主干道。

  “阁下真是好记性。”季半夏讽刺的回答道。对她的调查果然很彻底,连她家住哪里都搞的一清二楚。

  傅斯年一笑:“过奖。”

  车内一片寂静。傅斯年随手打开了车载音响,好听的钢琴曲轻轻响起,温柔,梦幻,缱绻,冥想,甜蜜中带着忧伤。

  季半夏渐渐沉浸其中,一颗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缓缓的搓揉,说不上是难过还是愉快。

  她扭头看傅斯年:“这是什么音乐?”

  “肖邦的夜曲。”傅斯年瞟了季半夏一眼,想了想,左手伸到液晶屏上,费劲的折腾了一会儿。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高亢的音乐声瞬间响起,把季半夏吓了一跳。

  最炫民族风!

  季半夏愣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傅斯年以为她讨厌肖邦的夜曲,为了照顾她的审美,特意为她点播了她会喜欢的《最炫民族风》!

  在他眼里,《最炫民族风》这种音乐才是最适合她的!

  季半夏气得笑了。多么彬彬有礼的绅士啊,多么体贴,多么善解人意!

  “谢谢!不过我更喜欢《爱情买卖》。”季半夏毫不客气的提出请求。

  女屌丝折磨高富帅,那是分分钟的事,办法多的是!

  傅斯年很淡定的在液晶屏上翻歌:“爱情买卖?是买卖东西的那个买卖吗?”

  啊哈~原来高富帅先生从来没听过爱情买卖。季半夏点点头:“对。这首歌你一定要听,歌词和曲子都特别好,第一次听的时候,我的心灵就被深深的震撼了。”

  半分钟后,爱情买卖欢快的旋律响起,季半夏分明看见,音乐冲出来的那一瞬间,傅斯年本能往后闪躲了一下。

  爽!季半夏心里暗暗得意。她看着傅斯年,装出惊喜的样子:“你听!这就是爱情买卖!是不是很好听,很震撼?”

  傅斯年已经恢复了镇定,听季半夏问他,了然的点点头:“哦,你喜欢这种。”

  六个字,一下子戳破了恶作剧给季半夏带来的快感。一口恶气憋在心里,季半夏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

  被人鄙视不要紧,你可以反击回去。

  可这种内心鄙视你,看不起你,表面工作却做得足足的,让你挑不出半点毛病的行为怎么破?

  无解啊!只能内伤。

  雨越下越大,爱情买卖高大上的旋律在车内荡气回肠。

  傅斯年平静的很,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反而是季半夏终于受不了了:“那个,换首歌吧。再好听的歌听太多也会腻啊!”

  傅斯年关掉音乐。车内又恢复了寂静。

  前面开始堵车,前方的车子排成长龙,红绿灯几乎失去了作用,二十分钟,车子连一步都没能挪动。

  季半夏有点着急了,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盲人学校的校车只停在小区门口,连翘不知道有没有伞,这么大的雨,她一个人可怎么办呢!

  傅斯年看她一眼:“很着急?”

  季半夏忧心的看着窗外的大雨点点头:“嗯。我妹妹快放学了,不知道她带伞没有。”

标 签言情 爱你一错到底 季半夏傅斯年 鄀宁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