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时絮沈祁川小说_青丝绾君心夏时絮沈祁川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7 ℃
夏时絮沈祁川小说_青丝绾君心夏时絮沈祁川

青丝绾君心

夏时絮沈祁川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夏时絮沈祁川的小说《青丝绾君心》是一本古代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时絮本以为她能和沈祁川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沈祁川却带着千军万马攻破了城门,杀了她夏家满门,这辈子太长,她和他之间已隔着血海深仇,惟愿上穷碧落下黄泉,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他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夏时絮沈祁川的小说《青丝绾君心》是一本古代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时絮本以为她能和沈祁川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沈祁川却带着千军万马攻破了城门,杀了她夏家满门,这辈子太长,她和他之间已隔着血海深仇,惟愿上穷碧落下黄泉,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他了.....

免费阅读

  在凤栖宫内养胎三月有余,沈祁川再不曾来过,我倒也能落得清净。

  母妃疏远我,她本就精神恍惚,自从得知我有了身孕,便像是看到瘟神一般,避之不及,她笑我怀了仇人的孩子,笑我不知廉耻。

  可母妃哪里知晓,我如何不恨,可我肚子里的孩子牵扯多少人的性命。

  ……

  宋泠儿来得时候,恰逢京都落了雪,寒意料峭,我裹紧身上的长袄,婢女来报的时候,

  她失了孩子,却靠着沈祁川的怜惜宠冠后宫,这三月多少美人入宫,却因着宋泠儿的缘故,连圣颜一面都见不上。

  他当真是疼她呢。

  “夏时絮,许久不见,你竟落魄成了这副样子?”宋泠儿嗤笑,脱下外面罩着的斗篷,坐在我的身前。

  我的肚子蓦地一颤,见着她就好像预见我孩子的死一般。

  “你来做什么?”我低声道,满脸写着抗拒。

  却听着宋泠儿一阵冷笑,她的手指,掐着我脸上结了的疤,笑意盈盈:“一年前,京中多少人想迎娶你,可你偏偏巴着一个沈祁川,是你亲手葬送了夏家的一切,就像是现在。”

  宋泠儿说着,从袖中掏出一柄匕首,其上镶嵌了西凉最珍贵的宝石,那是我赠予沈祁川的定情之物,如今却在她的手里。

  腹中一紧,腿下软得很。

  “就如今日我要亲手剖开你的肚子,将孩子取出。”宋泠儿会意身后的宫人,将我一把按住。

  冰冷的寒风浸透着身子,我挣扎着却逃不开,我尖锐地喊着沈祁川的名字,瞥见那一抹明黄,身后带着太医步入凤栖宫。

  他竟然默许宋泠儿做这般残忍之事,宫人褪去我身上的外衣,那个女人趴在我的身侧。

  “别挣扎了,离妃娘娘如今在我宫中,你若是反抗,她必死无疑。”

  我身子一颤,尖锐的匕首落在我的肚皮上。

  来不及落泪,我死死的咬着那根木杆,直到沈祁川入帐,他抓起宋泠儿的手:“这儿污秽不堪,恐怕伤了泠儿的凤体,来人将皇后娘娘送回去。”

  “可是祁川,你答应过我的。”宋泠儿还想说什么,可沈祁川不许她留在这污秽之地。

  她没有多做停留,我被宫人按在榻上,沈祁川远远地看着我,他的眼底竟是一丝心痛都没有。

  “那是你的孩子,沈祁川……”

  “你一个母亲都不要了的孽种,孤要来做什么。”他冷声道,“灌药!”

  宫人扒开我的嘴巴,将那苦涩的药灌入我的嘴中,容不得我挣扎,我看到沈祁川眼底的释然,还有那一闪而过的怜悯。

  腹部一阵绞痛,有什么东西从腿间流出去,我慌了,想要留住它,可偏生流的那样快。

  我好似听到它在责怪我的软弱,在说我心狠,泪水早已经流干了,婆子在我腿间接了个盆子,沈祁川嫌恶的视线慢慢移开。

  啊——

  一阵阵惨烈的喊声响透整个凤栖宫,他竟是这般残忍,亲手杀死了我的孩子。

  虚弱中的我,伸手抓着什么,眼前好似有个人。

  “放心吧,孤允诺于你的,便不会食言。”他寒声,嘱托太医快些去替宋泠儿解毒。

  心痛地无法呼吸,我望着空洞的大殿,低声喃喃:“沈祁川,这是你的孩子啊……”

  那人脚步略微有些蹒跚,背影猛地顿住,我再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剩下疼,蚀骨钻心的疼。

  宋泠儿的寒毒解了,沈祁川也未曾食言,他答应过我的事情都做到了,解了檀九的禁足,说是要大赦天下,包括夏家的人。

  他将我关在九幽宫中,每日差太医替我检查身子,要我看他与宋泠儿如何恩爱。

  那日宫中烟火绚烂,我躺在榻上,看那些烟火暖了积雪。

  我才知晓,沈祁川替檀九设宴,再有七日他便又要上战场厮杀,沈祁川特许了檀九来见我,大抵也是为了稳住檀九的心。

  婢女替我上妆,我这般病怏怏的样子实在不宜见人,我起身披了一件斗篷,许久不曾下地,身子也变得这般软绵绵的。

  檀九来时,将我搀扶回宫,他笑我不惜身子:“外头大雪这般冷,你若是受了风寒,怕是会落下病根。”

  “无碍。”我低声道,泪水盈眶,我只想再见母妃一眼,便是无怨无悔,要这副身子做什么,早些下去陪我的孩子。

  “我不放心你,如今见你活着,倒是……”檀九轻叹一声,他马上要离京,有些事情是该与我说清楚了,“小絮,你可曾后悔过救他?”

  我摇头,白雪从殿外飘入,落在地上刹那间便化了。

  干涸的唇瓣,快要裂开,我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不曾。”

  “如果我说,他是云朝后人,是前朝旧族,你又会后悔吗?”檀九低声道,咣当一声,桌案上的杯盏落地,我僵在原地,嘴里酸涩难耐,竟说不出话来。

  沈祁川怎么可能是云朝后人?

  “不可能的。”我低声喃喃,可一想,他是前朝后人,一切便能解释地清楚,他这般恨我,恨入骨髓,那也该是灭族之恨,“所以什么大赦天下,都是妄谈,对吗?”

  沈祁川不会放过夏家人的!

  “是,我来便是与你说这些话,跟我走吧,小絮,我带你离开京都,离开这片伤心地。”檀九允诺我。

  可是九哥哥,若我离开不过一副枯骨,不如老死在这帝宫之内,我像是想起什么,慌忙抓着他的手:“我不走,替我将小沅带走,可好?”

  “好,只是小絮,你决定了吗?”檀九再度问我,我早已经下定决心,不会苟活。

  从一开始,他接近我,便是要灭了我的族,那么从今天起,我便要他的命与我作陪,沈祁川,这些都是你欠了我的。

  ……

  檀九走之后,我慌忙回了凤栖宫,沈祁川从头至尾都在撒谎,我担心母妃会被他们所爱。

  宫门大开,凤栖宫内漆黑一片,隐约瞧见一道人影在晃动。

  婢女尖叫一声将我拉开,光影之下,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挂在白绸之上,脚下一软,我重重地跪在地上:“母妃……你说过,会等我回来的,你为何要骗阿絮?”

  我痛哭着想去抓她,却只能抓着母妃早已经冰冷的脚。

  宫人在耳畔议论,说是沈祁川差人送了旨意入凤栖宫,我心尖攥着难受,颤巍巍地起身。

  沈祁川,我退至如此,你却仍是这般狠,母妃做错了什么,你要将她赐死,你果真是心狠手辣,不配为人,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我在大雪之中踉跄着,瞧见风雪之中来人的仪仗,恨意越发深了。

  可我艰涩地往前,却是一步都迈不过去,我倒在漫天白雪之中,身下嫣红的血宛若绚烂的红莲,像是抽离了魂魄一般。

  昏迷之前,我感觉到了一丝温暖,来人将我抱起,低声喃喃着什么,我却早已经听不见。

  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凌晨。

  宫内点了火炉,沈祁川破天荒地守在我的床沿,他跟我解释母妃是自杀,不是他赐死的。

  “絮儿,还疼吗?”沈祁川抓着我冰凉刺骨的手,慢慢摩挲,可我的手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母妃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只等着檀九将小沅带走,我便无牵无挂了。

  像是识破我在想什么,沈祁川忽而慌了,他说不许我死,我这一生便是要被囚在他身侧,看他共襄盛举。

  “母妃劝我,太傅劝我,父皇亦是劝我,说你心凉薄并非良人,可我不信,咳咳。”剧烈的咳嗽,喉间一阵腥甜,我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

  “不许再说了,不许你再说。”沈祁川忽而抱住我,将我压在怀里,他不许我多说。

  可我偏要说。

  “痴心错付他人,换来这样的下场,你是云朝后人,生来便与我势不两立,可纵使这般我从未后悔过救你。”我的声音虚弱,爱便是爱了,虽说如今恨意颇深。

  沈祁川心底咯噔一下:“你都知道了?”

  “是,都知道了呢。”我的嘴角绽开一丝笑意,想推开他却听得咣当一声。

  我倒在沈祁川的怀中,寒毒复发,自国破以来,第一次见他为我这般撕心呐喊,他在榻前守了我一夜,迷糊间醒来,便瞧见他的睡颜。

  满是胡茬,青丝藏了几缕白发,他何时这般疲倦,竟是有几分老态。

  我多想起身去抓烛台,刺死他,可我身上绵软无力,寒毒复发,我怕是没有多久可活,可是大仇未报,我怎么会甘心?

  “醒了?夏时絮,你何时中的寒毒?”沈祁川质问我,可我缄默不语,纵使告诉他真相,那又能如何,“快说!不然孤命人将你的弟弟小沅抓回来。”

  我心揪了一下,本是在算檀九离去的时间,却不想这个男人早已经洞察了,是呢,太傅曾经夸赞沈祁川是旷古奇才,这般心思他定是有的。

  “我说过替你解了寒毒之人是我,你却是不信。”我伸手,攀附着沈祁川,抓着他的衣领子。

  在那人诧异的眼神下,我不要命的俯身过去,冰寒的唇瓣吻在男人炽热的唇上。

  微微动了一下,便察觉到了男人的回应,大掌抚落我的衣裳,他像是着了魔似的,将我推倒在床榻上。

  “夏时絮,别胡闹,点了火孤可不管你身子如何!”沈祁川厉吼一声,他终是逃不掉,寒毒入体化作媚药一般的毒,无药可解。

  可我却能让自己化为最毒的毒药,与他合 欢,便会一点点勾起他体内的寒毒。

  我扬起手,让他看手臂上紫色的筋脉,还有那些斑驳的小红点:“知道如何解毒吗?是要以我的身体替你渡了毒,故而我身上残留了寒毒,宋泠儿是骗你的,亏你一世英名……”

  “夏时絮,孤不许你胡说!”他红了眼眶,似乎是怕我揭穿他心底的疑窦。

  其实从以我的孩子做药引开始,沈祁川便已经开始怀疑了,而今见我这般。

  我的臂膀上流淌下的血液,夹杂着他的血,媚骨寒毒,便再度入了他的身子,沈祁川慢慢丧失了理智,撕碎我身上最后一缕遮盖。

  他将我压在身下,狠狠的折腾我,一遍遍地抵死缠绵,像是要将我融入他的骨血一般。

  晨起殿内点了熏香,浑身酸痛难耐,我躺在沈祁川的身侧,看男人沉睡的侧颜。

  这便是迷惑我心的那张脸,我恨不能将其毁了,可我摸索着起身去找沈祁川身上的令牌。

  手探入他衣间的时候,听到男人低声喃喃:“絮儿……絮儿……”

  我心头一凝,酸楚难耐。

  ……

  我偷了沈祁川的令牌,在他被媚骨寒毒迷惑之后。

  我知晓他不会轻易放檀九出城,宫中少了人,他早已经起疑,我所能做的便是赌最后一次。

  那日寒风猎猎,我偷摸着跑出宫门,将令牌交于檀九,他执意要带我一块走,我慌忙推开他:“快些走吧,小沅就交给你了,我身中寒毒本就时日无多,你若是有心,便好好替我抚养小沅,莫要他……”

  莫要他步了我的后尘。

  我捂着心口,檀九已是泪流满面,他不忍离去,可我未做停留,转身往城门内跑,我需要替他们拖延时间,沈祁川很快便会醒悟过来。

  我爬上城楼,看着檀家军远去的背影,天上落下片片雪花,落在我嫣红的斗篷上,我倚靠在城墙上,听得身后响起一声。

  “你就这般担心檀九,竟不怕死?”我转身,对上那双喷火的眼眸,他很气,气得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

  沈祁川将我压在城楼上,满目憎恶:“孤差些信了你昨夜说的话,没成想你却是为了偷那块令牌,夏时絮,你还有没有良心?”

  冰雪落在我的脸上,冻得我浑身痉挛,我笑着对上他的眼眸,摇头。

  “沈祁川,我早没了心,从你带叛军入城,从我亲人一个个死去,从我的孩子被你杀死那一刻起,我便已经没了心!”

  我呐喊,近乎用尽我所有的力气。

  沈祁川面色慢慢恢复平静,眼底的恨意也渐渐消散,他一把攥着我的下巴,冷声道:“你是胆子大的以为我不敢杀了他吗?”

  “九幽台前,夏家满门今日悉数被斩,你骗了我,沈祁川,你骗我骗得好苦。”我哽咽着出声,本就对他无奢求,可事情当真发生,依旧是那样的痛心。

  沈祁川冷笑一声,寒风吹过他的脸颊,吹起丝丝长发:“孤让你尝尝,痛失至亲的痛,夏时絮,到了今天这一步,你不恨我吗?”

  他倒是好意思问这话,恨又能如何,我要他死!

  我转而迎了上去,附在他的耳边,低声喘 息

  “我是恨你,可我也报了仇,昨夜温存之际与你说的话全是真的,沈祁川,你体内的毒会复发,到时候无药可解,沈祁川,你命不久矣。”

  在他愣神的时候,我一把挑开他扣着我腰肢的手,纵身从城楼上跳了下来。

  我听到身后响起一声惨烈的叫声。

  “不,夏时絮,孤不准你死——”

  我的视线落在城墙上,他扒着城墙,冲下面喊我的名字,身后宫人拦着我,他们在拉扯什么,我都已经听不见了。

  脑袋落地,怕是溅了一地的血吧。

  沈祁川,我再也不欠你了,自此再也不欠,若是有来生,切莫再让我遇上你……


标 签古言 青丝绾君心 夏时絮 沈祁川 夏时絮沈祁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