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诡命阴倌徐祸小说_诡命阴倌天工匠人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39 ℃
诡命阴倌徐祸小说_诡命阴倌天工匠人

诡命阴倌

天工匠人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诡命阴倌》的作者天工匠人下笔成文、信手拈来,男主是徐祸的小说是《诡命阴倌》,这里提供作者天工匠人的《诡命阴倌》在线阅读:徐祸的祖上是跟阴魂打交道的,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很有气魄了,凭借一口棺材成为这行业里的佼佼者,本以为一世无忧的事情,却在徐祸看到棺材里的东西之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诡命阴倌》的作者天工匠人下笔成文、信手拈来,男主是徐祸的小说是《诡命阴倌》,这里提供作者天工匠人的《诡命阴倌》在线阅读:徐祸的祖上是跟阴魂打交道的,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很有气魄了,凭借一口棺材成为这行业里的佼佼者,本以为一世无忧的事情,却在徐祸看到棺材里的东西之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阅读

  见尸体睁眼,不少人都吓得惊叫起来。

  张安德也倒吸一口冷气,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桑岚倒是没显得多害怕,挨在我身边小声问我:“你是学法医的,这用你们的专业术语来说,叫神经反射吧?”

  我斜了她一眼,“也叫死不瞑目。”

  桑岚瞄了我一眼,不敢再说话了。

  作为村里的问事人,死人睁眼这种事张安德不是没见过。

  此刻,他却是皱着眉头,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缓步走到尸体前,一边念叨着“人死灯灭,一路走好”之类的话,一边试着帮死尸合上眼睛。

  可就在他的手抹下来的那一刻,死尸的眼睛再一次睁开了!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几乎全都尖叫起来,纷纷往后退。

  这一次,尸体不光睁开了眼,而且还斜着眼珠,凶狠的瞪着张安德!

  杨村长和村里的几个老人到底是见得多,见情形不对,纷纷走过来问张安德这是怎么回事。

  张安德眉头紧锁,半天才指了指摆遗像的条案:

  “他这是没人发送,不愿意走啊。”

  “这个老丁也真是的,他无儿无女,还想有人给他摔盆咋地?”一个老人气哼哼的说道。

  张安德微微摇头:“恐怕还不止这样。”

  他沉吟了一下,抬头问道:“你们谁知道丁爷的全名是什么吗?”

  杨村长说:“丁福啊。”

  张安德摆了摆手,指着灵牌说:“那应该不是他的全名。”

  这时其他人才留意到,灵牌上‘福’字的下面空了一片,看上去就像是漏写了一个字似的。

  张安德对杨村长等人说:“丁爷是有些门道的,他这么安排,咱村里肯定是有人知道他的大名。”

  想到老槐树下那个诡异的梦,那个由始至终都没看清样子的黑脸人进来的时候好像喊的是……

  “丁福顺。”我下意识的脱口道。

  “丁福顺?”

  张安德微微一愣,大步走了过来,“小兄弟,你知道丁爷的大名?你认识他?”

  我摇摇头:“不认识,可是……他应该就叫丁福顺。”

  张安德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却也没再多说,走到条案边,略一犹豫,提笔在灵牌的‘福’字下面加了个‘顺’字。

  最后一笔刚落下,就有人惊呼:“丁爷的眼睛闭上了!”

  张安德明显松了口气,我却是一口气卡在了胸口,堵的难受。

  丁爷果然就叫丁福顺,这么说来,那个梦就不是巧合了。

  他说我带了一双阴煞,还说我就快死了,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张安德开始招呼人上香,可这时,怪异的事又发生了。

  香,点不着了!

  “香怎么又点不着了?这老先生不会是有冤枉吧?”桑岚小声问。

  这会儿我的脑子已经有点麻木了,点着自己的鼻子涩声对她说:“我才冤枉呢。”

  “你怎么了?”桑岚问。

  “你怎么知道老人家的名字的?”季雅云也问道。

  对着这娘俩,我欲言又止。不禁又想起了丁爷在梦里说的那番话:

  ‘一个是红袍子喜煞,一个是被火烧死的子母凶,被她俩缠上,你自身难保了!’

  季雅云被红衣鬼纠缠已经毋庸置疑。

  至于桑岚……

  见张安德和杨村长等人还在议论,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指了指条案上的陶土盆:“先烧纸,后上香吧。”

  张安德微微一怔,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小兄弟,你跟我说说,你到底认不认识老丁?这到底是咋回事?”

  “托梦。”

  我好歹算是个阴倌,知道有些话必须点到为止。

  张安德眼皮一跳:“丁爷让谁给他摔盆?”

  我看了看桌上的陶土盆,再次纠结起来。

  这不起眼的土盆可是有门道的。

  按照习俗,这叫做阴阳盆,也叫丧盆子,这盆就是死者的锅。

  一般给死者摔盆的,必须得是长子长孙,是死者最亲近的人。

  要是没有儿孙,由别人来摔盆,那这人和死者就算没关系,也变得有关系了。

  我和丁福顺非亲非故,和一个死鬼攀这亲近干什么?

  张安德到底是处事老道,略一迟疑,拉着我来到尸体旁。

  “小兄弟,你看看丁爷的脚。”

  我转眼一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死尸脚上穿着一双千层底的布鞋,这会儿布鞋的鞋面全都鼓起来了。

  我就再是蒙事的,也知道这是死者的脚趾甲暴长,把鞋面给撑起来了。

  这是要诈尸!

  张安德察言观色,低声道:“小兄弟,看得出,你不是一般人。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和丁爷相交近二十年,这老爷子可不简单。他托梦给你,必有原因。即便不问原因,你也应该看得出,如果今天不遂了他的心愿,他不但会变成僵尸伤人,而且还会变成恶鬼!”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他摔盆?”

  张安德点点头,“逝者为大。”

  “可我和他没关系,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可不想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死鬼攀亲。

  张安德向桑岚和季雅云扫了一眼,低声说:“我虽然只是问事的,也看出你和你这两个朋友时运不高。我是帮不了你们,可如果丁爷还在,他一定能帮你们。”

  我心一动:“他通阴阳?”

  张安德微微点头:“丁爷在世的时候,常跟我念叨,他想物色一个徒弟,他托梦给你,多半也是为了这件事。当然,这只是我一厢猜测,事实如何,愿不愿意,在你。”

  想到这几天的经历,回头看看孤零零躺在门板上的老人,我没再犹豫,咬了咬牙,径直走过去,拿下条案上的陶土盆,拢了一把黄纸点燃投了进去……

  接下来的仪式在张安德的主持下都很顺利。

  等所有人拜祭完,我捧起那个土盆,高高举起,狠狠摔碎在当院里。

  “那是什么?”村民中有人低呼。

  原来土盆摔碎后,竟露出一个扁平的油纸包。

  张安德过去把油纸包捡起来,交到我手里:“这应该就是你师父要留给你的东西。”

  “师父……”

  张安德让人把尸体抬走后,我又想起来这里的目的。

  想到那个怪梦,我上前拉住他:“这后边是不是有片桃园?我想去找点东西。”

  张安德眼神微微闪烁,点点头,“去吧。”

  找遍了整个桃园,终于在一棵最高大的桃树顶稍找到一颗干瘪的只剩下果皮包着桃核的桃子。

  我急着架起梯子把那颗桃摘下来,攥在手里,心中顿时大为安定。

  早在怪梦被印证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件事。

  丁爷除了让我给他摔盆,还让我到他的桃园摘一颗桃子。

  这个季节桃子早下季了,如果还有桃,那必定是不同寻常。

  我却是没想到,在这一亩桃园里不但真的有颗未落的桃,而且还是经冬不落的枭桃。

  枭桃在树不落,杀百鬼!

  我捎带着在丁爷的一亩桃园里砍了些桃枝,没再联络张喜,径直开车连夜往回赶。

  路上,桑岚问我:“你是不是早就认识那个老人家?”

  “不认识。”

  “不认识你给他摔盆?”桑岚显然并非对丧葬习俗全无了解。

  我转眼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这娘们儿怎么有点神经质啊。

  桑岚稍稍偏过头,“没什么意思,我就觉得你这也有点太神叨了,怎么就大老远跑来这儿,跑到农村给个不认识的老头送了趟丧,带着几根木头就回来了?”

  “你觉得我是因为什么啊?”我心里来气。

  我算是听出来了,这是怨我浪费俩人的时间呢?

  不过很快我就把火气压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趟没白来,八拜都拜了,不差最后一哆嗦,犯不着跟个大姨妈失调的女人啰嗦。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桑岚接起电话,立马没好气的大声说:“说了别再来找我了,你还打来干嘛?”

  我皱着眉头把收音机调小,把窗户放下一条缝。

  忽然,桑岚猛地俯身过来,在我胳膊上用力一推,急道:“那边河里有人!”

  “砰!”

  一声巨响过后,我死死的踩着刹车,从方向盘上抬起头,在脑门上抹了一把,手上全是血。

  回过头,就见桑岚和季雅云像是吓傻了,双双缩在座位上惶恐的看着我。

  “你流血了?”季雅云反应过来,一边从纸盒里往外抽纸,一边急着说:“岚岚,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别碰我!”

  我打开她塞纸过来的手,瞪着桑岚:“你干嘛?你知不知道我在开车?会死人的!”

  “我不是故意的。”

  桑岚急得直抹眼泪,另一只手却指着窗外:“河里有人!河里有人!”

  “有人?”

  有人你他娘的也别推我啊。

  要不是我反应快,及时踩死了刹车,这一下就他妈撞破桥栏开河里去了。

  我跳下车,顾不得查看车况,扶着桥栏往桥下看。

  黑漆漆的河面静悄悄的,有个屁的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我看了看车头,悻悻然回到车上,捂着撞破的头靠进座位使劲闭了会儿眼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眼一花……我就看见河里有个穿白裙子的女人,她朝我招手……”桑岚带着哭音说道。

  “穿白裙子的女人……”

  我心里一咯噔,这两个倒霉催的女人,这是又碰上邪茬了。

  想起破书上‘宁惹山,莫涉水’的说法,我连忙想要发动车子。

  “嗡……嗡……”

  我拿过驾驶台上的手机,居然是张喜打来的。

  “喂,你找我?”电话那头,张喜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把头蒙在被子里说话似的。

  “昂,本来想找你要点东西,现在不用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正往回赶呢。”我一边抽出纸擦头上的血,一边问:“你这两天怎么没开机啊?”

  张喜低声说:“有点事。”

  “昂,那没什么,我先挂了。”

  “徐祸,先别挂。”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

  “你能帮我找一下李蕊吗?”

  “我找她干嘛?她不是你女朋友嘛。”

  “你帮我找找她吧。”

  “我说……我连她电话都没有……喂……喂喂……”

  “嘟…嘟…嘟…嘟…嘟……”

  “我靠!”

  我郁闷的把手机扔在驾驶台上,这他妈哪儿跟哪儿啊。

  我试着打火,这破车倒是给力,关键时候没掉链子。

  打着双向灯,磨磨蹭蹭开回市里,天都快亮了。

  我把桑岚和季雅云送到楼下,探头往车头看了一眼,回过头对两人说:“加钱,我得修车,再加两千。”

  桑岚纠结的看了我半天,才讷讷的说:“你还是先去医院把头包包吧。”

  “我回去包,你们赶紧回去睡觉吧。”

  我从包里拿出那颗干瘪的桃子,回头看看两人,把桃子交给了季雅云。

  “把这个用红线吊在屋子的东南角,寻常的孤魂野鬼就不会骚扰你们了。记住,桃子千万不能沾地,更不能沾到土。”

  “那……那个红衣服呢?”季雅云问。

  我咧了咧嘴,点着额头的伤口说:“总得等我补好脑袋,才能帮你们想办法吧?”

  娘俩下了车,我直接把车开进了修理厂,打车回到住所,让人帮着包扎了伤口,栽进床上昏头涨脑的睡了过去……

  “徐祸,徐祸!”

  听到喊声,我翻了个身,睁开惺忪的眼睛,就见到一张横肉纵生的老脸。

  “老军叔,什么事啊?”

  “来活了,起来搭把手吧。你头怎么破了?”

  “没事,擦破点皮。”我看了看表,再看看窗外,都晚上九点多了,我居然睡了整整一天。

  “老军叔,你先过去吧,我马上过来。”我搓着脸道。

  叫我起床的人就住我隔壁,认识他的人都喊他老军。

  他可不是我同学,名字里也没有‘军’字。叫老军,是因为他很久以前真的是老junyi。

  说到老军,就不得不说我现在的住所。

  我就读的医学院和诸多高校一样,都在新区。

  刚入学那会儿,我一穷二白,交完学费,实在交不起住宿费,于是想尽办法,找了现在这么个免费的住所。

  这是老县城被并进市新区前的一家老医院,后边的住院部旁边的一栋小二楼。

  我和老军住在楼上,一人一间屋。

  顺着楼梯下到底,是地下一层,穿过一条走廊,就是门诊楼下的太平间。

  简言之,在做阴倌以前,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医院的临时工。主要工作是晚上和老军一起看守巡视太平间,有时候老军忙不过来,我也客串一下搬尸工。报酬是有免费的单间住和免费的停车位。还有,受点小伤,比如撞破头,包扎不用钱。

  我胡乱洗漱了一下,套了件蓝大褂来到地下一层。

  “军叔,什么情况啊?”我一边帮老军把架子车往外拉一边问。

  “说是一辆大巴翻河里了,三十多个人就跑出来俩,其他都淹死了。”

  “哪条河啊?”

  “城外国道那边的。离得近的,也就咱这儿有条件能临时安置这么多人了。”老军说。

  出事的大巴是整辆被从河里吊起来的,尸体也是被集中送过来的。

  工作量可想而知。

  好容易把所有尸体都运到太平间,其余帮忙的护工都撤走了,就剩我跟老军俩人并排坐在楼梯口抽烟。

  “你这头是咋整的?”老军问。

  “别提了,我不是帮人平事嘛,结果摊上事了。”

  “干完这回别干了,夜路走多了哪能不撞上鬼?跟鬼打交道,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了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件事吗?”

  我用夹着烟的手挠了挠头发:“老军叔,你真给鬼看过病?”

  老军呵呵一笑,刚想说什么,就听走廊另一头传来一个声音:“老军!徐祸!人呢?!”

  我和老军赶忙掐灭烟跑了过去。

  “徐主任。”

  “徐主任。”

  徐主任:“我过来再核对一下死者身份,晚上送进来的一共多少个?”

  “二十九个。”老军说。

  “多少?”徐主任托了托近视眼镜,把口罩往下拉了拉。

  我说:“二十九。”

  徐主任翻了翻手里的本子,抬眼问:“没弄错吧?上面写的明明是三十个!”

  我和老军对视一眼,老军说:“到我这儿的,就只有二十九个。要是数目不对,赶紧翻吊牌,对数!”

  徐主任看了看我俩,掏出手机打电话。

  不大会儿,就又有几个白大褂跑了下来……

  “都核对清楚了吗?”徐主任问。

  一个白大褂点点头:“核对清楚了,一共二十九个,是……是少了一个。”

  徐主任用拿着笔的手背搓了搓脑门,问:“怎么会少一个?核实身份了吗?少了谁?”

  那个白大褂端起本子翻了翻,指着本子说:“少的那个叫李蕊,二十二岁,是本市体育学院的学生……”

  我只觉得头嗡一下就大了,劈手夺过本子翻看。

  上面有警方根据车站登记提供的照片资料,看到其中一张照片,我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

  照片上的人,居然就是张喜的女朋友——李蕊!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挂了电话,见徐主任和老军都看着我,我忙说:“这个李蕊,是我同学的女朋友。”

  徐主任和所有人对视,转身往上走:“报警!”

  死尸不是旁的,院方说送进来三十个,那就不应该少。

  然而,送到太平间的,却只有二十九个。

  “喂,孙屠子。”

  “喂,祸祸,这都几点了,你祸祸我干啥?”孙禄在电话那头瓮声瓮气的说道。

  “除了手机,你还有别的联系张喜的号码吗?”

  “微信,QQ……”

  “啧……”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他女朋友出车祸死了!现在尸体也不见了!”

标 签灵异 诡命阴倌 徐祸 天工匠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