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景宁陆景深小说_蜜宠娇妻有点甜云树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241 ℃
景宁陆景深小说_蜜宠娇妻有点甜云树

蜜宠娇妻有点甜

云树 著

连载中免费

景宁陆景深小说《蜜宠娇妻有点甜》全文阅读,读后让人闭上眼,就再次回到书里的各种情节,似是一阵缥缈的雾气,引领着走向时空的前方,作者云树主要讲述了:景宁发现未婚夫和闺蜜有染的时候,果断抛弃未婚夫转头就找上了陆景深,其中虽然不乏有报复的意味,但在和男人的相处中,她却发现,没有人会比陆景深更适合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景宁陆景深小说《蜜宠娇妻有点甜》全文阅读,读后让人闭上眼,就再次回到书里的各种情节,似是一阵缥缈的雾气,引领着走向时空的前方,作者云树主要讲述了:景宁发现未婚夫和闺蜜有染的时候,果断抛弃未婚夫转头就找上了陆景深,其中虽然不乏有报复的意味,但在和男人的相处中,她却发现,没有人会比陆景深更适合她。

免费阅读

  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良久,终究轻叹一声,放柔了语气,“松手,我送你上去休息。”

  “不要。”

  她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胸口,像是溺水的人抱着最后一块浮木。

  六年时间,慕彦泽从来不肯碰她,以前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尊重自己,爱护自己。

  现在才知道,他不过是嫌弃她的死板无趣,在他眼里,自己除了一身皮囊,甚至与男人没有区别。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的自尊就被狠狠刺痛。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她抱着他,再次吻上他柔软的唇。

  陆景深的整个身体都僵直起来。

  脑袋里紧绷的弦一根根断裂。

  天人交战过后,他到底还是败下阵来,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呼吸微沉,“景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她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

  陆景深眸光幽暗,嗓音低沉得可怕。

  “你确定?”

  她茫然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满足你。”

  陆园二楼。

  卧室的门被“砰”一声撞开,他将她放在床上。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想清楚了?”

  她意识模糊的点了点头。

  陆景深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份文件。

  “那好,先签了这个。”

  景宁醉眼迷蒙的看了一眼,“什么?”

  “持证上岗是一个男人对心仪的女人最基本的尊重。”

  她茫然的看着他,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但酒精作祟下还是迷迷糊糊的签了。

  看着纸上那两个清秀的小字,陆景深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将文件放回抽屉里,再次重重吻上她的唇。

  ……

  翌日,景宁是被痛醒的。

  身上酸得不行,像被几辆卡车辗压过似的,哪哪儿都痛。

  她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口干舌燥。

  看到床头放了一杯水,想也没想,拿起来就喝了下去。

  一杯温水入腹,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昨晚模糊的记忆渐渐回笼。

  她揉了揉脑袋,隐约记得自己和一个男人上了车,在慕彦泽和景小雅接连两个电话的刺激下,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景宁心里一惊,猛地掀开被子。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亲紫吻痕,还是忍不住有些抓狂。

  啊——!怎么会这样?

  她郁闷的抓了抓头发,就在这时,突然“咔擦”一声。

  她吓了一跳,连忙拉过被子将自己捂住。

  “谁?”

  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身材修长的男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

  景宁瞳孔狠狠一缩。

  饶是对昨晚的记忆再模糊,也隐约记得自己睡过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陆景深今天穿了一套黑色西装,挺括的白色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一颗,眉目英挺,气质冷峻,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场。

  他的手上拿着一套女士衣服,看到她醒了,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将衣服放在床头,淡声道:“换好衣服就下楼吃饭。”

  景宁“诶”了一声,将他叫住。

  “那个……昨晚……”

  陆景深背对着她,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声音却依旧淡漠凉薄。

  “下来再说。”

  说完,径自走了出去,还很绅士的替她带上了门。

  景宁怔了半响,突然倒在床上,抓过枕头蒙住脑袋,无声尖叫。

  虽然她对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但还没有完全断片,零零散散的记忆拼凑起来,大约也知道自己对人家做了什么。

  啊——!太丢人了!

  心里再后悔也没办法让时间重来,她抓狂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颓丧的拿起衣服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好不容易洗完澡,她换好衣服下楼,就看到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客厅很大,和楼上的卧室一样,都是黑白的现代简约风格,奢华而内敛,侧面的落地窗大开着,微风吹过,带来几丝冷意。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当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女人时,瞳孔中闪过一抹惊艳。

  景宁身上穿着他拿上来的黑色衬衫式及膝长裙,领口微敞,脖子上配了根黑色系带,配上她高挑匀称的身材,简约又不失性感。

  他的眼眸深了一下,起身,往餐厅走去。

  景宁只好跟上,步入餐厅时,总算跟上了他的步伐。

  “先生,昨天晚上的事……实在对不住,我喝醉了。”

  陆景深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到另一端,淡声道:“没关系。”

  顿了顿,又接了一句,“反正是我应尽的义务。”

  “嘎?”

  景宁有些懵,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个男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走到陆景深的面前,恭敬的将两个红色小本子递上,“总裁,东西办好了。”

  陆景深“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翻开看了看,然后将其中一本随手递给了对面的景宁。

  “看看。”

  景宁一愣,下意识觉得这红本本有点眼熟,怎么那么像……

  心头突地一跳,她连忙接过,当看到本本上面那两个清晰醒目的名字,还有那张红色寸照的时候,忍不住瞪大了瞳孔。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景深淡淡瞥了她一眼。

  相比于她的震惊,他显得淡定许多,将手上的结婚证放到一边,沉声道:“自己签过的东西,忘了?”

  景宁双目圆瞪,“我签什么了?”

  “呵!”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陆景深指手轻点了点桌面,苏牧立马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

  景宁接过一看,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结婚申请书。

  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结婚?我们?这、这不可能!昨天晚上我喝醉了,这文件根本不算数!”

  陆景深目光凉凉的看着她,冷笑。

  “想睡人家的时候说签字就签字,现在提起裤子就不想承认了?”

  景宁:“……”

  “呵!”

  他又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讥诮。

  景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全怪我呢?”

  她一个姑娘家,他要是不同意,她还能强上不成?

  却不料,下一秒,某人就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

  “知道你不会承认,还好留下了证据。”

  景宁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她有一种想要捂脸逃走的冲动!

  强上一时爽,醒来火葬场!

  在男人殷切的提醒下,她总算记起昨晚自己有多热情,脸瞬间涨红得像两颗熟透的番茄。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你看你需要多少补偿,我都答应你,可是这个婚……可不可以不结?”

  陆景深眸光凉凉的瞥她一眼,眼底隐隐泛出森寒的冷意。

  “补偿?好啊!苏牧。”

  “在。”

  苏牧上前,手上拿着一个IPAD,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将IPAD放在景宁面前。

  “景小姐,这是上个月新出的福布斯全球单身富豪榜,最新的消息是有人愿意出三百亿只求和总裁一夜春宵,您可以参考一下。”

  景宁吓得张大了嘴。

  目光扫过IPAD,上面男人的照片矜贵冷傲,凌厉的目光像是从屏幕里射出来,要将她射穿。

  她不由咽了口唾沫。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要补偿,就要出三百亿?”

  “是的。”

  景宁突然有了一种被仙人跳的感觉。

  她狐疑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人有些面熟,瞳孔猛然一缩。

  再低头看向IPAD上和结婚证上的名字。

  陆……景……深……

  陆景深???!!!

  景宁只觉头顶有一片草泥马奔过,差别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她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居然是他?

  陆氏财阀继承人,陆氏集团总裁,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驻嘉宾,传说他的身家富可敌国,背景更是神秘难测。

  前几年他创下的安宁国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短短两年之内就占据了国内文娱行业的半壁江山,简直称得上是奇迹。

  她一时沉默下来。

  先前还觉得三百亿太贵,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值这个价。

  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换个方式补偿?”

  对面的男人微微挑眉,目光有些冷淡。

  “嗯?”

  “三百亿……我的确付不起。”

  “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他明显已经有些不悦,一个眼神,苏牧便立马上前将桌上的文件收起来,恭敬的退了下去。

  景宁张嘴,还想再说什么,触到对方冷锐的目光,吓得立马闭了嘴。

  陆景深冷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过去的一切断清楚,三天后我会派人去接你,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景宁欲哭无泪。

  知道反抗已经无用,只能改口:“可不可以再多几天?”

  陆景深冷眼看着她,讥诮一笑。

  “呵!”

  景宁:“……”

  ……

  从陆园出来,苏牧正在门口等她。

  院子里停着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苏牧将车门打开,恭敬的道:“景小姐,我送您回去。”

  景宁朝他干巴巴的笑了笑,“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这是总裁的意思。”

  她脸上的笑容一僵,美眸耷拉下来,最终,还是上了车。

  景宁居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一座便携式公寓,房子不大,一室一厅,虽然空间小了点,但胜在路段好,交通方便,而且一个人住也已足够。

  回到自己的小窝,她将自己摔进沙发里,脑袋放空。

  昨晚到今天,刺激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她凭着本能应付,没时间想太多,直到此刻完全放松下来,方才感到几丝疲惫。

  拿过旁边矮几上的电脑,打开,在百度里输入“陆景深”三个字。

  跳出来的一大堆信息,让她的心越发冷凉。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凡,但再次从网页上看到他的那些资料,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先不提他那些尊贵的身份,就凭他个人所代表的权势和财富,都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这样的男人,要娶她?

  想想都觉得荒诞。

  不过转念一想,她倒也没什么怕的,如今的她一无所有,就算有什么算计,她一个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而且不是还有三天时间么?

  三天过后,说不定人家后悔了也有可能!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通了这一点,景宁便没有再继续纠结。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于是她便换了身衣服,直接出门去店里。

  店铺就在市中心,出门走五分钟就好,连车都不用开。

  那是她两年前租下来的一个小店面,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成人商品。

  因为她要工作的关系,没时间看店,所以从店铺开张的时候便雇了个店员,自己只是有空的时候过来巡视一下。

  但店员前两天有事请假了,所以便只能由她自己过来照看着。

  虽说慕彦泽一直瞧不起这个行业,但她觉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她不偷不抢不犯法,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哪里就低人一等了?

  而且,虽然这个行业有时候是有些不方便,但无疑也是暴利的。

  这几年,她就靠着卖这个,买了自己的房子,还攒下不少存款。

  她如今什么都没了,钱自然成了最重要的东西。

  而且既然已经和慕彦泽分手,那她只怕也不能再在慕氏手下工作,得另想出路才行。

  想到这里,景宁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标 签总裁 蜜宠娇妻有点甜 景宁陆景深 云树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