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南沫秦衍小说_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78 ℃
南沫秦衍小说_爹地臣服吧微微暖光

爹地臣服吧

微微暖光 著

连载中免费

免费供您阅读作者微微暖光的《爹地臣服吧》,读完小说后,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真的很希望自己是故事里的人物,写的很生动,《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最新章节:南沫带着孩子独立的生活在都市里,并未因为未婚生子这件事而导致什么波澜,不过很快就有人看到,大魔王秦衍亲自去了南沫家里,手里拿着的,似乎是一份亲子鉴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免费供您阅读作者微微暖光的《爹地臣服吧》,读完小说后,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真的很希望自己是故事里的人物,写的很生动,《爹地臣服吧》南沫秦衍最新章节:南沫带着孩子独立的生活在都市里,并未因为未婚生子这件事而导致什么波澜,不过很快就有人看到,大魔王秦衍亲自去了南沫家里,手里拿着的,似乎是一份亲子鉴定?

免费阅读

  “沫姐…”几个与南沫关系好的看到她进来立马小跑了过去,将她拉着坐在沙发上聊天。

  “上菜!快上菜!”温小媛朝着旁边的服务员招手催促,那副赶快吃完滚蛋的模样让人生出一种一会儿里面会干架的遐想。

  “这么急干什么?”黎容宣笑了声,眼睛若有似无的从南沫身上扫过:“我们大家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当然要好好的聊一聊,除了我们之外,今天也没有男生,为了大家能够玩的开心点,所以我还叫了两个人来。”

  温小暖听到男生两个字头皮有些发麻:“黎容宣,你是不是搞错了,今天是我的生日聚会,不是你…”

  “咔嚓。”包间的门再一次打开,走进两道人影,以走在前面的那一道最为瞩目。

  深色的笔挺西装,冷俊的面孔,气场极大。

  今天的男人戴了一副金丝边的眼睛,狭长的凤眸遮在镜片底下,犀利感却不减反曾。

  小小的包间自他走进来之后显得格格不入,好像这是一个走错了地方进错了门的男人。

  秦…秦衍?

  温小媛嘴巴张大成了O型,天呐,要死了,秦衍为什么会来,五年前,他跟南沫可是……

  反应过来温小媛立刻坐到了南沫的身边慌张的解释:“沫…沫沫,我…”

  “我知道。”

  “嗯?”她什么也没有说啊。

  “吃饭!”南沫旁若无人的拿起了筷子,甚至连一丝余光都没有给进来的两个男人,自动屏蔽功能强大。

  “哦哦…”温小媛抬起头尴尬的看着包间里的人:“大家用餐,开始用餐吧?”

  话音刚落,她感觉到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面,回过头,她看到了,跟秦衍一起进来的韩墨生,只见韩墨生动了动手指,指了指旁边的座位,那意思不言而喻,是要让她挪个位置,温小媛的目光从刚开始的惊愕变成了哭丧着脸……

  “嗯?”韩墨生低下了头,眼看着就要凑到了温小媛的脸上,吓的她立刻窜到了别的座位上。

  韩墨生往后退了一步,秦衍坐到了南沫的身边。

  那强大熟悉的气息,就算时隔多年仍旧也仍旧清晰……

  傻愣愣的盯着那边的不只一个人,尤其是黎容宣身边的那几个人。

  “秦总这是怎么什么意思啊?五年前他不是最讨厌南沫的吗?怎么就坐到她身边去了?”

  “是啊,我记得南沫消失的时候,秦总还发了疯似的踹了她的桌子,扔了她所有的书……”

  “你们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吗?南沫再怎么样她也不可能拿走了秦总的心,学校里有谁不知道,秦总还故意的睡过她呢。”

  再小声的声音在包间里都是清晰的。

  南沫握着筷子的手指有无意识的发紧,低头吃菜……

  黎容宣看了一眼秦衍,咬牙拿过两瓶度数比较高的酒,打开盖子,直接推到了南沫的面前:“你敢喝吗?”

  “……”

  南沫掀了掀眼皮,纤细的背部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翘了翘唇:“喝是可以,不过…我看人!”

  “你!”

  “哎,南沫五年前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有人故意的问道。

  事实上,当时有不少的人猜测是因为秦衍那什么了南沫又甩了她,所以她觉得没脸见人才会消失的,毕竟这两人纯粹的也就是那什么,没有成立过男女朋友关系。

  包间里一片寂静,除了与南沫好的之外,其余的都是看戏的。

  “啪。”打火机的声音,几个人望过去看到英俊深沉的男人嘴角咬了一根烟,不紧不慢的抽着,听到这问题,他偏头隔着镜片的视线眯了起来落在了南沫的凝白的小脸上。

  “你们是存心的,故意的是不是!”温小媛生气的站了起来,握紧拳头,气愤的盯着对面的几个人:“你们搞清楚主场没有,这是我的生日会,要来就来,不想呆了就滚,你们针对南沫做什么?”

  “为什么?”突然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冰块似的抛了出来。

  大伙看过去,只见秦衍抽了口烟,靠近了南沫,姿态慵懒,薄薄的烟雾自他菲薄的唇中吹到了南沫的耳边,很恶劣。

  那气息……

  这样也省得她知道你跟她好了纯粹就是想让她低头求饶,想报复她……

  南沫好看的澄眸下沉,下沉再下沉,一分比一分凉,抬起头,却透着几分不安。

  “怕会被缠上。”她有些无辜和无措的低低说了一句。

  怕会被缠上?所有的人皆是一愣?

  这意思是,她怕被秦衍缠上?

  去,秦衍是谁?哪哪都能一手遮天的人物,她居然怕会被缠上?

  所以,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代表着另外一些传言也是真的,也就是南沫这个渣女睡了秦衍之后,然后跑了?

  旁边,秦衍镜片底下的凤眸溢出几分难耐邪肆的危险……

  “毕竟,滋味并不好!”她拧着眉又说。

  包间里一片倒抽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悄悄的看向了秦衍,男人偏冷的脸庞此刻如同刀削般,线条十分的凌利……

  “那什么完就后悔了!”南沫补完了最后一句。

  包间里彻底静了,静的连呼吸都开始成了摒息的状态。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依旧是偏着头的姿态,目光也依旧是审视着她的小脸,所有的人都看到秦衍又朝着南沫靠近了一分……

  就在大家以为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之后,也确实发生了。

  南沫的电话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阿臣”两个字。

  “阿臣?”南沫接电话的速度很快,语气里带着欣喜和小雀跃,那分明是恋爱中的小女人才会有的表情。

  接着就是:“昨晚的电话?昨晚我睡着了,没有看到,求原谅嘛~”

  所有的人:“……”

  南沫一手拿着手机站起来,跟大家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先吃她去接个电话,准备往外面走。

  所有的人再一次将目光落到了秦衍的身上,却是看到男人靠坐在了座椅上,不恼不怒,却很危险,一起来的韩墨生看不过去了,刚要出来打个圆场,说以前是以前,不过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玩的,还没有开口,却是看到他身边的男人将手机放到了耳边接起了电话。

  “儿子?”

  所有的人:“……”

  韩墨生:“……”

  秦衍居然有儿子了?

  刚刚走到门边的南沫身形僵硬了一下,左心房和右心房都痛了一下,发麻,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机快步的出了包间。

  怎么会有儿子的?

  韩墨生好奇心极重的将耳朵贴到了秦衍的手机边上,结果……

  他听到了几声“汪汪”的狗叫声。

  “……”

  厉害了我的哥。

  ……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开拍的吗?为什么要延后?”

  “你在说笑,我们家南沫红的发光,会时间宽松到等你们这一支小广告?”

  “行行行,知道了,既然你们不急,那我们也不急,刚好南沫她刚刚回国,时间紧凑,排了太多的大牌代言,能往后延一个就延一个。

  沙发上,余静音死死的瞪着电话,咬牙切齿。

  谁能够想到,一天之内,南沫所有的行程工作量都延后了。

  这些人真的是莫名奇秒,都商量好了?

  “不行,我得往公司再打一个电话!”余静音不死心的三两下又将公司的电话给按了出来,怎么回国了就有一种哪哪都有欺负南沫的错觉?

  这新签约的公司是摆设吗?

  “喂,我是南沫的经纪人余静音。”

  “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停掉南沫所有的工作量?”

  “打导演?那个人渣算什么导演?这事不是没有影响的吗?喂,喂……”

  电话被挂断了,余静音彻底的傻眼了,这算什么?

  世界末日了?

  南沫嘴里丢了片薯片,目光淡淡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这两天一直停在下面的黑色轿车已经没有了影子。

  “南沫。”余静音哭哭丧着脸,她突然觉得回国发展不是一件好事了,在国外多少人求着她们,现在她们到处求人也不行。

  “咱们不如再回去吧?”

  “然后被针对我的那些人骂流浪狗?”

  余静音:“……”

  “行了,别担心,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南沫将一包薯片全塞给了余静音,拿出手机,找了一款游戏出来奋战。

  “南沫,你居然还有心情打游戏,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境地啊?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你还不去处理?”余静音显些没有吐口血出来给她看看。

  “秦衍。”

  “啊?”

  “他曾经买通过一个班的女生来跟我做对。”南沫说的很平静,很淡然,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余静音:“…然后呢?”

  “我把他打了。”

  “……”

  ……

  秦氏集团,南沫跟随着助理到了顶层,推门而入,几乎是她前脚刚踏入进去,便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扯进了怀中,办公室的门关上,她娇软的身体抵在一具极结实宽大的怀中,熟悉清冽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而来,聚拢收缩,那手臂的力道恨不得将她捻碎揉搓进身体之中。

  “松开!”南沫指尖泛白,嗓音低冷。

  “南沫,小野猫…”

  南沫雪白的耳畔被秦衍菲薄的唇角磨着,滚烫的气息灌进她的耳膜,低沉磁性的嗓音像多年前的那一晚一样,充满了蛊惑,浅倦悱恻。

  如果不是那一晚她听到的,她都会以为这一幕是小情侣久别重逢的。

  男人的大脑袋低在她的脖颈里……

  那感觉就好像是他失而复得的东西,恨不得捻碎她,但又怕伤到她……

  房间里的气温如火如茶的高涨……

  “秦先生。”南沫嗓音双手推拒着,偏着头,嗓音过份的偏冷:“请自重!”

  请自重……

  三个字浇灭房间里所有的气氛。

  “南沫。”

  秦衍低低的叫出她的名字。浓墨般幽深的眼眸盯着她的那张精致的小脸燃起了两簇火焰,两根手指强迫性的将她的下巴抬起:“对你,我需要怎么自重?嗯?”

  所以,对她就不需要自重是吗?

  南沫勾起粉唇,小手摸上男人的领带,惦起脚尖凑进男人的耳边,吹了口气:“秦衍,你还自以为是的看不清局势吗?五年前的那晚,我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了,

  那是因为…我就是想那样了你,再踹了你!想将你的那些狂傲全踩在脚下,你,不过是我的一件玩具!看你还拿什么资本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

  “玩具?”秦衍了然的微扬了下菲薄的唇角,明明在笑,却分外渗人。长腿再次迈进一步,将南沫抵的密不透风:“我真是小瞧你了,那一次,你没到?”

  “是!”南沫高高的抬起脑袋,直视着男人的眼睛:“不但没到,我还反胃到永远不想再跟你这个人有任何人一分一豪的接触,所以,我走了,我一辈子都不想回来,不想再看到你这个人……”

  瞧瞧,瞧瞧这张嘴,还是如同几年前一样,不服输,倔强。

  秦衍将她松开,后退了几步,大手将领带松了松靠坐在了办公桌前,偏头点了支烟,嗓音略哑,听不清他的情绪。

  “既然走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南沫捏紧了手里的小包,扬了扬唇:“因为我不会为了一个人而放弃一座城,秦先生,这个理由可以吗?”

  “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秦衍指尖轻弹了两下烟灰,依旧是一幅慵懒的姿态。

  这模样完完全全的跟五年前不同,如果是五年前她惹恼了秦衍,指不定这家伙会做出什么来。

  南沫有些晃神,轻珉了下唇角,迈动着纤细的腿儿走了过去,她站的笔直,依旧才到秦衍的下巴处,微仰着精致的脸蛋儿。

  “这应该是我问秦总的吧,让我来就是问我为什么会回来的?”

  眼前气势逼人的小女人,简直就如同五年前的小野猫一般,张牙舞爪的,不,应该说这火爆的性子比以前还要野。

  垂眸,秦衍轻笑了声,余光却瞥见了她藏在黑色的细高根里的小脚丫,嫩生生的,在黑色的底下显得很白,肆无忌惮的目光往上。

  南沫从五年前就知道这男人很坏,只不过那个时候,不是玩女人的那种坏,而是脾气不好,而现在她结结实实的认为现在的秦衍就是坏。

  他的目光懂得怎么去欣赏一个女人。

  “说话!”南沫已经没有了耐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五年没有见了,所以秦衍给她的感觉就是…一只深藏不露的大灰狼。

  而她有一种已经跳入了他陷阱的错觉感。

  “别急。”秦衍一只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刚刚抽完烟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的磁性感。

标 签言情 爹地臣服吧 南沫秦衍 微微暖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