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沐云初顾爇霆小说_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5 ℃
沐云初顾爇霆小说_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

腹黑将军俏公主

沐云初 著

连载中免费

《腹黑将军俏公主》是由作家不会写就乱写原创的小说,主角是沐云初和顾爇霆,小说讲的是烈阳国公主沐云初差点因自己的任性毁了父皇的江山,前世卑微爱着男人的她早已心死,重活一世的沐云初只想贤良淑德当个好公主,可奈何腹黑霸道将军顾爇霆却偏偏不如她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腹黑将军俏公主》是由作家不会写就乱写原创的小说,主角是沐云初和顾爇霆,小说讲的是烈阳国公主沐云初差点因自己的任性毁了父皇的江山,前世卑微爱着男人的她早已心死,重活一世的沐云初只想贤良淑德当个好公主,可奈何腹黑霸道将军顾爇霆却偏偏不如她意.......

免费阅读

      皇上倒也没打算隐瞒,点点头道:“顾家的情况有些复杂。”

  “嗯,少将军是个养子,老将军已经将兵权交给了他,父皇若是赏赐他,不免让老将军觉得自己要被您舍弃。可若是赏赐顾家,怕是让少将军觉得自己不管多努力,因出生不好都得不到重视。可若是都赏赐吧,又让顾家在这京中显得独大了,唯恐生出不臣之心。”

  没想到女儿竟然能说出自己的担忧,皇上惊喜至极:“云初有没有好的法子?”

  “女儿听闻将军夫人对少将军有些偏见,不如父皇给将军夫人封个一品诰命吧。至于少将军,父皇给他赐一门最体面的婚事,他的妻子若是身份不菲,顾家的人自然不敢为难他。”

  她记得,皇叔家的云霜郡主爱慕顾爇霆,而顾爇霆前世一直没有娶妻,给他赐婚对他应该也是好事。

  皇上闻言心里却想到了别的,目光微妙的看着自己闺女;“身份不菲的女子?”

  这天下,有哪个女子有他女儿高贵?

  他的小云初该不会是对顾爇霆有意思吧?

  沐云初被皇上看着一阵不自在,可她哪里知道父皇心里在想什么呀,就赶紧道:“当然,也要问过少将军的意思,他若是不愿意,盲目赐婚咱们又乱牵了红线。”

  这辈子她做事比以前慎重多了,前世她也觉得自己嫁给方天成是对方天成好,可最后却落得那样的结局。

  皇上闻言却更加觉得自己女儿是对少将军有意思。

  之前强行嫁给方天成,最后在方家受尽委屈,现在也是吃一堑长一智,知道先委托他问问男方的意思。

  不错,女儿果然已经长大了,不但眼光变好了,做事也能更加周到的考虑。

  “这个办法很好,我家云初竟能为父皇分忧了,父皇心中真是倍感欣慰。”

  沐云初纳闷的看着皇上乐呵呵的离开,心里不解的很。

  不就是解决了一桩臣子的赏赐问题吗,父皇至于那么高兴吗?

  ……

  丞相夫人跪了一个时辰受不住之后终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出她倚仗的是什么,沐云初也没有兴趣为难他们,把人都赶走了。

  有了这一次她毫不留情的罚跪,丞相府那边也没有再因为和离的事情烦她。

  丞相府这几日日子不好过,丞相夫人回府之后就被老夫人罚跪祠堂,苏凝雪的贴身丫鬟老夫人也传唤过。

  方天成赈灾的差事被取消了,几日之后见沐云初没有动静,皇上将事情交给了今年的新科状元去做。

  原本新科状元就是皇上属意的赈灾人选,事情会落到方天成头上还不是沐云初给他求来的。

  结果前世,方天成连赈灾都赈的一塌糊涂,赈灾钱粮被劫走,他一味的去追踪赈灾款,追回来的时候灾民饿死了八成,民间怨声载道,愣是被沐云初护着安然无恙。

  这一世那批盗贼估计还是会劫赈灾粮,沐云初琢磨着得去提醒一下才是。

  身为烈阳国的公主,烈阳国的百姓她也有责任维护他们的喂饱问题,此事她不能当做不知道。

  这一日沐云初的马车等在宫外,朝臣们下朝之后彩月立即去将新科状元问策请到沐云初的马车前。

  “微臣问策参见公主殿下。”问策心里纳闷这位无法无天的公主找他干嘛,不过面上依旧恭敬的行礼。

  沐云初打开车窗打量这位新科状元,前世她跟问策完全不熟,但此人颇为受到父皇赏识,也是个有能力的人。

  此人长得细皮嫩肉,一副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之态,像极了方天成那样花拳绣腿的文人,不过据她所知,问策的剑术不弱。

  “状元郎是西乡宁远侯之子吧,宁远侯武将出生,镇守西乡边境之地劳苦功高,倒是没想到他老人家的儿子会选择科考入仕。”

  “公主竟然知道下官,着实是下官的荣幸。”问策知道自己的差事是这刁蛮公主前夫的差事,心里吃不准沐云初是不是要收拾他,说话不敢有半分差池。

  但他不经意抬头,瞧见沐云初容貌之时,却瞬间愣住了。

  只听闻他们的公主是大陆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才知道其名不虚。

  云初公主肤若凝脂眉若远山,双眸耀耀生辉,一点不像是那些大家闺秀那般刻板。活灵活现的鲜活美人儿就在眼前,他一时间看入神了。

  彩月见他这样,气的厉声呵斥:“大胆!谁允许你直视公主!”

  他们家公主的名声本来就不好,现在正是下朝之际,那些官员都好奇的看着这边呢。问策一个大男人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家公主,回头那些男人吃饱了没事干又要编排他们家公主。

  问策慌乱的低下头,这一刻看见的画面,兴许要在他脑中刻一辈子了。

  沐云初倒是不在乎的笑笑:“彩月,不得无礼。问大人,本公主有些话要同你说,不知能不能赏脸找个地方喝茶?”

  “公主请。”

  问策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跟着沐云初的马车走。

  另外一边,方天成全程就在一旁看着。他心中好奇,公主跟问策应该不认识才对,为何突然找上问策?

  难道……是因为他?

  这想法冒出来,方天成就赶紧惊慌的拍飞。

  沐云初对方天成的爱意太深了,深到方天成能清楚感受到她这辈子非他不可。

  他也一直以为,她是永远不会离开他的。

  哪怕分开,她也定然很痛苦。

  却不想她如今活的舒舒服服,除了他进宫的时候,她竟然真的不来丞相府看他。

  沐云初气色红润,比起以前在丞相府的时候精神不知好了多少倍。反倒是方天成,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总是想到她,此刻看见她和问策说话,就不由得想知道他们会说什么。

  鬼使神差的,方天成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

  山水阁,京都一处分外雅致有格调的茶庄,许多闲人墨客喜欢带着红颜知己来此谈天说地。

  沐云初曾经也是这里的常客,嫁给方天成后有一年没有来了。

  “问大人前去赈灾那段路程多有盗匪出没,本公主瞧了一下,这几个地方都适合盗贼埋伏。”沐云初要了雅室后,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地图,将地图上几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指给问策看。

  问策着实没想到这个骄纵蛮横的刁蛮公主找他竟然是说这事。

  看着沐云初指出的几个地方,他心中更是惊讶。

  之前虽然赈灾的差事没有落到他身上,但是他也关心过,当时就研究了一下路途的情况。沐云初指出的几个会遭遇伏击的地方,竟然跟他设想的差不多。

  这位公主……真的如旁人说的那样除了样貌一无是处?

  看着眼前姿色无双的女子,问策不禁又看的走神。

  “问大人?”

  直到沐云初唤他,问策才猛地回神:“啊?是。微臣觉得这几个地方也可能有盗匪袭击,公主为何没有指出这些地方?经淮这一带的盗匪可不少。”

  “本公主其实也想过,朝廷的队伍也不是说劫就能劫的,盗匪们当真眼红这笔赈灾款没人有实力单干,他们必须串联起来。”

  “经淮这里最大的一伙土匪在这里,叫青云寨。若是他们不参与没人敢动手劫持,所以肯定是别人来配合他们。问大人说的这几个地方都距离青云寨太远了。”

  沐云初若有所思的看着地图,面前的男人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说完抬眸看去,问策匆忙的赶紧移开视线。

  沐云初有点无语:“问大人,本公主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灾情比欣赏美色重要多了。这次灾情范围极大,若不是赈灾不容耽搁,本公主宁愿直接命令你绕道。本公主说的你有没有听进去呀?”

  这公主说话也太直接了吧……

  问策汗颜,尴尬的清咳两声转移视线:“微臣只是没想到公主对百姓竟然还有这份儿心,这实在是烈阳国百姓之福。”

  “谢你妙赞了,若是没有别的问题,本公主便不打扰问大人了。”

  问策噎了噎:“微臣恭送公主。”

  额……他是不是被公主讨厌了?

  沐云初施施然起身,但没想到走出山水阁竟然看见方天成坐在大厅沏茶。

  他沏茶很有范儿,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像是艺术表演。

  沐云初前世为了迎合他也学过茶道,但她对这个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用心学也只学到些皮毛。

  扫了方天成一眼,沐云初没打招呼的兴趣。但当她走过方天成身边,他却忽然起身行礼:“微臣见过公主。”

  沐云初以为方天成如今应该也不想看到她才是,没想到他礼数做的倒是周到。

  她居高临下的扫了方天成一眼,淡淡应了句,“平身。”

  就如同见到路边的乞丐时随手施舍一定银子一般。

  方天成踌躇的看着沐云初的背影,眼神相当复杂。

  从雅室出来的问策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倾长的身子斜靠在门扉上,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看着方天成。

  方天成转身之时便看见问策这幅样子,心中当即恼怒:“问大人可是有话同本官说?”

  “没有。”问策直率的摇头;“是方大人有话跟公主说,却又不敢上前去说。”

  方天成感觉问策在看他的笑话;“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问策轻笑了声没有回话,离开了。可他的笑意看在方天成眼里,却有无限个意思。

  ……

  沐云初关注了下问策赈灾的事情,他的办事效率还挺快的,粮食钱财还需要时日清点,他便向皇上申请了一千军队先行。

  军队在前摸清楚了路,他送粮草就能快速一些。

  见这人有主意,沐云初就放心了。

  顾少将军月余就要回京,沐云初记得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玄国的使团。

  玄国是来投降的,陪嫁了一个公主过来。这位公主来的目的可不简单,她是来刺杀的。

  父皇膝下两个皇子,方妃的儿子才七岁,还有一个宫女生的小皇子,还不足一岁。

  父皇一旦遭遇不测,烈阳国危在旦夕。

  前世父皇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依旧被刺伤了,因此留下病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顾爇霆也因此被怀疑勾结玄国,若非父皇英明,顾家堪忧。

  但是,顾爇霆也遭受了牢狱之灾。

  也是当时,他出狱不久又继续出征玄国,一直到方家谋反他才得胜归来,正好清理乱贼。

  她死后还当了一段时间的鬼,虽然当鬼之后的记忆有点模糊,但她依稀记得父皇最终病逝之后,是顾爇霆保卫着烈阳国边境的安全。

  她对这个少将军下意识便信任几分,不愿意他遭难。

  清点完自己的财产,沐云初揣着银票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了。

  一路上总有男人对她侧目,随后又赶紧移开目光,默念罪过,大男人不可沉迷美色。

  沐云初就爱看这些“大男人”想沉迷美色又不敢沉迷美色的怂样。

  彩月瞧着公主这样,实在是不理解的很:“公主若是能像旁的小姐那样低调些,也不至于被人说的那么难听。”

  “有多难听啊?”

  彩月忍不住吐槽:“公主的心可真大呀,人家说你以色侍人,说你招蜂引蝶,说你不学无数,说你丢尽皇家颜面,公主是真不当回事呀。”

  “他们敢到我面前说吗?敢到我父皇面前说吗?”沐云初全然不在意。

  “公主,您这心是真的大。”

  彩月跟着沐云初在一家酒馆停下,她纳闷的看着自家公主:“公主来这里做什么,宫里有的是好酒。”

  “你不懂,你在外面等着我。”

  沐云初独自进入酒馆,这里看起来是一家酒馆,实际上这是天机阁在京都的据点!

  天机阁作为大陆上最大的灰色交易组织,在烈阳国都城这么繁华的地方怎么能没有据点。

  本来沐云初这样不学无术的人不应该知道这里,前世她也是无意中得知这个地方跟她父皇还有关联。

  不管哪国都很排斥天机阁,因为他们太强大,太神秘,太让人防不胜防了。


标 签古言 腹黑将军俏公主 沐云初顾爇霆 沐云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