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暗中之物张铁柱小说_暗中之物隔壁王家的孩子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39 ℃
暗中之物张铁柱小说_暗中之物隔壁王家的孩子

暗中之物

隔壁王家的孩子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暗中之物》内容深入浅出、蹙金结绣,是一部悬疑题材的小说,是作者隔壁王家的孩子所著,这部作品的男主是张铁柱,精彩章节阅读:张铁柱一直以为,世界和平,可他亲眼看到,在水中,有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浮起来,就在他眼前,苍白又肿胀…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一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暗中之物》内容深入浅出、蹙金结绣,是一部悬疑题材的小说,是作者隔壁王家的孩子所著,这部作品的男主是张铁柱,精彩章节阅读:张铁柱一直以为,世界和平,可他亲眼看到,在水中,有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浮起来,就在他眼前,苍白又肿胀…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一切?

免费阅读

  大福的脑袋被我先前一拍,已经完全变形了,又被小爷爷这么一棍子拍着,更是扭曲不已,完全看不出个人样,这会嘶吼一声,把我朝着一旁甩了去,砸的我疼的发不出声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大福,已经转而去对付小爷爷了。

  小爷爷到底年老体衰,哪里能是现在诈了尸的大福对手,没跟大福过上几招,就被大福把手上棍子打飞了,然后把他整个人按在了桌台之上。

  我一看这情况,也顾不得身上疼痛了,直接爬起身来,嗷的一声就冲了上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大福,想把他从小爷爷身上拉开,哪里知道大福给吃了大力丸似得,我拼尽了力气,也没能撼动大福的的身躯半分,眼见着小爷爷应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柱子~撒~撒尿,浇他。”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小爷爷挣扎着对我说出了这两个字。

  我微微一怔,想着童子尿好像是驱邪一说,虽说老子不是童子了,但还是个处~应该有些用,也顾不得许多了,这一会之间,直接拉下了裤子,要对大福狠狠的冲刷一番,却因为太过焦急,半天都的挤不出一滴,急的我心里直骂娘。

  大福这边,却是一声嘶吼,竟然张开了大嘴,要对着小爷爷咬了下去,小爷爷只能拼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扛着大福那狰狞的大脑袋,对着我喊道:“柱子~你倒是快点啊。”

  我心里也着急的不行,可是这会就是死活尿不出来啊,不由得只能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总算有了一分的尿意,马上抓住这股感觉,无限放大,总算是箭在弦上,直接发射了,一股温热如同山泉般的洪流自我xiashen宣泄而出,喷了大福的一身~

  就在大福被我尿溅到的瞬间,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得大福的身躯竟是猛然的冒起了青烟,那种感觉,发出‘滋滋滋’的声响,好像被什么烧着了一样,大福显然被烧的不轻,直接放开了小爷爷,转而来抓我了,一只大手朝着我xiashen抓来。

  我大吃一惊,心道这他娘的要被你抓了老子还不断子绝孙,当下使劲的提起了自己的裤子,飞快的往后退出两步,惊险躲开了大福一爪,却还没来得及休息片刻,大福直接抓住了身旁的小椅子,朝我猛砸而来。

  这要是被砸中了我估计得当场过世,辛亏的是我现在离得内堂门口不远,这一咬牙,就翻身朝着外堂冲了出去,没成想还真被我成功了,心下欣喜不已,却猛然见得,大福已经扛着那小椅子冲出来追杀我了,我脑门子冒着冷汗,只能直接跑出了祠堂。

  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我这跟大福对抗了这么久,体力也真的消耗的差不多了,没跑一会,已经脚下打颤,速度越来越慢,眼见着就大福离得越来越近,心里一急又摔倒在了地上,就在我以为这次必死的时候,听着身后一阵脚步声,转头看了一下,原来是那三个老头喊了一群村民来帮忙了,一会间就冲到我的前面,去和大福搏斗去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因为惊吓过度又加上体力透支,没撑一会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沉沉的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就完全不知道了 。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家屋子里,只觉得全身酸疼的不行,好像骨头全部散架了,好一会才挣扎着勉强起身,就见着奶奶走了进来,一见我醒了,连连凑了过来,略有些激动的说:“柱子,你可算醒了,担心死奶奶了。”

  我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好一会,忽然想起了大福,身子一震,对着奶奶问道:“奶奶~大福~大福他~”

  奶奶直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看的奇怪,只见这时小爷爷进了屋,手上缠着一根绷带,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对我说:“你可算醒了,这都三天了,要是你再不醒打算送你上镇里医院了,大福的事已经解决了,尸体都被烧了,埋在了村子北面山上,不用再担心了。”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竟然一下就晕了整整三天了!只觉得脑子里面乱的不行,想着那恐怖的一幕幕,一切都好像一场噩梦一样,可现实又告诉我,这不是梦,这是一切都发生了的,大福莫名其妙的死了,还在祠堂诈了尸,差点把我和小爷爷都杀了!

  小爷爷和奶奶见我要出去,忙自拦了过来,对我说:“柱子,你这身上伤势还没好,就别出门了,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吧。”

  我摇了摇头,对着小爷爷说:“我想去看看大福还有他娘。”

  大福尸体的惨状我是记忆犹新的,虽说是为了自保才把他的尸首打成那样,但我这心底终归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如果我在守灵的时候认真点,没让那大耗子吃了他眼睛,没让大耗子碰到他的尸体,那么大福就不会诈尸,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我都不敢想,大福他娘看着大福那没了人样的脑袋会是什么心情。

  小爷爷和奶奶都愣了一下,片刻之后,还是小爷爷答应了下来,跟我奶奶简单说了一下,奶奶心里对小爷爷有些埋怨,但拗不过小爷爷嘴巴能说,还是答应了让我先去李寡.妇家,先跟李寡.妇道个歉,至于大福的坟地,晚点让小爷爷陪着一起去,我应了下来,没再多说就出了门。

  我们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去李寡.妇家正好要经过二狗的家门口,想着我差点被大福诈尸给杀了,这么大的事情二狗和三剩两狗日的也不来我家看望慰问一下,心里直骂道没义气!待会进了他家一定要骂的他狗血淋头才行。

  只是还没到二狗家门口,我就见着二狗家外密密麻麻的围满了村民,里面隐隐的还传来了二狗他娘的哭声,我心中一疑,快步朝着那边小跑了去,到了近前才听到,二狗他娘哭道:“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家狗子虽然平常游手好闲了点,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二狗可能出事了,连连挤开了一众村民,进了里屋,一眼看去,整个人都呆了,因为我看到,地面一片潮湿,放着一个简单的担架,担架上面,赫然是全身湿透已经泡的发白的二狗!他的手半耷拉在地面,一动不动,看样子,好像是……好像是死了……

  屋内一旁,二狗他娘哭的昏天黑地,在他身边是王村长和二狗他爹,就见着王村长对她摇着脑袋劝着,说:“节哀吧,狗子他娘,人已经去了……你别再伤心过度了……””

  我脑袋一炸,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暗了,连连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二狗的手,只觉得凉的吓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跳的飞快,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二狗死了!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

  王村长和二狗他爹等人想来也没料到,我会忽然冲来,也吓了一跳,等到看清了是我,王村长才俯xiashen来,对着我说:“柱子,你醒了,节哀吧,狗子他……他已经走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狗子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我哆嗦着嘴巴,低声的自言自语说着,心里涌上了无限的悲伤,眼眶逐渐红了。

  王村长叹了口气,顿声说:“狗子这两天精神都不太好,都以为他是受了点惊吓,过几天就好了,谁曾想,昨天半夜忽然出了门,竟然跑到那积水潭去投了水……”王村长说道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

  我呆在了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想到在这时,二狗他娘忽然一把拉住了我,说:“是大福害的,大福害了我家狗子,大福害了我家狗子啊!这两天他一直说梦到了大福,要把他拉到那积水潭里去,要他顶命!我家狗子好苦啊!”

  二狗他娘的话,如同一声惊雷在我脑海当中炸响,也引得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低声的议论了起来,我凝视了二狗他娘片刻,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天二狗和三剩在水底看到大福尸体的时候,明明说大福睁着眼睛,可后来打捞上来,我却清楚的记得大福眼睛是闭着的,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三剩岂不是也很危险?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王村长的脸色有些难看,想来也被二狗他娘的话惊的不轻,为了不让这不安的气氛继续蔓延出去,对着二狗他娘道:“狗子他娘,别说胡话了,这先把狗子的后事给料理了吧。”

  二狗他爹也一并劝着,就听得二狗他娘又是一阵哭泣,王村长便安排人上去将她给扶了起来,然后对我也劝慰了几句,我才缓缓从地上起了身,失魂落魄的出了二狗家门,也没心思再去李寡.妇家了,就近去了三剩的家,想看看三剩现在的情况如何。

  三剩家靠山,在村尾,平日里就他和他爹娘三人住着,我走了一会,就到了他家门口,这才松了口气,三剩现在和他爹正在干着手上的活呢,大概没什么大的事情。

  待到我走的近了,三剩也看到了我,愣了一下,跟他爹简单说了两句,就朝着我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说:“柱子,你醒了?身上的伤大概好的差不多了吧。”

  三剩的形容也有些憔悴,我看着有些担心,只微微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还是对着三剩说道:“你知道了么?二狗他……二狗他今早死了,我刚从他家出来……”

  果不其然,三剩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瞪大眼珠子盯着我,说:“你……你说什么?二狗他……他死了,柱子,这种玩笑可……可开不得。”

  我的神色严肃至极,盯着三剩的眼睛,说:“你觉得我像开玩笑吗?就在昨天晚上……投了那积水潭的水死的……”

  三剩身子竟微微颤抖了起来,沉默了一下,一把拉住了我,朝着旁边的小果林走了去,不曾想,到了果林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说:“柱子,完了,我肯定也活不了多久了,我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

  我心中一惊,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不由得对着三剩问道:“我听二狗他娘说,二狗这几天老是重复做着一个梦,难道……难道你做了?”

  三剩哭的更大声了,我得说这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唯一一次在我面前这么不要面子的哭着,我能深切感到他心里面的害怕!

  三剩这么哭了好一会,才缓了缓,微微抬起头来,对我说:“三天前,也就是大福尸体诈尸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回到了那积水塘,大福死活要把我拖下去,然后……然后我就吓醒了,第二天听说大福诈尸了,你受了伤,就跟二狗一起去你家看了你,没成想,二狗竟然说他也做了跟我一模一样的梦……”三剩说着,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我也觉得事情愈发诡异了,就听着三剩带着颤音继续道:“就在昨天……我还和二狗见了一面,二狗说……说他梦里被大福拖下水了,然后大福就离开了,我以为他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没想到竟然会死了,我好怕,我觉得我也快死了……”

  我听的身上鸡皮疙瘩一阵阵的起着,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降下了几度,看了三剩那害怕到极点的样子,安慰道:“三剩……你也别胡思乱想了,说不定是巧合……”这话说出口,连我自己都不信,巧合?天底下哪里有这种巧合?

  三剩脸色苍白如纸,止不住的哆嗦着,对着我道:“柱子,我真的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连媳妇都还没娶上……爹娘还等着抱孙子呢……”三剩说着,便哭得更大声了些。

  我看着心里也难受的不行,我就二狗和三剩这么两个发小,二狗的死给我打击已经够大了,如果三剩再死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的了!这会便一把将三剩给扶了起来,对着三剩一字一顿的说道:“三剩,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去把邻村的陈老道给请过来,我听说他有些本事。

标 签悬疑 暗中之物 张铁柱 隔壁王家的孩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