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雁回钟毓小说_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啦啦啦66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0 ℃
沈雁回钟毓小说_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啦啦啦66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

啦啦啦66 著

连载中免费

知名网络作家啦啦啦66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沈雁回钟毓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内容概述:沈雁回上辈子爱错了人,结果换来的是,家破人亡,孤苦惨死,重生一世,她誓要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只是面对那个王爷钟毓,她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知名网络作家啦啦啦66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沈雁回钟毓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小说内容概述:沈雁回上辈子爱错了人,结果换来的是,家破人亡,孤苦惨死,重生一世,她誓要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只是面对那个王爷钟毓,她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免费阅读

  天字四号房里,烛火未歇。

  沈晚清坐在桌前,端着茶杯小啜:“都安排好了?”

  “是,芝兰姐姐说,小张那边全打点好了,找的也都是些有功夫在身的地痞无赖。”

  “这回,我倒要看看她沈雁回还怎么逃。”

  想起公主府里的事儿,沈晚清便觉得憋屈。她明明都让人将那鸳鸯糕给扔进了池子里,却还是被挖出来,还了沈雁回清白,还差点牵连到自己。

  从前沈晚清倒是不知,这沈雁回的嘴皮竟这般厉害,三言两语便将她架到火上,成了众矢之的,还是在钟毓小王爷面前。

  也不知,钟小王爷会不会因为那事儿,对她产生看法。

  说到底,还是因为那沈雁回!

  沈烟清觉得,沈雁回若是不跟自己对着干,她最多让沈雁回吃点苦头,受点皮外伤。可如今,沈雁回竟让她在钟小王爷面前丢了脸,她如何能让沈雁回好过?

  越想越气,沈晚清眼中的狠意越发浓郁。

  若是在府里,她或许还有个顾忌。可这出门在外的,沈雁回若是出点什么事儿,谁能赖到她头上?更何况,还有老夫人在这儿镇场子呢。

  想到沈雁回即将面临的遭遇,沈晚清面色稍霁,心里总算痛快了些。

  冬雪站在旁边,看着沈晚清阴狠的表情心头发虚。她脑中,不自觉的回想起了沈雁回前几日抱她下马车的场景。

  大小姐的手可真暖呀,隔着冬日的厚衣裳,都让她感受到。可自个儿,终究是二小姐的丫头,有些事……身不由己。

  ……

  夜风吹动了梧桐的枯枝,在窗外咿咿呀呀的叫着。

  沈雁回身子很乏,脑子却清醒的很。身边的春暖已经睡了,若真出点什么事儿,也只能指望她一个人。

  双目轻合,沈雁回调整好呼吸,静静听着外头的动静。

  果然,亥时三刻,便有几股刻意放缓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外。而后一缕青烟,自门间散了进来。

  沈雁回早有准备,左手护住春暖的口鼻,右手赶紧拿出手帕,塞住了自个儿的。

  她也不敢轻举妄动,上一世,沈雁回也是在边疆的风霜,和一场场战役中,才磨砺出了一身的功夫。如今不过豆蔻,虽也有些基本功夫傍身,可在一群壮汉面前,也仅仅只是个手脚无力的女孩而已。

  若他们真想做些什么,沈雁回是绝对反抗不得的。

  不多时,门外的动静逐渐大了。

  “这门被东西堵住了,怎么搞?”

  “踹呗。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连个门都蹬不开?”

  “闹出大动静把人招出来了怎么办?迷魂香可没下多少。不到一个时辰,这客栈里的人便能醒。”

  “那就翻窗!这沈大小姐防备心这么强,肯定还是雏儿,我都有点期待她脱=光衣裳的样子了。”

  “那是,相府里的千金小姐,哪是qinglou里那些娘们比得上的?这小张还真地道,这种事儿都想着咱,还有银子拿,忒够意思了……”

  声音逐渐飘远,几人大概是往楼下去了。

  沈雁回猛然睁眼,想着刚才那几道猥琐的声音,双手发抖。

  赫然起身,她从行礼中寻到匕首揣进袖袋,赶紧摇醒春暖想要一同离开。可这桌子都还没搬动,窗户便被人打开了。

  来不及了!

  月色下,五个地痞手脚灵活,身子一翻,便转进了房间里。看沈雁回和春暖好好的站着,为首的刀疤先是一愣,随即便笑开了:“大小姐你没晕啊?也好,晕着的跟条死鱼一样,玩起来也没意思,还是你现在这样好!”

  和另外几人使了个眼色,五人便半包着朝沈雁回和春暖围了过去:“大小姐,今日对不住了。”

  “等等!”沈雁回身子一侧,将春暖护在身后,冷声问:“你们今日找上我,也不过是为求财。小张给你们多少,我双倍给你们便是!”

  双倍……

  几人交换了个眼神,眼中精光立显。搓了搓手,一个小眼睛问:“你说真的?”

  “自然。”沈雁回掷地有声:“我堂堂嫡小姐,难道出手还会比个庶小姐差?”

  “也是这么回事……”小眼睛越想越觉得这事儿有搞头。

  他们仅仅是放过沈雁回,什么都不做,便能得到双份的银子,何乐不为?虽说,这沈大小姐确有几分姿色,可qinglou里的女子,哪个是长得差了的不成?

  说到底,还是银子实在。

  小眼睛正要开口妥协,就被刀疤拦住了:“大小姐你也不必在这儿诓我,你都看到我们兄弟几个的样子了,如果放过你,你明日便能将我们送到官府里去!”

  “你也知这生意做不得了。若你们今日真得了手,我才真要报官!可如今你们什么都没做成,那便是未遂,官府也不会受理不是?”

  沈雁回镇定的看着他,满脸平静,好似全然不知自个儿现在处于何种境地一般。

  刀疤嗤笑一声:“大小姐你是真把我们当成傻子耍了吧?我们今日收了你的银子,明日便是人赃并获!还不如实实在在的爽一把,说不定沈相爷为了脸面,还能招我们做女婿呢!成了相府女婿,我们还愁什么银子?”

  “看样子,你是吃了称砣铁了心,绝对不会放过我了。”

  “那是。”刀疤摸着下巴,笑得猥琐:“千金大小姐的滋味,我们可早就想尝尝了。你若听话,脱了衣裳乖乖去床上躺好,也少点受点罪不是?”

  彻底没了退路,沈雁回眉头一皱,还没说话,身后的春暖便先忍不住了。

  “我呸!”小手一扬,春暖跟只母鸡护崽似的将沈雁回捞到自个儿身后,啐道:“就你们这几个歪瓜裂枣的臭泼皮,也想打我家小姐的主意!早点找个镜子照照,看看自个儿这脑满肠肥的样子,小时候是被猪亲过吧?一个个都跟被马蹄子碾过似的,长得可真有新意呀……”

  既然逃不过了,那就在死之前骂个痛快!

  春暖双手叉腰,张口便骂,几个地痞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他们打小便是被骂到大的,还怕这一两句?

  刀疤充耳不闻,脏兮兮的脸直接朝沈雁回贴了上来,想要一亲芳泽。沈雁回早将袖袋中的匕首滑到了手上,身子一旋,便越过春暖,径直贴上了刀疤的脖颈。

  “都别过来!”

  刀刃微凉,紧贴着刀疤的动脉。好像他只要稍稍一动,脖颈就会见血。

  刀疤也愣了愣,他没想到,这堂堂的千金大小姐,不仅随身带刀,还有这么利落的身手。

  几个地痞一看老大都被刀挟持住了,一时之间也有点慌,完全不敢硬上。倒是刀疤自己,没怎么慌乱:“上啊,大小姐都自己贴到老子身上了,还等什么?该怎么伺候就怎么伺候,以前喝花酒,老子也没见你们一个个的这么怂啊!”

  “老大,这……”

  “老大个屁!”刀疤朝着地上啐了口,身子一仰避开刀刃,便将沈雁回给攥住了:“大小姐,你都投怀送抱了,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嘴就朝着沈雁回脸上去了。

  “滚开!”沈雁回说话之际,手里的匕首已经朝着刀疤胸膛去了……

  大开的窗外忽然飞来一块碎片,自刀疤脖颈而过,划出一条蜿蜒的痕迹,血流如注。刀疤痛的跳了起来,而后失力,不自觉的撞上桌沿,倒了地。

  变故突生,几个地痞又惊又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时间,也不晓得是该先看看老大,还是先逃。

  沈雁回咽了咽口水,将干净的匕首重新握紧。

  “谁,谁在外头?”小眼睛缩着脑袋喊:“有本事出来,我们正正当当的打一架!躲在外头使诈算什么本事?”

  碎片再现,裹着一股冷风,将将嵌进小眼睛眉中,下一刻,小眼睛便如坠鸟,“嘭”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接连五下,将房间里的地痞全都解决了干净。沈雁回手脚僵硬,正在思虑出手之人会否继续要了自己的命时,窗中便滑进了一抹暗影。

  少年一身劲装,火红的衣裳格外转眼,似将月光都染上了血色:“沈小姐,你这儿似乎有点不太平啊。”

  钟毓突然出现,沈雁回反倒是放了心。至少,安全了。

  重新点了烛火,沈雁回赶紧倒了杯水灌下,心里才逐渐平静。放下杯子,她另外给钟毓倒了杯水:“多谢小王爷相救,雁回没齿难忘。”

  “然后呢?”钟毓并没伸手去接,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本王这恩,你想如何来报?”

  “……”

  沈雁回这都活第二辈子了,还是头一回见人刚做了好事,便催着人报恩的。

  钟毓也不卖关子,直接了当道:“沈小姐受了惊,想来今夜也是睡不着的了。不如,跟本王说说你与三皇子的故事?”

  赵承渊……

  沈雁回脸色煞白,无边的恨意再次涌了上来。方才激动的情绪难以控制,她双手紧握,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将那股恨意压下。

  月色下,少女雪白的脸蛋娇俏如花,皎洁的双眸中水波盈盈。可偏偏,她浑身上下又弥漫着股苍凉的冷意。

  还真有点名堂。

  钟毓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起来:赵承渊平日里表现得也算是温和好相与的了,就这样一个人,竟也能让相府小姐恨如骨髓?

  富家小姐和落魄书生的戏码,向来经久不衰。

  饶是不爱听书看戏的钟小王爷,对此也有所耳闻。他向来不爱脑补,可想起冷风中的烈烈红衣,终究还是没忍住,晃了下神。

  莫非,这沈大小姐和三皇子之间,曾有过一段高官小姐和落魄皇子的邂逅?

  放下茶杯,钟毓毫不掩饰眼里的兴味:“沈小姐,莫非你跟三皇子之间,有什么不便透于人前的交集?”

  “小王爷多虑了。”沈雁回冷着脸:“我与三皇子毫无交集,何来故事?”

  “是吗?可本王怎么觉得,你这眼里夹着恨呢?”钟毓轻笑:“莫非,被辜负过?”

  “没有!尊卑有别,臣女怎会不自量力的去肖想三皇子?”

  “那便是本王失礼了。”

  “夜深了,小王爷早些离开,回去歇息吧。”

  声音都硬邦邦的,像是被冰雪封住的玄铁,没有转圜。

  她这般疏离的急着赶人,反倒佐证了钟毓先前的猜测,让钟毓兴趣满满。

  钟小王爷自诩消息畅通,对这京中之事了如指掌。却不料,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沈雁回和赵承渊居然都能将事儿瞒住。

  可这想想也不对啊,赵承渊如今在几位皇子中最不起眼。纵野心勃勃,却也无能为力,只能依附着二皇子求生。

  他若是真跟沈雁回有点瓜葛,必定会紧抓着相府这棵大树不放,哪儿会轻易舍弃?

  这疑点重重的,还怪有意思。钟毓无聊太久,难得找到点乐子,自是兴致盎然。

  出声招薛隐带人过来将房间清理干净后,钟毓便没久留,主动离开。顺便,还将大开的窗户给关上了。

  新寻到了乐子,钟毓有点兴奋,回房后也睡不着,索性叫了薛隐来说沈雁回的事儿。

  这两年,钟毓在京中的信息网已经布置得十分完善。哪怕是他一时兴起,想听听京官们和夫人昨晚说了什么体己话,也是可以办到的。

  所以在他面前,这京城中许多人都没有秘密。只是这份公开,也仅限于这两年而已。

  薛隐早有准备,钟毓一问,他便将这几年沈雁回被沈晚清设计的经历一一说了。末了,还补充道:“主子,加上上次沈老夫人回府时的见面,沈小姐和三皇子也仅仅见过三面而已。”

  “只是这样?”钟毓轻撑着脑袋,唇边晕开一抹轻笑:“看着不像啊。”

  就沈雁回对赵承渊的那股子怨恨,甭说情债,便是说生死之仇他都信。

  薛隐倒是十分确定:“我们的情报只有这两年的,再往前的便不知的。若是主子需要,我今晚便让人去查。”

  “再往前,那沈大小姐便只是个还没开窍的女娃娃了,懂什么男女之情。”

  无所谓的笑笑,钟毓觉得自己这份好奇有点过头了,于是摆摆手:“算了,这般大张旗鼓的,犯不着。”

  “是。”

  薛隐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没忍住,开了口:“主子,您明日真要去慈云寺里求姻缘?”

  “去。”钟毓哼笑道:“皇上金口都开了,我还敢抗旨不成?”

  不过想想也是好笑,堂堂一朝天子,竟觉得让他来求求姻缘,便真能收获一份好姻缘了。若这慈云寺真这般有用,那这世上怎还有这么多为情所困之人?

  看他一脸的无所谓,薛隐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沉默好一阵,才试探道:“主子,从前咱们没路子,没办法。如今您若是真惦记着当年那位姑娘,奴才……”

  “不必了。”钟毓回得相当果断:“不过一面之缘,何来惦记一说?好了,下去吧,爷我操劳这么一晚上,乏了。”

  “……是。”

  关门时,薛隐透过门缝,看到了钟毓微滞的眼。

  ……

  与此同时,沈晚清那边已经行动了起来。

  为了今晚这场戏,她可没少出钱。如今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自是无比雀跃。

  “冬雪,你去听听动静,看那些人将大小姐伺候得怎么样了。”

  抬起右手,沈晚清借着烛光,仔细瞧着自己今天早晨新涂的蔻丹,娇媚的红,艳而不妖。

  “算了。”沈晚清起身,笑盈盈道:“我亲自去一趟吧,我倒想亲耳听听,我那好姐姐,堂堂的相府千金,究竟是如何委身于一群地痞的。”

  冬雪紧抿着唇,低头跟上。

  房内熄了灯,黑漆漆的一片。可桌椅的撞击声,女子含糊不清的哼唧声,以及不知不知什么东西倒地的闷响却交织混杂,清晰入耳。

  沈晚清笑意更深:“祖母差不多也该醒了,你便在这儿守着,等我们过来。”

  “是。”

  冬雪站在门口,目送沈晚清离开,志得意满。

  不过片刻,沈晚清便领着老夫人,叫了婉姨娘匆忙而来。

  “祖母,姐姐房里的动静不小,我都担心死了。本想不管不顾的进去看看,可又怕将自己搭进去后,连个呼救的人都无,便,便只好来请您了。也不晓得,姐姐知道了会不会怪我。”

  “冬雪。”沈晚清冲她使了个眼色:“里头情况如何?”

  “奴,奴婢守在这儿,不,不知。”

  “没用的东西。”沈晚清不满的瞪她一眼:“还不快想办法将门撞开,若是姐姐出了什么事儿,我头一个不饶你!”

  春暖早就习惯了沈晚清这般做派,匆匆应了声“是”,便去撞门。

  老夫人满脸忧色,眸中情绪交织,晦暗不明。

  婉姨娘看她这般,赶紧拍了拍老夫人的后背,给她顺气儿:“老夫人别担心,大小姐吉人天相,断然不会有事。况且这客栈那么多人,必然是不会出岔子的。”

  就是人多才麻烦,就算想追究,都不一定能追究得到。若是沈雁回真出了点什么岔子,沈潮生还指不定多心疼呢!

  老夫人虽然对沈雁回这个没规矩的孙女没太多感情,但对沈潮生的心疼,却是没话说的。若是因为这事儿生了母子嫌隙,那才真有问题!

  老夫人脸沉如墨,也顾不上什么派头了,提起拐杖正要往门上拄时,门却轻飘飘的,从里面开了。

  沈雁回睡眼惺忪,看到她,还微怔了下:“祖母,您怎么来了?婉姨娘,晚清,你们……”

  抬头望了眼天:“这大半夜的,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少女身形修长,一身碧色寝衣,将她姣好的身形全数勾勒了出来。未施粉黛的脸蛋清新可人,颇有几分清水出芙蓉的味道。

  在老夫人的印象中,沈雁回这个孙女向来没什么规矩,毛毛躁躁的不沉稳,还练什么劳什子的功夫,跟她那个娘一样,让人不喜。

  可最近几日,她似乎是隐隐变了。说话,做事,都逐渐大方了起来,也不跟从前似的那般野了。

  今晚一看她这副娴静模样,老夫人忽然意识到:沈雁回这个孙女,似乎也是可以指望的。

  眼中的阴云逐渐消散,老夫人刚想出声,就被身后尖细的女声给打断了:“你屋里的人呢?”

  沈晚清本是想躲在老夫人身后看戏的,毕竟沈雁回被玷污的肮脏戏码,她可是很希望老夫人亲眼看见的。

  可人呢?她安排的人呢?她花了那么多银子请的人,去哪儿了?

  沈晚清实在着急,竟将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了。

  还真是沉不住气。

  沈雁回看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里发笑,面上却是一派茫然:“你是说春暖?”

  回头朝床上溜了眼,沈雁回笑道:“没一会儿春暖便要起来了,现在就别叫她,让她多睡会儿吧。”

  “除了春暖,你房里就没别人了?”沈晚清不依不饶,想要去屋里看个究竟。可偏偏沈雁回这人不知趣,跟块门板似的堵在门口,不晓得让。

  怒气上涌,沈晚清气得眼睛都红了。

  她又不傻,自然意识到自个儿的计划出了问题。可那么几个大活人呢,就算沈雁回真有本事将他们制服,也没地方藏人不是?

  方才的动静,她可是亲耳听到的。之后又让冬雪守在这儿,确保没人能离开。所以无论如何,人都该是在房里的。

  沈晚清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伸长脖子想往房里看。

  沈雁回偏不让,站在门口不挪地:“不然呢?我房里难道还该有别人吗?晚清,我一个姑娘家,还没说亲,你今日这话若是传出去,往后怕是也没人敢上门了吧。”

  “姐姐多想了,晚清也是听到动静,怕你有事,才一时着急说错了话。姐姐大人有大量,便别跟我计较了吧。”

  沈晚清也是拉的下脸面,顺着又说:“春暖这丫头也是不讲规矩,哪有自己睡着,让主子起来开脱的道理?况且祖母都来了,她也不来见礼,也实在太过分了些!便是父亲,见了祖母都是行礼的。”

  “如此倒是我考虑不周,怠慢祖母了。”沈雁回若有所思,当即便俯身对老夫人行了一礼:“祖母见谅,我这就叫春暖起来。”

  “不必了。”

  沈老夫人到底活了好几十年了,一听这姐妹俩的话,便晓得今日这事儿不简单。虽不知这俩人究竟在唱什么戏,但出门在外,也没必要这样闹腾不是?

  不咸不淡的瞥了沈晚清一眼,老夫人道:“我人老了,经不起折腾。既然无事,便回去休息了。”

  “……祖母。”沈晚清哪里甘心?都走到门口了,哪有不进的道理?说不准这一进去,就抓到沈雁回没收拾干净的把柄了呢?

  咬了咬牙,沈晚清挽住老夫人的胳膊,柔声道:“都来了,便去姐姐房里看看吧。确定没事儿了,我们也好安心不是?”

标 签古言 贵女重生王爷请自重 沈雁回钟毓 啦啦啦66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