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晏南殊孟亭西小说_从此山海难平晏南殊孟亭西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90 ℃
晏南殊孟亭西小说_从此山海难平晏南殊孟亭西

从此山海难平

晏南殊孟亭西 著

完本免费

主角叫晏南殊孟亭西的小说《从此山海难平》是一篇已经完结的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孟亭西嫁给晏南殊三年,诞下了一名男童,本以为会幸福美满的过完此生,直到晏南殊一把刀插入了孩子的心口,孟亭西才知道枕边人竟然是个恶魔,她暗自发誓,定要手刃晏南殊,这辈子,他们注定不死不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晏南殊孟亭西的小说《从此山海难平》是一篇已经完结的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孟亭西嫁给晏南殊三年,诞下了一名男童,本以为会幸福美满的过完此生,直到晏南殊一把刀插 入了孩子的心口,孟亭西才知道枕边人竟然是个恶魔,她暗自发誓,定要手刃晏南殊,这辈子,他们注定不死不休....

免费阅读

  可分明我容貌俱改,王德胜哪里来的本事?

  他曾助晏南殊夺得天下,现如今却又要其性命。

  “王德胜……”

  头一次,思想着这个名字,我竟觉得心惊肉跳。

  永巷偏远,我扶着墙沿,一步步挪动着身躯,终于抵达栖迟殿之时,回身望去,入目一条血色蜿蜒,那是我身上流下的血。

  虽则我不清楚王德胜意欲何为,可他的话却不错,我的确因许多原因而心软了。

  而王德胜也抓得我的软肋——我想报仇、我还想活下去。

  “贵人莫要难过,皇上,瑜贵妃是姜大将军的妹妹,如今皇上才登基不久,自然是要抚慰姜家的。”

  我不置可否。

  晏南殊接出姜瑜的目的何在,并不是我所担忧的。

  我猛地抓住春的手臂,一字一句,认真告诉她:“你要不要活下去?”

  春显然一怔,旋即跪倒在地:“婢子的命,全在贵人手中。”

  只有在利益面前,春才能完全忠诚于我,而我要的,便是她的忠诚。

  王德胜晓得我是孟亭西,那么,不管他要什么,我始终是一个绊脚石。

  我信不过他。

  晏南殊如今还不能死,可我只有数日的时间,我必须要马上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姜瑜才刚出永巷,夜间便传来了晏南殊召幸的消息。

  小腿处的伤痛还未消除,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连春的劝阻也听不下去,带着伤腿艰难走出了栖迟殿。

  春有些心疼:“王公公不会害贵人的,贵人只要好好的……”

  我喝止住了她的话语:“春,你大可不必为我遮掩。“

  春欲言又止,却又始终没能再反驳我,而是搀扶着我来到了晏南殊的寝殿。

  王德胜就在殿门口,我压下心头惧意,扯着虚假的笑意:“烦请公公通传。“

  “皇上已然歇下了,贵人请回罢。”

  意料之中的回答,而我趁着他不经意之时,已然推着春向前,一举砸开了那扇门。

  “砰——”

  八角屏风后的交缠身影明显受了惊,一阵穿衣的窸窣声响过后,晏南殊已然携着姜瑜怒气冲冲地出来。

  “你好大的胆子……”

  晏南殊大喝,而我却即刻截过他的话语:“晏南殊,长安初雪,你说:‘姑娘,我并没有错拿你的伞,你看,这上面,这是我的名字。’你可还记得?”

  空气似乎骤然停止了流动,我甚至能清晰听得晏南殊沉重的呼吸声。

  终于,晏南殊厉声喝道:“出去!都出去!”

  殿门阖上的那一刹那,晏南殊像个疯子一般,死死攫住了我的脖颈:“朕说过,不许学她,你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朕的底线?”

  “就因为你这双眼睛么?”他盯着我,活似要将我看穿,用他心底的怒火将我燃烧成灰烬,“可她死了,你就是学得再像,也不是她。”

  我拍打着他的手,勉力汲取一丝空气,话语几乎是挤出来的:“不!她没有死,她还活得好好的!”晏南殊倏然失了力气一般,我明显察觉得他微颤的身躯。

  可很快,他却更加用力地掐住了我的颈部:“她死了,你还将她眼睛剜下,让她曝尸荒野!”

  晏南殊声嘶力竭地吼叫着,只是轻颤的声线,像是在极力遮掩着什么。

  “呵……”我拼命去抓他的手,为自己争取一丝呼吸的机会,“那为何,我能晓得你们初见的话语?”

  他一把将我甩开,在我毫无反抗能力之下,一举拔下龙榻前的长剑。

  雪亮刀尖离我眉心仅三寸距离。

  “若她没死,那她在哪里?你告诉朕,那具尸身是谁的?”

  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呼吸渐渐平缓,我将提早想好的说辞讲了出来:“她藏在一个地方,就是她教我这样说话,这样看着皇上,而那具尸体……呵!”

  我冷笑一声,心中痛极恨极,可面上却不能有任何不妥:“皇上也知道,现如今尸体烂了,面目全非,皇上又是怎么确定,那就一定是她?”

  是的!

  晏南殊恨透了孟亭西,所以,只有孟亭西,才能激起晏南殊与我合作的欲 望

  可在短暂的失控之后,晏南殊却奇异地平静。

  “是她让你来杀我的?”他扔开了长剑,负手而立,背影竟是有些苍凉,“可我杀了她的孩子,她的父母……我死,她怎么能够不在?”

  他话里有些凄惶,竟让我一时找不到话来答他。

  蓦地,晏南殊蹲下 身,他掐着我的下颚,迫使我与他对视:“说,她在哪里?”口吻阴寒,却又迫切。

  果然还是要赶尽杀绝么?

  晏南殊,三年夫妻,就是你再如何铁石心肠,也该有丝恻隐之心。

  你到底,是对我没有半分的情谊。

  “没错!”我说,“孟亭西想杀了你,她与王德胜结盟,要我来,就是要取你性命。”

  “至于她,除非你死,否则,她是不会出现的。”

  晏南殊一日不死,我孟亭西的身份便不能公诸于众。

  “可是……”

  “可是什么?”晏南殊像是抓住了最后一线希望,猩红的双眼骤然睁大,仿佛害怕错失一些什么。

  我勉力忍住心头悸动,道:“可是,如今王德胜把持朝政,这是她孟家的霸业,她不能容忍她父母的心血落入王德胜手中。”

  "晏南殊,你还不想死罢?“

  他不是还要杀了我么?他怎么舍得死?果然——

  晏南殊开口:“她要与我合作,共同除去王德胜?”

  未及我回答,晏南殊已然自顾接起话来,他问:“那么,除掉王德胜之后呢?她会出现,然后和我算清么?”

  “会!”

  “好!”他毫不迟疑,眸光坚定,“我答应你。”

  当夜,晏南殊摆驾栖迟殿。

  我在接驾之时,视线触及王德胜似笑非笑的目光,突然觉得心头发怵。

  但我望向春,却并没有发觉不对劲儿的地方。

  春的性命与我相关,她是决计不会向王德胜通风报信的,那么……

  焦虑的心情骤然将我包裹,王德胜越是不动声色,我便越是惴惴不安。

  终于,夜深,万籁寂静。

  与晏南殊约定好后,他提早服下了假死药,像真正死去一样,直挺挺地躺在榻上。

  而我,则向外开口唤着:“春?”

  “吱呀”一声,殿门打开,我回身瞧去,顿时骇得一身冷汗冒出。

  王德胜!

  他一步步走近,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

  雪亮刀锋出鞘后,王德胜拉过我的手,强迫我攥住刀柄。

  “孟亭西,你不是要为你的孩子报仇么?你不是恨他杀了你的父母么?只要将这一刀刺在他的胸口,你就能永远地为他们雪恨了。”

  是啊!

  晏南殊与我有深仇大恨呢!

  他现在就躺在我面前,像刀下鱼肉,任我宰割。

  此刻我的脑中只回旋着王德胜的话语——杀了晏南殊,为我枉死的至亲雪恨。

  我终于将轻颤的手扬起。

  匕首锋利,刀刃顷刻被烛火映照,反射出森森寒色,我艰难地挪动着脚步,一寸寸向晏南殊挨近。

  “孟亭西,你什么都没有做,却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这一切,都因床上的这个男人。”王德胜在身后继续鼓动着我,“怎么?你还要心生恻隐么?”

  不!

  晏南殊罪大恶极!他死有余辜!

  手起刀落,我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能将匕首举过头顶,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朝王德胜刺去。

  晏南殊不能死,至少,为了亲手杀死孟亭西,他会留着我的性命。

  可王德胜不同。

  他晓得我的真实身份,不管他对天下高位有意与否,对他来说,我活着,始终是个隐患。

  我太想活着了。

  两害取其轻,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护住晏南殊。

  可王德胜却似早早料到一般,左手一扬,便夺过了我的匕首,制住了我的双手:“孟亭西,你到如今,还在为他着想。”

  语气中有恨铁不成钢之意,却又哀恸而令人心疼。

  是错觉么?

  一定是!

  几乎没有任何的余地,王德胜轻巧将我环在他身前,而后,像此前晏南殊那样,逼迫着我攥紧了刀柄,狠狠扎进了晏南殊的胸口——

  血!

  血汩汩流淌出来!

  殷红刺目,像是当初我想要亲手断送晏南殊性命,一把长剑没入他的胸膛——只有宁故一人的胸腔。

  “王德胜,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怕!

  王德胜太不像一个人了。

  仿佛冥冥之中,他拥有无数双眼,无论我在想着什么,下一步要作甚么,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身后,王德胜似乎一僵,而后他松开了我的手,任由匕首“哐当”一声落地。

  他望着床上早已了无生息的晏南殊,蓦地发出桀桀怪笑出来:“奴才还是奴才,可公主,却再不是公主。”

  公主不再是公主?

  呵!

  这一切的根由,不正是他利用了我父亲的信任,暗地里助了晏南殊夺得皇位么?

  晏南殊早已陷入沉睡,而彼时,只有我与王德胜。

  我说:“你救了我没错,可你怎么确定,我就是孟亭西?”

  分明两人容貌截然不同,而我当日,与王德胜的交集并不多,若说他了解我太多,是决计不能的。

  我心里存有太多的困惑。

  为何王德胜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为何他要助晏南殊登上皇位,又为何,他如今反要晏南殊性命……

  可就因为我想活下去,就因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我便要小心翼翼地,连自己的身份也不能告诉世人,甚至,还要亲眼看着晏南殊折辱于我的父母……

  王德胜笑得愈发猖獗,笑声穿破了暗夜中的死寂,却让人无端寒毛直竖。

  “孟亭西啊孟亭西,你到底是真傻。”王德胜终于收了笑意,“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呢?”

  趁我呆立在原地,王德胜伸手,抚上了我的脸颊,似惋惜,又似得意。

  他笑,笑得肆无忌惮:“宁故死了,可她却永永远远地活在晏南殊的心底,孟亭西,你顶着这张脸在他面前,可又曾得到什么?”

  “借尸还魂?这世上最不能信的,便是这些鬼神之说了。公主晓不晓得,做成这样一张脸,须得花费多少心思?”

  我心底骇然,可当我想要开口问清楚一切究竟的时候,外面却响起了一阵兵甲交接的声音。

  王德胜显然始料未及,他拉起我的手欲带我走时,殿门“砰”地一声被人砸开。

  几乎是同时,身后一道熟悉嗓音清楚传来,让我为之一震。

  “孟亭西,你果然是舍不得死的。”

  我回身,果见晏南殊倏然睁开眼,视线堪堪落在了我身上,像火炬,将我所有希冀顷刻摧毁。

  山雨欲来风满楼。


标 签古言 从此山海难平 晏南殊 孟亭西 晏南殊孟亭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