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容絮风无怀by木耳甜橙_孵了颗大魔头蛋木耳甜橙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130 ℃
容絮风无怀by木耳甜橙_孵了颗大魔头蛋木耳甜橙

孵了颗大魔头蛋

木耳甜橙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人气作者木耳甜橙最新创作的小说《孵了颗大魔头蛋》的主角是容絮,风无怀。孵了颗大魔头蛋小说主要讲述了:容絮是凤凰族唯一的短毛凤凰,常被族人嘲笑将来孵不了蛋。一日捡到颗灰蛋,决定孵来试试。这蛋越孵越大,直到破壳竟是个奶娃娃。十万年前,众仙都说若想设计冷心绝情的魔帝,美人计是最无用的计策。而今,三界皆知魔帝心头宠着一只小凤凰,恨不能将她时刻护在掌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络人气作者木耳甜橙最新创作的小说《孵了颗大魔头蛋》的主角是容絮,风无怀。孵了颗大魔头蛋小说主要讲述了:容絮是凤凰族唯一的短毛凤凰,常被族人嘲笑将来孵不了蛋。一日捡到颗灰蛋,决定孵来试试。这蛋越孵越大,直到破壳竟是个奶娃娃。十万年前,众仙都说若想设计冷心绝情的魔帝,美人计是最无用的计策。而今,三界皆知魔帝心头宠着一只小凤凰,恨不能将她时刻护在掌中。

免费阅读

  三千年后。

  地处天界西南的丹穴山,正是凤凰神族的栖息居地。四季温暖,寒暑不侵,实为仙山福地。

  整座山呈碗状,外缘绝壁危耸,往内走,地势低垂,越发平坦。

  两条溪流由东西两侧沿着山脉向下流,交汇于山谷间,恰好形成一鸿碧湖。高空远望,宛若嵌入山林的晶莹宝石。

  丹穴山上梧桐茂盛。

  成年凤凰大多化作人形,居于梧桐建造的木屋,尚未化作人形的幼年凤凰,基本都栖息于梧桐树上。

  也有个别早已化作人形,却仍钟情梧桐的凤凰,容絮就是其中之一。

  西隅山谷,有一泉池,池旁有颗千年梧桐树,一只小凤凰正趴在树窝上酣睡,便是容絮。

  旭日东升,阳光落在她赤红的羽毛上,竟反射出灿灿的金色光晕。

  “你们瞧呐!那只短毛异类竟好意思学我们栖于梧桐,不知羞!”

  不远传来叫骂的女音,音色甜美,可话语着实不入耳。

  容絮眼也未掀,便知是谁:大舅的女儿——赤夕瑶,血缘上是她的堂姐。

  赤夕瑶年长容絮不过三百多岁,打小就是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气貌,凡事都要与容絮争个高低输赢,还喜欢处处刁难她。

  以往容絮脾气上来,便驳过赤夕瑶几次,赤夕瑶跳脚着反告她出言伤人。

  容絮慢慢就不再搭理,只当赤夕瑶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疯子。

  直到有一次,在学堂上,赤夕瑶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嘲讽她母亲败坏族风,与凡人私通。容絮着实被激怒,扑过去一拳将她抡倒在地,揍得赤夕瑶鼻血喷涌,脸颊肿得包子般大。

  那是容絮第一次出手。

  她两手并用地扯乱赤夕瑶的头发,挠破她的脸颊。凶狠地大骂:“你真是没教养!要不是凤帝宠着你,大舅纵容你,依着你这恶劣的性子,在话本里早就死过千百回了!”

  赤夕瑶被打得狼狈不堪,容絮使出浑身的力揪住她头发不放,疼得她嗷嗷大哭。

  最终,赤夕瑶被众人解救出来,顶着一张被抓烂的脸,命大家严守容絮,再转身奔回家,扑进她爹爹怀里流涕哭诉。

  那日恰好凤帝也在,便差人将容絮和在场的人都带来。

  学堂的同伴异口同声指认是容絮恶言羞辱在先。容絮孤立无援、百口莫辩,只得把泪咽入腹中,不承认也不否认。

  最后二殿下回来求情,容絮才没被凤帝训以族法,只严肃地斥了些话,并禁足一个月。

  容絮甚也未说,乖乖在屋里待了一个月。

  时日一过,她便满山地寻新址,最终搬去了西隅泉池旁,恰有一颗梧桐供她栖息。

  却不想,赤夕瑶闲来无事就三五人结伴而来,对她奚落一番,好似哪日不骂上几句,心里就不舒坦。

  容絮转个身,佯装没听见,继续睡大觉。

  “她如今胆子大得很,连公主都敢不理睬。”一旁的同伴在赤夕瑶耳边煽风点火。

  赤夕瑶几步冲过去,仰头望着树上呼呼睡觉的容絮,喊道:“你装个甚!我要在这梧桐上歇脚,你这短毛凤凰快下来!”

  容絮伸了伸翅膀,拍拍嘴打了个哈欠,瞥向下方三人,视线落在赤夕瑶那张春花俏丽的脸,着实是白瞎了这副好面容。

  她懒懒道:“你当真是这山里最聒噪的凤凰,听得我耳朵都长茧了。”

  赤夕瑶张口就要接腔,容絮却不给她插话的机会,连声教训:“你们平日里书读少了吧?翻来覆去就那些个陈词滥调。不如回学堂,请东觅仙君再多给你们补几年课,等学好怎么说话再来骂,也不急于一时。”

  “夕瑶,她骂我们没脑子呢!”

  “闭嘴!”赤夕瑶吼道,她怎么听不明容絮的嘲讽。

  赤夕瑶暗暗咬牙,身侧的手指悄然捻诀,欲使个法术将容絮击落。

  “噫?你想暗算我吗?”容絮眼尖地看穿她的动静。

  赤夕瑶诧异一愣。

  容絮扑扇翅膀,即刻飞落在他们面前,眨眼变作人形——娇容明媚,更胜菡萏,身姿纤细,宛若春柳。

  好看的月眉微微扬起,她看向赤夕瑶,嗤地一笑:“凤帝可是告诫过你收敛些脾气,你非但不改,越发嚣张跋扈。方才竟欲出手暗算我,真不怕我去凤帝那儿将你告上一状?”

  赤夕瑶神色闪烁,拒不承认:“你休要谮言害我!”

  “你最擅长将白的说成黑的,我不被你谮害已是万幸,哪儿敢反来害你哟!”

  容絮不愿再多费口舌,转身走至泉池边,蹲下来以手掬水喝着。

  赤夕瑶顿觉她目中无人,更加气愤,忽想起今日来的目的,扬声道:“容絮!我得知个好事,想与你分享一番呢!”

  容絮面朝池水整理头发,并不搭理。

  “你可知祖宗为何会定下不许与天界以外的异族通婚的规矩吗?”赤夕瑶见她似好奇地停了停,心中暗笑,接道:“因为凤凰与异族生出来的是短毛凤凰,而短毛凤凰孵不了蛋呀!”

  话音刚落,三人哄然大笑。

  直到她们离开,容絮回过神来,耳畔仍萦绕嘲笑声,刺耳至极。

  是夜,从外归来的苍辛,径直飞去西隅看望容絮。

  容絮长大后愈发喜爱独处,他便由着她,有空就来与她聊上几句。

  待到梧桐旁,只见容絮盘坐在树梢,仰望皓月。苍辛唤了几声,她一句未应,他却才发觉她似心情不好。

  苍辛坐在她身旁,问她有何心事。

  容絮似个木桩般一动不动,许久,才呐呐问道:“短毛的凤凰真的孵不出小凤凰吗?”

  苍辛一愣,这是个什么问题?

  “谁说的?”

  容絮低下头来,目光暗淡许多:“大家都这么说。”

  定是赤夕瑶过来胡言乱语了,苍辛对她是又气又无奈。他安抚道:“我可没听过这话,子虚乌有的事!”

  容絮抬起头,盯着他:“有哪只短毛凤凰孵出过蛋吗?”

  苍辛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容絮是他见过的唯一一只短毛的凤凰。

  却不想,就因他这番迟疑,容絮便笃信了赤夕瑶的话。

  之后,赤夕瑶以为自己戳中了容絮的痛处,便揪着这事不放,时不时跑来挖苦几句。

  容絮忍无可忍,武力解决,新旧仇怨一起算。

  法术学得不精,力气又没容絮大,赤夕瑶被追得满山地窜,落败要逃。

  容絮铁了心要将她揍得爹娘不识,最后被族人制止,一齐带去了凤帝那儿。

  凤帝见她又惹事打人,沉声训斥几句。

  容絮红着眼眶,不服气地咬牙道:“我也是你的孙女,可这三千年来,怎就不曾见你护过我一次!就因为我是一只短毛的凤凰,没办法为凤凰族繁衍后代吗!”

  说罢,她转身变作凤凰真身,振翅飞离。

  没办法繁衍后代?凤帝狐疑地转身,看向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赤夕瑶。

  赤夕瑶正幸灾乐祸,却见凤帝忽然睇来,不怒自威的目光带着审视。她神情陡然一变,低头哭得更厉害,梨花带雨般。

  凤帝怎看不出她的小动作,无奈斥道:“你有闲暇惹祸,不如好好钻研法术。”

  赤夕瑶哭哭啼啼地点头,却暗自窃喜:凤帝对我还是偏心许多,语气都没方才训容絮那般严厉。

  却说容絮一气之下离开丹穴山,待泪水止住,放眼望去,竟不知不觉飞到了西海上空。

  她环视四周,粼粼碧海上矗立一座山峰,在飘渺烟波中若隐若现。

  西海海上有一座玉波峰,乃天界五尊之一,玉波仙尊的仙山,却于十万年前荒废。可西海共有三座大小不一的仙山,她也不敢断定前方薄雾中显现的就是玉波峰。

  眼下她暂不想回去,不如就近游荡两日。

  这般想着,她便朝前方飞去。

  穿过霭霭白雾后,视线豁然开阔,容絮却被眼前的景观怔住——绵延千顷的焦黑之地,森森败象,全无生机,倒是像被战事扫荡过的玉波峰。而未波及的外沿,则是青松冉冉、溪涧涓涓的郁葱之貌。

  容絮不免疑惑,若是草木被焚毁,经过十万年之久,也该翻绿盎然。怎还是这草木不生、新芽不长的丧山之景,仿佛大战不过发生在昨日。

  不过此处万籁俱宁,不见飞禽不闻野兽,着然是个好留处。

  容絮拍拍翅膀,去往有树有水的山林。

  她一路闲赏,不久,见南边山坳有个仙雾氤氲的洞口,她将身一纵,寻径入内。

  洞内竟有一口热泉,雾气便是这地底涌上的泉水所散发的。容絮大喜,正好泡个温泉解乏。

  她褪去外裳,脱下步履,踏入泉池。待将身子浸入泉中,不由舒服地喟叹:真个是舒筋消疲的仙泉。

  容絮两手摊开在池底,右手不期碰到个硬物,惊得她手一缩,忙低头瞅去。

  只见清澈见底的池中躺着颗.....蛋?

  山洞的泉底怎会有蛋?着实稀奇。

  容絮将这巴掌大小的东西捞出水面。她端在手心,借着洞外泄入的日光细细察看——灰白均匀的表面并不光滑,整体呈上窄下宽的椭圆状。壳太厚,瞧不清里头,轻轻晃动,似中空有流动感。

  而压在她手心的那面壳上,沾着一根薄软的褐色羽毛。

  这的的确确是一颗蛋,还是颗鸟蛋。


标 签奇幻 孵了颗大魔头蛋 木耳甜橙 容絮风无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