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暮雪云易小说_红颜枯骨情深不寿叶暮雪云易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87 ℃
叶暮雪云易小说_红颜枯骨情深不寿叶暮雪云易

红颜枯骨情深不寿

叶暮雪云易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云易叶暮雪的小说《红颜枯骨情深不寿》是一篇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暮雪爱了云易十年,为了云易,她丢了自己的公主身份,放弃了与生俱来的荣华富贵,换来的却是他对她不断的折磨和伤害,在她与云易的这场感情里,终究是红颜枯骨情深不寿......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云易叶暮雪的小说《红颜枯骨情深不寿》是一篇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暮雪爱了云易十年,为了云易,她丢了自己的公主身份,放弃了与生俱来的荣华富贵,换来的却是他对她不断的折磨和伤害,在她与云易的这场感情里,终究是红颜枯骨情深不寿......

免费阅读

  辞羽轩中,安柔羽梨花带雨,美人落泪我见犹怜:“易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嬷嬷为什么去打姐姐,我真的不知道。”

  “当真不知道?”云易被吵得头疼,但是如果这件事没有安柔羽的吩咐,一个奴才哪儿来的胆子?

  安柔羽忽然站起来,走到云易面前,撸起自己身上的衣袖。手臂上面的伤痕一条条已经有了一些年份,狰狞得像是蜈蚣爬虫。

  云易心中一惊,只听安柔羽哭着说:“这些伤痕都是楼里面打的,我把嬷嬷带出来,不过是念着她留了我一命,她做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易哥哥,你信我。”安柔羽一面哭着,一面开始剥除身上的衣衫,“易哥哥,我还是干净的,我在楼里只是弹琴,我身上的伤疤更多……”

  “够了!”只是两眼,就能看到安柔羽胸口的道道伤痕,云易立马制止她的行为,把衣服给她裹好,安抚着拍着她的后背,温柔沉声安慰,“好了我信你,你身子虚弱,还是穿好衣服。”

  安柔羽冷静下来,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落:“易哥哥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更丑陋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了,你还是送我走吧,省得留在云府闹人心。易哥哥本来就不愿意碰我,现在知道我这副丑陋的模样,肯定……”

  “胡说什么,恼人心的分明是那恶妇才是,你好好在府上住着。”云易想起叶暮雪浑身是血的样子,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赶叶暮雪出府?他下意识回避了这个想法。

  察觉到云易的失神,安柔羽眼底的狠辣也尽显出来。

  贱.人!下一次,定要了你的命不成!

  “姐姐这次伤的这么重,还是我带进来的人做的,我还是去看看姐姐吧。”安柔羽把柔弱关心演绎得淋漓尽致,脸上只有担忧与内疚。

  云易被这些事情闹得头疼,府上的各种事物都堆积着,点了点头让安柔羽照顾一下叶暮雪,就去书房处理事情。安柔羽笑着应下,可叶暮雪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是她,瞬间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安柔羽搅动着碗里滚.烫的药,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姐姐醒了?起来喝药吧。”

  叶暮雪一个表情都懒得施舍,清冷消瘦的脸上掩盖不住贵气:“笑不出来就别笑了,你装得不累吗?这里也没什么别人,就别演了。看到我没死,你应该笑不出来的吧。”

  “哪儿能啊,姐姐要是死了,那我得多无趣。”安柔羽笑得阴冷,屋内地龙很足,还是让叶暮雪打了一个寒战,“我们慢慢玩。”

  她话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听到屋外有人传来声响,忽然就把一碗热药往自己身上一淋。

  哐当瓷器落地的声音砸得叶暮雪心惊,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安柔羽立马变了得脸色,方才还是冷笑嚣张,瞬间就成了柔弱不堪,一脸委屈。

  叶暮雪诧异地看着安柔羽下足了本钱,然后就看到一脸慌张冲进来的云易,“楚……”

  看清了满地狼藉,和一身狼狈的安柔羽,云易脸上慌张和担忧瞬间化为乌有,暴怒冷厉充斥在他身上,“叶暮雪你还真是恶毒!柔羽好心来看你,你就是这样子对她的?你安分一点行不行!”

  叶暮雪微微眯眼,就见安柔羽凑到云易跟前。

  “易哥哥,莫怪姐姐了,是我不该来这里,姐姐身上这么多伤,心里怀恨于我是应该的。”安柔羽泣不成声,委屈巴巴地掉眼泪。

  “柔羽你就是太善良。”云易温柔地把她脸上的药擦掉,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叶暮雪。

  叶暮雪清冷着一张脸,不发一言,心里好笑地看着这两个人。

  真是令人作呕!

  “叶暮雪,只要你安安分分的,我以后也不会再为难你。”云易看在叶暮雪病恹恹的苍白脸色,心里的烦躁忽然涌上来,“至于其他的,你别再肖想了!若是下次再对柔羽动手,莫怪我无情。”

  “呵。”叶暮雪冷笑了一声,他无情的时候难倒还少吗?似是懒得应付,叶暮雪闭上了眼睛,虚弱地吐出两句话,带着几分决绝,“云易,我真不知道是你眼瞎,还是我瞎了眼!”

  “你这话什么意思?”云易冷声质问,仿佛和刚才判若两人,恨不得将叶暮雪生吞活剥。

  “我累了,你出去。你放心吧,只要你的女人不来这连云居,她保准儿不会掉眼泪,你管好她就行。”她语气无波无澜,整个人也像是没了生机,心里只剩苍凉荒芜。

  似是这样的态度浇灭了云易满心怒火,他皱眉看了消瘦的人,没多苛责她对安柔羽怎样,站了一会儿就带着安柔羽离开。跟在云易身后的安柔羽,偷鸡不成蚀把米,恶狠狠甩给叶暮雪一个狠辣的目光,甩袖离去!

  柴房风波过去几天,云易一次都没有来过连云居,每天处理完府中事物,就去了辞羽轩。安柔羽,还真是受宠。

  叶暮雪会医术,但是外伤并不擅长,府中还是请了一位大夫医治。一直到伤势快好,安柔羽也没有多做什么,但越到伤口渐好,叶暮雪心里越是不安。

  “夫人这手应该差不多就好了,记得最近不要用力,再养上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张大夫好生吩咐,慢慢地把叶暮雪手上的纱布撕掉。露出伤痕累累,再无往日纤细白皙的手指。

  叶暮雪并不在意,颔首表示明白,头越来越疼。

  张大夫收拾了东西正准备离开,叶暮雪抿了口茶,是张大夫送过来的花茶,桃花山茶的淡淡清香,给这寒冬添了几分春意。叶暮雪站起来想送送,甫一起身,眼前就一黑,直直往前坠去,正巧就砸在张大夫身上。

  哐当一声,身后的门就被踢开,带着刺骨的寒风与凉意。

  “呵,还真是找了相好的,难怪这么急不可耐讨要休书!”

  冰冷的质问重重地砸在叶暮雪心口,头痛欲裂,她张嘴想反驳却直接被一阵大力给拽倒在地上,还没痊愈的手发出清脆的声音。剧烈的疼痛让叶暮雪眼前的景象都模糊起来,只知道张大夫在旁边说些什么,却听不太清。

  “滚!”云易一脚把张大夫踹开,低声怒吼,“本少爷不要的破鞋,也轮不到你来捡!来人,给我扔出去处理干净!”

  意识逐渐模糊,叶暮雪刚从地上支撑起身子,下巴就被大力桎梏住,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给捏碎。

  “怎么?知道我把你相好的给废了,心疼了?”

  叶暮雪张嘴想解释,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她猛然醒悟,竟又被算计了!

  桃花不言,这西域传闻中的药物,致哑无言,她从前在宫里也只是有所耳闻,不曾亲眼见过。没想到在江城这种地方,竟然受此算计。

  是她远离皇宫太久,忘却那些黑暗手段了吗?

  叶暮雪睁大双眼,一句话都讲不出,这愤愤模样似是与云易正激烈的对峙。

  “事到如今,你连一句话都不肯和我说吗?叶暮雪,你跟我解释,说什么都行。”

  哪怕是骗他的,他都认。

  这是云易对叶暮雪做的唯一一次妥协。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叶暮雪通红的双眼,一句话都没有。

  她不是不想说,她是说不出啊!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用尽满腹积怨与恨意,“叶暮雪,你好得很!”

  狂风夹杂着暴雨,风呼啸着从门外吹进来,刺骨沁凉。单薄的衣衫在云易大手下一片片破碎,叶暮雪眼底被恐怖给代替,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抬手制止住云易的动作。

  她说不出话,只通红着双眼含泪死命摇头。

  “不要?你现在还没有被休!就要为你的相好的守身了?”云易大力擒住她的下巴,空气中全部都是他身上摄人的气息。

  暴戾与疯狂在空气中蔓延,猩红的双眼里看不到半点怜惜,只剩对叶暮雪背叛他的怒意。

  叶暮雪死死摇头,她怀孕了,刚足一个月。按照云易那样凶狠,这个孩子肯定是活不下来的。她原本打算伤好之后,就想办法带汐儿和肚子里的孩子离开……

  她死死地抓着云易的衣角,拼命地摇头,嘴里发出破碎的声音,什么话都说不出。

  撕心裂肺的疼痛带从身下传来,剧烈的撞击下随之而来是滚.烫的触感。叶暮雪瞳孔紧缩,脸色一片灰白。

  云易猛然停下动作,不可置信地看着叶暮雪。浓烈的血腥味蔓延在空气之中,慢慢地与周围的凌乱融合。

  叶暮雪很想哭,却一滴眼泪没留下。

  喉咙一股翻江倒海的腥甜迅速蔓延在口中,鲜血从她嘴角滴落,如灿烂到极致的桃花。

  这是叶暮雪第一次看到云易眼底的慌乱,她嘴边勾起忽然一抹嘲讽的笑,嘴动了动,依然是说不出任何话,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她眼前一黑,而后就失去知觉。呢喃的嘴型依稀可以看出一句破碎的话——

  云易,你杀了你自己的孩子。

  清醒过后,连云居外全是嘈杂的争执声依稀可以听到画眉的哭啼声。

  “她都与人私通了,这少夫人的位置当然留不得了,要我说安夫人好得很。”

  “老夫人,您再仔细想想,云府百年声望,可不能毁在一个肮脏的女人手上。”

  “……”

  各种污言秽语全部指向叶暮雪,不仅是云府,整个江城的百姓都在传闻。

  叶暮雪空洞的双目看着房顶,细想这短短一个多月她的溃不成军。拙劣的栽赃陷害,却能把她弄得伤痕累累。她明明知道更多、更残忍、更凶狠的手段,甚至能很快地轻易应付。而事实却是输得一败涂地,险些丢掉性命。

  她大概明白了,不得一丁点宠爱的人,是连还击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如同现在失声的嗓子,说不出,也无人听。

  房门陡然被推开,众人错愕地看着推门出来一脸平静的叶暮雪,忽然全都寂静下来。叶暮雪拉长目光,扫了一眼姗姗来迟的云易。

  有少主撑腰,这群人当然胆子更大,重新嘈杂起来的谩骂声一句比一句难听。

  一张休书明明轻如鸿毛,扔向叶暮雪的时候,却像万斤重石砸在她身上,抬不起头,挺不直背!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啊!

  眼中干涩,叶暮雪捡起脚边的休书,淡漠地笑出声,冷冷扫了众人一眼,然后看向面前这对让她作呕的人。

  沙哑的声音宛如生锈的铁,一字一句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云易!你想赶我走,几句话的事情罢了,我不是那么不识抬举的人。何必用这种卑劣的法子,脏了你的手,也恶心了我!”


标 签古言 红颜枯骨情深不寿 叶暮雪 云易 叶暮雪云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