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史上最强狂医朱天磊_史上最强狂医大漠孤烟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9 ℃
史上最强狂医朱天磊_史上最强狂医大漠孤烟

史上最强狂医

大漠孤烟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类小说《史上最强狂医》,小说笔酣墨饱,作者大漠孤烟笔头生花,是难得的好文。讲述的是朱天磊的故事。精彩预览:朱天磊这人,没什么大志向,每天逗猫遛狗撩妹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了,但是天不从人愿,硬生生降下传承,让他用鲜血为引子,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类小说《史上最强狂医》,小说笔酣墨饱,作者大漠孤烟笔头生花,是难得的好文。讲述的是朱天磊的故事。精彩预览:朱天磊这人,没什么大志向,每天逗猫遛狗撩妹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了,但是天不从人愿,硬生生降下传承,让他用鲜血为引子,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

免费阅读

  谭新生刚刚落地,朱天磊起死回生的高超医术再次传遍了整个蛤蟆沟村,所有曾经嘲笑过、带着有色眼镜看过朱天磊的村民,无不在这一刻认识到自己当初是如何的瞎了狗眼。

  马岚岚坐在诊所的桌子边,一双眼睛望着窗外,眼前莫名的就出现了一道挺拔的身影,这道身影以前几乎每天都会从自己的眼前晃上几回,但她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渴望这道身影的出现。

  侯素琴追到谭大权家里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了,她没看到自己儿子起死回生、堪称神勇的画面,只是在谭大权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抱着自己儿子不撒手的画面中,隐隐有了某种猜测。

  “妈,想啥呢?”

  侯素琴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从谭家院子里出来,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看,朱天磊一回头,就看到了自己老妈若有所思的神色。

  “磊子,谭家媳妇儿真是你给接生的?”

  侯素琴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朱天磊没想到自己老妈原来一直是在合计这件事,暗暗觉得好笑,走过来一把揽住了侯素琴的肩膀。

  “妈,我又不是接生婆,哪会接生,我就是帮着桂兰嫂子扎了几针,让她有力气生孩子而已。”

  朱天磊倒也没撒谎,不过却对事情的严重性绝口不提。

  “你咋会扎针的,妈可从来没看你做过针线活儿!”

  噗!

  听到自己老妈天真无邪的话,还有一脸严肃而认真的表情,朱天磊觉得心情好极了!

  “哈哈,妈啊,你就别多想了,反正你和我爸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虽然儿子的回答侯素琴没大明白,但在她简单而朴素的心里,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话,还是高兴的眼圈发红。

  母子俩一边说一边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蛤蟆沟村小学。

  现在,正是升旗做早操的时候,操场上各个年级的孩子站在一起,满打满算六个年级也不过二十几个孩子,但是迎着晨光,每个孩子都像是花骨朵儿一样新鲜、娇艳。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倩影出现在朱天磊的视线里。

  仙女啊!

  这是朱天磊的第一个反应,仙女从操场旁边的教师办公室走出来,峨眉如画,娇肤似雪,漆黑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白色的衬衫下,饱满的好像是打谷场上谷垛一样的山峰呼之欲出。

  朱天磊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说啥也迈不动步了。

  刚刚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杨晓雪,深吸了一口气,到底是农村,不管是空气还是阳光,都透着一种原始的单纯和自然,光是呼吸,都能让人觉得心中温暖。

  就在杨晓雪全身心的感叹山村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时,突然感觉有一道火辣辣的好像岩浆一样炽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她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朱天磊。

  朱天磊的长相不错,浓眉大眼,一双眼睛总是自带三分笑意,一米八的身高,宽肩窄腰,肌理分明,放在城市里,绝对能是个靠脸吃饭的主儿。

  但杨晓雪是谁,云海城教育局局长的千金,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视线不过是在朱天磊的身上瞄了一眼,就扭着让人血脉喷张的翘臀进了教室。

  朱天磊有些失望,还有一种淡淡的自卑。

  原本的好心情因为这个略微有些香艳的小插曲变得黯淡下来,侯素琴走在前面,没看到自己儿子盯着人家姑娘发呆、臆想的画面,只是见到儿子刚刚还兴高采烈的脸色忽然沉下来,心里有些疑惑。

  “磊子,你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和你妈?”

  吃了早饭,朱瘸子和侯素琴老两口破天荒的没下地,而是商量了一番之后,直接进了西屋。

  朱瘸子早上已经听到胖婶儿说了昨天在葫芦洞发生的事儿,说胡大牛已经咽气了,却被自己儿子三下两下的就救了过来,说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华佗转世。

  这原本是好事,但朱瘸子这人,属于那种脑袋里只有一根筋,一辈子都只想着老实本分垦地球的人,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好事,他总觉得心里瘆得慌,所以他必须要问明白。

  朱天磊靠在炕头的被垛上,眨了眨眼睛,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给老两口个合理的解释。

  但啥是合理的呢,紫怀医仙把自己当成继承人算合理不?

  “咳咳,爸,妈,儿子不孝!”

  朱瘸子听到朱天磊的话,心里咯噔一下,看来真是有事啊,朱天磊从小就拧,可没服过软,恐怕这事还小不了。

  “有啥事你说吧,不管咋样,我和你妈都替你顶着!”

  朱瘸子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朱天磊心里却是又酸又暖,顿了一下,才又重新开口。

  “爸,你还记得你这腿摔伤那年,我在黑虎林里迷了路,一天一宿没回家的那件事吧?”

  朱瘸子和侯素琴俩人对视一眼,一起点点头,那一次,老两口子差点没疯了,把整个黑虎林翻了个底朝天,后来才找到在一个地沟里饿的睡着了的儿子,这件事咋可能忘。

  “其实,那次我是故意去黑虎林的,我听说那里面有个医术高超的老大夫,就想去求那大夫帮着治好你的腿。”

  听到儿子这么说,朱瘸子的眼睛就热了,原来儿子是为了自己,自己那时候气的极了,还把儿子胖揍了一顿呢!

  “黑虎林里真的有大夫?”

  半晌朱瘸子才反应过来,震惊的问道。

  “是啊,我找到了那个老大夫,求了他很长时间,他最后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就收了我当徒弟,这些年一直都在教我医术,但他有个条件,那就是他没点头允许之前,我不能让人知道我会医术。”

  朱天磊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心里却对自己这撒谎都能撒出电视剧的水平暗自鼓掌。

  “竟然真的有大夫啊!那现在那个老大夫允许你使用医术了呗?”

  朱瘸子还真是信了,因为朱天磊特别喜欢往黑虎林跑,一个月倒是有一小半的时间都要往林子跑一趟,以前不觉得,现在才恍然大悟。

  “是啊,那老大夫说自己年纪大了,要出去走走,以后再也不回来了,让我用医术造福咱们蛤蟆沟村的父老乡亲们。”

  那紫怀医仙上天成了神仙,肯定是回不来了,这点自己可没撒谎!

  “哎呀呀,磊子,真没想到我儿子原来还真是会医术啊,我儿子没准真是华佗转世,他娘,你是没听说啊,那胡大牛都已经咽气了,咱们儿子摆弄了两下,人就活了,我老朱家的祖坟上这回是冒了青烟啊!”

  朱瘸子激动的不能自己,侯素琴也激动的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朱天磊翻翻白眼,看来自己这关就算是过去了。

  朱天磊刚刚松了口气,眼神却落在了自己老爹残疾的右腿上。

  朱瘸子这条腿是十二年前,上山打石头的时候被山上掉下来的大石头砸的,但是当年家里穷,没钱到城里的医院,就在村里的小诊所开了点止疼消炎的药。

  结果没等养好,又赶上山洪,朱瘸子心疼自家猪圈里的老母猪,顶着雨把老母猪往梁子上赶,结果老母猪被洪水淹死了不说,朱瘸子的腿也彻底废了。

  好好的汉子,从此后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重活累活干不了,还受了不少的白眼。

  朱天磊心中有些激动,现在自己会医术了,是不是也能治好老爸的腿呢?

  “爸,我给你看看腿!”

  朱瘸子一愣,似乎没大明白自己儿子的话。

  “他爸,咱们儿子现在可是会医术了啊,连要死的人都能给救活,你的腿没准真能治好!”

  朱瘸子还是没动,他不像自己婆娘那么乐观,他这腿不是新摔的,十几年的老伤,估计骨头茬子都已经长歪了,哪是说治就能治的。

  “爸,让我看看呗,治不好也治不坏不是?”

  “傻孩子,爸能怕你治坏?我儿子可是神医,爸是怕.......算了算了,爸相信你!”

  朱瘸子咽下了半句话没说,朱天磊和侯素琴却都知道那咽下的半句话是啥:是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朱天磊把朱瘸子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十几年了,他还从来没有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过老爹的这条伤腿。

  原本应该是与大腿成一条直线的小腿,以一种极为古怪和诡异的角度耷拉在一边。

  朱天磊的眼睛有些热,十二年来,老爹就是拖着这么一条腿,侍弄家里的六亩地,养活自己,这其中的辛酸朱天磊此时才真正的体会到。

  朱天磊从怀里掏出来个小布包,这个小布包是他刚才从自己屋的柜子里翻出来的,小时候他就见过这东西,但不知道是啥,可现在,他清楚的知道,这是银针,而且看样子年代还不近。

  他还没来得及问自己家咋会有这种东西,现在就先派上了用场。

  “爸,刚开始可能有点疼,还有点麻,你要是忍不住就吱声啊!”

  朱瘸子十分憨厚的笑了笑,没说话,算是同意了儿子的话。

  朱天磊把右手放在朱瘸子膝盖的下面,毫不吝啬的任由自己身体里的灵气徐徐的注入老爹的身体。

  朱瘸子感觉到自己一直木然僵硬的腿突然温热起来,好像有热流顺着他的膝盖一点点的扩散,一直扩散到全身,这种感觉比三十晚上吃饺子、躺在热炕头看春晚还要舒坦几十倍。

  在这一刻,朱瘸子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距离希望如此之近。

  感觉到掌心传回来的触感,朱天磊收回手,从布包里将银针抽出来,跟绣花针比起来,银针轻盈如雾,纤细如发,但握在朱天磊的手里,却似有千斤。

  他深吸一口气,银针便没入了朱瘸子的足三里,朱瘸子轻哼了一声。

  “没事,磊子,你接着扎吧!”

  朱瘸子自己有点懊悔,干嘛没忍住,这不是给儿子压力嘛!

  朱天磊知道自己老爹的想法,尽管心疼,也知道这是治病必须经历的过程,咬着牙,将剩下的十六根银针沿着悬钟、委中等穴位一路扎下去。

  侯素琴在一边看的紧张,布满老茧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磊子,我这腿.....”

  朱天磊的针刚落完,朱瘸子就惊叫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极为震惊。

  “他爹,你咋地了?”

  侯素琴原本就紧张,现在看到朱瘸子的反应,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朱天磊的身子也是一僵。

  “磊子,你看爸的腿......”

  朱天磊和侯素琴一起低头,只见朱瘸子原本扭曲的像是木头一样僵硬的腿,轻轻的动了起来,然后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一滴眼泪毫无征兆的从朱天磊的眼角滑落。

  为医者,也许救死扶伤是大爱,但能够让自己的亲人因此而获得幸福,那才是真的震撼。

  朱天磊轻声细语的安抚了一下激动的父母,又反复的叮嘱了朱瘸子暂时先不要下地行走,他需要再施两次针,才能保证朱瘸子的腿彻底好起来。

  交代了一番之后,朱天磊就晃悠出了院子。

  看着远处绿色葱葱的凤凰山,也就是葫芦洞所在的大山出神。

  当初洞里发生的一切,再次浮现在脑海里,也许葫芦洞里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也说不定。

  想到这儿,朱天磊跟侯素琴打了声招呼,就朝着凤凰山走过去。

  自从在山洞里醒过来,朱天磊的体力就好的出奇,就连走路的步伐也轻盈迅猛的多,不过十几分钟,朱天磊就已经站在了葫芦洞的洞口。

  想想这两日发生的事,朱天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迈进了葫芦洞。

  洞里并没有什么变化,朱天磊慢慢的走到自己当初昏死过去的地方,地上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喷溅出的血迹。

  但是,陈寡.妇用来当凶器的石头却没了踪影。

  朱天磊心中奇怪,四下里找了一圈,的确没有,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那块石头也没有什么价值了,怎么会消失呢?

  难道.....

  难道是自己的血触发了什么机关?

  朱天磊一边想,一边在葫芦洞里来回转悠。

  葫芦洞是天然的溶洞,冬暖夏凉,虽然此时外面酷暑难耐,但洞里却极为清凉,朱天磊干脆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

  他静下心,仔细的回想着灵医仙术上记载的练功心决,闭上眼睛,气沉丹田。

  慢慢的他竟然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位置,有一股暖暖的气团凝结而成,气团由虚到实,好像整个身体都因为这个气团而变得空灵。

  不知不觉间,三个小时过去了。

标 签都市 史上最强狂医 朱天磊 大漠孤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