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乌绮月裴离小说井时浠_一起装怂井时浠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6 ℃
乌绮月裴离小说井时浠_一起装怂井时浠

一起装怂

井时浠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叫乌绮月男主角叫裴离的小说是《一起装怂》作者井时浠精心创作的青春治愈文。一起装怂小说讲述了:乌绮月和裴离是学校出了名的死对头,学校被他俩弄的乌烟瘴气,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各自占山为王。俩人莫名其妙要成搭档,多的是人想看笑话。没想到没有等到两个人笑话,反而是两个人的狗粮。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叫乌绮月男主角叫裴离的小说是《一起装怂》作者井时浠精心创作的青春治愈文。一起装怂小说讲述了:乌绮月和裴离是学校出了名的死对头,学校被他俩弄的乌烟瘴气,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你,各自占山为王。俩人莫名其妙要成搭档,多的是人想看笑话。没想到没有等到两个人笑话,反而是两个人的狗粮。

免费阅读

  那年一中高三新分班,把所有艺考的学生全部挪去一个新的班级:博雅班。

  窗外梧桐梭梭,阳光大好,课间同学们打打闹闹,一个接一个的问。

  “哎哎,你学的什么啊?”

  “长笛,我考音乐的,你呢?”

  “哦,我啊,我学画画的。”

  什么样的人会选择学艺术呢,大多是人长得漂亮,家庭条件殷实,另外,不爱学习。

  当然,好好学习的也有,例如播音主持和编导生,想要考好大学必须得过二本本科线,甚至有的要求一本线。

  博雅班虽是新分的班级,但大部分人早就认识了,几乎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谁谁谁叫什么,哪个班,喜欢谁,都是同学们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

  这些人大多为表演型人格,喜欢成为视线的焦点,喜欢被人追求的感觉,不论男女,都骚包的很。不过,只有一个人除外。

  人家假装推诿是想装一装。

  他呢,是真觉得烦。

  博雅班最后一组最后一排,刚巧是阳光透过枝叶穿进来的地方。一位男生睡的天昏地暗,蓬松柔顺的黑发剪的细细碎碎,额前的刘海齐齐往下缀着。清浅的呼吸绵长,似乎不会被班里吵闹的声音所扰。

  他睡在阳光里,蓝白色校服扔在脑袋后头,眼下一颗浅浅泪痣,显得格外干净。

  同学们三三两两从他身边过,怕惊扰到他。

  “嘘,裴离睡觉呢。”

  “知道,我有眼睛。”

  “喂喂,听说了吗,就咱们这艺术班还有人转学过来呢。”

  “不是吧,都高三了还转?”

  “我也觉得奇怪,没细问。管他呢,一会人就到了,咱们看个热闹。”

  裴离翻了个身,背过这些人,长腿卷曲在狭小的桌子下,脊背微微弯曲,T恤被拉出弧度。从侧面看,少年人劲瘦的腰身清晰可见,背后的脊柱也一样明显。

  “小声点,把这尊佛吵醒了你负责。快跟我说说,转来的是男是女?要是男的就可以闭嘴了,是女的就赶紧。”程哲勾着腰,坐在裴离前桌和旁边组的人说话。

  “是个女的,长的怎么样我不知道,没见到,不过名字我听见了,好像叫……叫……”姜子峰想了会儿,三三两两有人好奇的围了过来。

  他双手一拍:“我想起来了!叫乌绮月!”

  .

  “乌绮月?”

  风从窗外吹了进来,粉色花摇摇曳曳,有几簇被风吹落,落在裴离肩上。

  他抬起头,仿佛刚睡醒,微微蹙眉。

  眼下那颗细小的痣有股莫名的味道,鼻尖仿佛沾了阳光。他回首对姜子峰淡淡道:“你说谁?”

  裴离破天荒的问妹子的名字,姜子峰赶紧把板凳往他桌子边上挪了挪:“乌绮月!咱们班新转来的艺考生,跟你考一个专业,也是古典舞的!”

  “阿离,你认识她?”程哲右手支在裴离的桌上,好奇的问道。

  时间停驻了一秒,裴离闭上眼睛再度睡了过去。像没听到程哲的问题似的,风吹的他的乌发轻柔攒动。

  良久,他的声音清冷,吐出三个字:“不认识。”

  .

  上课铃响了好久,英语老师操着一口中式英语唾沫横飞的讲题,下面同学睡了一片。

  黑板擦猛地敲在讲台上,老江气的手都在抖。

  “睡睡睡!就知道睡!你们能不能争点气?艺考生就不用上课了吗?不用学习了吗?考个两三百分还嘚瑟上了是吧?整天吊车尾,就你们这个态度能考多好的学校?就算考专业课文化线也得过分吧,就你们这考几分十几分的英语拿什么过线?本来就不如别人,还不自觉。现在不学以后等你们到了社会上怎么办?别人都是有内涵有学识,而你们屁都蹦不出来一个,到时候看你们丢人去!”

  老江这么一发飙,三三两两同学抬起头,这时候才从书包里掏出昨晚发的英语报纸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是哪题。

  “哪题来着?在哪?”

  “完形填空第七题。”

  “哦哦,完形填空在哪?”

  老江:“……”

  孺子不可教!不可教!!!

  老江一通骂,对他们恨铁不成钢。

  博雅班的同学都不怎么听话,说好听点,是有个性,说难听点,是差生。

  而且,是包揽了大部分倒数的差生。

  博雅班的后门旁靠着一道身影。

  双腿笔直修长,棕红色百褶短裙卡着白色衬衣,细腰不堪一握,与裙子同色系的领结规整的系在领口,白色耳机扣在耳朵里,身后教室传来的怒骂好像与她无关似的,她闭着眼睛,半边身子都被阳光罩住。

  她安静,也干净。

  一堵墙竖在这。

  墙内是他,墙外是她。

  他依旧趴在桌子上,对老江的发火充耳不闻,她随意的靠着墙,一侧头就能看见教室里懒散的景象。

  不多会儿,脚步声传来,老唐从楼梯上走过来,对她笑眯眯的说:“等很久了?走吧,我带你进去和大家认识认识。”

  乌绮月跟着老唐的步伐,站在高三艺术博雅班的门口。

  “同学们安静下,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这位同学呢,是转学来我们学校的,虽然咱们博雅班是东拼西凑形成的班,但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要珍惜高中最后的时光,好好上课,好好学习,好好感受青春的阳光。不要嫌我烦,等你们从高中毕业了就会发现,能坐在班里听课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我知道,你们年纪小,性格张扬,而且你们学艺术的家里条件都不差,一个个无法无天,但是时间不等人啊,莫要自己后悔。据我所知,很多人没过多久就要去集训了是吧?那么……”

  “老师。”姜子峰举手。

  老唐:“啊?”

  一伙人憋着笑。

  “老师,你是来开班会的还是来介绍新同学的?”

  乌绮月被老唐忘的一干二净,晾在门口很久了。

  老唐不好意思的赶紧迎乌绮月进来。老毛病了,一上讲台就喜欢扯东扯西。

  “好的,让我们欢迎新同学——乌绮月同学。”

  .

  乌绮月站上讲台的那一刻,坐不住的男同学就开始吹起了口哨,她不为所动。

  “我是乌绮月,修古典舞。”

  同学和老班等了半天。

  老唐:“没了?”

  乌绮月:“没了。”

  众人:“……”

  “咳,好,好,我们欢迎乌绮月同学,以后大家都是一个班的,要互帮互助。既然你也是学古典舞的,那你就和裴离坐一起吧,他也是,有什么问题你们还可以商讨。”老唐很快安排好了,指着最后一组最后一排:“就那,不介意吧?”

  乌绮月随着老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一张万分不想见到的脸。

  裴离已经醒了,他靠着墙,漆黑的眼瞳清清冷冷的注视着乌绮月,同时,她也注视着他。

  莫名的,同学们感到丝丝冷意,这大夏天的怎么还背后发凉呢。

  裴离举起手:“我不……”

  “我介意。”乌绮月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我能不坐那吗?”

  裴离放下手,眉心微蹙。

  程哲回头,姜子峰侧目,一堆人望着裴离。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果然新同学胆子就是大,居然拒绝和裴离坐。

  她一定不知道全校有多少女生想成为他的同桌。

  老唐有点尴尬,他没想到新同学会拒绝的这么干脆。

  看了一圈也没看见空位,博雅班的同学本来就多,也就程哲旁边多了个位,但还是在裴离附近。

  老唐扶了扶眼镜,“那你跟程哲坐吧,先这样,班里没位子了,下次我再给你安排。”

  乌绮月知道,这个“下次”估计是没有了。

  她点点头,不说话,走到裴离前桌。

  裴离一直望着她走过来,看她放下书包,看她坐下。

  她的头发更长了,就算扎起来也还是到了腰,颈间掉下来几缕碎发,耳朵精致小巧,耳坠上有一颗小小的樱桃耳钉。

  艺术生穿什么衣服,染什么头发,学校一般不会管。所以,项链、戒指、耳钉,甚至高跟鞋,都是这个班里常见的东西。

  程哲无比尴尬但又无比兴奋的看见乌绮月坐到自己身边来了。

  他伸出手,笑眯眯的:“程哲。”

  乌绮月就像没看见他手似的。头也不抬:“恩。”

  程哲:“……”

  我去,是个冰山美人啊。

  还真特么冻人。

  一下课,这边就被包围了。

  程哲都被挤的没了地儿,跑到后面和裴离坐。

  他的位置上来了一堆女同学,女同学热情的和乌绮月打招呼,又偷偷瞄着背后的裴离。

  “切,装来装去有什么意思,什么关爱新同学,不就是想来看你。”程哲凑近裴离,笑道:“我说阿离,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生拒绝你呢,啧啧,稀奇。你的自尊心有没有受伤啊?”

  “无聊。”裴离趴在桌上头也不回。

  “我跟你说正经的,十月份咱们集训,你真的不去?”

  “恩。”他从鼻子里哼了个音。

  “乌绮月,你怎么高三才转过来啊,我们上不了多少天课,十月底十一月出就要去集训了,对了,你会去集训吗?”

  “恩。”

  乌绮月简简单单回了一个字。

  面朝着窗的裴离睁开了眼睛。

  他望着窗外,看蓝天飞过鸟儿,飘过白云。

  程哲还在后面聒噪,树叶还在沙沙响。

  夏末的风将他发丝吹乱了些许,挺直的鼻梁完美如雕塑。

  眼下的痣平白添了些禁欲的味道。他坐起身,单手支着额。

  忽然道:“去。”

  程哲正努力和对面敌人厮杀着呢,手机都快被他戳出洞。

  闻言手一抖,一个大招放歪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裴离:“你说什么?”

  裴离望着乌绮月,视线从她的耳垂滑至洗的发白的领口,再到背后若隐若现的细带子。

  他的眼眸乌黑:“我说,去。”


标 签言情 一起装怂 井时浠 乌绮月裴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