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浅夏厉祁南小说_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林浅夏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17 ℃
林浅夏厉祁南小说_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林浅夏

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

林浅夏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林浅夏和厉祁南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作者是真爱一生,小说讲的是六年前林浅夏因偷窃珠宝罪在监狱呆了三年时间,出狱后的她却面临母亲病危急需昂贵医药费惨况,而她万万没想到再次和厉祁南相见竟会是以那种方式,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纸契约强行被绑定,那看婚后腹黑霸道的厉祁南是如何宠妻入骨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林浅夏和厉祁南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作者是真爱一生,小说讲的是六年前林浅夏因偷窃珠宝罪在监狱呆了三年时间,出狱后的她却面临母亲病危急需昂贵医药费惨况,而她万万没想到再次和厉祁南相见竟会是以那种方式,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纸契约强行被绑定,那看婚后腹黑霸道的厉祁南是如何宠妻入骨的......

免费阅读

  一路上厉祁南教了不少电脑知识给林浅夏。

  让他感到惊异的是,这个曾经的千金小姐居然连基本的电脑操作都没有。

  让她打开一个文档,花了半个小时有多都还没找到链接,可是却死活不承认自己有这方面的缺陷。

  厉祁南算是有耐心的男人了,从如何编辑打字开始,一点点教给她入门知识。

  这一过程中林浅夏的目光不断地失焦,其实这些东西她都懂,只是故意装的像个白痴。

  有些东西不想再触碰第二次,即使她能破译密码拿到钱,即使她能入侵监控删除他们去过的纪录,可是她做了那么多,那个男人不会回头看她一眼。

  就像是自己被抓的那天,他背着那个装了满满当当赃物的背包离开现场的时候,头也没回。

  “到了。”

  厉祁南淡淡的一句话带回了林浅夏的注意力。

  她随着他下了车,目光所及,是一艘大到可怕的游轮。

  “把你的手机给我。”

  他伸出手,不由拒绝的语气。

  林浅夏就乖乖掏了手机出去。

  “这是我的号码,名字。”他快速地输入自己的联系方式,把电脑给了一旁的助理,往前走去,叮嘱道:“一会我跟你会分开一段时间,记得不要惹事,如果有事,打我电话。”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惹事?

  林浅夏跟在他后面不太高兴的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把自己当作是犯人似的,好像进过一次监狱之后,就一定会再次进去,跟那什么所谓的规律论有关?

  “这里的人各个都是……”

  “祁南哥哥!”

  听到这么一句话,林浅夏抬眼看向了朝着他们挥手的女人。

  一身名牌货,化妆化的不浓不淡,脸蛋挺精致的,可真够漂亮的一个千金小姐。

  林浅夏的视线被她脖子上那条项链吸引住了。

  那可是林浅夏最喜欢的Tps品牌三年前春夏系列中最贵也是最漂亮的一条了,她当年在被偷盗的珠宝店里看过,只是藏在口袋中的任何一切赃物都被追回去了。

  直到如今,她还对那条项链有着不可描述的执着感。

  两人接近了那千金小姐,通过厉祁南与这小姐的对话,林浅夏得知了以下信息。

  一,小姐名叫做叶紫婷,是当今地产大亨的独女。二,她是厉祁南的青梅竹马。三,两人关系还算不错。

  厉祁南跟她对话的时候像朋友一样。

  而叶紫婷对厉祁南的态度,是明显的有那种敬仰感的,直言不讳那叫做爱意。

  浓厚的她这个事外人都真切的感受到了。

  林浅夏收回了视线,她在意这些做什么?又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厉祁南跟叶紫婷一起去给叶紫婷妈妈挑选生日礼物了,怪不得要跟自己分开一段时间。

  趁着这个空档,林浅夏随便找了个地方晃悠起来。

  没想到直接晃到了游艇的会议室,珠宝交易的临时奚。

  这里的人各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那些昂贵的珠宝就这么被陈列在玻璃箱里确实诱人,林浅夏心痒痒的时候却突然想起来厉祁南对自己叮嘱的那句话。

  “别乱惹事。”

  “切。”林浅夏才不想就这么中了他的计,给他欺压自己的机会。

  还是乖乖待着,免得招惹了麻烦让他来处理,接着自己又要接受一些条件和要求。

  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多入眼的珠宝,自从上次对市里最大的珠宝店洗劫一空之后,她对于一些系列的珠宝已经不太感兴趣。

  就在这时,吸引了一群人围观的那一块地进入了她的注意力内,她眯起了精明的视线,那边似乎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出现了。

  珠宝交易进行到大半,厉祁南才回来。

  说了只是分开一会,结果却费了大半天的劲。

  厉祁南拍了拍衣角沾染的水滴,抬眼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边的林浅夏。

  她百般无赖地一口口喝着高脚杯里的酒,头发被她随意地披散在一旁,本来做好的造型算是全没了,不过她的侧脸很好看,厉祁南没见过她笑的样子,不过看她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好看,笑起来应该是春风袭过,百媚生吧。

  那弯弯的眉,薄薄的唇。

  不知为何竟有了一种她会突然回头对自己微微一笑,有个镜头记录这一刻接着那照片流芳百世的幻想,可她没有。

  感受到有人接近,林浅夏抬起头看着他。

  “忙完了?”

  淡淡的一句问话,她的脸颊有些绯红,酒喝的有些多了,刚从监狱里出来,很久没沾酒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上头。

  “嗯,差不多准备回程。”他突然停顿下来,看着她身后摆着的几个空酒杯,眉头微蹙,语气不自觉地带着一些责备地问道:“你怎么喝这么多?”

  他不说林浅夏还差点忘了这个事。

  “哦,不好意思,我刚从那里出来,很久没有碰过这样的东西了。”

  不大不小的一句话,却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少人纷纷侧目,见了是珠宝大亨厉祁南跟一个陌生女人的好戏,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

  不想再引起更多注意,他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微微用力,就把她从椅子上拉了下来,两人身体接近,他低声道:“吸引人瞩目这一点你倒是做得不错。”

  林浅夏摇头晃脑的,眼前的人不知为何分成了两个,她有些分不清真假。

  “你怎么变成了两个?”她直接问出了声,还被自己的话逗笑了。

  “今天的事已经处理完了,就原谅你喝多的这事,下次再犯同样错误,就罚你履行夫妻义务。”

  他神情严肃,已是有些生气,周围的视线越来越多,看的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他只想赶紧带着女人离开这里,免得招惹是非。

  可没想到林浅夏没说话了,反倒是突然杀出了个程咬金来。

  两个黑衣人突然封锁了他们离开的门,厉祁南眉头皱得更深。

  黑衣人侧身让开位置,出现在门口一脸焦急的叶紫婷视线划过女人的脸,接着接近厉祁南,很着急的道。

  “我的项链被偷了。”

  厉祁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但很快视线转回到叶紫婷身上。

  “怎么回事?”

  “她不能走,我要搜查她。”

  叶紫婷是个直来直去的人,手指举起来直接指向了厉祁南身边的女人,有些嫉妒的表情爬上了她的脸,她沉声道:“早上她一直盯着我的项链看,她可是臭名昭著的珠宝大盗,这件事,肯定跟她有关系。”

  这个肯定,让在场不少人的视线都变得虎视眈眈起来。

  珠宝大亨带着珠宝大盗出现在珠宝交易奚。

  这算是什么世纪奇葩事件?

  年度大戏。

  好事者都看的津津有味,毕竟现场看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被搜身,那是一等享受。

  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动手的不是他们。

  只可远观啊。

  “小姐,没找到。”

  黑衣人带回来了搜身结果,叶紫婷有些当众掌了一巴掌给自己脸上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女人,叶紫婷恨的几乎咬牙切齿。

  她乖乖配合,连厉祁南都有些吃惊。

  在这么多人面前接受搜身,这明显就是一种侮辱,像她这么好面子的人怎么会愿意做到如此?

  厉祁南有些后知后觉,她是个大盗,搜刮了整个珠宝店的大盗,当时关于她的新闻在电视上一遍遍播放,珠宝店的录像被剪了一半,给了她否认罪名的理由。至于后来她为什么招供了。

  背后的真相没人能知道。

  这个女人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而她的身后,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挖掘出来的秘密。

  厉祁南起了极大的兴趣。

  看着他打量那女人的眼神,叶紫婷愤愤地深呼吸了几口,公开追了厉祁南这么多年,最后他们的婚约关系还是父母辈的人以商业联婚的理由结合起来的但是被厉祁南回绝了这场婚姻,叶紫婷知道厉祁南一直把自己当妹妹,但是她对厉祁南是深爱的那种感觉。

  而现在,她所仰慕的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另一个女人如此入迷,她不能当众丢脸,而且方才因为这女人她已经打了自己的脸了,她不能再突兀的做下任何决定。

  但是那条项链的丢失,叶紫婷确认肯定跟这女人有关系,只是现在还找不到机会来揭穿她的嘴脸而已。

  厉祁南不想再继续闹下去,他必须终结这场闹剧,按照叶紫婷大小姐的性格,让她丢脸了还把事情闹大,只会越来越麻烦。

  而且林浅夏看上去醉的一塌糊涂,随时可能醉死过去,他不能看着自己刚刚招进来的人就这么在那么多人面前倒下。

  两个女人足够成一台戏了,他不知为何有了种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感觉,但关键时刻,还是要保护自己的人。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的雅兴了,事情我们会私下解决,今天的主题应该是珠宝界每一位珠宝爱好者的交流会,为表示我的歉意,今晚的酒,我请客了。”厉祁南直接走到吧台把黑卡放下,写下了密码。

  他的名气还是有些作用的,大家看他这么豪爽,鼓掌喊了他的名字之后,就都散了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事情中去了。

  虽不满意这样的结果,叶紫婷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跟着厉祁南走出了会议室。

  “让你破费了。”叶紫婷整理好了思绪,再次出口的话带着浓浓歉意。

  “我已经让孙德去查监控了,这游艇上处处是监控,谁拿了你的项链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看厉祁南要走,叶紫婷心里一沉。

  她伸出手,却没拉住他的衣服,挽留的话咽回了喉咙里,她小声问道:“你现在就回去吗?”

  “事情处理完了。”厉祁南脱下外套披在怀里的女人身上,“而且还得送她回去。”

  听到温柔的一个她字,叶紫婷的心里泛起一阵酸楚,即使没有明说,他明显是在责备自己方才那一出的‘闹剧’。

  给他丢脸了,叶紫婷换上大小姐应有的姿态,弯腰低头道歉:“很抱歉。”

  厉祁南把叶紫婷交给小跑过来的孙德,他扶着林浅夏往车的方向走,头也不回地不咸不淡应了一句:“我没怪你。”

  此时,一个酒保拿着一条项链跑了出来,接近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往外走的厉祁南和那个跟自己买酒的女人的身影,把手里的项链还给了叶紫婷后说道:“方才那位在吧台喝酒的小姐掉了这个东西,听说是叶小姐您的,经理让我送了过来。”酒保又看了一眼厉祁南,他已经回头过来了,酒保不自觉地拉低了声音凑近叶紫婷,似乎有些犹豫地询问:“要报警吗?叶小姐。”

  “……”

  叶紫婷回头看着厉祁南,以及他怀里昏睡过去的女人,一种嫉妒的怒火攻上了心头,她朝着酒保点了点头。

  深夜的警局没想到居然还人来人往,犯事的人还真挺多的。

  大概是在警局有一种回归家乡的感觉,一到警察局林浅夏就猛地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突然转换的场景,她有些懵,不过很快,她就了解了情况。

  经过厉祁南的同意,她被警官带着离开了他的眼前。

  独立的单间里她跟两个警察面对着面,因为有备案对话基本上没有几个来回,警察就问到了关于项链的问题。

  “你是怎么偷走叶小姐的项链的?具体陈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林浅夏听完他的陈述句基本就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一个进过警察局的珠宝大盗陷入一起珠宝盗窃案中,肯定是犯人没错的这种想法占据了对方的脑袋,基本上都不用询问就能确定肯定是自己犯的事了,这样的指证理由,可真够彰显公正公平的。

  林浅夏不会认不属于自己的罪,哪怕她虽然做过即使证据确凿她也不认罪的事,但上次那一次之后,她再也不敢这样玩了,妈妈当时为了帮她洗罪双眼哭到肿的跟金鱼嘴似的场景,她是再也不想见到了。

  “林浅夏!回答问题!”

  女警官严肃的语气喊回了林浅夏的走神,她回神看着眼前人,即使酒意还未完全散去,她的意识也不算完全清醒,可是这个事她很确定。

  “不是我干的。”

  她再加了一句肯定的话:“这件事与我无关。”

  接着她供出了自己已经有工作一事,而且是在奚氏集团名下,她又不傻,看到了叶紫婷眼神里对自己的那股杀意,要是直接说出了跟厉祁南协议上的关系,恐怕她要死于非命。

  “您确定了您跟她属于上下属关系?”

  警官再三确认,最终拿了一支笔给厉祁南签名确认,接着才放了林浅夏。

  夜里的风起了些寒意,出来的时候林浅夏拉开了跟身旁两人的距离,先一步走出了警局。

  这次的处理结果厉祁南明显是在包庇林浅夏,叶紫婷有些绷不住脸了。

  “证据都指向了她,她说没有,你就信了?”

  “叶紫婷,别闹。”厉祁南看了一眼走在前方已经进了车里的女人,才回头跟叶紫婷坦言自己的理由。

  “她是一个对我来说很有用的人,你别再给我惹事了。”厉祁南叹了口气,声音似乎飘得很远。

  “而且我们之间的事我说的很明白了,我对你只是兄妹的感情,我不喜欢你,所以不要再继续在新闻上发布一些不实的消息,我们并没有要订婚的那种关系。”


标 签总裁 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 真爱一生 林浅夏厉祁南 林浅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