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李锦瑟沈庭继小说_闷骚驸马攻略手札十方海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3 ℃
李锦瑟沈庭继小说_闷骚驸马攻略手札十方海

闷骚驸马攻略手札

十方海 著

连载中免费

《闷骚驸马攻略手札》是十方海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车祸后一觉醒来,李锦瑟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书中成了个恶毒女配,为了得到男主沈庭继,她无所不用其极,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想到自己的结局,李锦瑟决定痛改前非,抱上男主的金大腿....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闷骚驸马攻略手札》是十方海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车祸后一觉醒来,李锦瑟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书中成了个恶毒女配,为了得到男主沈庭继,她无所不用其极,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想到自己的结局,李锦瑟决定痛改前非,抱上男主的金大腿....

免费阅读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无论是客户还是对手,李锦瑟从来都是准备工作做足,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虽然书里面对沈庭继的爱好生活习惯都有着墨,但是她总觉得连她都能穿进来,那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自己去重新记录整理更为妥帖放心,然后再系统性的针对他的个人特质出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

  她吩咐完之后,又往柳文星离去的方向喵了一眼。嗯,现下时辰还早,她决定等他先缓一缓没那么生气了自己再过去。

  偌大的公主府里养着上百号人,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从前都有府里的管家打理,原身通常只忙活朝堂上的事情,并不大在意这些琐事。

  更何况她身边有个忠心耿耿的桑琪。说起桑琪,是个对原身绝对忠心的人,到了最后,公主府树倒猢狲散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不离不弃的跟着公主。

  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穿到书里占了原身的壳子,但是她既然接替原身活下去,就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对原身好的每一个人。

  李锦瑟本人是个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历亲为的人,而且她刚刚穿过来认为自己要多熟悉熟悉情况,这样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从容应对。

  于是她随便找了个理由跟在管家屁股后面做了一天的尾巴,公主府她最大,谁也不会对她的命令有任何意见。

  管家李保是公主成婚开府时从内务府拨过来的老人了,是个管事儿的好手。

  平日里从来不理事的公主,今日突然派人跟他说开府那么久了自己对于府里的事也没怎么理过,今日想跟着看看。

  他向来多思,心里琢磨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公主这么做有什么深意,只得战战兢兢的领着公主把公主府一天的事务了解了个遍,十分的精细,不敢有半点敷衍。

  于是一天下来,在偌大的公主府转了一圈腿都有些发软的李锦瑟,终于对原身的日常生活有了十分确切的了解。

  寅正至卯初(五点左右)就要起床,漱洗后,在院子里晨练半个时辰,然后再沐浴一遍。

  如果是需要上早朝,则4点钟就需要起床,早朝每隔十日一次。

  卯正至辰初(6-7)进早膳,如果有早朝,则早饭不在府里用,为了多休息会儿,直接在马车对付了。

  辰时至巳时(7-11点)陪着皇帝上朝理政。

  午时至末时(11-14点左右),进午膳。饭后继续陪皇帝批阅奏章,然后在陪着皇帝听太傅讲治国之道,一直到申时才回公主府,偶尔,也会留在宫里陪皇帝用膳,甚至刚开始成婚时皇帝不习惯,还在宫里留宿。

  嗯,皇帝之所以还不能亲政,是因为他年纪还小,才十岁,放在现代那都是才上四年级的熊孩子,狗都嫌弃的年龄。

  李锦瑟在心里面乍舌,原身太难了,作为公主,在花儿一样的年纪每天忙的跟狗一样,居然还能够挤出时间祸祸沈庭继,果然是真爱啊。

  公主府里跟朝中的事比起来就显得少的多,而且被管家打理的妥妥当当。她对身边这个四十出头却满脸褶子的中年大叔,十分满意。

  不过,古代的等级制度严明,给皇亲贵族们干活,那都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不敢不尽心谨慎。

  嗯,很好,非常好。她觉得自己得适当得夸上几句,人才嘛,那是需要笼络的。

  “李管家啊,本宫才开府不过月余,你将一切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本宫十分满意,回头,去账房那里多领一个月的月钱。”

  人嘛,口头上的夸奖都是虚的,只有银子才是实实在在的。

  比如她上辈子,她每回拿了业绩第一的时候,无论领导对着她吹多少彩虹屁,都不如一个厚实的红包来的实在。

  你看,她这话刚一说出口,李管家激动的想要下跪谢恩。她赶紧将人拦住了,虽说她现下 身处于封建社会,应当入乡随俗,但是猛的让一个跟自己爸爸差不多大的年纪的人朝着自己下跪,心里面实在难以接受。

  她想了想,吩咐道:“以后府里面的人见着本宫不用跪来跪去,有那个时间,多为公主府做点实事岂不是更美?”

  此话一出,原本只是激动的李管家,老泪纵横,瞬间觉得长公主英明神武,头顶上跟顶着光圈似的耀眼。

  他刚被内务府的人拨过来的时候还满心的不乐意,整个李朝谁不知道长公主权势滔天,性情捉摸不定,虽从未传出过苛责下人的事来,但是他们见着也是十分胆怯。

  他都已经进府月余了,原本他在内务府也是担着要职的,内务府的大人们非常器重他,认为公主府是皇宫以外最为重要的地方,这才将他放了进来。

  谁不知道当今圣上年幼,凡是都是依仗长公主,把公主伺候好了,那不就是把皇上伺候好了,这可是件大事。

  他抱着要为公主鞠躬尽瘁的心情来了,结果公主对府里的人一点儿都不关心,都没搭理过他,难免有些意兴阑珊,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

  他现下见着公主笑眯眯的样子,眼神恍了恍,顿时觉得眼前这个娇艳妩媚的少女就跟仙女儿似的。谁说公主不好相处,那肯定是瞎了。

  他心里一激动又要下跪,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方才公主的吩咐,赶紧收起了已经弯下的膝盖改为向公主拱了拱手:“老奴愧不敢当,只要公主有需要奴才的地方,奴才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说的激动,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李锦瑟朝他点点头,以示满意。古代的人非常的好管理,她觉得很好,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在她的整改下,整个李朝会焕然一新,绝对不会因为她而导致国破家亡。

  这一切的源头,则是沈庭继,得好好盯着,也不知派去的人工作进行的如何。

  任重而道远啊,身为一个拥有国家决策权的领导人,她身上的担子很重,但是她却非常喜欢这种不一样的挑战,让人充满了成就感。

  等到她忙了一上午用了午饭之后,府里的下人来报,皇上差人过来了。

  李锦瑟一听,宫里的人来了,精神十分抖擞,电视里的皇帝跟书里的皇帝看的多了,从来没有见着活的,嗯,她很期待。

  李管家才得了公主夸奖,一身的劲儿不知道往哪儿使,听说是皇宫来人了,赶紧自报奋勇的说是要迎。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领着一个生的十分清秀的太监打扮的人过来了。

  那太监进了正厅,赶紧向端坐在上首的公主弯腰行礼:“小乐子跟长公主请安了。”

  李锦瑟没有说话,只是朝他抬了抬手。

  小乐子掐着公鸭嗓毕恭毕敬的说道:“皇上今日见长公主您没有进宫,连午膳都不肯用,在宫里且闹着呢,还请公主随奴婢走一趟。”

  “景和又闹别扭饿了?今日府里有事起晚了些,待本宫收拾收拾,即可随你进宫。”

  景和是皇上的名字,书里面的称呼,说是两姐弟关系极好,他从来不允许姐姐管他叫皇上,所以,她总是习惯性的称他为景和,以示姐弟情深。

  小乐子得了信儿,赶紧说先去外面等着。李锦瑟回房由着桑琪给她穿上了朝服。

  她原本以为公主的朝服就跟平常的衣服一样,谁知却是一套紫色的圆领右衽的织金蟒袍,上面的蟒腾云而起,张牙舞爪的喷着火球,十分的有气势。

  原身个子高,一米七左右,穿上这身量身定做的朝服后,桑琪给她挽起头发,然后又给她戴上了一顶黑色镶玉的幞头,套上了一对黑色牛皮小靴子。

  她穿上这么一身往镜子前面一站,只见镜子里的人不苟言笑的样子看起来极为冷艳,眉眼处张扬到了极致。。

  桑琪眼里满满都是惊艳:“这身行头原是昨个宫里赶制出来差人送过来的,是皇上照着摄政王的服制赶制出来的,桑琪原先还觉着公主穿上不合适,没想到却比男儿更好看,往后公主往朝上一站,定能将满朝文武比下去。”

  “就你嘴甜。”李锦瑟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谁知桑琪脸都红了。

  会害羞,说明这身衣服确实如她所说,十分俊俏。

  书里面说皇上有意封长公主为摄政王,但是本身朝臣们就已经很反对身为长公主的她干政了,一听到这件事,言官们反对的奏折就跟雪花片似的飘上了御书房的桌子,长公主哄了皇上好久打消了这个念头。

  像衣服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书里面并没有涉及,说明她现在虽处于书里,但是很多东西都是自由链接起来的,这也给她提了个醒,万事要小心。

  等到她收拾好行头,桑琪又给她在外面穿了件大氅,她才带着桑琪跟平日里在外保护她的侍卫走出公主府大门。

  当她见到门口停着的那辆需要四匹马并行才能拉起的豪华马车时,再一次对封建社会王权贵族们的奢靡生活习惯性的进行了无声的谴责。

  万恶的王权啊,这得是多少百姓的民脂民膏,浑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这王权的一员,并且是最高统治者。

  方才进去传口信的小乐子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候在马车旁,见到公主出来,连忙上去弯腰行了个礼,然后立在马车旁伸出一只白嫩的手来。

  李锦瑟搭在着他的手上了车,身后的桑琪紧随其后,随身的侍卫苏三则坐在了车辕上。

  小乐子见公主上了马车,赶紧翻身上马,然后捏着嗓子似的声音拔高:“起!”

  赶车的马夫们得到命令齐刷刷的甩起鞭子,四匹马儿带着车轮缓缓滚动起来,然后慢慢开始跑了起来。

  李锦瑟坐在温暖如春的马车里,看着里面铺着厚厚的波斯毛毯,矮塌上还放置着锦被,地板上搁着一张极大的矮几。

  里面物件一应俱全,看着就跟个小型的移动书房一样。说是书房,是因为矮几的左边放置着几本书以及厚厚一叠手札之类的东西。右边则放置着各色点心,此刻正散发着香味儿勾着她的胃。

  想不到原身这么勤奋,坐个马车都能挤出点儿时间办公。她随手翻了翻那几本书,看着是一些国策之类的书,上面还用红笔做了批注。

  李锦瑟原本还担心自己到时候写毛笔字太丑会漏了底,现下看着批注上的字笑了。想不到堂堂的长公主的字竟然也这么丑,那她就放心了。

  她又拿起手札翻了翻,见都是一些批注好的,应该是要带进宫里派下去给底下的人的。

  早上起的早,此刻看着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她竟有些困了,微眯着眼睛看着那盘点心提神。桑琪见状,赶紧用帕子包了一块递到她嘴边:“这是公主最喜欢的玫瑰糕,公主可要尝一尝?”

  李锦瑟吞咽了一下口水,没能抵挡住美食的诱惑,张口接了过去。

  啊啊啊,太好吃了,入口即化,满口生香,她吃完意犹未尽的又看了看桑琪,桑琪又赶紧拿了一口递过去。一时没忍住她吃了好几块,桑琪又赶紧给她倒了杯茶,她手里捧着茶碗看着眼前正在认真帮她擦嘴巴的桑琪。

  她看着年纪不大,脸圆圆的,眼睛不大,睫毛却浓密,皮肤细腻白皙,连毛孔都看不见,嘴巴小小的,红润饱满。

  要是谁娶了桑琪该多有福气,生的娇俏可爱,又温柔体贴,连她身为女人都喜欢的不得了。

  “桑琪,你今年多大了?”

  桑琪一愣,似乎不太明白公主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但还是老实的回答:“过了这个年奴婢就十八了,公主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没,就是问问,可有属意的男子,你跟本宫说说,本宫给你做主。”

  桑琪闻言,白皙的面皮透出绯色,耳根子都红了,收起了帕子,在手里绞来绞去:“公主怎么好端端说起了这个,奴婢只想一辈子陪着公主。”

  “胡说八道,你自己多看看,要是有,一定要记得跟本宫讲,本宫一定为你做主。”李锦瑟知道古代的女子向来害羞,一本正经的说道。

  “公主……”

  桑琪声音有些哽咽,她抬起眼眸看着李锦瑟,睫毛上挂着泪珠子:“奴婢心疼您。”

  李锦瑟:“……”

  是我说错了什么,怎么好端端心疼起我来了?

  还未等她说话,桑琪眨了眨眼睛,泪珠子顺着脸颊滑落,她用手背擦了擦,“奴婢觉得您这两日变了许多,从前您心里有多喜欢驸马奴婢是知道的,可是这两日您为着驸马,硬着将驸马迁了出去,奴婢知道,您心里委屈。”

  李锦瑟:“……”

  这个真没有!难怪她这两天总觉得这两天这丫头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果然,原身从前一定是在她面前流露过伤心,她才这么多虑。

  她很想解释说她真的没有,可她穿过来也就两天的功夫,总不能跟她说她心里没有驸马了吧,这不科学。

  她想了想,故意长叹了一声:“可能是这些日子以来看着驸马闷闷不乐,本宫心里也并不好受,强扭的瓜不甜,想着先分开一段时间,跟驸马都冷静一下,没事,还挺的住!”

  “公主……”

  桑琪眼圈红红的看着她,眼里的心疼都要溢出来了。

  李锦瑟揉了揉她的头发,心里感叹,真是个傻姑娘。哪怕她心疼的对象并不是她,但是此刻她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公主殿下,已经到了。”

  外面的马车已经停了,苏三低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桑琪赶紧擦赶紧眼泪,将桌上那叠手札动作麻利的用一块方巾打包好,抬起头正准备替公主掀开帘子,谁知公主都已经先她一步出去了。

  李锦瑟自马车里钻出,寒气扑面而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好在桑琪也紧跟着出来,将一个手炉放到她手里,她觉得暖和不少。

  马车是直接驶到御书房跟前才停下来的,可见长公主在宫中地位极高。从前在现代的时候李锦瑟是参观过故宫的,她当时被那巍峨而又宏大的建筑震撼到了,那种肃穆庄严,充满帝王之气的感觉,是没有一处建筑能与之相比。

  现下她见着到处都有侍卫把守,不时会有训练有素的宫女太监们经过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她抬头看了看天,不知为何,竟有了些眩晕,大抵是因为她切实的参与到里面了,并且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她的一句话便可以影响整个王朝,那种震撼让她觉得惶恐。

  她敛了敛心神,大步向着御书房走了进去,同时,也向着权力的中心走了过去。

  “长公主驾到——”守门的太监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飞快的收了回去,拉长了细长尖锐的声音喊道。

  他话音刚落下没多久,李锦瑟领着桑琪才走到门口,便从里面冲出来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猛地扑到她怀里,欣喜喊道:“阿姐,你可来了!”

  方才还沉浸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庄重的情绪里的李锦瑟,被他冷不丁的这样一扑,差点没有扑到地上去。

  fuck!

  李锦瑟在心里咒骂一声,捂着肚子低头看了看正抱着她腰,仰着头冲着她笑的小小少年的模样,激起的一肚子气瞬间就好像给人割了个窟窿,跑得一干二净。

  这是皇上啊,活的,还长的这么漂亮!

  那张脸跟李锦瑟有七分相似,但是他年纪还小,还没有张开,所以看上去极为漂亮,像极了一个冰雕玉琢不辩男女的瓷娃娃。

  瓷娃娃见她皱了皱眉头,忙问道:“阿姐这是怎么了,面色这么不好看?”

  废话,谁被一个几十斤的东西撞到肝上面色能好看。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身跟小皇帝之间有着血缘关系,所以产生了一些磁场,她见着他竟然心里也开心的狠,好像她李锦瑟自己真的就有这么一个弟弟。

  “阿姐没事,景和,你是皇帝,下次不可这么莽撞。”李锦瑟将他从怀里拉开了一点点,揉了揉自己的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缓解疼痛。

  小皇帝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拉着李锦瑟往里面走,边走边回头看她:“朕都一天没见到阿姐了,这不是急了吗?”

  李锦瑟正打算揉揉他的脑袋,忽然看见御书房内,一个胡子发白身穿紫袍,佩金鱼袋的老头迎了上来,上前巍巍颤颤的行了一礼:“老臣参加长公主殿下。”

  李锦瑟心里想着这个时辰在御书房的,那只能是给小皇帝上课的太傅了。

  果然,小皇帝见了他,原本笑得灿烂的笑容瞬间敛得干干净净,不耐烦的朝他挥挥手:“刘太傅,阿姐来了,你今日早些回去吧。”

  李锦瑟见小皇帝变脸如此神速,堪比影帝啊。

  “景和,不可如此,现下时辰尚早,必须要等刘太傅上完课。”

  “阿姐……”

  “阿姐今日陪你用晚膳。”

  “那好吧。”看在晚膳的份上,他慢慢得挪到了原本应该坐的位置上。

  御书房里很暖和,桑琪上前去将李锦瑟的大氅解了下来,屋里头侍候得太监赶紧替她斟了茶水过来。

  李锦瑟身上的重量骤然减去不少,正打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旁听,却看见太傅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她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她这是给刘太傅表演了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节目?

  她下意识的去摸头发,入手的却是有些冰凉的幞头,她这才想起,她今日穿的是摄政王才能穿的朝服。

  果然,太傅激动的上前一步,拱着手道:“敢问公主,这是何意?”

  “这……”

  小皇帝上前一步,颇为满意的看了看今日打扮得如同男子一样的阿姐,然后看了看太傅,冷声道:“是朕特地为阿姐量身制成,你们不许朕立阿姐为摄政王,难不成朕给自己姐姐做件衣服你们还有意见了!”

  李锦瑟挑了挑眉,他这个样子,还真有皇帝的气派。

  “皇上既然知道臣等反对,便知道我李朝自建朝以来,绝无女子出任摄政王的道理,那长公主这身衣服就是属于僭越,臣恳请长公主立刻脱下。”

  “你,放肆!”

  李锦瑟眯着眼睛看了看弯腰低头的太傅,她初来乍到,并不知道一件衣服能引起这么大反应,不过,她觉得这个太傅有点意思,明明知道长公主权势滔天,直接当着面就杠了起来,可见一斑。

  书里面对这个人并没有着墨太多,只说学问很好,是个对皇帝极为衷心的老古板。

  长公主身上常年养成的气息,不笑的时候不怒自威,尤其是她眯着眼睛不说话的时候,那是要发火的前兆,御书房内的人大气儿都不敢出,个个低着头不说话,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李锦瑟则不知道,她这幅表情能让人如此惧怕。

  不怕死的太傅见李锦瑟不说话,又上前说了一句:“恳请长公主脱了朝服!”


标 签穿越 闷骚驸马攻略手札 李锦瑟 十方海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