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陆星苒应淮小说_向星星投降叁胖吾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3 ℃
陆星苒应淮小说_向星星投降叁胖吾

向星星投降

叁胖吾 著

连载中免费

《向星星投降》是叁胖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星苒整日里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就怕大家知道她楼下住的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影帝应淮,更怕别人说她是靠关系上位,可她左防右防,万万没防得住应淮亲口公布了他俩的关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向星星投降》是叁胖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星苒整日里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就怕大家知道她楼下住的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影帝应淮,更怕别人说她是靠关系上位,可她左防右防,万万没防得住应淮亲口公布了他俩的关系....

免费阅读

  应淮下了舞台,随宮莉回到休息室,这才摘下耳返设备,问她:“星星呢?”

  “走了,看完你表演走的,我让小乔送她出去打车。”宮莉回,恰逢顾小乔进来,眼神示意道,“瞧,人都回来了。”

  顾小乔一进屋看见他,喊了声:“淮哥。”

  “送星苒上车了?”宮莉问。

  顾小乔点头:“嗯,估计这会儿已经上了高架。”

  应淮转头问宮莉:“明天有什么安排?”

  “上午我陪你飞邻市见一下肖导,谈谈下部戏的合作,回来后还有一个广告拍摄。”宮莉交代完工作,又道,“明天一早的飞机,所以我定了机场附近的酒店,今晚你可以好好休息。”

  应淮查看手机,有陆星苒的微信留言:今晚表演帅炸了!

  下面附上一张他唱歌时的舞台照,像素模糊,角度也极偏。毫不走心的夸赞,他都已经习惯了。

  应淮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心里改变主意,对宮莉说:“你的车借我,今晚我回南屏,明早自己去机场。”

  “回南屏街?”宮莉诧异,转念一想还是同意了,“行,你也很久没回那边,这里我会留下来应付。”

  她从包里掏出车钥匙,丢给了应淮。

  “淮哥,你就这么出去?”顾小乔见他要走,提醒道。

  应淮顺着他目光往身上打量,这一身出去估计没到停车场,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那还不容易。”他脱掉西装外套,套上来时穿的卫衣,又搓乱头发,摘了小乔头上的鸭舌帽,给自己扣上,抬眼问,“现在行了吗?”

  顾小乔扒了扒压扁的短发,咂舌道:“行,您可真行。”

  “明天见。”应淮朝他俩挥了下手,推门离开。

  等回到南屏街,应淮轻车熟路地找到空位泊车,绕回小区外,压低帽檐,又将卫衣帽子掀上,低着头推门进了临街的江月面馆。

  墙上的指针已经走到九点,面馆内稀稀落落坐了几人,老板陆江靠在收银台后,支着脑袋看元旦晚会的直播,这会儿听见门口动静,抬头见一年轻男人走近,张口问道:“吃点什么?”

  “一碗番茄拌川。”

  陆江刚想报价,听着声音怪耳熟的,凑近一看,那人缓缓抬头,露出鸭舌帽下一双漂亮的眼睛,他惊喜道:“小淮!”

  突然意识到自己嗓门太大,陆江环顾一圈四周,幸好没引起注意,降低声量问:“你怎么回来了?星星说你不是在演出吗?”

  “已经结束了,想过来看看你们。”应淮瞥见桌上的手机屏幕,已经轮到曲晚枳的表演,抬头问,“阿姨呢?”

  “她在后厨房,你先上楼,待会儿我下碗面给你吃。”陆江说,这半个月没瞧见他,人都瘦了一圈。

  应淮笑:“谢了,叔。”

  “嗨,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陆江见旁边桌的两女孩一直朝这儿探头张望,催促道,“赶紧上楼去,这里不方便。”

  “好的。”

  应淮说完,绕过收银台,掀开靛蓝色的门帘,从通往后厨房过道左侧的楼梯上去。

  陆星苒回来后,早就换了睡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电视在放元旦晚会,她边咬薯片边刷着微博,好不容易想看点娱乐八卦,结果全是应淮的热搜:

  #应淮深V#

  #应淮眼神心空预警#

  #应淮教科书级别的绝美舞台#

  ……

  啧啧,一个长在热搜的男人,一有风吹草动,这些都是司空见惯了。

  评论翻下去,全是粉丝们对应淮的花式表白。陆星苒点开其中一张照片,正仔细琢磨他这身造型时,突然一张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她的脑袋上方,吓得手一松,手机“啪”顺势砸在了脸上,疼得她“哎呦”一声惨叫。

  “干嘛没事盯着我脸看?”应淮见吓唬她得逞,抿嘴窃笑。

  “谁,谁盯着你看了?我就是研究一下你的造型,仅此而已。”陆星苒爬坐起来矢口否认,反倒质问他,“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啊,吓死我了。”

  “明明是你开的电视声太大。”应淮为自己辩解一句。

  行吧,谁让她只有一个耳朵能听见,平时习惯性音量开大,这点争不过他。陆星苒转移话题:“那你为啥回来,莉姐不是说你明早要飞临市?”

  应淮看了她一眼,转开视线:“嗯,找陆盏有点事。”

  陆星苒点点头,见他拎着一大盒东西,好奇问:“这是什么?”

  “草莓。刚刚路过市场,瞧水果还算新鲜,买了些回来。”

  她一听是草莓,两眼放光,欣喜道:“可以啊,还不忘给我带吃的,不会是为了犒赏我今晚为你拍的舞台照吧?”

  “又没说给你买的。”应淮瞧她嘴馋的模样,故意逗她。

  陆星苒顿时脸一垮:“门在那儿,好走不送。”

  应淮绽开笑容,把草莓递给她:“逗你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还差不多。”陆星苒迫不及待地接过草莓,又朝对面房间吆喝一嗓子,“陆盏,应淮找你。”

  说完,转头溜进了厨房。

  应淮看她哼着歌在洗草莓,身后门开,出来一位同陆星苒有几分相似、戴着眼镜的高个儿男生,朝他招呼:“回来了啊。”

  “嗯,刚到。”

  “进来聊。”

  应淮脱下帽子,随手丢在客厅,进屋后将门带上,朝坐在四台电脑前的陆盏问:“封锐最近走势怎么样?”

  “还不错,今年净值翻了一倍,年报要过段时间才能出来。”陆盏敲了两下键盘,将账户持仓情况切给他看,抬眼问道,“还继续买入吗?”

  “嗯。”应淮盯着屏幕中封锐集团近年来一直往上的股票走势图,依然坚定心里的计划。

  “行,下周就是基金开放日,我会追加申购。”陆盏知道他的性格,从八年前他放弃医大梦想,进入娱乐圈开始,就一步步谋划这个计划,如今眼见离目标越来越近,又如何会轻易放弃,也没有理由放弃。

  “没问题,资金下周一到位。”应淮回。

  陆盏聊完工作,问他:“最近有去医院吗?”

  应淮听了,没作声。

  “有空去看看她,星星说阿姨最近的状态不错,你一直逃避,很少去见她,但医生也说了只有至亲的人经常去看望,陪她说说话,聊聊天,才有苏醒的可能。”

  应淮扯出一个冷嘲的笑容,苏醒?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有奇迹也该发生了。

  “目击证人有消息了吗?”陆盏问。

  他摇头:“宫莉排查的几位车主,因为时隔太久,黑匣子早就销毁了,再找估计还得费点精力。”

  “留给你的诉讼期已经不多了。”

  “嗯,我会尽快找到……”应淮刚想回复,听见门口动静后,看了陆盏一眼,“等下。”

  他起身,放轻脚步走近门口,突然拉开把手,不料趴在外面的某人一头栽进了应淮怀里。

  “嘶——”陆星苒窃听不成,反倒脑袋撞了个大包,正想问问是谁这么缺德,却发现身形高大的两人都抱着胳膊堵在门口,好整以暇看着她。这不做贼心虚自己先怂了,咧开嘴装傻:“巧了不,我刚想敲门喊你俩出去吃面。”

  结果,两人静静看着她尬演。

  “真的,我什么也没听见。”陆星苒力争清白不成,反而倒打一耙,“再说了,你俩有什么话不能敞开门聊?”

  随后她又联想到什么,难以置信地朝房里探头:“是不是又在偷偷看小片?你们都多大了,要解决生理需求找……”

  她还没说完,脸被应淮大手一把扣住,轻轻推了下:“脑袋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说完错开身出去。

  反应不及,她又被陆盏敲了一下额头:“陆星苒,女孩子要矜持,别天天张口闭口小片的。”

  撂完话,他双手往裤兜里一揣,也出去了。

  “陆盏!”

  “叫哥。”

  陆星苒捂住脑门,扭头瞪着两人,越看越觉得他俩狼狈为奸,戏弄她成瘾。她气鼓鼓地跑去厨房拿碗筷,转身看见应淮洗了脸出来,底妆也卸了,露出干净俊俏的五官,短发上挂了水珠,她逮着机会做文章:“你是不是又用了我的卸妆水?”

  应淮愣住,回忆了下洗手台上粉粉的瓶子,好像是。

  “用了又怎样?”陆盏坐在餐桌旁叨叨,“你哪套护肤品不是应淮送的。”

  陆星苒:“……”

  心里咒骂陆盏就该千刀万剐!

  三人围着一大瓷盆番茄拌川,各自动手捞面,陆星苒见陆盏一个劲儿往自己碗里塞,叉住他的筷子:“饿死鬼投胎啊,你不是刚吃的晚饭,留点儿给应淮。”

  “你怎么回事?我才是你亲哥!”

  “早出生五分钟不算。”

  陆盏被她呛了一声,默默收回筷子:“行行行,都给应淮吃,吃胖了看他还怎么祸害人家小姑娘。”

  陆星苒瞟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风干的柴梗比针粗。”

  应淮听了这句,彻底笑出声,看着陆星苒往他碗里夹菜,享受极了。

  被内涵到的陆盏,瞧着眼前这幕就心酸,俨然这个家里,他的地位最低,可一旦有应淮在,对他的苛待更是丧尽天良。

  他长叹一口气,对天花板感慨:“年轻有为、学识渊博又怎样,还不如长得帅得宠。”

  陆星苒冲他晃动食指:“庸俗!我更欣赏他以秒为单位赚钱的能力。”

  “贪财和好 色你占全了。”

  应淮吃着热腾腾的面,耳旁是兄妹俩的争辩声,连续一周紧绷的状态终于松懈下来,内心变得平和,好像又回到以前,他们仨一起生活的快乐日子。没有忙碌无期的工作,没有肩上沉重的责任,有的只是一起上学读书,放学回家的细碎日常。

  虽然短暂平凡,但是他一直觉得最轻松的时光。所以每每想起,都忍不住会笑。

  第二天凌晨,应淮从家里出来,刚走到二楼,身旁的大门忽然开了,陆星苒抱着一件黑色羽绒服出来,他愣了一下:“这么早就醒了?”

  陆星苒抻手,拎着那件羽绒服,没好气道:“呐,陆盏说借你穿的。”

  应淮目光看向她,陆星苒大大咧咧站那儿,一脸不耐地说:“快点,手酸。”

  他接过来穿在卫衣外面,抬手摸了下她脑袋,“走了。”

  “嗯。”陆星苒目送他下楼,直到人出了单元门,这才转身回屋。

  陆盏顶着鸡窝头,满脸困倦地探出身子四处张望,见她推门进来,问道:“星星,我羽绒服外套呢?”

  “扔了。”

  陆盏:“???”

  元旦加班,陆星苒下午匆匆赶到工作室,设计部的人都来了,瞧阵仗估计是有大项目。她刚放下包,一位俏丽纤瘦的短发女孩耷拉着脑袋从老大办公室出来,两人对上视线,陆星苒调侃道:“舒组长,这是挨批了?”

  “还不是因为曲晚枳造型的事。”舒朵刚想吐苦水,瞥见老大从办公室出来,立马噤声。

  焦淡宜风风火火走过来,路过设计部时脚不停歇地吩咐:“五分钟后开会,都提前准备一下。”

  “好的,老大。”所有人回应。

  “开完会再聊。”舒朵说完,溜回自己的位置。

  等人陆陆续续进了会议室,找位置坐下,舒朵拉住陆星苒,嘴里念叨:“刚刚挨木仓子儿,可不想上赶着补木仓,你陪我坐后面。”

  陆星苒只得陪她在角落里猫着。

  焦淡宜端着茶杯进来,目光兜了一圈,见舒朵缩在后面,不用猜也知道在躲自己。他低头喝口热茶,清了清嗓子道:“工作室刚接下新项目,古装玄幻剧《苍穹之下》,是肖尧导演执导的。”

  一听是名导肖尧的项目,大家脸上都泛着喜色,简直就是今年的开门红。要知道但凡肖导的影视作品,那绝对是口碑保证,收视爆款。如今和他们合作服化道,必然会拔高工作室在行业内的地位。

  可高诱惑意味着高要求,肖导也是出了名的挑剔难搞。

  底下七嘴八舌地谈论开来,有人提问:“老大,主演定了吗?”

  “上午刚敲定的。”焦淡宜回,“男一是应淮,女一是曲晚枳。”

  大伙儿听见应淮名字时还以为听错了,包括陆星苒也是。

  “不可能吧,应淮可从来不接电视剧,只拍电影,居然这次肯跨界?还是古装剧?”

  谁都知道,应淮成名很早,16岁以综艺选秀节目出道,18岁靠电影《杀手》拿下最佳男主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靠惊艳的整容演技和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不知圈了多少粉,挑选作品的眼光也非常独到,这会儿转小荧屏,难免让人好奇。

  “这部IP是封锐投资,应淮的工作室挂靠在封锐下面,接这部戏也不奇怪。”焦淡宜解释。

  听到这话大家心里都有了谱儿,如果是大公司投资,又有实力与流量齐飞的演员加盟,这部剧出来后,肯定非常好看。

  陆星苒没曾想,居然可以参与设计应淮的作品,还是人生第一部电视剧,想想就觉得很微妙。

  焦淡宜转头看向身侧,吩咐道:“梓甜,你负责对接所有主演的尺码,要尽快拿到手。”

  许梓甜点头:“没问题。”

  “在场所有人都要参与这部戏的服化道设计,下周安排培训会,到时候要和导演、编剧还有主演们碰面,定一下设计主题和风格。”焦淡宜说完,又点了下躲在后面的人,“这次舒朵带队跟造型,前期服装工厂那边也是你盯。”

  舒朵闻言,整个人差点崩溃,埋怨道:“老大,我手里已经接了好几个春节演出的项目,就是三头六臂的哪吒也不能以一敌五啊!”

  焦淡宜知道她滑头,但业务能力在工作室还算数一数二,也不想逼她太紧,回道:“行,你把目前手头上的项目全转给陈组长,接下来专心准备这部剧。”

  得嘞,就是怎样都逃不掉,舒朵只得妥协:“好好,听您安排。”

  等散会后,陆星苒来茶水间倒水,舒朵倚在一旁同她闲聊:“唉,我们老大这回太狠了,他明知道春节项目是团队冲业绩的机会,偏偏发配我去接这个烫手山芋,明摆了是想让我割肉买教训。”

  陆星苒瞧她:“老大那是器重你,他想借用这次和肖导的合作给工作室打口碑,特别重视这部戏,所以才会交给信得过的人跟。”

  “被你这么安慰,好很多了。”舒朵叹气,“谁让我昨晚差点给工作室抹黑了,曲晚枳的经纪人大清早就给老大打了通电话,说是谢谢救场,其实话里有话,暗示我不够专业,临时串场,老大生气也是自然。”

  陆星苒想起那位经纪人,确实够会刁难人的。

  “星星。”舒朵抱住她,“昨晚太谢谢你了,救我狗命。”

  “记得请吃饭。”陆星苒笑。

  “没问题,就冲你给曲晚枳弄得那一身造型,必须请!”

  舒朵忽然小声道:“你知道曲晚枳礼服为什么被剪了?”

  陆星苒摇摇头,这事她哪会知道。

  舒朵左右看看,凑到她耳旁说:“据说《苍穹之下》这部戏当初定的女主角是李钥,她俩同属一个经纪公司,为争一番明里暗里地撕,最后定了曲晚枳。李钥怎么说也是前辈,又是当红花旦,竟然输给自己的师妹,表面大气直接辞演,背地里免不了给曲晚枳使绊子。”

  “所以你昨晚……”

  “呵,我被叫过去才知道,是给李钥补妆。”

  陆星苒这才恍然明白,莉姐那天为什么提醒她离曲晚枳远点,小心得罪其他人,原来是这么回事。

  “还是你家应淮吃香,一听他要接演这部戏,都争破了头要抢资源,魅力太大。”舒朵调侃她。

  “小声点,别被人听见了。”

  “怕啥!你就是太谨慎,生怕别人知道你和大明星应淮认识。”

  陆星苒反驳:“我是为了避嫌。”

  “是是是,所以进工作室两年了,都没人知道咱俩同应淮是高中同学,而你还和他住在一起。”

  “纠正一下,是住上下楼,自从他搬走后,已经很少回南屏街了。”

  舒朵还想说点什么,瞥见有人进来,立即转移话题:“对了,小胖组了高中同学会,今晚一起?”

  陆星苒腾开位置,正在犹豫去不去,舒朵劝道:“去吧去吧,反正你回家也是画稿,不如今晚放松一下,大家都好久没见面了。”

  “行吧。”确实很久没参加同学会了,她便答应了。

  舒朵:“OK,我来联系小胖。”

  傍晚下班后,陆星苒搭舒朵的车赶去CBD临江的一处豪华酒店,两人乘电梯上了66楼,走入大厅,隔着落地窗可以俯瞰夜幕下灯火璀璨的海市,有位声音轻柔、漂亮标致的经理迎上来,一路领他们走向包厅。

  包厅门被人推开,里面的欢声笑语瞬间涌了出来,十几个人围坐在桌前举杯寒暄。陆星苒随舒朵进去,扬着笑脸同他们打招呼,直到舒朵突然侧开,她刚巧转头,看见坐在对面的男人时,脸上的笑容刹那凝固。

  今日的梁隽穿了一件雪白的衬衫,卷起袖口坐那儿,笑容倜傥地朝她看着,似乎喝得有点多,面庞连着脖子微微泛红。

  已经连续两天遇见他了。

  舒朵当然也看到他,心里后悔不该拉着陆星苒过来,这如果应淮知道了,可不得被他挫骨扬灰,眼下溜也不合适,只能看住了陆星苒,不让梁隽近身一步。

  “舒朵,陆星苒你们总算来了,快过来坐。”班长小胖热情招呼。

  舒朵一见空位紧挨梁隽,连忙领了陆星苒就近落座:“我们就坐这儿。”

  陆星苒坐下,认了一圈人,大家的话题总算又回到梁隽的身上,有人问:“梁隽,高一那会儿怎么一声不吭地出国读书了?”

  听见这句,全场不知情的人刨根问底,而唯一知情的陆星苒和舒朵互看彼此一眼,保持缄默。

  梁隽没回答,只是目光望着陆星苒,从坐下到现在一眼也没给过他。

  小胖见气氛渐渐尴尬,出来打圆场道:“人家当然为了光明前途,瞧瞧现在,不是成了咱们当中最有头有脸的。”

  “那倒是。”有人附和。

  顺着话题大伙儿都聊起了近况,舒朵凑到陆星苒耳旁,嘀咕道:“你瞧那梁隽,看你的眼神都快吃了你似的。”

  陆星苒小声警告:“别乱说。”

  “我可没乱说,你不记得高中那儿他……”舒朵话刚说一半,被邻座的人起哄声打断:“大家都这么多年没见,一直单身的举个手。”

  结果,还真有几个人陆陆续续举手,可当梁隽举手时,全场哗然,都在嘲他骗人不走心,以他的条件,能单身到现在?鬼信!

  “该不会有暗 恋的人吧?”角落里冒出一句。

  梁隽笑得腼腆,点头:“有。”

  这话一出,顿时激起所有人的好奇心,逼问那人是谁,唯有陆星苒如坐针毡,恰逢手机振动,她佯装低头查看消息,这一看,就出事了。

  应淮居然给她发微信了。

  淮:在哪儿?

  她迅速回复:在家。

  刚发完,那头应淮就弹了个视频电话过来,吓得她条件反射地摁了挂断,正心虚想找个什么理由应付,下一秒收到他的消息:陆星苒,再问一遍,哪儿呢?

  突然全名喊她,危险系数直飙天花板。知道躲不过,她只得坦白从宽:参加同学会。

  淮:发个定位给我,过去接你。

  星星:不用,我可以搭舒朵的车回去。

  这条发出去后,应淮却忽然消失了,就在她战战兢兢等回复时,听见小胖问:“再问一个问题,你暗 恋的人在不在现场?”

  她一个激灵抬头,正巧撞上梁隽的目光,见他倏然一笑,回道:“在。”

  下一句:“我喜欢过陆星苒。”

  在场所有人瞬间震惊,随后陷入狂热带节奏的氛围,嚷嚷着两人在一起。舒朵见陆星苒处境尴尬,拍桌子道:“想什么呢?星苒都快结婚了。”

  陆星苒抬头看她,一脸懵。

  “和谁?”有人问。

  舒朵搂住她,露出狡黠的笑容:“当然和工作。”

  “舒朵,这就没意思了啊!”

  “对啊。”

  舒朵扬声道:“好不容易聚到一块儿,谈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喝酒喝酒,都举起杯,庆祝咱们四班重聚!”

  大家都纷纷举杯,这事也就被她插科打诨地翻篇,转头又聊起了别的。

  聚会结束后,一行人都站在酒店门口,互相送别。舒朵喝得有点多,叫了代驾,陆星苒陪她一起等。梁隽是最后出来,径直朝她走近,开口道:“我送你回去?”

  陆星苒摇头:“不用了。”

  “怎么?昨天都坐了,今天却不敢?”梁隽扯着嘴角笑问。

  旁边一双双眼睛都似有若无地往这儿瞟,瞧两人有戏,有人劝道:“星苒,既然梁隽想当黑骑士,给个机会呗?”

  “就是啊。”几个人附和。

  梁隽顺势走到车旁,拉开后座车门,站那儿等她:“上车,我送你。”

  大伙儿都在试图撮合他俩,旁观眼前这幕暧 昧追求的好戏。就在陆星苒开口之际,一辆红色限量版的超跑轰鸣而至,转瞬停在她面前。

  车窗缓缓降落,露出应淮那张英俊冷清的侧脸,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在众人惊呼声中,转头对她说:“星星,上车。”


标 签言情 向星星投降 陆星苒 应淮 叁胖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