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纪归仪黎奕铭小说_年下我不渣汐安w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44 ℃
纪归仪黎奕铭小说_年下我不渣汐安w

年下我不渣

汐安w 著

连载中免费

《年下我不渣》是汐安w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纪归仪对黎奕铭的吻技感到十分怀疑,毕竟人是个小了她三岁,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弟弟,却不料刚问出口,唇上便多了一抹温热,黎奕铭笑道:“确实不太懂,不如姐姐你来教教?”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年下我不渣》是汐安w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纪归仪对黎奕铭的吻技感到十分怀疑,毕竟人是个小了她三岁,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弟弟,却不料刚问出口,唇上便多了一抹温热,黎奕铭笑道:“确实不太懂,不如姐姐你来教教?”

免费阅读

  安又灵听到就站不住了:“老板!那我刚刚和前男友打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安又灵话还没说完,欧利就及时看眼色捂住了她的嘴巴:“老板,她肯定是喝醉了。”说着,紧紧的捂住她的嘴巴。

  安又灵使劲的想说话,欧利往她嘴里塞了一块很大的肉:“多吃的就不会那么醉了。”

  然后泽洋及时换开了话题:“我们下一场去哪?”,全场,特别是安又灵,又来劲了。热烈的讨论起来,有说KTV的,也有说清吧的,两个地点僵持不下。

  “去酒吧吧。”纪归仪这时候忽然放下手机,说道。已经有两三天没去酒吧了,她感觉再不去就浑身发痒了,刚刚喝酒也就是为了找到一点感觉。看到他们僵持不下,干脆给出了第三个提议。

  “酒吧吗?我妈妈从来不让我去诶,我妈妈说那种地方很危险。”陶妮听到酒吧,握紧了她手上的杯子,说道。

  纪归仪看了她一眼,是大三实习生来着。虽然自己大学也就开始频繁去了,但总也不好带坏小孩:“那就算了,要听你妈妈的话。”

  黎奕铭却看了一眼陶妮,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我帮你叫一辆车,送你上去,记住车牌,到家给我发消息,你们先去酒吧,我等会来。”黎奕铭刚刚瞟到纪归仪说的时候渴望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扫兴,站起来就准备去结账。

  “哇,老板好帅!”

  “真的,好man,不愧是男神!”

  安又灵和欧利开始一唱一和了,他俩看着黎奕铭就开始夸。

  “我们老板酒量一定很好吧!我看他刚刚喝了那么多还这么清醒呢。也不知道去酒吧还能不能继续喝。”李娜娜说。

  “对哦,反正老板叫我们随便玩,那我们等一下灌他酒吧!”安又灵激动的说道。

  “好啊!”得到了大部分人的附议,纪归仪看了看在结账的他,脸上明明已经有点红了,看起来就酒量不太好。但人不可貌相,暂且当他酒量好吧。

  纪归仪一副事不关己的继续看着手机。只是给他们推荐了一家酒吧,就出发了,提前订好了卡座。

  纪归仪走进酒吧,感觉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把包一放,就到舞池里面去了。她眼尖的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帅哥,在舞池里动的有些生疏,像是第一二次来的小绵羊。

  纪归仪先是扫视了一遍,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闪烁着吃定猎物的光芒,慢慢朝他靠近。

  他还没有注意到纪归仪,纪归仪就踮起脚,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小帅哥立刻看向纪归仪,眼里都是仰慕。对上纪归仪挑逗的眼神后,更是眼球离不开纪归仪。

  “走吧,跟姐姐一起去玩吧。”这话别人说起来或许很猥琐,但是纪归仪利落的挑挑眉,不经意的眨眨眼,配上她人畜无害却又美艳的长相,和恰好的身材,只会让人沦陷。

  黎奕铭并没有晚来多少,但当他站到卡座前面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纪归仪微微的倾往小帅哥那一边,举着酒杯和他相谈甚欢。

  她显得有一丝醉意了,微微的潮 红爬上她的脸颊,红的恰好,看起来就像害羞的少女。

  眼睛看起来也像是醉了,半眯着,睫毛微微上翘,抿嘴笑着看向小帅哥。

  “老板来啦!”安又灵眼尖的看到了傻傻的杵在那的黎奕铭,叫了一声,众人才看到黎奕铭。

  而纪归仪却头也没抬,都到酒吧了还老板老板的,又不是公事。她继续和小帅哥举杯,他们正在聊调酒。

  纪瀚文就是调酒师,所以她对调酒略微有些了解,小帅哥也是学调酒的,小帅哥说是因为他的老师叫他们要适应这种场所,所以他才一个人来看看的。

  欧利把黎奕铭拉到卡座,黎奕铭看着嘈杂的环境,震耳欲聋的音乐和闪来闪去的光,一时间只想回家。

  转眼一看,纪归仪却像很享受这一切,举着杯,摇晃着,甚至已经基本靠到小帅哥身上。

  小帅哥眼里虽有爱慕,但也没有趁虚而下手,手刻意的不去碰到纪归仪的身体,在酒吧这种地方实属难得。

  黎奕铭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死死的盯着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纪归仪,根本没注意到跟他说话的安又灵和欧利。

  “诶,诶,老板,老板!”还是安又灵见他实在出神,大声的叫了一声,黎奕铭才恍然反应过来。

  “老板在看什么啊?”欧利顺着黎奕铭的目光看去,看到了纪归仪醉醺醺的靠在小帅哥身上。

  “估计是没见过纪归仪这样子,不过就像她说的,在有些环境里能一杯倒,说的就是现在吧。”安又灵也顺着目光看到了纪归仪,和身边的欧利说道。

  “不过u1s1,那个小帅哥真的好正,而且看起来也好绅士,要是这个小帅哥跟我搭讪,我也肯定一杯倒。”

  安又灵和欧利的对话,黎奕铭听得完完全全。那个男生看起来像是大学在校生,明明年纪差不多为什么纪归仪连他的车都不愿意上呢?

  就这么想着,怎么也想不通,看着眼前的画面也越看越暴躁。于是手中的酒也是一杯一杯的喝,他很想知道,姐姐喜欢喝的酒真的那么好喝吗值得一杯一杯的喝,姐姐喜欢的地方真的那么好玩吗,值得随时惦记。

  几杯威士忌下肚,很少喝这么多的黎奕铭,已经在醉的边缘徘徊了。一闪一闪的光在他的眼里变成了一圈一圈的光晕,一圈圈光晕让他看不清纪归仪和那个小帅哥了,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却依然看不清。

  仅存的理智让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到厕所门口。他想进去用凉水清醒一点,但他在厕所门口就被一堆女孩堵住了。

  “哇,这个帅哥好绝啊。”

  “我好久没在酒吧看到这么绝的帅哥了。”

  “帅哥加个微信啊!”

  “不止加微信,走吧,一起去我们的卡座玩吧。”几个一起来的女孩子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一个女孩子都动手挽住他的胳膊,想要拉他走了。

  黎奕铭想摆脱,却根本看不清她们的脸:“可以让我先去个厕所吗?”

  “小哥哥别走嘛,先去我们的卡座玩。”

  “小哥哥一个人吗,今晚一直跟我们玩吧。”

  黎奕铭迷迷糊糊的,却很努力的想摆脱挽住他的女孩,那些女孩眼神一个个都直勾勾的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甚至已经有女孩子的手在他的腹肌那一块游离:“小哥哥身材也好好啊。”

  这一切正好被也来厕所的纪归仪看到了全程,纪归仪看到竟然会被几个小女生一边吃豆腐一边都不能挣脱的他,好笑的笑了笑。

  她走过去,看似轻轻的抓住那个缠着黎奕铭的小女生的手腕,实际上很用力。移开了他挽着黎奕铭的手,自己挽上去:“你们缠着我男朋友干嘛?”

  或许是因为纪归仪年纪比较大,又或者是比较有气场,几个小女生骂骂咧咧了几句,就走了。

  黎奕铭这个时候也清醒一点了,慢慢悠悠的吐出三个字:“谢谢..你。”

  纪归仪朝他爽朗的笑了笑,松开手,站到他面前打量他,看着他略微有些狼狈的样子,好笑的说:“还是个小男孩啊,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啊,还能被小女孩缠住。”

  “你...你不是醉了吗?”黎奕铭半醉半醒的指着纪归仪,好像在做梦。

  “我才没醉呢,只是有些场合应该醉了。”纪归仪还是给小朋友上课的语气,像是在教导黎奕铭。

  “哦对了,你快吃一颗醒酒药吧,不然估计你今晚都回不去了。”纪归仪从包里拿出一颗醒酒药,塞在他手上,就头也不回的进到厕所了。

  黎奕铭握着那颗醒酒药,呆滞的站在厕所门口,嘴里小声咕哝着:“姐姐好帅。”

  此时的黎奕铭,或许早就把之前设想好的所谓的她喝醉酒英雄救美的桥段给抛之脑后了。

  直到纪归仪从厕所出来,看到黎奕铭还在深情凝望厕所。纪归仪被逗笑了,无奈的又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还攥在手上的醒酒药:“你是要把它捂融化吗?”

  黎奕铭的眼神聚焦到她身上,摇了摇头,却依然没有行动,手上依然紧紧攥着那粒醒酒药。

  纪归仪看着一米八多的一人,傻傻的站在那里摇头,跟个傻子似的。即便是清秀而英俊的五官也不能阻止他散发傻里傻气,贴着墙站的直直的,像是等家长来的乖孩子。

  纪归仪又从包里拿出一颗,无奈的直接塞到他嘴里。他倒是乖乖张嘴了,红润的樱桃小嘴好看的和女生都有的一拼,吃进去的时候显得憨憨的。

  他的下巴中间又微微凹陷,叫美人沟。在他的脸上又增添了几分英气,纪归仪还没见过这种下巴的人,一时看入了迷。

  明明是直接咽下去的醒酒药,他硬生生的嚼了几下,脸都被苦到皱成一团:“好苦...”

  虽然说着,却依然是咽下去了。纪归仪看着他咽下去了,就放心放心的把他放在那,自己回去了。反正这个醒酒药的药效起效时间很短,不过几分钟应该就清醒了。

  时间刚过十二点,纪归仪才刚high起来,和小帅哥交换了微信,还在热火朝天的聊着。

  酒吧今晚恰巧有MC,MC和DJ在台上搞活动。现场的气氛已经达到顶点,变化多端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声音。

  既会让有些人觉得很吵和灯光很闪眼睛,但同样,大多数人都很好的融入,利用嘈杂的声音当做保护色,在这个人人都顾不上关注你做什么的地方可以很舒服的蹦。

  纪归仪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为什么是震动,因为起码还能感受到,如果是响铃这么嘈杂的地方还真就不怎么听得到。

  纪归仪拿出手机一看,是纪瀚文,就知道这是要开始催了,纪归仪刚接通电话,就听到纪瀚文说:“姐,你在哪个酒吧,又回来这么晚,我来接你。”

  纪归仪本来想随口打发他的,毕竟这个点对于纪归仪来说才是刚刚开始。

  眼尖的李娜娜看到纪归仪在打电话,问道:“是你男朋友催你回去了吗?”

  “哇,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们也回去吧。”

  “对啊,那我先叫车了。”

  “再晚点我都有点怕明天醒不来。”

  纪归仪看她们都想回去了,叹了一口气。对纪瀚文说:“我把地址发给你吧。”

  大家一起走到门口等车,十月凌晨的温度和白天的温度差差很多,从热切的环境猛地一出来,刺骨的温度拍打着黎奕铭,他本来醒的一半一半的酒感觉瞬间醒了。

  其他人都是叫车,叫的车很快就到了,而纪归仪家离这边有一段距离,纪瀚文依然还在路上。没到十分钟,门口就剩下黎奕铭和纪归仪了。

  “你叫的车还没到吗?”目送走了最后一个人,纪归仪随口问黎奕铭。

  “我车在旁边,我等你们都上车了再走,把你们任何一个人单独留在这里都不安全。”黎奕铭说道。

  黎奕铭穿着短袖,他是实在没料到要到凌晨,还会那么冷,所以黎奕铭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明显的颤抖。

  纪归仪看着一个大男人冷到声音都颤抖了,觉得实在有点好笑,淡淡一笑,把自己准备的大衣递给黎奕铭:“喏,穿上吧,别冻坏了。”

  黎奕铭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纪归仪给他递外套的手,这怎么又和剧情不一样啊?小说里不都是男生给女生递外套吗?

  黎奕铭还没来得及说话,纪归仪就把外套给他披上,披上的那一刻她微微踮脚,耳朵后面有淡淡的玫瑰味。黎奕铭依然还没反应过来,纪归仪就嫣然一笑:

  “好啦,我外套是驼色,男生也可以穿啦,而且我今天穿的是长袖,包里还有一件薄外套,我又不会冷。”

  虽然但是,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可收女生的外套,听起来还是很奇怪。

  “我不冷,你冷,我给外套给你有什么奇怪的,这跟男生女生没什么区别,好啦,你别变扭啦!”纪归仪看着他变化多端的小表情,却始终没说话。仿佛能猜到他心里想说什么,爽朗的笑了笑,说。

  纪归仪说完,穿上从包里刚刚拿出的薄外套。黎奕铭依然没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

  黎奕铭只得低头看着地面,像是要把地面看出个洞来,心里不断的冒出各种各样的想法:

  ‘我要说些什么,感觉说什么都好尴尬’

  ‘她完完全全把我当小孩子在照顾啊,可我是她老板啊!’

  ‘怎么样才能让她不把我当小朋友?’

  ‘果然,姐姐过了这么久还是那么完美’

  纪归仪却是毫不介意他不讲话,他不讲话纪归仪便自己继续说起来:“都一点多了诶,这个点这里还车水马龙,每次凌晨站在这我都莫名有一种惆怅。感觉这个点的海边应该很安静很漂亮吧。”

  现在他们站在酒吧门口,这是一个中心区,现在还有很多灯亮着。即便是凌晨了,看起来人也并不少。纪归仪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一盏盏慢慢熄灭的灯,说着自己的想法。

  “如果从这个点和喜欢的人一起等日出,的确会很美。”

  纪归仪惊讶的看向黎奕铭,他的想法和她的想法意外的一样,纪归仪的有一个愿望就是有朝一日和一个真正喜欢的人在海边等一晚上日出。

  但又看了一眼黎奕铭,不动声色的微微扬起嘴角:“不过如果你和女朋友去的话,记得带两件外套,不要冷到你自己了。”

  黎奕铭有一种自己被嘲笑的感觉,但她说的又都没毛病。他微微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想起那天她说的话,问道:“你那天说不上老板的车,是原则,为什么呢?”

  “因为除了公事,上车都有可能变成私事。所以我的原则是不上老板和弟弟朋友的车,等于说不会和这两种人有别的关系。”

  纪归仪丝毫不避讳在黎奕铭面前说这事,摆出的态度就很明显了。纪归仪想着反正问到了,先说清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也可以避免以后有什么误会产生。

  而黎奕铭却注意到了,她第二个不可能的人——是弟弟朋友...

  “为什么?”黎奕铭不死心的追问道,莫非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心结。

  但纪归仪爽快的说:“没有为什么啊,就是觉得如果和他们在一起分手之后会很尴尬。有一片森林为什么硬要找以后麻烦可能最多的树。”

  然后纪瀚文就发语音过来了:“姐,我差不多到了,你注意一下哈,这里不能停车。”

  “我弟来啦,你快回去吧。”纪归仪听完语音,刚想和黎奕铭打招呼,一转头,黎奕铭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纪归仪虽然一脸懵逼,不过也没在意,左右看了两眼,正好纪瀚文的车到了,纪归仪就上车了。

  而实际上,黎奕铭在听到纪瀚文的语音后,瞬间头脑风暴了一下,联想到前面一句话,瞬间慌得一批。自己已经占了原则的一项,要是还把另外一项占了,就是她所说的麻烦上加麻烦了。

  所以只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了自己车子后面,现在绝对不能让纪归仪知道他是纪瀚文朋友。

  看到纪瀚文的车缓缓开远,他才舒了一口气,从口袋掏出车钥匙,站起来。却不想,没注意到头顶上的倒车镜,实打实的撞了一下。

  那一瞬间,疼到他的眼前有一瞬间的黑暗。他晃晃悠悠的站稳,摸了摸自己的头。坐到副驾驶,打电话叫了代驾。

  他一边摸着自己的头,一边脱下那件大衣,那件大衣上也有淡淡的木质玫瑰味,和今天她耳后的一模一样。

  他闻着这个味道,忽然想起他们小时候:

  记得那天是个晴天,空气略微有一些潮湿,让空气中都散发着一种清新的味道。

  纪归仪的头发整整齐齐的舒成高马尾,一根头发丝都没有遗漏,穿戴着整整齐齐的红领巾和校牌。纪归仪小学刚放学,和妈妈来幼儿园接纪瀚文。

  没看到纪瀚文倒是先看到黎浩了,纪归仪笑着跑到黎浩身边,揉了揉他的头,问道:“浩浩弟弟,我弟呢?”

  在纪归仪跑向黎浩的时候,黎浩就闻到了若隐若现的香味,但说不出是什么香味。黎浩愣了一下,指向玩具区:“小文在那呢!”

  纪归仪妈妈跟过来,也看到了黎浩:“浩浩,你在这啊。是不是你爸妈又忘了来接你了,等下跟阿姨回去吧!”

  黎浩乖乖的点了点头。纪归仪妈妈去玩具区找纪瀚文了,黎浩问道:“姐姐,你今天好香啊。”

  纪归仪连忙捂住他的嘴,凑到他耳边说:“嘘,小声一点。我妈妈前几天带回来了一瓶她说是香水,叫木质玫瑰?我今天早上偷偷喷了一点,特别香对不对!”

  黎浩的眼珠转了转,似乎有了主意,他努力的掂高脚,也才是终于凑到纪归仪耳边:“姐姐,我们也可以用木头和玫瑰磨碎了,去做香水啊!”

  “对呀!小浩浩,你怎么那么聪明!”纪归仪觉得这个方法太棒啦,又揉了揉黎浩的头,使劲夸他。

  说完就拉着黎浩的手跑去找妈妈:“妈,我和黎浩先去玩啦,你们回家吧!”

  之后迅速拉着黎浩跑了,甚至都不顾纪瀚文在后面喊:“为什么不带我玩!”

  当然,也不顾黎浩的小短腿,跟起来很费力,出了一身的汗,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却仍然努力跟着纪归仪跑,一句话也没说。

  想起来,也就只记得那天怎么样也没得到所谓的香水,好不容易把木头和玫瑰剁成很大的渣渣,也只有有些潮湿的泥土的味道。

  回去纪归仪还被骂了一顿,因为丢下纪瀚文,还带着黎浩乱跑。纪瀚文哭的稀里哗啦的,纪归仪一家人哄了一晚上才好。以至于纪瀚文第二天见到黎浩,一天都没理他。

  黎奕铭想起小时候的画面,嘴角不禁扬起了笑容。那个梳着一丝不苟高马尾,一直带着他玩的姐姐,再次来到他的身边,就连木质玫瑰的香味都是和小时候的一样。


标 签言情 年下我不渣 纪归仪 黎奕铭 汐安w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