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唐榆裴南淮小说 _想好好宠她秋雨茶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09 ℃
唐榆裴南淮小说 _想好好宠她秋雨茶

想好好宠她

秋雨茶 著

连载中免费

《想好好宠她》是秋雨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影帝裴南淮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讨厌那个高高在上的唐榆,他决定要和唐榆在一起,然后毫不留情的甩掉她,可后来,唐榆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他却开始慌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想好好宠她》是秋雨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影帝裴南淮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讨厌那个高高在上的唐榆,他决定要和唐榆在一起,然后毫不留情的甩掉她,可后来,唐榆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他却开始慌了....

免费阅读

  注意到她的视线,裴南淮这才看向她。

  只是一眼,他就看出她在想什么。

  他也想起了一些往事,忍不住脱口而出:“听说你家以前很有钱的,怎么现在还是个财迷样?”

  唐榆很诧异:“你竟然知道我家以前很有钱?你调查我啊?”

  裴南淮发动车子出去,目视前方:“毕竟你要做我的枕边人,当然要查一下。”

  唐榆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但不太舒服。

  她冷哼一声,没说话,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裴南淮又看她一眼。

  她冷哼什么?

  唐榆刷到了一个新出的新闻,是最近刚播出的一个选秀节目,节目里面,全都是大帅哥。

  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低声喃喃道:“好帅啊。”

  闻言,裴南淮看了下她的手机屏幕。

  唐榆正看到这个节目里面人气最高,也最好的男生,她伸手想点个赞。

  然而,手指还没触摸到屏幕,她的手机就被一只大手猛地抽走。

  唐榆诧异抬起头来:“你干嘛?”

  裴南淮将她的手机塞到旁边的空格里,没看她,沉声说:“在车上不要玩手机。”

  “我玩手机又怎么了,开车的又不是我。”唐榆觉得他莫名其妙。

  她伸手去拿手机。

  下一秒,车子猛地停下,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她也因为惯性,身体前倾。

  唐榆吓了一大跳,脸都白了,身体也忍不住发抖。

  不等她发作,裴南淮隐含怒气的声音便在她头顶响起。

  “都说了不准玩手机,没听到?”

  唐榆气得不行,她抬起头来,看着身边这个英俊的男人。

  “我不知道你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但麻烦你能不能不要把你的私人情绪带到我的面前来。”

  裴南淮看着,神色阴沉着,没说话。

  唐榆拿过自己的手机,伸手去开车门,背对着他:“我不是你发泄怒气的垃圾桶。”

  他们在一起也有一个星期了,虽然除了做那种事情之外的其他时间里,他对她不冷不热的,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莫名其妙的发火,还强行想要控制她。

  唐榆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说完之后,她想开门下去。

  ‘咔嗒’一声,车门被锁上。

  唐榆愣了一下,刚想质问。

  身后,男人却覆了过来,有力的双臂,将她圈住。

  嗓音低沉:“我没让你走。”

  她挣了一下,没挣脱。

  “裴南淮!”她低吼。

  裴南淮没回答她,他将她的身体转过来,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就吻。

  唐榆慌了,想推开他。

  可他的力气大得吓人,她被困在他的怀里,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她听见车后隐隐约约的有喇叭声响起。

  她害怕被人发现她和裴南淮停车在路上做这种事情,激动之下,咬了他一下。

  裴南淮吃痛,终于松开了她。

  他捧着她的脸,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她看,也不去擦嘴唇上的血丝。

  唐榆刚想骂他,却触及上他眼底的情绪。

  那里面,似乎隐含着很多很多的东西。

  她愣了一下。

  他好像在看她,可是却又好像在透过她,看别人。

  看别人?

  难道,他曾经有个喜欢的人,那人和她长得像。

  他才无缘无故的提出让她和他在一起的?

  唐榆想,她可能知道裴南淮为什么会突然看上她了。

  原来,是把她当什么人的替身了。

  不过,她也不难受,她又不喜欢他。

  她也是看上他的脸,想疯狂一把才和他在一起的。

  再过几个月,她就该走了。

  到时候,管他喜欢谁,管他替身不替身。

  她用力推开他,低头去整理衣服,边整理边说:“我不下去了,你赶紧开车离开这里,后面好像堵车了。”

  裴南淮被她一推,回了神,收敛起了所有思绪。

  他伸手擦掉嘴唇上的血,暗沉的目光扫她一眼,轻嗯了一声。

  这之后,他专心开车,没再找她麻烦。

  唐榆不想再被他压着亲,也没去玩手机。

  但可能是病情的原因,她有点昏昏沉沉的,不多会,她就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

  车子在一幢别墅门口停下。

  裴南淮侧目去看,女人睡得正熟,模样乖巧得不行。

  他看着她,几秒后,嗤笑一声。

  谁能够想到,现在看起来这么乖巧可人的女人,在几年前,是那样嚣张跋扈的讨厌鬼呢。

  几分钟后,他把唐榆喊醒。

  唐榆睁开眼睛,有点懵,声音软软的:“到了吗?”

  裴南淮下了车,沉声:“嗯。”

  唐榆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看了下附近的环境。

  这里竟然是个别墅区,面前的这幢别墅看起来又大又漂亮。

  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房子,倒没什么惊艳的感觉。

  不过,她好奇的看向去开后备箱的男人,忍不住问他:“咱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吗?”

  “嗯。”裴南淮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要死不活的。

  唐榆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

  她心想,臭屁什么嘛,一天天的就知道装高冷。

  进了别墅后,裴南淮把她带上了二楼,给她指了两人的卧室。

  唐榆检查了一下,床上的东西都是干净的,便拿起了睡衣和洗漱用品,进了浴室。

  这期间,她没再主动和裴南淮说话。

  裴南淮似乎也不想说什么,接了个电话,去了阳台。

  浴室里。

  唐榆洗着洗着,突然鼻子一痒。

  她伸手摸了下,手心全是血。

  唐榆吓坏了,脸色瞬间煞白,赶紧接了水匆匆把血冲掉,再把头仰起。

  几分钟后,血终于不流了,可唐榆还是心有余悸。她匆匆冲了个澡,穿上衣服就想出去了。

  但浴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开,裴南淮走了进来,边走边扯掉衣服。

  唐榆懒得理他,侧身就想出去。

  可男人伸手挡住了出路,把她往怀里带,说:“今晚在这里。”

  唐榆刚想拒绝,他又低头堵住了她的嘴。

  后来,唐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昏昏沉沉的被他洗干净,抱了出去。

  在触碰到被子后,她快要睡着时,突然听到男人凑在她耳边问:“那个男人是谁?”

  “哪,哪个男人?”唐榆闭着眼睛,声音都是沙哑的。

  “中午和你吃饭的年轻男人,是谁?”裴南淮把她用力抱在怀里。

  唐榆有点呼吸不过来了,烦躁的伸手打他胸膛:“就是一个邻居而已,你别抱这么紧。”

  裴南淮一直处在暴怒边缘的情绪,一瞬间突然全好了。

  他放松了点力道,但却仍然把她抱在怀里。

  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睡吧。”

  唐榆懒得说话,也真的很累,便睡了过去。

  、

  第二天醒来,唐榆看着陌生的屋子,身边空空荡荡,她打了个哈欠,想起了昨天晚上搬家的事情。

  之后慢吞吞的洗漱好,下了楼,发现楼下多了两个人。

  一对中年夫人,两人的笑容都特别慈祥。

  唐榆还没开口,他们就自我介绍。

  男人叫张叔,女人就喊张婶,是裴南淮请来的管家和厨娘,她住这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他们去做。

  唐榆到是没什么事情需要人家做,她吃了点早餐后,便出了门。

  昨天就没去店里,今天她得去店里看看情况。

  一个多小时后,唐榆到了奶茶店。

  来的路上,她有点烦躁。

  这次搬家搬得太远了,来市区要一个多小时,她都不想回别墅住了。

  不过她也只是想想,她可不敢和裴南淮在市中心这边住,他人气那么高,和他一起住在市中心,很容易被人发现的。

  她到了奶茶店后,发现店里挺忙的,便挽起袖子帮了下忙。

  期间,店里接到了一个大订单,有人订了300杯奶茶,需要送上门。

  店里的四个店员,确实有一个是专门送外卖上门的。

  但今天这300杯奶茶太多了,店员小强一个人送不了。

  唐榆便说:“去打个车,我和你一起送。”

  小强感激的道谢:“谢谢老板。”

  唐榆笑了:“谢什么啊,我是老板,赚了钱都是我的哈哈哈。”

  小强和店里其他三个店员闻言,都忍不住捂嘴笑。

  半个小时后。

  唐榆和小强打了两辆出租车,带上300杯奶茶,赶到了卖家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文化馆,里面似乎有剧组在拍戏,看样子就是剧组的人买的奶茶了。

  小强和买家联系过后,他们有人过来和小强交流,然后说:“我们这边人不多,可以麻烦小哥你帮忙把奶茶送进去吗?”

  小强自然点头答应。

  唐榆便跟着帮忙,和小强提上奶茶,跟在工作人员的后面,一起往里面走。

  走了没几步,她就发现前方的一个场地上,站着一群人。

  尽管人特别多,可那个人,不止又高又帅,气质还特别的突出,她一眼就看见了他。

  他此刻正在跟一个高挑漂亮,打扮性感的女人站在一起,女人脸蛋酡红,双眼充满崇拜的看着他。

  不知道女人对他说了什么,他勾唇笑了下。

  可以啊他。

  在家里就会给她装高冷,在外面竟然笑成这个样子。

  唐榆捏紧了奶茶的袋子。

  小强的声音模糊的传来:“老板,老板。”

  唐榆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小强和工作人员已经走向了前面那几个人,像是要先把奶茶递给他们。

  唐榆不想过去。

  她把奶茶交给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说:“这是你们点的奶茶。”

  说完,她转身往外面走。

  她没发现,接住她递的奶茶的人,正是昨天去裴南淮家帮忙搬家的其中一个助理,大张助。

  大张助看了看手里的奶茶,再看着似乎生气离开的漂亮女人,突然想起来,这个女人不正是昨天晚上和自家老板一起离开的那个美女吗?

  大张助再去看了下自家老板,见他还在跟其他人说话,似乎不知道这事,大张助赶紧提上奶茶,小跑到裴南淮的身边。

  “老,老板。”大张助试探的开口。

  裴南淮回头看向大张助,“怎么了?”

  大张助欲言又止。

  旁边的导演和女主演文诗诗见状,都看出大张助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需要他们避开,才好给裴南淮说。

  导演便借口说还有事情要去看,便走了。

  文诗诗笑着开口:“裴老师,那你先忙,一会儿我们再继续聊刚刚的那段戏。”

  裴南淮点头:“嗯。”

  文诗诗转身离开。

  这周围就没什么人了,其他人都离他们有好几米远。

  裴南淮这才看向大张助:“说。

  大张助赶紧把手了的奶茶递给裴南淮,说道:“老板,我刚刚看见昨天晚上那位小姐了,她还送了杯奶茶过来给你,就是这杯。”

  裴南淮皱了眉头,没说话。

  大张助以为裴南淮不知道他在说谁,他赶紧说:“就是昨天搬家的时候……”

  裴南淮打断他:“我知道,她人呢?”

  “出去了。”大张助指了一下出口的方向。

  裴南淮伸手接过奶茶,静默了几秒,突然说:“你去把她接回来,让她在休息室等我。”

  说完,裴南淮转身,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

  唐榆走出文化馆后,也没离开,而是在这里等小强出来。

  但刚找了个台阶准备擦干净坐下,手机就收到了裴某人的信息。

  裴南淮:进来!

  唐榆删除信息,气哼哼的:“我就不进。”

  紧接着,一条新的信息又进来了,还是裴某人发的。

  她点开。

  裴南淮:不进来,明天让你下不了床。

  唐榆心头一跳,有点怕了。

  几分钟后,小强出来了,问她:“老板,奶茶送完了,咱们在就回去吗?”

  唐榆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再逛逛。”

  她给小强拿了点车费,小强腼腆的笑了笑,接过车费就走了。

  再然后,大张助来了,虽然说他们是昨天才见的面,但唐榆记忆力挺好的,刚刚是没仔细去看才没认出大张助,现在认出了,就跟在大张助后面,避开剧组的人,重新进了文化馆。

  唐榆被带进了一间休息室里面。

  大张助和她说:“老板说让您在这里休息等他,他忙完了就过来。”

  唐榆看了下这个简简单单的休息室:“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忙完?”

  大张助摇摇头:“这个我不太能确定,老板今天有两场戏需要拍摄,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很快。”

  但如果出了意外,可能几天都拍摄不好,这是常事,谁也无法打包票的。

  唐榆没再多问,找了个椅子坐下,拿出手机玩。

  大张助不敢继续和她单独呆一个房间,便退了出去。

  但他走后没几秒,旁边另一个休息室的窗户被关上,一个穿黑衣黑裤的女人,凑到一个模样精致,身穿性感长裙的漂亮女人身边,小声说:“诗诗姐,我刚刚看见裴总身边的大张助带了一个女人到裴总的休息室。”

  文诗诗正在擦口红的手一顿,扬了扬眉:“你看错了吧?”

  刚刚她还和裴南淮聊过天,借着戏里面的台词,套了一句裴南淮的话,裴南淮可是没有女朋友的。

  刚刚导演也在,裴南淮提到他没女朋友的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笑了,看上去不像是假话。

  见文诗诗不信,助理忍不住说:“我发誓,我真的看见了。虽然没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但她身材很好,应该很年轻。”

  众所周知,裴南淮裴大影帝的身边,没有女性助理,他也从来没传过关于恋爱方面的绯闻。

  既然如此,那刚刚如果他的助理真的带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去他的休息室,这事情肯定就不简单了。

  文诗诗没心情涂口红了,她放下口红,转了下椅子,看向助理,“那个女人进去多久了?裴南淮的助理带她来的时候,表情是什么样的?”

  助理说:“刚进去没几分钟,那位大张助就走了,至于大张助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挺恭敬的。”

  裴南淮的身边,有四个助理,他拍戏的时候吧,会带两个助理,一个胖点,叫大张助,一个瘦点,也姓张,就叫小张助。

  刚刚带唐榆到休息室的,正是胖一点的大张助。

  “恭敬?”文诗诗皱了眉头。

  助理点头:“好像是的。”

  几分钟后。

  文诗诗起身离开自己的休息室,来到裴南淮的休息室门口,伸手敲门,嗓音娇脆:“南淮,南淮你有空吗?我有点事情找你谈。”

  休息室里。

  唐榆正无聊的玩手机,听到敲门声后,她起身正想出去开门,就听见了娇滴滴的女声。

  唐榆愣了一下。

  她都没这么亲密的喊过裴南淮的名字。

  外面这人喊得真亲热。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唐榆就懒得去开门了,反正外面的人喊的又不是她的名字。

  她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刚好来了个电话,就按了接听:“喂。”

  手机那端,一道女声兴奋的说:“小榆,明天晚上老娘要开个告别单身的派对,你明天早上记得早点出来,陪我去买衣服。”

  唐榆闻言,忍不住笑了。

  打电话过来这人,是她好友许蔷薇,过几天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她还是伴娘呢。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临时要搞单身派对。

  唐榆正好没事可做,就应下了:“好啊,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后,她继续玩手机。

  与此同时。

  休息室外面,文诗诗敲了好几下门,都不见里面有反应后,她的脸就渐渐的黑了下来。

  她皱眉去看身边的助理,咬牙低声质问:“你不是说里面有人吗?”

  助理额头都冒汗了,匆匆解释:“我真的看见有人进去了,可能是她故意不想开门吧。”

  文诗诗恼怒的看向面前紧闭的门,恨不得直接破门而入,好去看看被裴南淮藏起来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跑过来,男人不太高兴的声音质问她们:“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文诗诗听了这声音,立刻转身去看,看清楚来人是谁后,她没有说话。

  她身边的助理却急忙解释:“大张助你好,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我家诗诗想起有剧情上的事情要问一下裴总,这才准备敲门。”

  大张助打量她们一眼,说:“我家老板跟导演在那边谈事情,他不在休息室里面,你们要找就过去找他。”

  文诗诗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来,说:“原来裴老师在那边啊,那我这就过去。”

  面对着裴南淮的助理,文诗诗到是不敢直接喊南淮二字了。

  文诗诗叫上助理转身离去,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大张助等她们走远了,周围也没人后,才敲了门,轻声询问:“小姐,老板让我给您送吃的,方便让我进来吗?”

  听到外面没有刚刚那个女人的声音了,问话的人是裴南淮的助理后,唐榆这才上前,打开了门。

  大张助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各种水果,有苹果,香蕉,梨,但就是没有她喜欢吃的橘子。

  唐榆这会儿也不饿,只扫了一眼袋子便说:“我不吃,你拿回去吧。”

  大张助一愣。

  “还有什么事情吗?”唐榆问他。

  大张助赶紧说:“老板让我在这里照顾您,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没什么需要的,你让他赶紧拍,不然我就先回去了,这里太无聊了。”唐榆打了个哈欠。

  大张助诧异,老板的这个女人,竟然敢这样要求老板,还说在这里等老板很无聊。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多少女孩子羡慕都羡慕不来。

  看样子,老板应该很喜欢她吧。

  大张助点点头,转身走了。

  唐榆把门关上,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够,她现在就想回去补觉,于是便给裴南淮发了条信息过去。

  裴南淮正在和导演说话,手机信息响起后,他拿出手机,扫了一眼。

  唐榆:你让我来休息室到底想做什么?我好困,我想回去睡觉了。

  裴南淮盯着手机看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动作。

  旁边的导演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难得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问:“南淮,出什么事了吗?”

  文诗诗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她刚好也走了过来,正好听见导演的问话,她柔柔一笑:“裴老师,没事吧?”

  裴南淮回了唐榆两个字:等着。

  便把手机收了起来,对导演说:“没事,可以拍摄了。”

  几分钟后,他们这里正式拍摄。

  而休息室里面。

  唐榆看着收到的这两个字,她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裴南淮回这两个字的时候,有多冷漠。

  她想现在就回去,回去后,家里温暖柔软的大床,可以让她舒舒服服的,什么都不用去想,好好的睡一觉。

  可她想起裴南淮之前的威胁,想起他说,如果她不进来,明天让她下不了床。

  她心头一慌,耳朵和脸颊都有点红,就不敢走了。

  后面,她实在太困了,便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午休时。

  剧组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裴南淮让助理下去休息,他带了两份午餐,往休息室走去。

  文诗诗见了,立刻小跑着跟在他后面,柔柔的问:“裴老师,我有点剧情上的事情想和您说一说,我们可以一起吃一起谈吗?”

  裴南淮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文诗诗,神色冰冷,语气都带着寒气。

  他说:“抱歉,下班之后是我的私人时间,我不和工作伙伴谈工作。”

  扔下这句话,裴南淮走到休息室门口,伸手开门。

  但门被反锁了,他打不开,他便敲门。

  里面的唐榆听到敲门声,猛地惊醒过来。

  不等她开口询问。

  外面响起了之前那道女声。

  女人的声音温柔如水:“裴老师,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也算是朋友了,那么朋友之间私下里聊聊天,不是挺正常的吗?您就答应我吧,我真的有事情想和您单独说,好不好嘛。”


标 签言情 想好好宠她 唐榆 裴南淮 秋雨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