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陶桃程季恒小说张不一_蜜桃张不一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4 ℃
陶桃程季恒小说张不一_蜜桃张不一

蜜桃

张不一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叫陶桃,男主角叫程季恒的小说是《蜜桃》是大神张不一最新创作的都市甜宠治愈小说,张不一大大的文笔毋庸置疑,精彩绝伦的内容,让人惊叹。蜜桃小说通过男女主角陶桃和程季恒之间的恋爱博弈,讲述了:程季恒出了名的人狠话不多,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善美。旅途过程中遭受意外,遇到了个傻出天际的陶桃,怕她以后被骗,他就用实际行动教她看透了这个万恶的世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叫陶桃,男主角叫程季恒的小说是《蜜桃》是大神张不一最新创作的都市甜宠治愈小说,张不一大大的文笔毋庸置疑,精彩绝伦的内容,让人惊叹。蜜桃小说通过男女主角陶桃和程季恒之间的恋爱博弈,讲述了:程季恒出了名的人狠话不多,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善美。旅途过程中遭受意外,遇到了个傻出天际的陶桃,怕她以后被骗,他就用实际行动教她看透了这个万恶的世界。

免费阅读

  阮丽莹原本计划着留李洛一家三口在家里吃个午饭,然而李洛却不敢再让投资人继续伺候他吃饭,还不到十一点就要告辞走人,无论阮丽莹和南启升怎么挽留,他都没改变主意。

  李洛一走,南姝就开始发脾气,气势汹汹地瞪着南韵:“你又不演戏,去李导面前显摆什么?故意的吧?见不得我好?”

  “跟我有什么关系?”南韵平时很少跟南姝争辩,是懒得跟她计较,但她并不是没有脾气:“我要是真见不得你好,我就不会穿这身衣服下楼!”

  南姝气急败坏,却又无话可说,因为南韵确实已经穿得够随便了,甚至连妆都没化,她根本挑不出来她的毛病。

  她不得不承认,南韵就是比她漂亮比她好看,可是事实越是如此,她就越是不甘心。

  凭什么?

  最后,她向她妈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希望她妈帮她收拾南韵。

  阮丽莹也正憋火——李洛刚才的表现明显就是没看上南姝,反而对南韵赞口不绝——自己亲生女儿的风头和机会被丈夫前妻的女儿抢走了,她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但是南韵的行为举止和穿着打扮确实没什么可让她挑理的地方,她也不能当着丈夫的面故意为难南韵,所以只能暂时压下了这股怨气,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个亲切和善地微笑,轻声劝自己女儿:“娇娇,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呢?每个导演都有不同的眼光,可能李导他就是欣赏南韵这种长相,再说了,每个影视人物都有不同的人设,说不定南韵就符合李导新戏的女主形象呢?”

  南姝没想到她妈竟然没帮着她出气,反而替南韵说话,眼圈瞬间就红了,又气又委屈,直接转身跑了。

  南启升却很满意妻子这种不偏不移地态度,在他眼中,阮丽莹是一个完美妻子,也是个完美后妈,对待南韵就想对待南姝一样慈爱,完全不输亲妈。

  既然妻子不偏不倚,南启也觉得自己也应该不偏不倚,南姝已经受到了批评,于是他也象征性地说了南韵几句:“你个人条件本来就比你妹妹好得多,李导来了你可以不去打招呼,不然肯定要抢你妹妹的风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呀。”

  南启升明明是在批评南韵,但是阮丽莹却越听越气——南姝没有南韵优秀是事实,她可以说这话,但是别人不行,哪怕是自己丈夫。

  南韵也不知道该回答点什么好了,她爸说话永远都是这么有水平。最后,她只能简简单单地回了个:“哦。”

  南启升继续说道:“你也别跟你妹妹生气,她没被导演看中,心里肯定难受。该吃饭了,你去喊她下楼吃饭吧,你们俩各退一步,言归于好。”

  南韵实在不想去喊南姝下楼吃饭,这简直比劈头盖脸骂她一顿还折磨人,但是她也不能反对,不然阮丽莹肯定要借题发挥。

  无奈之下,她只好不情不愿地去喊南姝吃饭。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遇到了也子。

  林游也看出来了她的情绪有点低落,询问道:“怎么了?”

  餐厅距离这里不远,为防她爸和阮丽莹听到,南韵小声说道:“我爸让我去喊南姝吃饭。”

  林游也:“你不想去?”

  南韵点了点头,她不想去找自找麻烦。

  林游也看出来了她的想法:“我去,你在这里等着就行。”说完,他走上了楼梯。

  南韵抓住了他的手腕:“她要是不跟你下来怎么办?”

  “好办。”林游也言简意赅,“不管她。”

  南韵:“我怎么跟我爸交代?”

  “她不下楼吃饭,和你有什么关系?”林游也道,“南叔叔只让你去喊她吃饭,又没说一定要把她喊下来。”

  南韵明白了,也子这是声东击西偷梁换柱。

  她没忍住笑了一下,松了手:“那你去吧。”

  南姝的房门紧闭,林游也走到了门前,敲了敲房门,语气淡漠地说道:“南叔叔让你下楼吃饭。”

  等了一会儿,房间里没动静,林游也转身就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却打开了,南姝颐指气使地命令:“你站住!”

  林游也顿下了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言简意赅:“下楼吃饭。”

  南姝柳眉倒竖,瞪着他质问:“你这是什么态度?”她又威胁了他一句,“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就跟我爸妈说你趁没人的时候欺负我。”

  林游也反问:“你觉得他们会信么?”

  南姝:“他们怎么可能不信?现在就只有你和我两个,他们当然不会相信你这个外人的话,我说得话就是事实。”

  林游也轻笑:“你是觉得自己比阿韵好看还是觉得我眼光不好?”

  “你……”南姝气急败坏,脸都憋红了,“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南韵有一腿!也只有她那种人才会看上你这种穷酸货!”

  林游也没再搭理她,转身就走。

  南姝还是不解气,冲出房间冲着林游也的后背喊道:“你就算再喜欢她也没用,我爸肯定不会把她嫁给你!她迟早会把你踹了,然后跟有钱人结婚!”

  林游也恍若未闻,大步朝着楼梯走了过去,然而就在他即将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南姝又气急败坏地喊了声:“你少得意忘形,季陌辰马上就从英国回来了,我爸早就想把南韵嫁给他了!”

  林游也瞬间顿下了脚步,如同嗅到敌人气息的狼一般蹙紧了眉头,回头盯着南姝,脸色阴沉地追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成功刺激到了林游也,南姝志得意满地勾起了唇角:“怕了?你怕也没用,你没钱又没权,就是个垃圾!哪哪都比不上季陌辰,南韵玩够你了就会把你踹了,然后嫁给季陌辰!”说完,她脚步轻快地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林游也攥紧了双拳,深吸一口气,转身下楼。

  在二楼的时候,他的神色还阴沉如墨,下到一楼的时候,却已经恢复了正常,面色平静神色温和,完全看不出来心里正在想什么。

  南韵一直站在楼梯口等他:“南姝不下来?”

  林游也轻声回道:“恩。”

  预料之中的结果,南韵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时林游也忽然捉住了她的手腕,声色低沉不容置疑道:“今天晚上跟我回家。”

  南韵吓坏了,紧张兮兮地朝着餐厅看了一眼,生怕她爸和阮丽莹听到这句话。屏息凝神地等待了几秒钟,确定安全之后,她长舒了口气,然后气呼呼地瞪着林游也:“你干什么呀?”

  得不到她的保证,林游也有点着急:“我让你跟我回家!”

  南韵又急又气——这人怎么跟小孩似的闹脾气耍无赖?

  但又怕他继续耍无赖,她只好答应他:“回回回,肯定回!”

  林游也这才松开她。

  南韵气得不行,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去了餐厅。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南姝来了。南韵有点意外,但这还不是最令她意外的,最令她意外的是,南姝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走进餐厅的时候还特别亲切地喊了她一声:“姐~”

  就因为这声“姐”,南韵还差点被米饭噎着。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吃完饭,南韵上楼,继续收拾行李。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她拖着行李箱下楼,准备去学校。

  好巧不巧的是,这时南姝也拖着行李箱下楼了,她也是明天开学,今晚回学校报到。

  南启升下午有事,吃完午饭就让司机开着车带他去公司了,现在家里面只剩下了一辆车——阮丽莹的保时捷。

  阮丽莹并不想送南韵去学校,南韵也不想坐她的车去学校,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抵触。

  但阮丽莹知道自己不能主动拒绝送她去学校,以免在管家拥人面前落一个刻薄后妈的名声。

  南韵倒是没什么顾虑,她更想和也子一起走,干脆主动对阮丽莹说道:“阿姨,你去送娇娇吧,也子今天开车来的,我让他送我去学校。”她从来没喊过阮丽莹妈,一直喊她“阿姨”。

  阮丽莹也乐得如此,笑着回道:“行,那你们路上小心点。”最后她还不忘了叮嘱林游也一句,“好好照顾我们阿韵。”

  说完,她就带着自己女儿走了。

  等阮丽莹开着车离开了别墅,南姝才奇怪地问她妈:“你明明知道他们俩关系不一般,干嘛还要撮合他们两个?”

  阮丽莹对女儿直言不讳:“因为林游也穷。”

  南姝:“我知道呀,就因为他穷爸爸才看不上他,爸爸想把南韵嫁给季陌辰,和季家联姻。”

  西辅本地有四大家族,拍在前三位的是徐陆李三家,第四位便是季家。

  阮丽莹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真是傻!季陌辰那么好的条件,你不想争取一下?非要拱手送给南韵?她要是嫁给了季陌辰,你一辈子都别想超过她!”

  南姝这才明白了她妈的良苦用心,但她却没那份自信:“你又不是不知道,季陌辰以前追过南韵,追得轰轰烈烈,在学校里面放烟花表白,用无人机送钻石项链,还铺了一地的玫瑰花,我能争取的来吗?”

  阮丽莹:“所以才要撮合南韵和那个穷小子,只要南韵愿意死心塌地得跟着林游也,季陌辰再喜欢她有什么用?你爸想反对也反对不了!”

  南姝彻底明白了她妈的意图,不禁给她妈比了个大拇指:“妈,你真厉害!”

  阮丽莹勾起了唇角,志得意满、气定神闲:“我要是不厉害点,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么?”

  外面烈日炎炎,热浪腾腾,车内开着空调,温度适宜。

  林游也沉默不语,一言不发地开车。

  南韵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儿:“你怎么了?”

  林游也闷闷地回道:“没怎么。”

  哎呦,您就差把“快来哄我”这四个字写脸上了好么?还好意思说没怎么?

  南韵心累地叹了口气。相恋多年,她太了解也子了,只要生气或者吃醋就会秒变小孩,非要她哄才行。

  他现在这幅故作坚强的表现,就是标标准准的三岁小孩。

  她有点想笑,可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是生气了?还是吃醋了?

  不过应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毕竟她也没干什么能他吃醋的事啊。

  应该是生气了。

  “我不都已经答应了跟你回家么。”她猜测他是因为这件事生气了,于是哄道,“今天上午是逗你玩呢。”

  林游也侧脸,目光直白地看着她:“你喜不喜欢我?”

  又来这一套。

  真幼稚!

  南韵忍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非常认真地回答:“喜欢,特别喜欢。”

  林游也:“你是不是最喜欢我?”

  南韵重重点头:“是,我不光是最喜欢你,我是除了你以外谁都不喜欢!”

  林游也这才满意,像是个终于被哄好的小孩一样勾起了唇角。

  他的侧颜立体,眼底似乎蕴藏着星光,鼻梁高挺,下颚线削瘦流畅,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笑容中带着点满意,又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得意。

  南韵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被他吸引。

  二十分钟后,车开到了西辅大学东门,但是林游也却没停车,而是直接转进了对面的小区。

  南韵急了:“我要先去学校报到!”

  林游也斩钉截铁:“先回家。”


标 签都市 蜜桃 张不一 陶桃程季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