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婴林临小说_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执竹赠酒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85 ℃
苏婴林临小说_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执竹赠酒

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

执竹赠酒 著

连载中免费

《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是由作家执竹赠酒所写的幻想言情作品,主角是苏婴和林临,小说讲的是苏婴是无线游戏里的执行者,日常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观察自己的反派男友林临,那原本只想做好人的林临却硬生生被逼着成了反派,看苏婴和林临在末世将开启一段怎样的征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是由作家执竹赠酒所写的幻想言情作品,主角是苏婴和林临,小说讲的是苏婴是无线游戏里的执行者,日常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观察自己的反派男友林临,那原本只想做好人的林临却硬生生被逼着成了反派,看苏婴和林临在末世将开启一段怎样的征程......

免费阅读

  林临垂眸看着她,男人眼底情绪孤寂苍冷,漂亮的黑色眸子如同深渊,蛊惑着她一点点陷进去。

  下颚被林临捏起的疼痛抽回了苏婴的思绪,女孩眼睫轻颤,杏眸中涟漪泛起,藏着害怕。

  他掐的手劲巧,苏婴喘不上气,呼吸有些凝固,说话的声音细弱极了:“林临......”

  “嗯?”林临掀了一下眼皮,好像是在等苏婴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向天发誓,我没有想谋杀你。”苏婴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想了想,表情古怪:“是小刀它自己掉下去的。”

  闻言,男人轻轻嗤笑出声,他偏了一下头,黑发从他白皙耳尖滑落,鸦羽长睫轻翕,盯了她一会儿后,兀地松开苏婴。

  苏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居然这么快就信了?

  接着,苏婴感觉到他周身的杀意消散,她立马坐起身,揪住林临的袖子。

  “亲爱的,我错了。”女孩毫不吝啬自己的撒娇。

  苏婴不知道林临把血抹到她脸上了,所以她现在看上去像一个小花猫。

  不安分的小花猫明明心里不在意,偏偏还要装弱求饶。

  林临瞥她一眼,捏住她的手腕让她把手抬到自己眼前。

  “哪来的刀?”他握住她的指尖,让小砍刀正好对准苏婴的脸。

  锋利的刀光离自己的眼睛只有几毫米的距离,苏婴觉得她说错话林临就会戳瞎她。

  苏婴听到杀人狂在外面的脚步声,杀人狂似乎在他们这个房间的门口徘徊,苏婴还记得林临是能帮她杀死杀人狂的存在,所以她稍微纠结片刻后,就选择诚实回答:“我偷偷拿的。”

  “偷偷拿的?”林临慢条斯理重复她说过的话,嗓音优雅缓慢,接着尾音一转,他低头凑近她,“婴婴,你要向我证明你偷偷拿这把小刀不是为了杀我。”

  男人淡淡看着她,喉结滑动:“要不然我就生气了。”

  苏婴微怔,在林临说话时她听到外面杀人狂暴躁的吼声,隔着一扇门传进来,而林临似乎并不在意什么杀人狂,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他捏着她的手腕,用刀尖对着她,苏婴垂眸思索片刻后轻轻道:“林临,能不能松开我的手,要不然我没办法证明......”

  林临若有所思,眨了眨纤长眼睫,然后按着她的手慢慢让她放下。

  这时,女孩抬起清澈的杏眼,视线放到手中的小刀上,接触到她的眼神,林临微愣,

  接着,苏婴突然直接用手抓住刀身,刀刃划破女孩纤细指尖,雪白的手心落下血口子,深红的血渗出,滴答落下。

  在刀继续划伤女孩皮肤时,林临反扣住她的手腕,男人有些用力,手背泛着淡淡青筋,苏婴吃痛,下意识松开。

  “叮”的一声刀掉到地上。

  他脸庞冷白,眼神很深,轻轻出声:“小女友.....”

  苏婴不在意自己的伤口,她挂上可爱的笑:“亲爱的,你信了吗?”

  林临微微垂眸,在苏婴没反应过来时突然抬起袖子糊上她的脸,随便擦了擦脸,有点嫌弃。

  苏婴被擦的脸疼,等林临放开她时,她眼睛都有些红,生理反应。

  林临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男人漫不经心瞥着她:“不知道脸上有血么?笑的有点吓人。”

  苏婴:“?”

  她脸上什么时候有血了。

  林临没理会她的疑惑,他看了一眼苏婴滴着血的手。

  接着,林临微微偏头,黑色的发搭在他冷白的脸上,他抬起左手指尖,没骨头似的指了指自己,嘴角的笑有些恶劣:“小女友,求一下我。”

  苏婴的脸上露出了不解和抗拒。

  林临轻轻勾起她的下巴,脸凑得很近,嗓音稍哑:“求求林临,林临就帮你包扎伤口。”

  包扎?他哪来的医药箱?

  苏婴虽然心中疑惑,但表面上她暂时不敢惹林临,所以她深吸口气,弱弱地说:“林临......求你了。”

  林临笑了笑,指尖勾起她耳边的碎发。

  “婴婴,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林临这句话没头没尾的,说的好像很了解她似的,苏婴本来是不会在意他说的话的,毕竟他的脑回路比较奇怪,但莫名其妙的,苏婴听到他这句话后,心里一颤,有些怪异。

  “这不是有亲爱的你在嘛。”苏婴敛下这点奇怪,换上嗲嗲的声音,笑的超级甜美。

  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变脸。

  林临抬了一下眉,转身去翻房间的抽屉。

  男人身材高挑,骨子里透着懒散和傲慢,修长指尖搭在抽屉上,漫不经心翻着。

  明明在做翻抽屉之类的事情,但他做起来却像是在挑珠宝。

  苏婴偷偷看向林临,苏婴见他神情平常,似乎不在意刚才她疑似谋杀他的事情了。

  苏婴不由得松口气。

  大脑中绷紧的弦微松,她开始后知后觉感受到手心处血口的疼痛。

  她不是有自虐倾向,她只是觉得这样能最直接地打消林临的怀疑。

  苏婴不太舒服地垂下手,静静看着林临的背影,他站在柜子前,身材高挑纤细,黑发有些凌乱,恰恰为他增添了一分慵懒劲儿。

  苏婴看着林临扒抽屉的动作,心中不解......林临现在是在找绷带么?绷带这东西,是翻一翻抽屉就能找到的吗?又不是游戏。

  就在苏婴心里默默吐槽时,林临侧头喊了她一下:“小女友。”

  男人声音懒懒的,优雅嗓音慢悠悠拖长,宛如白玉扔进溪水中,低低奏响。

  苏婴下意识抬眼看过去,看到搭在林临手指上的绷带时,她的杏眼不可置信地瞪大,就像受惊的小鹿。

  因为苏婴看清了林临手中的绷带是什么样子。

  绷带很干净,就像是刚放到抽屉里似的。

  与其他抽屉里装的其他布满灰尘的物品一点也不像。

  苏婴歪了一下头,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

  只是,她还没有确定自己的猜想时,林临就像能看透她一样走到她身边掐了掐她的脸。

  男人身上带着冷冽气息,就像寒冬腊月时,白簌簌的雪落在红梅之上。

  似乎是觉得她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他又用袖子糊了糊她的脸,然后才满意似的勾了勾她的下巴。

  林临声音优雅,缓慢轻轻:“别胡思乱想。”

  苏婴:“......”

  好吧。

  苏婴只能把这个莫名其妙的绷带归结于这个世界的bug,反正这个破世界的bug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个也没什么。

  苏婴瞥了一下林临那沾满血迹的袖子,竟诡异地觉得这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好像好了一点。

  这么想时,苏婴打了个哆嗦,摇摇头,甩掉脑中这种诡异的想法。

  但接下来林临的动作让苏婴又不由自主产生这种诡异的想法。

  林临抓起她的手腕,慢条斯理地帮她在划伤的手心上系上绷带。

  男人站在她面前,距离说远也不算远,大概就是那种稍微向前一步就能抱住的距离。

  林临肌肤苍白带着透明感,但他并不病弱,就像从岩石中破土而出的纤瘦优雅的花枝。

  他轻轻垂眸,苏婴能看到男人内双眼皮上的淡色血管,鸦羽低垂,苏婴心情有点微妙,别开了脸。

  林临低眉为她包扎伤口时,动作轻柔,似乎对她很温柔。

  但她看到林临的那双眼眸,黑色如同深渊,不起波澜,透着孤寂,他看着苏婴的手,但苏婴觉得他只是在欣赏类似玉之类的东西而已。

  苏婴把视线放在别的地方,然后不知不觉看向林临的腹部,他不给自己包扎么。

  看清他的肌肤时,苏婴眼皮一跳,林临腹部明明被她伤到了,但此时有些破了的衬衫下,男人肌肤白皙完好,隐隐露出人鱼线,看上去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

  痊愈了?

  苏婴迅速收回视线,在心中告诉自己淡定,不要让林临发现她知道他是任务者。毕竟,任务者会有一些金手指,不是挺正常的事么。

  等林临帮她缠好绷带后,苏婴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咬唇停顿片刻,向林临说:“谢谢。”

  林临俯身与苏婴对视,她看到他嘴角牵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有点漫不经心,黑眸静静映着她的面庞。

  男人嗓音懒懒的:“小女友,你跟我说什么谢谢呢。”

  苏婴面无表情:“亲爱的,你帮我包扎伤口,我爱你。”

  这时,一直在房间门口外面转悠的杀人狂终于像是发现这个屋子里有人了。

  房间的大门突然被“嘭”的砸开,木头崩裂,门直接被大刀从中间砸出窟窿,好像大小不够,然后杀人狂又砸了几下。

  苏婴被这砸门的声音弄得有点不舒服,走门不行吗?非要砸门。

  不过杀人狂砸门的行为只是固定机制而已,就像的被动技能。

  “咯吱咯吱”刀擦过地面的声音清晰地响起。

  苏婴眼皮跳了跳,抬头就看见杀人狂踏过门的窟窿,拖着大刀走过来。

  别墅的房间面积挺大,杀人狂慢慢走了一会儿后,隔着距离站在她和林临面前。

  杀人狂似乎是不敢靠近林临。

  他瞪着布满血丝的猩红眼睛,体型庞大,足足有两米五高,喘着粗气愣是不敢靠近。

  意识到杀人狂真的害怕林临后,苏婴挪了挪小步子,撩起耳边头发,然后十分矜持地躲在林临身后。

  这时,头顶传来手套摩挲的声音,苏婴有点头皮发麻,她探出脑袋,发现是林临在戴手套,白色的医用手套。

  男人指骨修长,手背泛着淡色青筋,优雅且缓慢地戴上白手套。

  就像处刑人拿起武器。

  他淡淡抬眼,死寂幽冷的黑色瞳孔看向杀人狂,杀人狂竟然向后退了几步。

  杀人狂是真的害怕林临,苏婴莫名有点小得意,她趴在林临的背后,也不怕林临捉摸不透的脾气了,她杏眸眨了眨,像摇起尾巴的小狐狸,轻轻嗲嗲地出声。

  “亲爱的,你的手套是哪里来的呀?”

  女孩身体温温热热的,趴在他的背上,又因为探出脑袋和他说话,几乎是抱着他的腰了。

  林临偏了一下头,男人颈线流畅,浅色青筋隐隐显现,低眼侧眸看她。

  苏婴仰面,向他露出一个甜美至极的微笑:“亲爱的~你好厉害哦。”

  她是真的入戏。

  林临面无表情抬手,直接像打地鼠一样摁下苏婴的脑袋

  苏婴捂着自己的头,躲在林临身后。

  “嗬嗬嗬......”杀人狂发出没什么意义的语气词,像破旧的老式留声机因为损坏而发出刺耳的声音。

  苏婴在林临身后十分有安全感,她侧了头,想看看杀人狂现在的样子。

  杀人狂猩红的眼睛正好和苏婴视线相对。似乎是觉得她比较好欺负,那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苏婴。

  如果苏婴是心理素质不太好的人,那她估计要被吓哭了。

  然后苏婴疑似看到杀人狂对她裂了一下可止小儿夜啼的血盆大嘴,向她扬了扬手里的大刀。

  苏婴眼皮一跳,那个大刀真是唤起了她无数悲惨的回忆。

  不过......杀人狂现在最多只是威胁一下,因为他害怕林临,所以不敢靠近,只敢大眼瞪小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林临影响,苏婴突然觉得这个杀人狂像蠢货了。

  而她被这个蠢货杀死了好多次,苏婴心情微妙。

  她有点出神,没有注意到林临突然轻轻嗤笑一声,接着林临趁苏婴没有反应过来时拎起她,举高高到自己面前,让苏婴的脸对着杀人狂。

  苏婴:“???”

  苏婴要傻了,林临又拿她当诱饵。

  女孩很娇小,林临随便一拎就拎起来了,她面庞雪白,杏眸清澈,此时卷翘长睫轻颤,看上去就像要被献祭的绝美少女,可怜极了。

  苏婴看向杀人狂,也不知道杀人狂真的是没脑子还是因为机制的设定他就是一个蠢笨的,

  明明林临还在原地不动,苏婴被拎到前面时,杀人狂就拎着大刀,擦着地磨刀霍霍冲过来。

  目标——被林临提着,不能动的苏婴。

  苏婴抖了抖小身躯,心里不由自主生出了害怕。

  虽然她的确是死了很多次,几乎都已经麻木了,但她之前从来没有主动寻死过,没有傻不愣登站在原地看杀人狂跑过来,也不可能这么慷慨地赴死。


标 签幻想 反派男友说想做个好人 执竹赠酒 苏婴林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