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意迟黎越小说 _合衬余北欢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9 ℃
苏意迟黎越小说 _合衬余北欢

合衬

余北欢 著

连载中免费

《合衬》是余北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意迟入圈多年,却在和黎越交往之后开始拒绝一切亲热戏份,好好的戏途被她自己给作完了,本以为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却不料在黎越眼里她只是个替身而已,她转身潇洒离开,狗男人还是一边儿去吧,年纪轻轻的,她应以事业为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合衬》是余北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意迟入圈多年,却在和黎越交往之后开始拒绝一切亲热戏份,好好的戏途被她自己给作完了,本以为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却不料在黎越眼里她只是个替身而已,她转身潇洒离开,狗男人还是一边儿去吧,年纪轻轻的,她应以事业为重....

免费阅读

  苏意迟傻愣地站在原地,直到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不小心撞上她腿时,她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小孩子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意迟刚想弯腰将小不点抱起来,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大人便上前来,更加迅速的将他抱了起来,然后嘴里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乱跑了。”

  “没事。”苏意迟声音闷闷的,大人再次真挚地道了歉然后才抱着小不点离开了。

  这是个小插曲,苏意迟抬起头来重新看向黎越的方向,正好对上黎越带有审视的目光。

  她抿了抿嘴,转过身朝电梯走去,现在一点外出的心情都没有了。

  “黎越哥,你在看谁呢?”宴雅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黎越没有应她,旁边的秘书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了,他走过来与黎越说道:“黎总,您的入住已经办好了。”

  宴雅看向秘书,秘书一板一眼地说道:“名单上没有您的名字,请您自行解决。”

  黎越转过身朝电梯走去,秘书也拿着房卡和行李跟上了,没再多看宴雅一眼。

  宴雅吃了瘪,看着黎越和秘书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咬了咬下唇,赶忙走到柜台前询问还有没有空房。

  可这家酒店生意十分的好,如果要入住必须提前预约,不然就得在大厅等到有人退房之后才能入住。

  宴雅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只好和服务员说了一声,走到大厅休息处坐下了。

  黎越的房间是在十一楼的总统套房,李秘书将他的行李放在角落之后,便识趣的走向自己的房间了。

  黎越在落地窗前的沙发坐下,背后是灯光绚丽的夜景,他将手机拿出来,给刚才在大厅看见的那个人拨了过去。

  苏意迟没有接,黎越轻蹙起了眉头,正想把手机收起来,却又想起了刚才在大厅里,苏意迟有些孤寂的背影。

  电话再次拨通过去,这回苏意迟接了。

  “1102,过来。”

  那边迟疑了一会才慢吞吞地回了一个哦,将电话挂断了。

  苏意迟其实没有回房,她怕太早回去林林会追问,于是便在电梯旁的楼梯间待了会,没想到正好看见黎越和他秘书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打开了她和林林隔壁的1102的房门。

  苏意迟手指攥紧了手机,深吸一口气,将刚才看见的画面通通抛之脑后,又不是她没处理好,心虚的应该是黎越才对。

  苏意迟脑子里面闪过了一百句质问他的话,磨蹭了好一会儿才1102门口,下意识地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才抬起手敲了两下。

  手刚放下,面前的门就打开了。

  “黎……”

  她还没叫出口,自己就被黎越大力的拉扯了进去。

  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背便贴在了门后,‘嘭’的关门声响。

  响的苏意迟耳朵都有点嗡嗡嗡的。

  苏意迟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是什么情况了,她抬眼看去,黎越半赤/裸/的站在她面前,还有未干的水珠顺着他身体的线条一路向下,直到消失在腰间松松垮垮的浴巾之中。

  他一只手按在门上,将她壁咚在门与他之间。

  苏意迟觉得口干舌燥,不过她没忘刚才那一幕,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脸,质问道:“你不是说你能解决好吗?”

  黎越喉结上下动了动低声解释道:“公司有个合作,她自己跟来的。”

  言下之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苏意迟觉得他这个解释有些敷衍,一点急迫感也没有,像是一点也不怕她会生气一样。

  黎越见苏意迟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迷,将撑在门上的手收了回来,他继续说道:“今晚住我这?”

  苏意迟抬起头,黎越背对着光源,脸上大片的阴影,将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竟添了几分神秘。

  黎越似乎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冷静淡漠的样子,就连情到深处时,也只是猩红了眼眶而已。

  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来,就没见过他着急过。

  二人面对着面站在门口这个狭仄的小角落里,黎越微微低了低头望着苏意迟,他在等她的回复。

  不过黎越一向没什么耐心,他等了一会儿见苏意迟没有吱声,便转过身打算去将衣服穿上。

  苏意迟不知道为何,脑袋里有一个荒谬的想法一闪而过,对着黎越的背影问道:“能不能放弃这个合作?”

  苏意迟说完就后悔了,这个想法果然荒谬。

  黎越虽然冷静淡漠,可却是个实打实的工作狂,苏意迟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她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的。”

  那语气格外的委屈,苏意迟转过身,漂亮的手指握住门把手,她闷闷道:“我先回去了,不然等会林林该打电话过来催我了。”

  正当她开门之际,身后的男人才道:“你不信任我。”

  苏意迟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是情侣却不能公开,虽然说是为了她的事业好,但现在相亲对象都快跟到家里来了,她却不能宣誓主权,只能自己闷在心里,自我调节。

  在一起三年就跟见不得光的情 人一样。

  她就是知道黎越的为人,百分百的信任他,所以才会在他说‘能处理好’的时候没有在追究。

  但黎越却说自己不信任他。

  苏意迟委屈的只想掉眼泪,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苏意迟回过神来想要打开门出去,门却再一次被黎越摁住了。黎越态度强/硬/说道:“今晚就住在这里。”

  苏意迟背对着他摇了摇头,低声道:“算了,等会你的相亲对象过来跟你商量合作事情的时候,我在这里,不太好。”

  苏意迟其实是有点故意的成分在的,她和陆何上了热搜,她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第一时间和他解释,生怕他不开心。

  可现在闹绯闻的是黎越,他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心情如何。

  既然他不在乎,那她也不要在乎好了。

  “迟迟,不许赌气。”黎越将她翻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见她眼睛红红的,心中那汪死水微不可见的起了一些涟漪,他语气软了几分,微凉的手指摸上她的脸颊,将不知何时流下来的泪拭去,他道:“这个合作项目我考察之后就交给李吾去做。”

  李吾就是和黎越一起来B市的秘书。

  苏意迟知道这是黎越服了软,她伸出手圈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处,听着他的心跳声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只是太爱你了,才会想占有你,不让任何人触碰到你。

  黎越低低的嗯了声,问道:“只是什么?”

  苏意迟抬起头来,微微踮起脚亲了亲他唇,冲着他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回道:“没什么。”

  黎越眸子暗了暗,再次重复道:“今晚就睡这里。”

  苏意迟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小声说道:“那我得和林……”

  黎越直接将她拦腰抱起,一步一步走向套房里面的床。

  **

  《狂奔吧艺人》录制结束,苏意迟和陆何这一组得到了最后的胜利。

  一结束录制,苏意迟就和林林回到了酒店收拾一番就去赶飞机,林林问道:“你男朋友怎么来B市了?”

  天知道昨天晚上她接到苏意迟的短信有多蒙,而且她今天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临近拍摄了,她也没有时间细问。

  苏意迟蹲下将自己的衣服放进行李箱内,说道:“他过来谈项目。”

  “你今天嗓子怎么那么哑?”林林接着问道,不过问出口之后后知后觉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问。

  苏意迟有些脸红发热,想起昨天晚上那些酣畅淋漓的事情,随意找了个理由解释道:“昨天在海边吹风吹得有点久,今天有点不舒服。”

  林林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苏意迟躲避目光道:“快收拾吧,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林林唉了声说道:“差点给忘了,明天晚上有个晚宴,有很多导演和艺人都要去,公司也安排了你去。”

  “什么晚宴?”

  “好像是个大少爷的生日趴吧,家里产业涉及广,唉,反正就是去凑个热闹,我也不指望你攒人脉回来。”

  苏意迟点了点头,随口问道:“大少爷叫什么?”

  “沈星谦,名字倒是挺好听的,不过我听说他野的很,现在还在上大学,天天逃课出来鬼混,他爸妈都快被气死了。”

  苏意迟哦了声,对这种八卦没什么兴趣,林林瘪了瘪嘴,因为职业的原因,她八卦听的也多,不过不能和别人说,唯一一个能说的人,偏偏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爱情狂的苏意迟。

  林林觉得自己有点心累。

  她们的机票是晚上九点的票,两个人吃完饭赶到机场都离起飞还有点时间。

  二人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苏意迟拿着手机登上了许久没上的微博,之前林林发的那一条微博评论已经好几万了,她点开看了看,大多数都是在讨论她的脸,以及询问盛将什么时候开播。

  她划了一下首页,手指松开,热门微博就是陆何微博发的辟谣播。

  陆何V:和@苏意迟V一起吃了饭,雪玲到现在都在抱怨自己买单没有抢过林林,意迟妹妹,下次喊你经纪人动作慢点,让让雪玲姐。

  苏意迟点开评论,都是一片哈哈哈哈,他的工作室在评论区里面解释了一下经过,并且再次艾特了苏意迟重复了陆何的话。

  苏意迟给他点了个赞,想了想转发道【苏意迟V:好,下次我帮忙按着林林,雪玲姐冲呀!】

  这个事件算是过了。

  苏意迟正想扭头和林林说一下自己转发了陆何的微博,却看见她正偷偷摸摸的看向一处,她小声嘀咕道:“你看什么呢?”

  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好与斜对面抬头的黎越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耳边林林说道:“宝贝儿,我看见了个大帅哥!”

  顺利的登了机,林林选位置的时候手机卡了一下,直接将两个人的位置分散了,坐上去之后中间隔了一条过道。

  林林看向苏意迟里边的位置,说道:“等会你旁边那人上来之后,我和他换个位置。”

  苏意迟道:“不用,也就两个小时。”

  林林唉了声,正拿出手机打算和同事说一声,没想到却听见有女声说道:“能不能和你换个位置?”

  林林偏头看过去,过道处多了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她刚才在候机室便见过了,好像是和候机室的那位帅哥是同行人,而她此时正站在苏意迟旁边。

  林林下意识扭头看过去,看见候机室那位大帅哥正慢步地走过来。

  居然这么幸运是同一班航班。

  “我的位置靠窗,我能不能和你换个位置?加钱也行。”宴雅看着坐在位置上戴着口罩的女人小声道,她刚才得知黎越的位置之后一上飞机就开始找他们两个位置,想要在黎越来之前换好位置,这样两个小时的时光,她就能和黎越挨在一起了。

  苏意迟眼底有些许惊讶,她其实在看见黎越的时候就猜到了他们可能是同一个航班,看见面前的女人提出了换位置,她不由自主的看向旁边的空位。

  真这么巧?

  事实证明确实那么巧。

  苏意迟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李吾说道:“宴小姐,请让一下。”

  宴雅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咬着唇往后退了一步,将过道让了出来,苏意迟没动,过了几秒,便响起了她熟悉的声音。

  “女士,麻烦让一下。”

  苏意迟抬起头,黎越正笔直地站在她边上,低着头看着她,苏意迟抿了抿嘴,将腿收了收,给黎越让了条缝隙,根本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宴雅见状,开口说道:“这位小姐,你就不能站起来……”

  她还没说完,就见黎越面不改色的跨了进去,然后坐在了苏意迟旁边的空位上。李吾此时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他的位置在林林旁边。

  头等舱内就只剩下宴雅一个人没有落座了,空姐过来友好地提醒了一下,宴雅敷衍地应了声,又不死心的走到苏意迟身边小声说道:“这位小姐,我和您旁边的人认识,可以和您换个位置吗,我出您机票双倍的钱。”

  真是有钱。

  苏意迟心中挪喻道,不过还是不为所动,轻抿着唇,双手抱臂腿翘起,无声地拒绝着她。

  宴雅见她一句话都不说,又看了一眼里侧已经闭目养神的黎越,空姐又过来提醒飞机马上起飞,催她赶紧回位置上做好,她才有些不甘心地回到她的位置。

  她的位置在黎越的背后。

  宴雅回到位置之后,苏意迟才漫不经心低声说了句:“挺坚持不懈的。”

  黎越将眼睛睁开,眸子里一点睡意也没有,他轻声嗯了句道:“会处理好的。”

  下了飞机之后,宴雅正好走在苏意迟的前面,她回过头不爽的对着苏意迟哼了声,然后才继续往前走着,似乎后面有什么瘟疫一般,走的还挺快。

  站在旁边的林林觉得这人有些莫名其妙,问道:“这人怎么回事?刚才你怎么不给她换个位置?”

  按照她对苏意迟的了解,她家艺人还是好说话的,苏意迟耸了耸肩,仿佛刚才被挑衅的人不是她,她道:“懒得动。”

  说罢便低头看着面前的楼梯,往地面走去。

  林林在背后嘟囔道:“什么时候那么懒了?”

  来接她们两个的是公司的司机,林林还得去给她借明天晚上要穿的礼服,依旧把苏意迟放到公寓门口之后便走了。

  苏意迟回到家之后才接到黎越简言意骇的信息,大意就是他去了公司,今晚不回来了。

  真是一句废话也不多说啊。

  苏意迟叹了口气。

  **

  “宝贝儿,你今晚真的太美了!”

  林林对着苏意迟这一声赞不绝口,她给苏意迟借的裙子是一条斜肩红裙,精致的锁骨一边显露一边隐藏,更加引人想要窥清这锁骨的全貌。

  耳朵上戴着暗红色的红宝石耳钉,与脖子上那一条玫瑰项链相呼应,将原本就白皮的她衬的更加白皙。

  今晚的妆容也画的偏成熟妩媚,烈焰红唇,一双眼十分的勾人。

  就连眼角下那颗泪痣都异常的夺目。

  林林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她家艺人认真发展事业的话,不说影后,混成个小花旦简直绰绰有余。

  苏意迟见林林盯着自己,一会笑一会沉默的,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

  林林回过神来,看着她脖子上的项链问道:“这项链我怎么没见过?新买的吗?”

  听见提问,苏意迟下意识抬起手摸了一下项链,随后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小声说道:“男朋友送的。”

  她就不该问。

  苏意迟感受到林林幽怨地目光之后,打趣道:“你也可以找个男朋友了。”

  “还早。”林林也二十七了,不过看起来就跟刚进入社会的毕业生一样,很难想象她已经在这个鱼目混珠的娱乐圈混了好几年了。

  车子一路平稳到达酒店门口,林林摇下车窗,宴会时间是晚上七点,现在不过刚六点,这酒店门口已经停了不少车了,好多宾客还没进去就开始寒暄了起来。

  她将车窗摇了上去,扭过对着正在补妆的苏意迟说道:“我看见了好几个有名的导演,你等会进去之后,别只顾着躲,如果有好的机会也结交一下。”

  这个宴会只许有请帖的人进去,林林不能跟着她进去,又将话嘱咐了一边,见苏意迟慢条斯理地整理裙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道:“要结束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开车来接你。行了,你赶紧进去吧。”

  苏意迟应了声好,拿着手提包便下了车。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宴会,苏意迟一踏进会场便有些惊到了,似乎呼应着这位大少爷的名字,整个会场都是以银河星空为主来布置的,会场的灯光要偏暗一些,而会场里几个星球模样的球体正发着光旋转着,像真的星体一般,可见设计者的用心。

  当年黎越的生日宴会都不曾这么奢侈过。

  苏意迟了看了一会儿便踩着细跟准备找个小角落坐着,她现在还没见到个认识的人,就连公司的人也没见的来一个。

  她在会场瞎逛着,逛了一会儿才看见沙发摆放的位置,她提着裙摆朝沙发走去,却被人喊住了。

  “穿红裙子的,站住!”

  苏意迟站定,循着声源看去,看清来人之后,眉毛挑动了一下。

  居然是那位宴小姐。

  好巧不巧,她今天也穿了一件同样红色系的裙子,连款式都差不多,都是斜肩红裙,只不过她的为蓬松款式,让她看起来甜美可爱,而苏意迟的裙摆则是侧面开叉,长腿在裙摆里面若隐若现,十分吸引目光。

  宴雅快步地走到苏意迟面前,盯着她脸看了一会儿,这里光线低,宴雅刚才只觉得眼熟,还以为自己认错了,等凑近看见她眼下那颗泪痣时,她才道:“果然是你。”

  苏意迟淡淡地看着她,等着她下一句话。

  宴雅见她不接话,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总不能打招呼说,我就是昨天要买你位置的人吧?

  那样太掉价了。

  宴雅纠结了几秒,正要面不改色的走开,却瞥见了苏意迟脖子上的那条项链,顿时直接愣在了原地。

  这条项链她很熟,就是那天黎越在珠宝店买的那一条,后来她又去那家珠宝店问过,那家柜姐说,黎越买的这一条项链,全世界只有这么一条,因为是黎越自己找人设计,然后交给他们公司做的。

  这全世界唯一的项链怎么会在她身上?

  宴雅有个大胆地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苏意迟见她久久不说话,转过身准备朝自己看中的小沙发走去,却不料下一秒自己的胳膊便被人拽住了,她看去,宴雅正静静的抓着她的胳膊,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你脖子上的项链哪里来的?”宴雅冷声问道。

  苏意迟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语气都和黎越相似地不得了。

  但宴雅知道,面前的人不可能是黎越的姐姐,更不可能是他的妹妹。

  “必须告诉我!”宴雅抓住苏意迟的手用力了些。

  苏意迟皱起了眉头,余光随意一瞥,正好瞥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会场的黎越,他正站在不远处,西装笔挺的拿着一杯红酒,神情冷淡的与别人攀谈。

  宴雅也看去,看见黎越时,力气便松了些,苏意迟趁机将手收了回来,冷声回道:“你算老几。”

  随后便转过头,细跟与地面发出哒哒哒清脆的响声,她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地点走去。

  宴雅站在原地,看看黎越又看了看苏意迟的背影,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宴会正式开始,苏意迟觉得自己选的这个位置简直就是明智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能看见四面八方的动静,但是位置却容易被人给忽视,主台上,邀请来的主持人正在单口说着相声,把下面的人逗的哈哈大笑。

  见场子热的差不多了,便将寿星请了上来,寿星穿着一身高定白西装,表情有些不悦,凑近话题吊儿郎当说道:“今天我的主场,大家吃好喝好,不开心也得给我开心。”

  话音刚落,下面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寿星在众人的掌声中下了台,苏意迟听着掌声突然想起林林说的,这位沈家大少爷,确实挺野。


标 签言情 合衬 苏意迟 余北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