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糖心奶猫软又撩沈致季景辞小说_糖心奶猫软又撩小白棠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57 ℃
糖心奶猫软又撩沈致季景辞小说_糖心奶猫软又撩小白棠

糖心奶猫软又撩

小白棠 著

连载中免费

《糖心奶猫软又撩》是由作家小白棠所写的ABO纯爱文,主角是沈致和季景辞,小说讲的是高冷矜贵的沈家少爷沈致意外重生成了一只软糯糯的小猫,可好巧不巧偏偏被欢喜冤家前夫季景辞领回了家,而以小奶猫身份和季景辞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沈致却发现其了不得的秘密,沈致发现原来所谓的高岭之花季景辞竟默默喜欢了自己这么多年,那一人一猫在相处过程中将发生怎样精彩纷呈的故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糖心奶猫软又撩》是由作家小白棠所写的ABO纯爱文,主角是沈致和季景辞,小说讲的是高冷矜贵的沈家少爷沈致意外重生成了一只软糯糯的小猫,可好巧不巧偏偏被欢喜冤家前夫季景辞领回了家,而以小奶猫身份和季景辞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沈致却发现其了不得的秘密,沈致发现原来所谓的高岭之花季景辞竟默默喜欢了自己这么多年,那一人一猫在相处过程中将发生怎样精彩纷呈的故事?

免费阅读

     季景辞不在家的时候,沈致并没有闲着,他尝试着去做一些事情,但终于被一个残酷的现实所打败:用一只奶猫的身体所能做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

  在作为人类时轻而易举办到的事情,现在却比登天还难。

  就拿开冰箱门来说吧,凭他如今毛茸茸的四只小短腿,就算是想跳上冰箱都吃力,更不谈用白爪爪去扒拉严丝合缝的冰箱门。

  只是想吃个酸奶的沈小猫要哭了。

  用爪子磨磨家具倒是意外的顺手呢=w=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猫猫的本能所支配的沈致,在沙发上挠出了一条长长的划痕后才猛然惊觉,顿时又心疼不已地摸摸沙发柱,一脸慈爱。

  谢谢你这些年的陪伴呀。

  毕竟也是沈致当初亲自选购的呢。

  然而,真正让沈致苦恼的当然不是吃不到酸奶这件小事,虽然现在的生活看起来平静无风、一切安好,但那次真真切切的死亡,如同一团挥之不去的阴霾压在他心头,让沈致感到一种透不过气的压抑。

  哪怕是慵懒地趴在阳台上晒太阳,猛然想起时也会感觉浑身冷意。

  阳光将奶猫圆圆的眼睛中照出一条琥珀色的竖线,沈小猫起身,扭着毛茸茸的小屁股回了客厅。

  还想再回当初的案发地点一次,运气好的话,或许能找到些被遗漏的线索。

  既然是发生了凶残命案的房子,应该会被作为命案现场保护起来,想来里面的格局应当没有变动。

  而如今的问题是,从这里去到当初租的那间小公寓,车程都至少两个小时。

  自己这么一只牙都没长齐的小奶猫显然难以独自做到。

  既然自己做不到,那么换个思路呢?

  沈致眼前一亮,像一阵小旋风奔跑到书房,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季景辞放ipad的地方,轻轻一跃跳上书桌。

  虽然密码清楚无比,但用一只猫爪使用智能产品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好一顿折腾,终于登陆了微信,正准备给江明远发消息,猛然看到屏幕里倒映着一只毛茸茸的猫脸时,沈致突然愣住了。

  是啊,沈致已经死了,他如今不过是一只小猫而已。

  用沈致的社交账号给江明远发信息,这可就是一个恐怖故事了。

  谨慎起见,沈致退出了自己账号的登录,登上了ipad上原有的季景辞的账号,用猫爪艰难地打了一段文字。

  本来猫爪打字就很慢了,沈致还不得不忖度季景辞的语气,想想都令猫头秃。

  【你好 我有一些关于沈致的问题想询问你 方便的话 可以在后天下午三点左右来我家一趟吗 见面详谈】

  沈致记得,季景辞说过后天是现阶段某一个工作的结束,晚上有同事聚餐所以会晚些回来。

  按下发送键后稍稍松了一口气,在确认对方看到并回话后,沈致删除了信息记录,确保不留痕迹。

  事实上他能这么大胆也多亏了季景辞的工作性质,录音棚里不让带手机,所以他本人是没有办法时时关注到手机上的消息的。

  感叹了一番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终于办成了心头一件大事。

  或许是为了惩罚他太过得瑟,下桌子时跑得太快,脚底打滑,不慎碰倒了桌上的水杯。

  幸好水杯是空的,没有水溢溅到其他东西。

  不幸的是,玻璃碎片划伤了沈小猫的鼻子。

  于是当天晚上季景辞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一只“破了相”的小可怜眼泪汪汪拼命往他怀里扑。

  先撒个娇、装个委屈啦,萌混过关谁不会,逃避责罚真开心。

  沈·计划通·致埋着一张毛茸茸的猫脸,扑在男人怀里笑得很得瑟。

  收拾了书房的灾难现场,安抚了一通被划了鼻子的小猫,季景辞终于有空稍作休息。

  意外在冰箱深处发现一听罐装汽水,孤零零缩在角落,怪可怜的。

  大概是之前沈致还在这儿时买的,汽水还没喝完,人已经搬走了。

  季景辞拿起看了看生产日期,下个月就过期了。

  他不是爱喝碳酸饮料的人,破天荒开了这瓶汽水。

  酸酸甜甜的气泡,或许是那人喜欢的原因。

  季景辞不喜欢碳酸饮料,他觉得这一点也不健康,可架不住那人喜欢,警告了无数次也不肯听。

  从以前次次必唠叨到后来习以为常,季景辞之所以能容忍,是因为沈致有个特别的习惯。

  他喝汽水几乎就没有喝完的时候,通常是喝一两口便搁置,主要是为了听罐子里气泡弹跳所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问他为什么,沈致偏头一笑,不答反问,“你不觉得这声音很治愈吗?”

  沈致式发言,别人难以理解。

  季景辞看着手中的汽水,神色落寞下来,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没能理解,而试图让他理解的人,已经不在了。

  随手将只喝了一口的汽水放在茶几上,季景辞无意中也做了沈致常做的事情。

  不曾想到,刚才还在沙发上打盹的小猫儿猛然起身,“咻”地跳上茶几,两眼放光地围着汽水罐子嗅了嗅。

  还以为沈知知是想喝汽水,又怕它打翻罐子,季景辞忙想阻止它,却发现小猫只是悄悄在汽水罐旁边卧躺下,小巧的耳朵贴紧了罐身,一副惬意的模样。

  气泡咕噜咕噜的声音,没有比这更治愈的事了呢!

  沈小猫眯着眼睛,尾巴随着呼吸地节奏轻扬,毛茸茸的猫脸上是大写的满意。

  这实在是一只特别的猫。

  季景辞这样想着,走到了猫儿身边,挠挠它雪白的下巴,听见它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小猫咪也喜欢听气泡声吗?”

  沈致大爷甚至懒得回他,一尾巴打在季景辞修长有力的手臂上,那意思是:继续撸,不要停!

  伺候好了小祖宗,也确定对方不是想喝汽水,季先生放心地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

  季景辞的睡眠一向轻,房间外的声响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摸了摸床头,还是温热的,沈知知刚刚才跑出去。

  起初,季景辞以为小猫是去喝水或去上厕所,并没有当回事。

  可左等右等,不见猫儿回来。

  季先生开了灯,明晃晃的光线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有些不适应。

  半封闭的猫砂盆里,季景辞看到了可怜兮兮缩在猫砂盆里的小家伙。

  沈致委屈极了,睡得好好地,突然就觉得肚子痛。

  小家伙漂亮的蓝眼睛萦着水汽,叫声拖得老长,大概是觉得丢脸,和自己对视后,迅速把脸埋进了绒绒的胸毛里。

  季景辞将小猫从猫砂盆里稍稍扒拉开,确认了是软便拉稀后,迅速打电话询问附近一家24小时营业的宠物医院。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连夜带沈知知去做个检查。

  凌晨三四点,一人一猫回了家。

  沈致困得眼皮打架,夜猫子什么的果然只是个说法,对于不同猫咪不一定适配好吗!

  困死小爷了!

  要是早知道,为了听气泡声不小心在茶几上睡着会着凉的话,他一定会让季景辞拿个抱枕给他垫上。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支撑着沈小猫还没有睡着的唯一斗志,就是——洗屁屁。

  对一只长毛猫来说,软便拉稀真的太苦了!

  他真的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会被长长的、不听话的屁毛给粘上。

  浑身的洁癖绷得沈致脑袋嗡嗡响,偏偏男人不明所以他在闹什么情绪。

  沈致只好忍着羞耻小跑到男人面前,撅起屁股,还带扬起尾巴……

  由于实在太过羞耻,不由自主伸出两只雪白的爪爪捂住了猫脸,全身僵硬得一动不敢动,活脱脱一个猫雕塑。

  有被小奶猫的爪爪捂脸可爱到,男人轻笑一声。

  “沈知知同学很爱干净嘛,等一会儿哦,我去准备热水。”

  男人摸了摸猫儿的头,走向了浴室。

  沈致抖抖小耳朵,听见男人的脚步声走远,才肯把雪白的爪爪放下来。

  如果羞耻有颜色,那一定是粉红色。

  可惜,沈知知如今一张白绒绒的猫脸,什么也透不出来。

  经过和医生的一些交流,季先生也终于get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养猫基础知识,诸如:猫不可以喝牛奶、小猫不宜洗澡、大猫也只需要一年洗两三次……

  遂决定只给小家伙洗洗弄脏的屁毛。

  怕地砖太滑,爪爪站不稳会让小猫没有安全感,季景辞拆了条新毛巾给铺在浴缸里,调好了合适的水温,才慢慢打湿沈知知的小屁股。

  洗澡的全过程,某小只安静听话得过分,任凭季先生摆弄、完全不反抗。

  正好奇平日里精神亢奋的小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乖巧,一看小脑袋正面,原来已经睡熟了,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干毛巾擦了几遍,又用吹风机吹干,一切做完,季Tony老师还有些技痒,顺便给梦中的小猫做了个不成功的莫西干造型。

  好烦哦,这个人不让猫猫睡个安生觉。

  沈小猫没睁眼睛,在梦中用爪爪推搡男人,以示自己的拒绝。

  “你呀,睡得小猪一样。”

  男人宠溺地刮刮小猫的鼻子,轻手轻脚将猫儿放到床上,不忘拉上被子盖住它的小肚肚。

  ——

  次日,沈小猫左思右想,始终觉得屁毛太长是个困扰。

  于是在晚上男人回来后,决定叼剪刀给他来表明自己的心意:修剪屁毛。

  哼哧哼哧跑到抽屉边,用小爪子去扒拉抽屉把手,可半天都是无用功,丝毫不见抽屉动弹。

  沈小猫一个生气,直接上牙咬,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打开了抽屉,迫不及待地叼起剪刀跑向季景辞。

  却看见季先生的眼里一片困惑。

  他都不知道,那个抽屉里有放剪刀。

  熟悉的样式,是沈致的剪刀,大概是搬家的时候忘了带走。

  真是一只神奇的小猫,沈知知的身上,总能找到和沈致的联系。

  又下意识觉得是自己想太多,或许只是巧合,自己又太过敏感。

  “真乖”,男人摸了摸小猫的头,说着夸耀的话,下一句却让沈致暴跳如雷。

  “沈知知,你好像一条狗哦。”

  1

  可转念一想,好像没什么毛病。

  这也太像乖乖给主人捡球的汪星人了吧,沈小猫一脸黑线。


标 签言情 糖心奶猫软又撩 小白棠 沈致季景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