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楼漫云袁子明小说_我不认识你半生荒唐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88 ℃
楼漫云袁子明小说_我不认识你半生荒唐

我不认识你

半生荒唐 著

连载中免费

《我不认识你》是半生荒唐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一名律师,楼漫云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是业内出了名的拼命三娘,可最近她过得不是很顺利,她好不容易接到的一个大案子被人给抢了,对方律师居然还是她那该死的前男友袁子明!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简直就是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不认识你》是半生荒唐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一名律师,楼漫云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是业内出了名的拼命三娘,可最近她过得不是很顺利,她好不容易接到的一个大案子被人给抢了,对方律师居然还是她那该死的前男友袁子明!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简直就是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免费阅读

  楼漫云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儿流年不利。

  如果感情是笔债,那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她遇见袁子明,算是讨债。

  而她遇见眼前这个人,大约是要还债。

  两年前,她遇上点事儿,心情低落。

  这人刚好出现,成全了她一时的饮鸩止渴。

  这段经历用委婉点的说法,叫露水情缘;用直白点的说法,就是一周炮、友,走肾不走心。

  可人类就是这么现实的物种,只要还活着,再难过的事情,也总有过去的时候。

  几天后的清晨,她突然想通了,转身回到了自己一地鸡毛的世界,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只是把这人和那几天的经历一起,当成黑历史,留在了茫茫人海中。

  这一别就没想过重逢。

  拿人家当安慰剂确实有点不厚道,但是她也确实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她和对方真的能有一日再相逢。

  因此,和对方一打照面,她着实有点懵。

  老板是个人精,眼神在两人脸上扫了一圈,一笑:“你们聊。”

  说罢,转身关门跑了。

  男人也笑了,风度翩翩站起身来,帮楼漫云调整座位,抬头发来邀请的眼神:“楼……小姐?请坐?”

  楼漫云勉强跟着笑,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不安地搓了搓手指,强作镇定地坐在男人调整好的座位上。

  两个人隔着温柔跳动着的烛光,微笑。

  不明朗的光线反而会更突出人相貌的优点,楼漫云第一次觉得,这话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

  平心而论,对面的男人品相上佳,看上去极有风度。

  他身材高大,板正笔挺的西装更衬托了他矫健的英朗;微长的头发看上去浓密且发质坚硬,但并不凌乱,反而打理得十分有型;他的五官并不柔和,深邃且周正,只有看人的时候眼尾微微挑着,带出了一点并不惹人厌的不恭;他的唇形生的尤其地好,笑起来并不刻薄,更显得多情。

  他有着足够英俊的相貌,这让他显得很年轻;他又有着拥有足够精明的眼睛,这说明他不会太年轻。

  世界这么大,楼漫云真的没想过,还要再遇见他,因此当初留给他的信息都是假的。

  可偏偏这么巧,狭路相逢,两人毫无心理准备就遇上了。

  她只能希望对方没认出她。

  但“希望”这个东西最毁人,因为这东西天生就是用来破灭的。

  而对方让她的希望破灭,只用了一句话——

  “楼小姐看着眼熟。”男人别有深意地笑道,“像我魂牵梦萦的一个……朋友。”

  “不不不……不眼熟。”楼漫云甩掉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犹在垂死挣扎,“其实我大众脸,化了妆,卸了妆可能我就不长这样了。”

  “楼小姐天生丽质,不化妆也很漂亮。”

  楼漫云:“……”

  楼漫云承认,她就是喜欢听人夸,即使明知对方在胡说八道,但被夸漂亮的时候仍然很容易心花怒放,于是她勉强笑了笑。

  在楼漫云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中,对面的男人不为所动,笑容加深:“楼?楼小姐这个姓也不太常见啊,是哪个字?‘捅了娄子就跑’的那个‘娄’?”

  楼漫云:“……”

  你才娄,你全家都娄!

  楼漫云心说我可没捅过你,但是跑的话……

  她果断站起来:“卫乐岚律师刚才跟我说,她今天有事,不如我们改天……”

  “卫乐岚是我小姨,我是她外甥。”男人却没给她机会,在楼漫云明显惊到了的眼神里,微笑着,毫不留情地补了一刀,“亲的。”

  我错了……

  楼漫云心想,你也不是全家都娄……

  男人看了她一眼:“楼小姐别客气啊,来,坐下接着聊。”

  谁跟你客气了?!

  不过既然他是师父的外甥,楼漫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早晚都会被再找到,于是她自暴自弃,在男人的注视里,慢动作回放一样地坐下了。

  “没聊完呢。”男人聊兴还挺高,丝毫没看到楼漫云的坐立难安一般,“还没告诉我呢,哪个‘楼’啊?”

  楼漫云没好气:“‘西北有高楼’那个楼。”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男人倒是有点文化,点头笑了笑,转头下一句话就把文化喂了狗,“那你叫浮云啊?”

  浮你NND云!

  楼漫云刚想还他一声“呸”,结果被对方一个含笑的眼神扫过来,莫名怂了:“……漫云。”

  她没头没尾的俩字,对方竟然还真听懂了。

  “楼漫云,你叫楼漫云?”男人和她对视一眼,得到了答案,点点头,又问,“哪个漫?水漫金山的漫?”

  楼漫云觉得,今天自己大概是来普及基础文化知识的。

  但是对方含情脉脉地盯着她,她不敢对视,眼神只能乱飘,惜字如金地回答道:“对。”

  “人家的楼只想和浮云齐,你这楼却想把云漫过去。”男人撑着下巴含笑看她,“你心气儿还挺高。”

  楼漫云快笑僵了,闻言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串话:“……名字是我爸起的,是他老人家心气儿高,不是我,谢谢。”

  “酒不错,尝尝。”男人神态自若地给她倒了一杯红酒,又道,“楼小姐普通话还挺标准,不是西北人吧。”

  楼漫云背后一僵:“……不是。”

  “你这口音也不是南方人啊。”

  “……不是。”

  “那我猜猜,你是……H省人?”

  “……是。”

  “H省出美人啊。”男人笑了笑,“你秦城人?”

  楼漫云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男人说,“蒙的,运气不错,一次就蒙对了。”

  楼漫云瞪了他一眼,不想理他。

  男人接着问:“我小姨是你师父,你是我小姨的徒弟?”

  ……这两句话有什么区别吗?

  楼漫云也不知道自己在怂个什么劲,但面对男人,她仍然惜字如金:“……是。”

  “我小姨有几个徒弟?”

  “……目前就我一个。”

  “为什么?我记得她总上普法节目,头衔一大串,堂堂一个知名律师,怎么就你一个徒弟?”

  “这……要不你去问问她?”

  男人却不上当,干脆自问自答:“哦,也是,她说话太损,怼人专业户,在家就是晚辈们的噩梦,估计在外面也这样,一般徒弟受不了她。”

  “……”楼漫云,“还行吧。”

  “看来楼小姐不是一般人。”

  “没,挺一般的。”楼漫云矢口否认,“我就是个路人。”

  男人却不准备放过她:“所以你是个律师。”

  “……嗯。”

  “不混娱乐圈。”

  “……不混。”

  “没准备当模特。”

  “……不当。”

  “也没准备演戏。”

  “……不演。”

  “所以你大学学法律的,燕京大学毕业,也不是申城电影学院的?”

  “我……”

  她“我”了一声,突然顿住了。

  老老实实地被查了半天户口,楼漫云直到这会儿才终于回过味来!

  “哎?不是……”楼漫云有点恼羞成怒,“为什么你问什么我就要答什么啊?”

  男人眼睛眯了起来,笑着看她:“是啊……你说为什么啊?”

  楼漫云被噎了个仰倒,瞪着对方,两秒钟没说出话来。

  半晌,她板着脸站起来:“没为什么,您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可惜人家不让她走,对方肩宽腿长,两步就追上了她,一堵墙似得把她挡住了,语气带着笑意和漫不经心的长腔:“谁说我没事,我有事啊~”

  楼漫云从牙缝里出字:“什么事?”

  “吃饭啊。”他说,“小姨让我请你吃饭,还没吃呢。”

  “不吃了!”

  楼漫云七窍生烟,闪身就往门口走,险些被门板拍脸上。

  服务生推着餐车进门,两人你来我往吵得太专注,敲门声谁都没听见。

  服务生显然听见了刚才楼漫云那一声,带着泫然欲泣的表情看向她:“楼小姐,退单我要扣钱的。”

  男人忙过来打圆场。

  “不退不退。”男人一边摆手,一边把楼漫云往座位上推,“别生气啊,生气也要吃饭啊,不想吃也别让人家小孩儿难做啊,小云给我点儿面子,坐……先坐。”

  这句话槽点太多,楼漫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从哪发作。

  但是当着服务生的面,她只好被男人连哄带劝的拉回座位,眼睁睁看着服务生诚惶诚恐地把前菜端上桌。

  服务生飞速跑了,楼漫云也忍到头了,正准备拍案而起,男人抢先了一步。

  “你刚才问,为什么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楼漫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冷声道:“不知道。”

  男人不生气,微微一笑:“你不知道,可我知道啊。”

  楼漫云一愣。

  男人抬眼看来,一言道破,语气却纵容:“小云,因为你在心虚。”

  楼漫云僵在原地。

  “刚才我问你的问题,就是为了再确定一遍——你当初留给我的确实都是假信息。”

  楼漫云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男人笑着看她:“可找到你了,看来,当初你跟我在一块儿的那几天,是一句实话也没有啊。”

  楼漫云:“……”

  “你说你姓云,家在西北,学艺术的,去申城是为了上大学顺便追求演员梦,最近没钱了出来当平面模特赚点零花,结果被人骗了流落街头……”男人浅笑一声,“编的这么有鼻子有眼,你不去当编剧可惜啊——对了,我在业内有熟人,你想不想去试试?”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这么说……”楼漫云条件反射给了他否认三连,随后突然又来了底气,“你管那是真的假的干什么!”

  毕竟曾经说好了,随缘不纠缠,下了床就一拍两散。

  男人却挺认真的笑了一笑:“可是我去找过你。”

  楼漫云目瞪口呆:“……为什么啊?”

  男人还是笑:“你说为什么啊?”

  这语气听来像是兴师问罪,又似乎是不是。

  楼漫云没敢多想,但被他笑得莫名有点儿挂不住,又恼了:“又不是我让你找的!”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男人认错认的干脆,“不过真是好久不见啊,宝贝。”

  楼漫云:“……”

  宝你个头!!

  男人举杯看着她笑,魅力迷人:“那不如我们重新互相介绍一下——我叫郎锦城,还是原来那个郎锦城。”

  楼漫云和郎锦城大眼瞪小眼,瞪了足有十秒。

  这天儿实在是聊不下去了。

  楼漫云转身就跑,郎锦城起身就追。

  两个人拉拉扯扯,终于到了餐厅门口的时候,楼漫云被郎锦城一把拽住了。

  郎锦城看着她直乐:“你这一言不合就跑路的习惯,看来是由来已久啊。”

  楼漫云挣不开手,冷着脸怼他:“我什么习惯也归你管吗?”

  郎锦城看着她的脸色,嬉皮笑脸的哄:“不就是聊天么,怎么还急了呢……好好好,我的错。”

  “那就放手!”

  郎锦城轻笑:“别啊,咱们多久没见了,老朋友见面多高兴啊,留下徐叙叙旧啊?”

  “谁跟你是老朋友!”

  “那是什么?”郎锦城好像就等她这句话,顿了一瞬,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咱们确实不是老朋友,咱们……”

  “闭嘴!谁跟你论‘咱们’!”楼漫云忍无可忍的打断他,“我不认识你!”

  她声音尖了点,急于摆脱的态度也伤人了点儿。

  话一出口,楼漫云先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儿过了。

  人和人之间打交道,如果一个人真情,一个人假意,但凡假意的那个人稍微有一点良心,肯定会对自己曾经的虚与委蛇存点心虚。

  楼漫云现在就很心虚。

  虽然说好了走肾不走心,但毕竟留下假信息跑路的人是自己。

  当初的郎锦城未见得说了全部实话,但起码在姓甚名谁这一点上,他没有说谎。

  只比这个的话,楼漫云先觉得自己矮人一头,怎么也不能理直气壮——可见有时候,良心还真不是好东西,纯粹是生出来跟自己较劲的。

  因此她这么尖利的反驳一出口,自己就觉得自己有点犯不上——过去的事,她当黑历史,不想再提,好说好散也就罢了,没必要这样不留情面地和人撇清关系。

  幸好郎锦城这人不是个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搭话的时候还是微笑的:“怎么能不认识呢?你要是想不起来了我帮你回忆一下儿……”

  听见“回忆”两个字,刚说服自己“好说好散”的楼漫云顿时又炸了!

  对方却懂得见好就收,和楼漫云四目相对,趁机甩出了一个魅力十足的笑,语气透着一副“好商量”的态度:“行,小云你说不认识,那咱就不认识,没关系,我们重新认识一下也好——”

  他话音未落,一道汽车的远光从两人身侧照过来,照得两人都睁不开眼。

  楼漫云下意识抬手去挡,郎锦城则微微眯着眼睛侧了目,抓着楼漫云的手却没放。

  一个男性的身影从刺眼的光线里走过来:“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楼漫云回忆了一秒,愣了。

  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现在两人视线里。

  赫然是袁子明。

  他出场自带光芒万丈,走到近前,皱着眉扫过郎锦城没放开的手,一脸严肃:“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不然我要报警了!”

  楼漫云趁机把手抽出来,郎锦城也没继续阻碍,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袁子明的表情正义感爆棚,大约是他一贯喜欢“英雄救美”的毛病又犯了,但楼漫云其实也不理解,他怎么就这么喜欢打抱不平。

  同时撞见郎锦城和袁子明,楼漫云只觉得脑仁疼。

  这两个人的身份,无论解释哪个,楼漫云都觉得有点尴尬。

  于是她也不解释了,只想赶紧把这两人都打发走。

  她抢在袁子明之前出了声:“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吃饭。”袁子明原本瞪着郎锦城,被她一打断,只好先回答问题,“你呢?怎么这么晚跑来这边?”

  语气里全是对郎锦城意欲图谋不轨的怀疑。

  楼漫云只好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敷衍道:“我也来吃饭。”

  袁子明则十分警惕地瞥了郎锦城一眼,问道:“你一个人?”

  楼漫云只好随手指了指郎锦城:“客户,郎先生。”

  被拎出场的郎锦城显然对“客户”这个身份不怎么满意。

  他十分哀怨而嗔怪的看了楼漫云一眼,不过当着半路杀出来的“袁咬金”,他倒是能尽显场面人本色。

  他颇有风度地点头一笑,朝着黑脸的袁子明伸出手:“初次见面,你好。”

  那股子既重视敌人又蔑视敌人的派头,拿捏得实在是好。

  袁子明难得没被郎锦城这种做派的男人唬住,木着一张脸,伸出手一握:“你好,我是袁子明,也是律师。”

  郎锦城是个自来熟,跟谁好像都能聊两句:“袁律师年轻有为,你和小云是同事?”

  “算是。”袁子明一点头,“不过我和小云早已认识很多年了。”

  “巧了,我认识小云的时候也不短了。”郎锦城笑道,“看来我们小云人缘好。”

  袁子明看着他,话里有话:“是的,小云热情开朗,专业能力强,是个好女孩,也是个好律师,郎先生既然是客户,遇事多沟通,互相理解。”

  楼漫云:“……”

  谁雇这俩智障在这给我轮流发好人卡的?!

  郎锦城微微眯起眼睛,正要接着说点什么,一侧目看到楼漫云的表情,略一思索,最终还是让了一步,笑笑没说话。

  楼漫云恰好抓住这个空档,打断了这场没营养的对话。

  “行了,今天就沟通到这儿吧,不早了,有事明天再联络。”楼漫云看了看袁子明,又看了看郎锦城,“都散了吧?”

  袁子明没吭声,看了一眼郎锦城,发现对方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就没动。

  郎锦城确实没打算走,他余光瞥到楼漫云摸手机打开叫车软件,不着痕迹地按下了她的手机:“时间不早了,既然是我约你出来的,我也有义务送你回去——我带了司机。”

  楼漫云刚要拒绝,在一边围观的袁子明先拦了上来:“不麻烦郎先生,我开了车,小云可以跟我走,正好顺路。”

  “怎么能麻烦袁律师呢,小云今天特意跑这一趟是为了我,送她回去表表心意,应该的。”

  “对我来说这不算麻烦,更何况,您的司机送了小云还要送您,多不合适。”

  “合适合适,我跟小云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倒是袁律师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是郎先生太客气了,我认识小云这么多年了,没这么多计较。”

  楼漫云:……

  这两个人的客气里夹枪带棒,场面虚伪得令人头秃。

  楼漫云不禁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感太低了,低到没有人来问她的意见,要让两个不相干的人来抢着替她做决定?

  此时此刻,无论是袁子明还是郎锦城,她都不想见。

  他们掐成什么样,她也不想管。

  于是楼漫云打定了主意看热闹,冷着脸,高贵冷艳地往后退了几步。

  两人虚伪的寒暄半天也没分出个胜负,楼漫云看着无聊,毫无心理障碍的掏出了手机叫车,准备叫到车就自己走,留这俩人吵去吧。

  她在软件上输入完定位信息,抬头有意无意往袁子明的车上看了一眼,不由愣了一下。

  袁子明的车上还有一个人。

  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有人陪着他。

  看身影,是个女人。

  她和那个女性的视线遥遥一对,副驾上的女人弯了弯嘴角,从车上下来了。


标 签言情 我不认识你 楼漫云 袁子明 半生荒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